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想去叫你呢!你是不打算出門了么?」劉夢璃詢問道,易烊千璽點點頭,「不去公司了,一會兒帶你出去玩兒,洛菲的假期也快結束了,希望她能在走秀開始前回來吧!這樣你就可以不用那麼累了。」

易烊千璽在劉夢璃的對面坐了下來,劉夢璃舀了一碗湯遞給易烊千璽,「嗯,不過我這樣耽誤她的時間,她真的找得到男朋友么?」劉夢璃說起來對洛菲挺愧疚的,不過,以後她會補償她的,因為洛菲真的很優秀,是公司的二把手,劉夢璃不在,公司里有事都找她,不用通知劉夢璃的事也不在少數。

「好事將近吧!」易烊千璽丟下一句劉夢璃聽不懂的話,「什麼好事將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劉夢璃喝了一口湯,還有些燙口,又將碗放下。

易烊千璽笑了笑沒回答,劉夢璃癟了癟嘴繼續夾菜吃。

吃完飯,易烊千璽讓劉夢璃去換衣服,他去洗碗,劉夢璃點點頭上了樓,劉夢璃選了一套高領白色毛衣,黑色的緊身褲,又選了一件卡其色的風衣,換了衣服開始選鞋子,最後選了一雙白色的運動鞋。

劉夢璃和易烊千璽到了停車場,易烊千璽已經走到了駕駛室,劉夢璃突然說道:「等一下,我來開車。」說著衝到易烊千璽面前接過他手裡的車鑰匙。 啊,真是可惜,來到失落世界這麼久,難得地做了個好夢,自己回到了地球,正在酒吧中泡妞,眼看那妞就要到手了,已經和自己上了車,打算去找個僻靜的地方震一發。

「我們到了!」

蘇倫精神一震,看向前方,然而只見到一片彩色的光幕,他如今的目力極強,卻也看不穿這光幕之中有什麼東西。

「焱,你在此地等我!」

那大鳥低鳴了聲,意為想要跟隨主人進去。

「你的體型太大了,在詛咒幻境中飛行的話,很容易吸引各種凶獸,聽話,知道嗎?」

伊姬叮囑了番,那大鳥才不太情願地點了點頭。

「走吧!」伊姬率先走入了那光幕之中,蘇倫連忙跟上,然而沒走一會,緋紅玫瑰就不見了。

這時一個仙境般美麗的地方卻是驟然出現,潔白的聖光繚繞,美麗精緻的宮殿鱗次櫛比,百花盛放,芬芳滿鼻,就像是來到了天堂。

空島竟有這樣的地方,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呢,又或者只是海市蜃樓而已。

不對,海市蜃樓看著是很虛幻的,而它是如此的真實。

「嘻嘻,嘻嘻……」

宛若天籟般的笑聲遠遠地傳來,接著一座宮殿之中竟是走出幾位有著傾城之姿的美女,沐浴在霞光之中,赤著雙足,不沾半分泥塵,超凡脫俗。

仙女呀,蘇倫震撼莫名!

見到蘇倫,這些仙女也不感到意外,只是掩口吃吃笑著,眉宇之間滿是撩人的春意。

其中一隻懷抱粉雕玉琢嬰兒,正在哺乳的仙女,向蘇倫勾了勾玉指,蘇倫就入了魔般,雙腳不聽使喚般,朝其走了過去。

這時,一朵燃燒著的玫瑰,不知從哪裡飛了過來,落在地面之上,猶如燎原之火般頃刻間蔓延開去,轉眼間整個仙境都沐浴在烈焰之中。

下一刻,畫風就徹底地變了。

蘇倫打了個激靈,再看哪還有什麼仙境和天堂,自己身處一片沼澤之中,鼻子嗅到的也不是什麼花香,而是腐敗腥臭之味。

至於那幾位仙女,更是讓蘇倫嚇了一大跳。

那是些遍體膿瘡,血肉模糊,渾身爬滿了蛆蟲的女鬼,每走一步,身上就有蛆蟲掉落下來,而向他勾手指的那個,懷中抱的也不是什麼可愛的嬰孩,而是只面目猙獰的死嬰,滿口利齒,咬噬著女鬼的腐爛**。

蘇倫只是看了一眼,就差點沒吐出來。

媽媽咪呀,這是什麼東東?

想到方才竟然還滾迷心竅地走向這怪物,當下嚇出了一身冷汗。

「千萬不要相信在詛咒幻境中見到的,聽到的,碰到的一切,因為任何東西,包括空氣都可能只是幻象,真相比你想象的可怕得多!」

蘇倫想起了描述詛咒幻境的這句話,當時他還不明白什麼意思,現在他總算是切身體會到了。

伊姬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邊,眉心處的玫瑰印記已經亮了起來,雙目也如同火焰般,這是她的能力玫瑰炎瞳,能夠看穿幻象。

「這些腐魅,會勾引異性和其歡愛,然後將異性吸干殺掉,誕下怨嬰,像你這樣的色狼,是最容易被它們迷惑的目標!」

蘇倫頓時頭皮發麻,不慎誤入詛咒幻境的男性冒險者,在幻境中怕是以為自己飛來艷遇,但是當邪魅現出真面目的時候,他們就算不被吸干,怕是也會嚇死吧!

腐魅撲了過來,她們的尖叫聲凄厲至極,和幻境中天籟般的笑聲完全就是天壤之別。

蘇倫連忙往後縮去,這時伊姬出手了,彈指間一朵朵玫瑰之炎落在了邪魅身上,這些怪物就渾身浴火,手舞足蹈地燒了起來,直至被燒為灰燼。

解決掉腐魅之後,兩人繼續上路,期間蘇倫也見到了各種千奇百怪的東西。

堅實的地面,可能是陷阱,纏繞在樹上的藤蔓,可能是毒蛇,花香可能是毒瘴,當然還有無數厲害的凶獸和怪物,好在伊姬極為強大,她的玫瑰炎瞳不受任何幻象迷惑,而玫瑰之炎則似能焚盡一切,詛咒幻境中的怪物也是十分忌憚。

不是說,八星,甚至九星的英雄都很忌憚詛咒幻境,不敢輕易入內嗎,怎麼伊姬殺這些怪物毫不費勁?雖說玫瑰炎瞳使得它在幻境中作戰比其他英雄有著更大的優勢,但自身能力肯定也得極強而行。

她真的只是五星級的英雄嗎,又或者評定有誤?

在緋紅玫瑰的保護下,蘇倫倒也有驚無險,但跟在伊姬身旁,卻是寸步都不敢遠離。

緋紅玫瑰突然停了下來,蘇倫問道:「伊姬小姐,我們到了?」

「還沒有!」

「那就繼續走吧,我不覺得累。」

「你在這裡等著!」

「什麼!」蘇倫一下子慌了:「伊姬小姐,你可不能留下我呀,自己一個人的話,我在這詛咒幻境中活不過三分鐘,啊,不,兩分鐘都是高估了!」

「膽小鬼!」伊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放心,這個地方是沒有幻象的,我來過幾次了,你所見的一切都是真實之物,若發現危險,立刻大叫就行。」

蘇倫疑惑道:「那你呢,你要去哪裡?」

「我自然有事!」伊姬沒好氣地道:「兩分鐘就行了!」

蘇倫終於猜到了,試探性地道:「伊姬小姐,你要小解?」

「哼,你管得著!」話雖如此,蘇倫卻知道自己猜中了,不由得感嘆。

女神,畢竟也是要上廁所的呀!

「那你快去快回!」

「羅嗦死了,記住,不要亂走!」

伊姬快步走向遠處一個灌木叢,不多時,蘇倫就聽到了沙沙的聲音。

這裡沒有幻象,視聽也都正常,蘇倫那尤其靈敏的耳力就發揮出來了,心中勾勒出一副熱血賁張的畫面。

不過,除了女神如廁的聲音,似乎還有什麼聲音夾雜在其中。

「撲通,撲通,撲通……」

對了,好像是心跳,就在地底之下,離自己並不是很遠。

莫非是……

「呱!」

一隻蛤蟆破土而出。

蛤蟆上的毛寥寥無幾,這句話在失落世界是不成立的,因為這隻蛤蟆就一頭濃密的,馬匹般的鬃毛,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隻蛤蟆出奇的巨型。

對它而言,蘇倫或許就是一隻小小的昆蟲。

一條長舌伸了過來,竟然達到了數丈,瞬間就捲住了蘇倫。 易烊千璽輕笑,「好。」

劉夢璃笑了笑鑽進了車裡,易烊千璽繞過車頭到了副駕駛的位置。

劉夢璃雖然很久沒有開車了,不過車技還是依舊那麼好。

豪門罪媳 「看來你的車技依舊那麼好啊,夢璃,知道么,其實,如果你不離開,不重新選擇的話,我會祝福你和俊凱,有些時候有些事我們不能左右,所以沒辦法去找到盡頭。」

時間過得太久,久到他自己都迷茫了。

可能因為失去的太多,所以抓住了就害怕失去。

也許經過時間的洗禮,都忘了自己曾經的追尋,曾經的戲言,曾經的心動。

沒有人會只記得一個人,沒有人只能喜歡一個人,沒有人會一心一意的對你。

愛你的人對你一直都是一心一意,從來沒有變過,不管你做個選擇,他都會現在你的這邊,你選擇對抗世界,那他就是世界的敵人。

劉夢璃苦笑一聲沒回答,她知道,易烊千璽在害怕,害怕失去,害怕她離開,她知道,這才是愛情,她也曾問過自己,對於她,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她找到答案了。

車子一路疾馳,到了遊樂場的停車場。

易烊千璽皺了皺眉頭問道:「你來遊樂園幹嘛?你還是小孩子么?」

劉夢璃白了一眼易烊千璽后說到:「我來選素材不行啊,遊樂場這種人就密集的地方最適合找靈感了。

比如小孩兒與父母,情侶啊,那些最近人情的氣氛才有題材啊。」

其實劉夢璃說的易烊千璽都知道,不過易烊千璽喜歡這樣的劉夢璃,傻傻的樣子,獃獃的樣子,都是他喜歡的樣子。

可能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才緊緊的抓住。

患得患失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會有的,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如自己所願,想要的就要努力爭取,不愛的人也別傷害。

不過值得意外的是在遊樂場遇到了——王俊凱。

好像很久沒見過了吧!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好像也不記得了。

「好巧,能在這裡遇到。這次,重新介紹一下自己,你好,劉夢璃同學,哦不,應該叫易夫人,我叫林璐,俊凱的未婚妻。」林璐雖然不在國內,但一直關注著王俊凱的微博和消息。

林璐為王俊凱遇到夏默語不值,為劉夢璃不辭而別憤憤不平。可是,那時的她有什麼資格去評論他的人生,她一直在國外努力的經營著自己父親的事業,不過,因為王俊凱的原因也和他公司合作過幾次。

命運弄人,兩人卻未曾見過面。

劉夢璃和易烊千璽的消息傳入她的耳朵后,她就去找了王俊凱,王俊凱宿醉她便整日陪著他。王俊凱生病,她就不眠不休的照顧他。

她做這些不是想讓王俊凱喜歡上她,而是因為她喜歡他。

所以對她來說這才是意義所在。

不過還好,有情人終成眷屬。

「你好,王夫人,對於過去,我沒有糾結,也沒放下,我對俊凱的是歉意,真的很抱歉,對他造成了那麼多的傷害和困擾。不過,我真心祝福你們,這句話好像是高中時你對我說的吧!現在,送你給。」

劉夢璃的眼裡很乾凈,很純粹。 林璐一驚,很快抿嘴一笑,那個笑是什麼時候見過?

好像,是童年初次見易烊千璽吧!

劉夢璃低頭回憶著,王俊凱顯然也放下了過去,臉上的笑容不曾消失,視線也不曾離開過林璐。

林璐和王俊凱訂婚是易烊千璽和劉夢璃出國后一天,所以沒通知她們,並不是因為放不下,而是考慮到時差的問題。

經歷了那麼多,好像都想夢一樣,就在昨天似的。

好像是老天故意捉弄一樣,不過還好,月老及時發現了,彌補了自己的錯誤。

「俊凱,或許林璐才是適合你的人,我的出現就像你命里的隕星一般,所以,祝你和林璐長長久久,夏默語……哎,不提也行。今晚我請客,就當為過去道歉。」

劉夢璃啊劉夢璃。說的容易,可哪有那麼容易啊!

劉夢璃的思緒隨著風飄的到處都是。

王俊凱苦笑,易烊千璽也沒說什麼,保持的很安靜。

一頓特別安靜的晚餐,時間過得特別的慢。

王俊凱和易烊千璽說了些什麼,劉夢璃只看見易烊千璽點點頭,對王俊凱微微一笑后,王俊凱看到劉夢璃在看這邊,揮了揮手說道:「我們走了,再見。」

王俊凱牽著林璐離開了,易烊千璽回過頭看見劉夢璃獃獃地望著自己。

「怎麼了?」易烊千璽和劉夢璃默契的同時移動腳步,「沒有啊,回家吧!」劉夢璃環住易烊千璽的腰,易烊千璽笑著揉了揉劉夢璃的頭髮。

第二天,衣服的部分樣衣就送到了辦公室,劉夢璃看了看,非常滿意,其中有一套紅色的,上面綉有千紙鶴和玫瑰花的樣式,劉夢璃一見就特別喜歡,忽的想起什麼。轉頭問到:「這件漢服是你設計的?」

易烊千璽搖搖頭到:「當然不是,是你家的設計師有一位正好是我的粉絲,雖然已經退出了娛樂圈,但是人家對我,還是印象深刻。」最後一句,易烊千璽是刻意說給劉夢璃聽的,的確,易烊千璽退出娛樂圈對於千紙鶴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自己用青春陪伴的男孩退出了自己的視線,因為他要去找那個他愛的女孩去了。

儘管如此,千紙鶴還是表示非常理解,畢竟自己愛的人不能傷害的。因為很重要很重要啊,所以要努力守護啊!

「哎,真是的,你退出的太意外,她們當初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啊!」劉夢璃好像一點兒意不意外,而是很了解的樣子,易烊千璽心中就算有很多疑問,也不想探討了。

劉夢璃拿了那件漢服去了總裁休息室換衣服,劉夢璃披散著頭髮,穿著樣衣出來,易烊千璽有一種穿越的錯覺。

劉夢璃挺滿意的,於是選了自己最鐘意的十套漢服參加時裝秀,了千紙鶴的那套漢服,劉夢璃讓工廠大批量生產,並以易烊千璽的名義,在各個地方,舉行粉絲見面會,當然,易烊千璽不會出現,不過,他會通過互聯網,最後跟粉絲告白一次,因為那以後,他將只屬於易夫人。

安排完這些流程,劉夢璃才心滿意足的去了巴黎時裝周的舉辦地。 柯明德站在車頂,手搭涼棚,環視四周,遍地都是黃沙,一眼望不到盡頭,天空碧藍,不見一絲雲彩,太陽肆無忌憚的放射著自己的火熱,柯明德能感覺到,腳底下銀色的車殼已經曬得滾燙。

這是一片沙漠,純粹的黃色的沙的天地,看不到一丁點的綠色,有的只是連綿起伏的沙丘,以及風經過後留下的串串漣漪。

柯明德從車頂跳下,細沙淹末他的腳跟,他胡亂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拉開車門進去,把外套脫掉,扔到副駕駛上,又脫下毛襯衫,摸了摸,已經被汗濕透了,它又把鞋子、褲子都脫掉,身上就留了一件灰背心和一條內褲。柯明德又走出車門,將汗濕的幾件衣服搭在引擎蓋上,把鞋裡的沙倒掉,放在車頂。

回身鑽進車廂,點著火,猶豫了一下,把空調打開,倚在座位上,靜靜的躺了一會,口中低聲咒罵一聲:「真是作死!」

拿起手機看了看,沒有一丁點信號,他恨恨的放下手機,握拳在方向盤上很砸一下,手上的痛苦絲毫不能緩解他心中的焦躁與慌亂。

過了一小會,身上的汗已經落了,也稍微冷靜了一些,心裡把事情捋了一遍。

「剛剛我還在高速上,現在卻在一片沙漠。」

「剛才還是十二月,正值冬天,現在外面卻有三十多度。」

「手機沒有一點信號,汽車也是。」

他心中逐漸明悟:

「我確實是穿越了!」

柯明德伸手關掉了空調,熄了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