Blog

「相當於帝國主宰?」眾人愣了一下,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心中暗自猜測,難道龍飛把鬱金香帝國收入囊中了?不過隨即又否決了這個念頭,龍飛剛剛已經說過,奪嫡之戰中司空南風勝出了,當前鬱金香帝國大帝可是人家司空南風。

「對啊!龍飛可是被封為鬱金香帝國一字並肩王,估計要不了幾個時辰,南風大帝就會發榜昭告天下了。」趙娜似乎心情不錯,滿臉的笑意。

眾人此時才恍然大悟,心中暗嘆,果然是妖孽啊!隨便拿出一個成就,別人奮鬥幾輩子都不一定能達到。

龍飛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當下尷尬一笑。雖然龍飛接受了司空南風的封賞,但龍飛心裡可一直沒把自己當成帝國的主宰,更是沒有半點一字並肩王的覺悟,也不曾想過要動用特權。

「老米啊!我走了以後,打算把你報上去,由你來做院長再合適不過,第一你了解學院,第二你在學院威望也比較高。」女院長望著身後副院長笑道。

本以為副院長這貨會樂得合不攏嘴,哪想到這貨竟然連連擺手:「別!別!別!院長,我是真不適合當這院長,這責任太重了,我扛不起。我這人就適合給別人打打下手,要是讓我去當領頭羊,我是指定幹不了的。」副院長那張肥臉上一層層的細汗不斷往外冒,似乎受了什麼驚嚇一般。

「你就別謙虛了,院長這個人選,我看這學院中也只有你能勝任。」女院長此時心中暗暗驚奇,這貨平時極其熱衷權力,怎麼這下子變得這麼謙虛了。

「不不不!我真不是謙虛,要換在十年前,也許我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但是現在嘛,都一把年紀了,也干不動了。等你走了,我也打算辭職不幹了,還是回家養老來得愜意。」副院長一副坦然的神色。

「這樣吧!副院長您要是不嫌棄的話,就帶上您的家眷到我星耀城去任職,幫幫我的忙,您看怎麼樣?」龍飛笑望著副院長。心裡打起了小算盤,這個副院長雖然肥頭大耳的,但可千萬別小瞧他。偌大的學院實際上可都是靠他支撐起來的,能將帝國第一學府管理得僅僅有條,那可絕對是個人才。龍飛現在最缺什麼?人才!

「我倒是沒問題,就怕你小子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副院長滿臉欣喜的笑道。

龍飛頓時心頭一喜,忙道:「不嫌棄!不嫌棄!歡迎還來不及呢!」又得一人才,龍飛當真是欣喜萬分。

拿下了院長和副院長這兩個人才,龍飛這趟學院之行的初步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院長,我想去高塔看看。」龍飛自從接受畢業任務時就感覺高塔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召喚自己,要不是因為這一連串的事情纏身,早就去探個究竟了。同時這也是龍飛來學院的又一個目的。

「你確定要去?。。。那裡有一個很強大的存在。雖然我當了這麼多年的院長,但關於裡邊的情況,就連我也完全不清楚。不過。。。以你的修為去探探倒也無妨。」女院長臉上微微有些擔憂。

「放心吧!沒事的,我跟我師傅一起去。」龍飛笑呵呵的看了一眼老頭。

聽龍飛這麼說,女院長這才眉頭徹底舒展開,雖然不知道龍飛師傅到底有多強,但是想來不會比龍飛差,兩人一道去確實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老大,現在可不可以告訴我們畢業任務到底是什麼啊?」老曹提出了特訓班所有人的心聲。

老曹此話一出,場中眾人頓時把目光齊齊投向了龍飛。

「老大,以前你不說,我們大家知道是因為自己實力太低。不過實力這東西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提升的,老大你就告訴我們吧!別讓我們心裡跟貓撓似的。」啊威也急急附和道,心中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真相。每個人都有好奇心,特別是和自己有關的事,那更是讓人好奇。特訓班眾人的好奇心早就讓這個畢業任務給折磨得死去活來了。

龍飛搖頭一笑,看了看院長又看了看副院長,兩人均是一攤手,意思是:自己看著辦!

龍飛嘆了一口氣,隨即望著眾人道:「你們真想知道?」

金牌啊金牌!!!昨晚抽煙做夢被金牌砸醒了!!!!! 在場眾人除了對龍飛畢業任務知情的女院長和副院長外,就連老頭都不禁點點頭,表示很感興趣。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龍飛搖頭苦笑一聲:「好吧!告訴你們也無妨,只是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因為這是一個堪稱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老大你就別吊胃口了,我們有心理準備,趕緊說吧!」老曹急道。

「一統天下!」龍飛淡然說道。

「什麼!一統天下?」眾人驚呼一聲,跟龍飛心裡預料的一樣,儘管有心理準備,還是難免會感到震驚。

「我所說的一統天下和你們理解中的一統天下可能有點不一樣。」龍飛繼續說道。

眾人疑惑的目光再次聚集到龍飛身上,暗道,一統天下難道還有什麼別的解釋不成?

龍飛輕嘆了一口氣:「我所說的一統天下指的不是傭兵大陸。」

眾人此時滿臉不解,難道說除了傭兵大陸還有別的天下不成?

「不是傭兵大陸那是哪啊?」眾人開始有點聽不懂龍飛的話了。

「額。。。」龍飛頓了一下,似乎有點無從說起,用力撓了撓頭:「這麼說吧!大家理解什麼叫星球嗎?」

「什麼叫星球?」所有人稀罕的望著龍飛。

「簡單來說呢,星球就是一個球。」龍飛前世可沒有學過什麼天文知識,專業術語根本不懂,只能這麼解釋了。「你們先不要打斷我,聽我說完。我們腳下就是我們的星球,它叫做魔卡星球,或者叫做魔卡位面,魔卡世界都可以。整個魔卡星球由兩塊大陸和廣闊的海洋組成,這兩塊大陸中其中一塊叫做天龍大陸,也就是我們所在的傭兵大陸。還有一塊大陸它在大海的另一邊,叫做魔龍大陸。現在你們明白了嗎?」

眾人聽得目瞪口呆,張大的嘴都能塞進去一隻雞蛋。但還好,眾人總算是聽明白龍飛的意思了,齊齊的點了點頭,示意龍飛繼續講下去。

「我們的畢業任務就是征服這整個星球,不僅僅是我們所在的傭兵大陸,還包括無盡之海,還有無盡之海另一邊的魔龍大陸。你們覺得這個任務怎麼樣?」龍飛一副苦瓜臉望著特訓班眾人。

眾人聽完臉色都不太好,特別是特訓班眾人,一個個垂頭喪氣,像是斗敗的公雞。在特訓班眾人心裡,這不是簡直,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當下心中有種被人耍了的感覺。現在眾人總算理解龍飛當初為什麼不說出來了。因為即便龍飛當時說出來,也必定沒有人肯信,就更別談什麼壓力了。要不是眾人對龍飛有絕對的信任,在加上院長,副院長這兩個知情人也在場,還真是沒人敢信。說難聽點,這已經不叫任務了,這純粹是扯蛋!

「忘了告訴大家,任務時間是一百年。」龍飛補充了一句。其實這句話說不說都無所謂,反正在眾人心裡就算是給一千年,這也還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先別說統一整個星球了,就算要統一傭兵大陸那都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老大,征服大陸這個我還能理解,可為什麼要征服無盡之海呢?難道說去征服海里的魚啊?」小炮望著龍飛弱弱的問了一句。

「額。。。」龍飛頓時也有點語塞:「這個我也不清楚,任務上沒有提示,只是說必須征服無盡之海。」

老曹:「老大,那魔龍大陸到底在哪個方位?」

龍飛迷茫的搖了搖頭:「也沒有提示,只是說在無盡之海的另一邊,具體的就不知道了。」其實龍飛心裡更鬱悶,為什麼輪到自己竟然會有這麼坑爹的任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品?

「老大,不管從哪個方面來看,這都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看我們還是趁院長沒辭職之前找院長開個結業證書得了。」啊威滿臉泄氣說道,其實這也正是此刻特訓班眾人心中的念頭。

「我看行!老大,就別說去征服無盡之海和那個什麼魔龍大陸了。就算要拿下傭兵大陸,我們也沒那實力啊!退一萬步說,即便我們有那份實力,也必定是要通過戰爭達到目的吧!到時候得死多少人啊?那我還不如不要這畢業證來得乾脆!」老曹肅聲說道。

龍飛嘆了口氣,老曹提出的這幾點,龍飛也早就想過,心裡也認同。一張畢業證對於龍飛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有沒有倒都無所謂。只是,龍飛一直在想,既然自己接到這樣的任務,那就表明應該是有完成的可能,否則那個神秘的任務系統給自己分配這樣無聊的任務又有什麼意義呢?

任務系統龍飛也早就在女院長那了解過了,學院這任務系統早在建校時就存在。女院長也不知道這裡面的具體情況。那檢測所用的灰色晶石是在高塔中拿的,沒有人知道這晶石是從哪冒出來的,只知道每隔一段時間高塔中就會出現一些這種灰色晶石。至於學員入學測試的這些程序方法,也是從建校初期流傳下來的,誰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若說有知情人的話,那恐怕也只有第一任院長了解這裡邊的情況。可是他早就死翹翹了,也就是說如今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個中情況。

其實龍飛之所以要進高塔,不僅僅是因為感受到召喚。更多一部分是因為龍飛猜測這一切都和高塔中那強大存在有密切關聯。自己這任務也絕對和他脫不了干係。所以這一趟高塔之行龍飛是無論如何也得走。

「大家先別泄氣,既然我們接到這樣的任務,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我猜得沒錯,這一切必然和高塔中那神秘存在有關。這樣吧!大家先耐心等兩天,等我從高塔出來后,相信就有結果了。」打死龍飛也不相信自己人品會那麼差,這個任務做不做先不說,但龍飛肯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眾人點了點頭,龍飛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目前看來,只有等龍飛去過高塔之後才能做出最後的決定了。

******

鬱金香魔武學院高塔。

「好了,大家就送到這裡吧!不會耽擱太久的。」高塔前龍飛望著堅持陪同前來的眾人笑道。實在是不喜歡這樣的送別,搞得好像生死離別似的。

龍飛現在總算明白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喜歡不辭而別,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感覺啊。

「飛,你要小心,我就在這外面等你。」燕思雨很是擔憂的說道。本來是想隨同龍飛一起進去的,但龍飛自己都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哪敢帶著她一起進去。

龍飛點了點頭,心裡美滋滋的,原來有一個心愛的人時時刻刻惦記著自己,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帶你們進去吧。」女院長說完徑直走向高塔。龍飛和老頭緩緩跟在身後。

「龍飛。。。」

聽到有人喊自己,龍飛猛然一轉頭,納悶的望著趙娜,剛才那聲高呼明顯是從她口中發出的。

「有事嗎?」小姑姑這個稱呼龍飛無論如何是叫不出口的。

趙娜這會微微垂著腦袋搖了搖頭:「沒事,你自己小心!」

龍飛點了點頭,心裡感覺趙娜今天怎麼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麼話想說又不敢說出口。不過當下也管不了那麼多,加快了腳步跟著老頭一起踏進了高塔,轉眼便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老頭,你感覺到了沒?」

一踏入高塔龍飛就感覺到了那股久違的壓力,不過相比上次而言,貌似這股壓力減弱了不少。原來那股隱隱約約的召喚感,倒是變得清晰了,龍飛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在對自己說:來吧!快來我這!

老頭一臉正色的望著龍飛點了點頭:「我感覺到了,他也對我發出了召喚,不過我感覺他對我們沒有敵意。」

龍飛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這召喚聲自己也同樣清晰感覺到,但其中有沒有敵意龍飛可就完全分辨不出來了。難道是因為修為嗎?龍飛心裡暗暗的想著。看來應該是這樣了,修為越高對這召喚聲就越是聽得清晰。自己上次來的時候那股壓力可不像現在這般弱,不過上次來的時候,自己修為也沒有這麼高,看來一定是跟修為有關係,要不然這一切就沒法解釋了。

跟隨著女院長穿過了長長的走廊,三人來到高塔通往二層的樓梯口。站在樓梯底下龍飛抬眼望去竟然看不到第二層的大門,蜿蜒的台階好似沒有盡頭一般。

「好了,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裡。飛兒你們自己小心!」女院長停下腳步,鄭重的望著兩人說道。

龍飛點點頭:「院長你回去吧,我們自己上去。」

「上去?」女院長驚疑一聲。

「對啊!上去啊,不上去還能去哪?」龍飛疑惑的望著女院長。

「不不不!」女院長連忙搖手:「應該是下去才對。」

「下去?去哪?」龍飛四周打量了一下,也沒看見有什麼地下室通道之類的。

老頭此時也是一頭霧水,大概跟龍飛的想法是一致的。

「呵呵!」女院長乾笑一聲:「上面樓層沒東西的,我上去看過,只有下面我沒去過。不過不是我不想下去看看,只是我進不去。你們看!」女院長說著朝樓梯口的一盞魔法燈走去。

謝謝依然失落兄弟的金牌,實在是太給力了。抽煙銘記拜謝!!!抽煙知道這段時間更新不給力,但抽煙是因為怕春節期間斷更,所以減少更新以便存稿。抽煙保證,元宵節后給大家來個大爆發,三十章連爆。謝謝各位兄弟! 咔咔咔。。。

女院長走到魔法燈前,雙手握住魔法燈座基,開始緩緩的向右轉動,似乎微微有些吃力,隨之一陣讓人聽得牙酸的齒輪轉動聲響傳出。

魔法燈在女院長的手中不斷的旋轉著,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旋轉的過程也變得越來越輕鬆。

咔!

一聲脆響,女院長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緊接著地面突然間發出一陣微微晃動,那樓梯口的牆壁被緩緩移開,一道水幕出現在牆壁之後。這水幕像是不斷流動著的瀑布,充滿了夢幻之感,看上去感覺極為不真實,彷彿這一切都是幻覺。

龍飛和老頭對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流露出了一股驚訝。這水幕竟然能擋住兩人的神識,當真不是凡物,當下兩人只能把目光移向女院長。

「這水幕後面我也不知道到底存在些什麼,根據學院中的記載,這就是通往高塔地下室的通道。只可惜我進不去,無法給你們提供更多的線索了。每一次只要我一靠近就會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彈開。」為了增加說服力,女院長說完徑直走向水幕。

果然和她所說的一致,當女院長靠近水幕時,水幕中便衝出一股怪異的能量,瞬間將她彈開。

龍飛和老頭齊齊點了點頭,也沒多說。老頭率先走向水幕,當老頭身體靠近水幕時,奇怪的是,那股莫名的能量並沒有出現,轉眼間老頭整個身體穿過了水幕,消失不見。

「院長,我進去了。」見老頭消失在水幕中,龍飛似乎有點不放心,扔下一句話后,毫不猶豫的踏入了水幕中。和老頭一樣,水幕中也沒有出現那股莫名的能量。

「自己小心!」女院長望著龍飛的身影消失在水幕中,臉上掛起了一絲擔憂。似乎有點好奇,或許是不甘心,女院長再次走向水幕,可這次水幕中卻是一如往常的衝出一股能量阻止了女院長的腳步。

被這股莫名的能量彈開后,女院長搖了搖頭,心中暗嘆,看來龍飛所說的那股召喚感,應該是真實的了。

。。。。。。

「你來啦!我在這裡。」

龍飛一穿過水幕,立即聽到了老頭的聲音。當下心裡懸著的石頭,總算是落地了。龍飛心中原以為這水幕之後會是一個傳送陣之類的,心裡擔憂自己和老頭會不會被傳送到兩個不同的地方。如今進來一看,原來根本就沒有什麼傳送陣,就是牆裡牆外的區別。從身後水幕望去,還隱隱約約能看到女院長的身影。

龍飛四處打量了一下,發現自己和老頭此刻正站在一個平台上,四周比較暗,兩邊牆壁上稀稀拉拉的掛著幾盞魔法燈,但魔法燈似乎因為太久沒有加持魔力,釋放出的光亮非常灰暗。正前方是一條蜿蜒的樓梯,一直通向地底,一眼根本看不到盡頭。

「老頭,怎麼啦?」龍飛此時走到老頭身邊,發現老頭正盯著兩邊的牆壁,不時伸手敲打和摸索,似乎有什麼發現。

「你有沒有發現,在這裡我們的神識受到很大的限制?我估計跟這裡牆壁和地板所用的材料有關。一會下去的時候,我們要多加小心。」老頭神色有些謹慎。

龍飛點了點頭,老頭提出的問題,他同樣也感受到了。在這個空間里,神識勉強只能撐開三丈範圍,而這裡光線又比較灰暗,前面一切都是未知數,在這種情況下要是不小心點,萬一發生什麼危險,恐怕連反應都來不及。

神識對於修真者來說是很重要的,相當於千里眼。在修真界中,如果一個地方限制了神識,那修真者通常是不會進去的。和普通人一樣,烏漆抹黑的地方存在的變數實在是太多,誰也說不準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不管是多強大的人,只要他是個正常人,面對未知的東西總會感到恐懼的,這是人性的一部分。

兩人也沒多做停留,沿著蜿蜒的台階緩緩的向下走去。。。。。。。

。。。。。。

一刻鐘后。

兩人終於走到了盡頭,一扇木製大門出現在兩人眼前。一路走來,危險倒是沒有出現過,只是兩人都感覺越走越熱,那個召喚聲也越來越清晰。龍飛心裡算了一下,從入口處到這盡頭,足足有三千多個台階,每個台階的高度都在一尺左右,那麼也就是說如今兩人身處地底三千尺,怪不得越來越熱。要是換成普通人下來,估計非烤熟了不可。

此時老頭望著木門給龍飛打了個眼色,意思是:我要開門了,你做好應對一切突發事件的準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