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想見見你養父養母一面,看看他們是何尊榮。」

「以後會見到的。」小禾回了魔域,那麼說明那個人突破了,就是不知道姐姐有沒有突破。

放眼望去,像小禾夫妻這般速度的,恐怕整個恆川大陸都沒有,而且這次突破后,恐怕整個恆川大陸能對付他們的沒多少。

怎麼辦?

越來越期待不一樣的恆川大陸了。

睿王見兒子臉上的笑容,就知道他心裡在打什麼壞主意。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算是發現了,兒子表面看起來無害,實際上就是一個超級腹黑的人,壞得不得了。

「不管你們要做什麼,但為父希望不要生靈塗炭。」

「放心,您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

聽兒子這樣說睿王就放心了,然後笑道:「行了,為父走了,你多陪陪你娘。」

「嗯。」澋軒點頭。

睿王走後沒多久,澋軒便得知慕容琦帶人秘密去往魔域的消息。

「慕容琦,這次你怕是走到頭了。」澋軒冷笑。

******

十天過去,果不其然,慕容琦的屍體被抬回來。

慕容雄看著眼前慕容琦已經僵硬的屍體,臉色及其難看,旁邊其他慕容家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露出悲傷的模樣。

當然,睿王也在其中,但他知道,此時大家心中各異。

太子一死,他們就有了機會,這不正是他們想要的嗎?

「白君,朕要把你大卸八塊。」

「口氣不小呀!」

突如其來的女聲,讓大殿的人全部轉頭看向大殿門口。

只見一男一女走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六七歲的男孩。男的跟孩子都著黑衣,女的著白衣,兩人容貌絕色,慕容家的一些年輕男子紛紛盯著女的開始吞口水。

楚雲笙沉著一張臉,若不是身邊的劉小禾制止了他,這些盯著小禾看的人眼睛已經瞎了。

慕容雄看著他們,特別是看到澋軒的時候,一張臉沉到了潭底。

「你們是何人?」慕容皇帝大聲質問,生怕他們聽不見似的。

劉小禾沒有理會這個慕容皇帝,一雙漂亮的眼睛掃了一眼大殿中的人,很快找到了睿王,她對睿王眨了眨眼睛。

睿王此時後背直冒汗,如果他沒猜錯,這一男一女應該就是兒子的養父養母了,看這架勢,今天慕容家怕是要大難臨頭。

他嘆了一口氣,抬起腳步向他們走過去。

「睿王這是幹什麼?」

不知誰說了這句,大殿上慕容家的人全都看著睿王,就連那高高在上的慕容皇帝也看著睿王。

「慕容勒,你給朕一個解釋。」慕容皇帝的聲音充滿了怒氣。

睿王走到楚雲笙劉小禾面前,雙手疊在一起,恭恭敬敬的給二人行了一拜。

「多謝二位收養吾兒。」

睿王這句話,讓在坐的慕容家人頓悟,原本他們只是懷疑,現在肯定了。

「不用謝。」劉小禾淺笑,並未多說。

一而再再而三被無視的慕容皇帝臉色及其難看,當即大聲呵斥起來:「慕容勒,你這是要造反嗎?」

「造反?」睿王轉身看著高高在上的父親,笑了笑說,「兒臣並未帶一兵一卒進來,何來的造反?」

「那他們是誰,為何闖入大殿?」慕容皇帝質問。

「兒臣只知他們是澋軒的養父養母,至於為什麼來此,兒臣不知。」睿王說完轉身走到自家兒子身上。 「澋軒,帶著你爹回家找你娘吧。」劉小禾背對著澋軒說,語氣裡帶著笑意。

一聽這話,澋軒就拉下了臉。

「不要,我不走。」

劉小禾回頭陰惻惻的看著澋軒,然後陰深深的問:「怎麼,我的話也不聽了?」

「我就是想幫忙。」

「你帶著你爹離開才是幫忙。」劉小禾冷道。

睿王知道澋軒的這個養母生氣了,不過澋軒的養母說得對,他們離開就是在幫忙。

因此,他拉著兒子的手就走。

澋軒就算是不願意走,但也不得不走,不過走之前,他把紫魔琴從儲物戒里拿出來給了小禾。

紫魔琴一出,慕容皇帝跟慕容家一些年紀大的老傢伙的臉色變了。

劉小禾見他們這個反應,笑問:「莫非各位認識這把琴?」

「你怎麼會有我慕容家的家傳之寶?」慕容皇帝問。

走到大殿門口的睿王父子停住了腳,睿王低頭看著兒子。

「啥,這破琴是你們慕容家的家傳之寶?」劉小禾驚呼。

聽她說這是一把破琴,慕容家的人臉色陰沉難看,甚至有人已經按耐不住出手了,而目標就是她手中的紫魔琴。

「想從我的手中搶東西,找死。」劉小禾直接撥動琴弦,一道紫色向過來的人過去。

嘭的一聲,前來搶琴的人倒地不起,若不是身上有防禦的東西,恐怕此人已經成為兩節,不過看人倒地不起也知道傷得不輕。

「你怎麼還會慕容家紫魔琴的功法?」慕容皇帝再次吃驚。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劉小禾笑著掃了一眼在坐的人,「你們是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要跟他一樣嘞?」

大家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人,那可是慕容家修為極高的老人了,連他碰都沒有碰到來人,他們就更加不用想了。

「你們二人來此究竟是為何事?」

「你讓他去魔域抓我女兒,如今我來了,你說我能幹嘛?」劉小禾停頓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巴,然後接著說,「我覺得吧,你坐那個位置太久了,想給你那個位置換個主子,你覺得如何?」

「你……」慕容皇帝的臉綠了。

劉小禾依舊笑盈盈的面容:「放心,那個位置還是你們慕容家的人坐,今天誰要是把他殺了,我就讓他坐上那個位置,從此以後不僅聖女宮的人護著你,就連魔域也會護著。」

「蠱族也會護著。」聲音是從殿外傳進來,大家再次看向大殿門口。

澋煜雙手背著背後進來,一雙眼睛犀利得能殺人,他走到爹娘的跟前,唇角上揚。

「爹娘。」

慕容家的人聽到這聲「爹娘」,不淡定了。剛才他們沒有聽錯的話,這個孩子是蠱族的人,而且聽他的語氣,似乎是能夠替蠱族做決定的人物。

「兒子你怎麼來了?」劉小禾好奇的詢問。

「聽聞慕容家的人要抓我的妹妹,自然就來了。」澋煜說完看向那高位上的慕容皇帝,「老怪物,這個位置你坐了近千年了,怎麼還沒坐膩?你的子孫們就沒有怨言嗎?」

澋煜說出了大家的心裡話,他們怎麼可能沒有怨言,可他們打也打不過,算計也算計不過,只能幹等著了。

慕容皇帝看了看眾人,臉色沉了一下。

「給朕殺了這三人,誰殺了他們,朕封他為太子。」

大家心動了。

劉小禾笑了起來:「哎喲,好大方呀,也不知道最後太子的下場會不會是跟慕容琦一樣,跟一條狗似的被拆遷。」

這話讓那些蠢蠢欲動的人動不起來咯。

「慕容皇帝,奉勸你一句,還是乖乖投降的好,免得很難看,到時候要是把你祖宗氣出來就不好了。」

慕容皇帝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出手攻擊劉小禾,可剛動用玄力,他的臉色就變了。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劉小禾一臉茫然的看著身邊的男人,楚雲笙表示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她便看向兒子。

澋煜淺笑,她便明白了。

「看來今天是不用我動手了。」

劉小禾說完撇了撇嘴巴,挽著楚雲笙的手退到一旁,把主場交給兒子。

大家也明白過來,瞬間看向澋煜的目光多了一絲恐懼。

開玩笑,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不動聲色的傷到了慕容皇帝,這是何等的恐怖?

當即就有人識時務為俊傑,拔出劍直接刺向高位上的慕容皇帝。

雖然慕容皇帝的玄力被牽制住,但還是能夠使出來,只是使用的後果如何,那就自然是自損。

可如今這種情況,他若是不使,那麼就會沒命,所以即便是自損筋脈,他也要出手。

慕容皇帝一出手,可想而知那個出手攻擊他人的下場。

有了第一個炮灰,剩下那些蠢蠢欲動的人不敢再動。

澋煜笑了起來,因為他要的效果已經達到了,然後飛身攻擊慕容皇帝。

敢動他妹妹的人,絕對不能留,所以慕容皇帝今天必須死。

慕容家的人因為楚雲笙跟劉小禾沒出手,大家沒敢動,因此整個大殿上的人看著慕容皇帝被打。

沒錯,就是被打的那一個,近千年的威嚴跟形象就在此刻毀了。

半個時辰后,慕容皇帝終於咽下最後一口氣,可眼睛依舊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劉小禾撞了一下楚雲笙的胳膊:「你兒子太可怕了,明明可以幾下把人殺了,偏偏要把人折騰半個時辰才弄死,這樣以後能娶到媳婦嗎?」

我真的重生了 楚雲笙沒從自家媳婦的臉上看到一絲的擔心,反而看到樂此不彼的笑容,便白了一眼。

其他人也聽到了劉小禾的話,聽完后他們就不淡定了,覺得這個孩子就是魔鬼。

「恭迎新皇登位。」

有個年紀大的老者來到澋煜面前,畢恭畢敬的拜澋煜,其他人見此,紛紛隨同效仿,只有少數人不動。

澋煜掃了那些人一眼,沒有理會,對著眼前的一干人道:「沒興趣做你們慕容家的皇帝,給你們一天的時間,選出我們滿意的新皇。」

說完就走向自家爹娘,然後三人走了,不過走的時候丟下一句話。

「不滿意的新皇,死。」

這句話瞬間掐了那些萌動的人,他們第一時間想到就是睿王,很快慕容家族裡的幾個有聲望的老者去往了睿王府。

很快,禾記酒樓來了很多慕容家的人,把原本吃飯的客人嚇跑了。

劉小禾看著面前的人,笑了起來。

「你們的速度倒是挺快,這麼快就選好了新皇人選。」

眾人汗顏,這不就是這對夫妻希望看到的嘛,整個慕容家除了睿王一家,他們還真想不到別人了。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睿王說的那句「這是吾兒的養父養母」,因此唯有睿王當這個皇帝,慕容家才能保住。

睿王還不知這是什麼情況,一臉懵的看著慕容家幾位有聲望的長輩。

「睿王,如今只能由你主持慕容家的大局,還請睿王登上寶座。」

幾人說完,直接給睿王行君王之禮,身後其他慕容家的人緊跟著行禮。

睿王明白了,這些人是要他坐那個位置,笑了笑。

「本王無意那個位置,你們另選他人吧。」

劉小禾笑了起來,看來這個睿王也不是好糊弄的角色。

慕容家的人聽睿王拒絕了,一個個吃驚的看著睿王,而那幾位年長的老者臉色格外的難看。

因為此時的睿王給他們的感覺就是不識抬舉,若不是因為這對夫妻還有那個恐怖的孩子,他們才不會選睿王為新皇。

選他是他的榮幸,居然敢拒絕,真是不識抬舉。

劉小禾把這幾人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笑道:「既然睿王不願坐那個位置,那麼我想你們沒有必要留下了。」

劉小禾說完絲毫不給慕容家那幾個長者的機會,直接出手擊殺了他們。

從樓上下來的澋軒看到這一幕,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他跑過來詢問:「你玄力多少了?」

「托慕容琦的福,我的玄力一下子就到了靈境。」

「靈……靈境?」幾人說完就咽氣了,而其他慕容家的人大氣都不敢喘。

靈境,那是他們一輩子都不可能達到的境界,恐怕整個恆川大陸也找不出第二個來。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白君也是一位到達靈境的人,就在前不久楚雲笙也達到了這個境界,也是在澋湘澋瓊遇險的時候。

想到受驚的兩個孩子,劉小禾的臉冷了下來。

「你們慕容家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來招惹我。」

慕容家的人見這個女人要暴走了,一個個苦苦哀求睿王。

「求睿王登位。」

睿王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自家兒子,想要兒子打聽一下慕容琦做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