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真羨慕你現在的成就,不像我,已經變成了一個只能依託於外物的廢人……」皇甫罡此時的語氣變得異常悲涼,眼中也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哀傷,繼續輕語道,「你是我唯一可以說實話的傢伙了!我不想你死在這裡,所以,加油活下去吧。如果奇迹出現,有你我再度對決之時,你就會明白我到底打的什麼算盤。同時,我會給你一個,借我的手,重創閻之聖殿的機會……」

(PS:近期事情依然多,或者說一直沒少過,只要是看娃牽扯了太多的精力。但老呂會努力堅持更新,全勤是打死都沒戲,但每周更幾次還是可以的。另外,從本章開始,再度進入一個專門的大型章節:無聲的鎮魂歌。諸位,敬請期待!)

(本章完) 朦朦朧朧之中,呂涼先是感覺自己的修為在不斷下降,緊接著,突兀間,似是有兩隻柔軟的手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雙手,無論身處怎樣的混亂飄蕩之境,都不曾鬆開一絲一毫。

「你醒了?感覺如何?」當呂涼的清明感逐漸恢復后,耳邊也傳來了文小婧關切的問詢之音。

與此同時,他一睜開,就驚詫地發現,文小婧與林千骨,一左一右,緊緊握著他雙手的同時,也滿臉都是關切之情。

「你們……為何會在這裡!而且,我們這是在哪裡?」呂涼愣愣地看著對面兩女,又疑惑地環顧著四周。

此刻,他們三人正處於一片無邊無際的混沌空間之中,周邊除了一道道無規律的亂流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線索可尋。

「我們,應該是在一處空間裂縫之內,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爭取在這裡隱蔽半個時辰,這樣的話,你的修為就能恢復的差不多了。」文小婧點點頭道。

單親媽咪試試愛 「咦,你怎麼知道半個時辰的事情?還有,你還沒說,你們倆怎麼會在這裡!」呂涼依舊疑惑著,同時,不自覺地瞧瞧林千骨,又低頭瞅瞅對方緊握著自己的手,想張嘴問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而林大小姐似乎也突然覺察出了什麼,臉一紅,手先是有了一絲絲的鬆動,但隨後,反而比先前握地更緊了一分。

「你還不明白千骨的心意么?」文小婧的傳音隨之而來。

呂涼先是低頭沉吟了片刻,隨後,眼中的目光漸漸變得溫軟,仰頭笑著輕嘆一口氣后,緊緊地反握住了兩女的手。

這一次,林千骨的頭更低了,但卻是第一次,再也沒有任何抽手往回的意圖,顯然,是真正的開始面對自己的心意了。

「我們之前與你見面之後,就隨之跟著你進入到了陣法之內。在你與皇甫罡對峙之際,看到你正漸漸消失,便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想抓住你。有意思的是,皇甫罡似乎早就發現了我們,可他不但沒有加以阻止,還專門傳音道,如果你可以撐過半個時辰,衰變之刃的力量就會自你身上消失。」文小婧的表情則再度嚴肅起來,輕聲道,「至於這個空間,是靠著千骨的秘法,臨時開闢出來的避藏之地。」

「那就沒錯了。」呂涼也把自己經歷的情況,撿重點說了出來,可也就剛說到自己要找變道十人的當口,整個空間都開始了一種劇烈的震動!

「該死!還是發現我們的存在了!」林千骨銀牙一咬,手中長矛一現,當先一步攔在了另外兩人身前。

與此同時,只聽得「噼啪」一聲脆響,周邊的空間呈現片片碎裂之狀,不過幾息的工夫,三人就暴露在一片晴空之下了。

「雖然浪費了一點時間,不過,很顯然,你依舊被衰變之力影響著這點,是沒有任何變化的。」一道低沉的男聲此時徐徐傳來,隨後,則變化地帶有了一絲悲涼之意,「千骨,你果然,還是來了……」

此刻,寬廣的空間內,分別有三人,呈三角之態將呂涼三人圍在中間,說話的,是他們正前方,一名身著黑袍,臉上有著血色長疤的中年男子。和其餘兩人一直盯著呂涼不同,唯有的他的目光,自始至終凝聚在林千骨的身上,其內透著難以言喻的複雜之色。

「你、你、你……老大?!不、不會錯……為什麼!當年是為什麼!旅團的大家……」林千骨眼中先是閃過濃濃地震驚之色,也死死地盯著那熟悉的陌生人,曾經早就埋葬於心底的宿命軌跡,全部澎湃地湧上心頭……

「我的真實身份,是閻組織五大神皇之聖魔神皇。旅團……好懷念這個名字,可惜那不過是幻夢一場罷了……」聖魔神皇先是幽幽地嘆了口氣,隨即沉聲道,「如果你現在就走,我可以放你出去,而且,將來再見,我會把你心底的謎團全部解開。」

「這不可能!」林千骨的表情雖然十分痛苦,但話語中的堅決卻是當仁不讓。

「聖魔,這就是當年放出去的那個小妮子?沒想到,她就是當今女媧空間的林千骨啊……」右首邊,一名身著黃色宮裝的絕美女子,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風霓裳?!」呂涼一眼就認出了這名黃裝女子,正是當年自己還在三界混戰時期,與自己有過一戰之緣的神秘女子,風霓裳!

「在下,閻組織五大神皇之一,封幻神皇。之前,我在下界留於血煞宮的分魂沒能殺死你。但這次,現在,我們三大神皇均在,你可就沒這麼好命了!」風霓裳冷笑一聲,隨即掃過呂涼身邊兩女道,「你們能隨他一同入陣,還真是不淺的孽緣!不過,如果你們現在離去,我們倒是可以放你倆一馬!」

「封幻,別廢話了!直接開打吧!那倆妮子,你一看就應該知道,是寧願陪他魂飛魄散,也絕不可能撤後一步的擰種!」左首邊,一名身高足有六丈的魁梧光頭巨漢,肩上扛著一柄暗金色的鬼頭大刃,渾身都散發出了一種令人窒息的恐怕殺意。

「小子,與你打交道的次數,我應該算是最多的。雖然每次都想置你於死地,也都足夠重視,但你的表現,永遠是那麼的出人意表。非但死不了,往往還能獲得令實力再漲一截的莫大機緣!」聖魔神皇此刻輕輕摸了摸自己臉上的刀疤,搖搖頭道,「不過這次,除我之外,還有封幻與戮天兩位神皇同在……我想不到比這更好的,更有把握的讓你徹底魂飛魄散的機會了!」

「我們,同生共死!」文小婧滿臉都是決絕之色。

林千骨的臉色雖然依舊複雜,也沒有說話,但其眼神之堅定,卻更勝以往。

呂涼知道這倆紅顏是打死都勸不動的,索性跨前一步,冷笑道:「三位神皇,是和無極五祖恩師同級別的存在了吧。為了對付我一個,用上這麼大陣仗,還真是看得起我啊……」

「沒錯!說實話,有把握歸有把握,但我依舊不敢說是百分之百!」聖魔神皇則神情肅重地點點頭道,「你的運道,我深有體會!」

「如今,你的修為不過至尊級別,她們倆也不過是接近聖祖級別,憑什麼和我們斗!」風霓裳的話則是一針見血。

確實,放眼望去,三位神皇,各個都是絕對的帝級氣息,這還是沒有怎麼爆發的平和狀態,要不,隨便一個爆發出來,就呂涼這邊慘不忍睹的修為條件,可能直接就被砸趴下了!

「呵呵,那我們也不可能引頸就戮!」文小婧此時微微一笑,與林千骨對視一眼,兩人彼此堅定地點了點頭。

「聖魔,我知道你還在顧及那個小丫頭!但是,遲則生變,動手吧!」另一邊,戮天神皇可按捺不住了,渾身氣息衝天而起,說話的工夫,已經掄起鬼頭大刀就劈了過來!

與此同時,以呂涼為中心,一層金色光罩,外加數道白骨屏障拔地而起,瞬間將三人罩在內中。

「轟!」的巨響,伴隨著戮天神皇有些驚訝的疑惑之聲就此傳來。

只見這臨時鑄就的防護罩,在這種勢大力沉的攻擊后,竟然只是微微搖晃了片刻后,就重新歸於了穩定。

「等等!我看看!」風霓裳此時一抬手,阻止了戮天神皇的後續攻擊,秀麗的雙目中化出陣陣七彩之光,凝神觀望起來。

聖魔神皇則壓根兒就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臉上不時地交織出掙扎之色,顯然是在決斷著什麼。

「好傢夥!」幾炷香的時間后,風霓裳先是一聲輕呼,接著冷笑道,「你小子的桃花緣已經不能用羨煞旁人來形容了!能讓兩位奇女子為你鑄造命魂守護,這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吶!」

「小婧!千骨!你們住手!」防護罩內,呂涼則早就對著兩女吼開了!

此時,他除了吼一吼,是動不了的,因為他已經被一層血色防護罩,牢牢地困在了裡面。

而這之外,文小婧和林千骨的頭頂,雙雙冒出了徐徐金色魂氣,顯然維持這防護秘法,是要消耗不菲的命魂之力!如果長久下去,只能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尤其是林千骨,頭頂的魂氣比文小婧可旺盛多了!

「只要撐過半個時辰,你逃出去的幾率就會大很多!外面,太素與太始二位老祖,還有恐獸的幾大禁祖,都在接應你。」 鐵雪雲煙 文小婧頭上已經冒出了細密的汗珠,臉上卻掛著一貫從容的微笑,「硬拼的話,我們現在都已經死了。所以,這才是上策。」

「這算什麼上策!」呂涼可是急眼了,兩女對自己的犧牲,那是銘刻肺腑,只是,這也是他無法承受之痛……

「好了,我找到她們這個防護小陣的薄弱之點了。」此時,風霓裳輕輕一笑,隨後用手輕輕一點防護罩靠近頂端中心偏右的一點位置道,「就讓你們,好好見識見識,在我的封幻神術之下,即便是命魂之陣,也一樣的不堪一擊!」

……

在呂涼等人陷入死境的時候,大陣之外的戰局,也愈發的膠著且慘烈……

首先是恐獸與異靈這邊的戰鬥,總體來說,在激發了黑暗之力,且化出原形的恐獸老祖們面前,即便是異靈的王者,也基本只有抗衡之力。

但也正是這種抗衡之力,使得異靈這邊的形式雖然不太好看,但確實稱得上具備一定的「招架之功」。

「你們四人,便是那聖典產生出來的異變之靈么?就沖這匪夷所思的功法,真的心甘情願替一個與你們不同類的種族賣命到這個地步?」耄耋老者已經化身為六頭巨龜,這比之前任何一次亮相,都更顯恐獸王者的風采!

「閣下們的大名,在我們沒孕育出來之前,就可謂如雷貫耳了!」與之對戰的魂殤,則是一臉的笑意,「就如同你問我一樣,我也要問你,以諸位的背景,難道值得為人族打先鋒嗎?」

「呵呵,起碼現在,這是必要的。只要呂涼沒死,我們沒有不儘力的理由!另外,破陣的陣眼既然在你們的身上,那我們就更別無選擇了!」耄耋老者的攻擊越來越猛。

「那我只能說,彼此彼此吧!」魂殤一遍靈巧的閃避著,一邊

兩人傳完這通音,都是定定地望著對方,不過幾息的工夫,兩人的雙目中又同時閃過一絲精光,隨後,再也沒有多餘的言語,就繼續起了這場昏天黑地之戰!

而另外一邊的戰鬥,相對於恐獸與異靈的膠著之態,可就顯得慘烈無比了。

太素神祖和太始神祖,僅這兩人,就猶豫戰神一般,閻組織黑衣人的數量雖多,但打戰局開始,就是直落下風。

但就在眼看可以攻入大陣的時候,晴空中猛地傳來一聲刺痛神魂的凄厲嘶鳴之音,緊接著,他們這個區域瞬間變成了陰森的墓地之境,一處處大小不一的渾濁水坑也浮現而出。

同時,一枚近乎籠罩了半邊天際的巨型眼球,突兀地出現在的虛空之上!再無數的血絲交織下,眼球無規則的轉動著,似乎正在俯瞰下方發生的一切。

緊接著,三條渾身散發著惡臭之氣的腐爛巨龍,也自下方兩個巨大的水坑中洶湧而出!

「竟然是完全形態的凶冥靈殺陣!閻組織居然找到了如此完美的啟陣之人……」太素神祖眉頭一皺,眼中的驚色一閃而過。

「怪不得一個老對手都沒見到呢……都在圍殺呂涼呢吧。這些黑衣人,不過是為啟陣拖延時間的啊……」太始神祖也目光凝重的望著天上,隨即沖著身後己方的修仙者吼道,「所有人,自保!務必避開三條龍的穿越路線,以及,不要被上面眼珠的神光擊中!」

也就是話音剛落,三條巨龍已經咆哮著沖了上來,而天上的巨眼,此刻更是散出無限神光,不分敵我地,無差別狂轟濫炸開來…… 完整形態的凶冥靈殺陣,.。

「太始,我來對付陣龍,你帶人攻擊陣眼吧。」太素神祖一個傳音后,直接暴吼一聲道,「黑子!小靈!解印,與我一起滅殺陣龍!」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只見之前一直跟隨在其身側的兩名斗篷男子,猛地渾身衣物炸裂,先是現出一熊一猴,再接下來,兩獸渾身金光綻放,同時還有濃郁的純正妖氣爆裂而出!

此熊和此猴,正是當年呂涼初遇太素神祖時,陪呂涼過過招的那兩位。此刻,他們渾然成為了身高足有十餘丈的巨大妖獸!

加上太素神祖,一人兩妖,直接就扛住了三條腐爛巨龍。

巨龍們受到了牽制,場上己方人員這邊立刻輕鬆了不少,雖然依舊有源源不斷的陰兵自水坑內現出,但威脅性與那天眼和巨龍相比,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了。

至於另外一邊,恐獸與異靈的戰鬥依舊在繼續,只不過相比之前,已經更加白熱化了。原因很簡單,東煌穎等紅顏與劉煜等小弟的呂涼鐵杆軍團齊齊到來!

呂涼的處境,是個己方人員就明白,那還有什麼可說的?直接拼了命的戰吧!

所以現在看來,陣法之外,兩邊的大混戰,頗有一番總決戰已經開始的架勢!

只不過,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此刻在陣法之內,已經迎來了一場出人意料的異變之戰……

……

「千骨!你……」伴隨著文小婧的驚呼聲,林千骨的骨矛,已經刺穿了呂涼的胸膛,伴隨著濃濃地血繼限界碾壓之力,呂涼原本已經開始恢復的氣息,瞬間就呈現出再度崩潰的態勢。

「聚命靈光!爆!」緊接著,文小婧一聲暴喝之下,呂涼周身原本已經變得渙散的光罩,猛地乍放出刺目的神光,在重新凝合的同時,林千骨也被震出了整個防護罩之外。

「千骨……是你!是你控制了千骨!」呂涼先是大驚,接著一下子就明悟了。

「她的存在,本來就是我的一枚暗子。如今,在這種時刻,我選擇激活……」聖魔神皇低著頭,聲音透著無比的低沉。

此刻的林大小姐,雙目中閃耀著妖異紅光,被彈出去之後,空中一個連續的翻轉,最後穩穩地落在了已經抬起頭,眼中卻閃爍著痛苦之色的聖魔神皇面前。

「幹得好!聖魔!你終於下定決心了!」風霓裳目光一亮,同時扭頭對著另一邊已經衝上來的戮天神皇道,「戮天,待我破掉此命魂之陣,你再出手不遲!」

言罷,只見她渾身散出陣陣粉紅之光,隨後,這些原本散亂的光彩,快速聚合,最終形成了一個紅粉骷髏!

此骷髏口中發出一陣陰森的怪笑之音,一道漆黑的鎖鏈,自其胸口的位置激射而出,瞬間就連在了命魂之陣的光罩之上。

與此同時,文小婧一個踉蹌,一口黑紅混雜的膿血自口中噴射而出,在就要倒下的當口,卻努力一扳身子,死死靠住了身後保護呂涼的光罩。

「放過她們!我可以現在就死!」呂涼是真急眼了!

他非常的明白,漫說是現在這種絕境,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自己,在面對三位神皇的時候,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他不怕死,但他怕的,是有至親之人為了他而死!

「相公!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永別了!」突然,一道久違的聲音自呂涼體內響起,緊接著,只見許久都未露面的暗夜玲瓏,以魂體的姿態飛升而出,直接就到了陣法之外!

「是那個女子!滅……糟了!該死,沒想到反而是為他人做了嫁衣!」之前一直沉默的聖魔神皇,在看到暗夜玲瓏飄出來的那一刻,臉上難得地現出一縷驚色。

「是外面的陣法將我從沉睡中喚醒的么……只要可以幫上相公,永訣又何妨!用不著你們動手了,我出來之刻,就是陣啟之時!」暗夜玲瓏的目光異常堅毅,渾身隨即散發出一種濃烈的陰森之氣,在身形漸漸化為縷縷黑氣之前,最後笑著流淚地回望了下呂涼,輕聲道,「如有來生,願與相公,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同一時間,也就是在陣外,近乎籠罩了半個天際的凶冥靈殺陣的天眼,其巨大的眼珠猛地朝著陣法的核心位置看去,緊接著直接化為一縷黑氣,瞬間便沒入了陣法之內。

下一刻,陣法之外只剩下三條已經漸漸被制衡住的巨龍和一堆造不成太大實質威脅的陰兵,壓力算是大大減少了。

但太素神祖等人的神情卻愈發地肅重了,因為聰靈如他們,已經猜出大概發生了什麼情況,也能由此感悟出,裡面必然是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玲瓏!不!!!」伴隨著呂涼的悲號,暗夜玲瓏以自身的靈體,啟動了凶冥靈殺陣!

或者,更準確的說法,是她以自身的啟陣之力,引發了陣外已經存在的凶冥靈殺陣的共鳴,直接將那邊的陣法核心之力,盡數轉移了過來!

「該死!我來封住此陣!戮天,聖魔,你們動手!我堅持不了太久!」風霓裳銀牙一咬,渾身七彩神光驟放,直接化為一張七彩巨網,將已經散發出無盡死氣的天眼籠罩其中!

戮天神皇於此時暴吼一聲,渾身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骨骼之響,身形直接脹大到了近乎十丈左右,掄起鬼頭大刀,朝著呂涼所在的位置就斬落而下!

「恕小婧不肖,今日此地,斷我文家萬古傳承於此!」本已瀕臨死境的文小婧,也於此時猛地圓睜雙目,渾身一股金色的狂放之氣衝天而起!

與此同時,一道金甲巨神的影像憑空浮現,其手持一柄黃金大鎚,直接就迎住了戮天神皇的攻擊!

「呂涼,你永遠都能展現出超脫於我算計之外的能量!都這般田地了,身邊居然還有如此對你捨命之人守護……」聖魔神皇目光一凝,手中現出一柄漆黑的骨矛,顯然是也要出手了!

同時,已經在他身邊的林千骨身形也是一動,率先一步,挺矛朝著呂涼這邊衝來,一槍就刺在了已經有些不穩定的命魂之陣上!

「千骨!聖魔神皇嗎……什麼上古大能,什麼十方神王,簡直就是喪心病狂的劊子手!」呂涼的頭頂同樣燃起了魂氣,此刻暴吼一聲,竟然直接撐破了護體光罩,下一刻衝出陣外,朝著聖魔神皇就殺了過去。

「哦?你這是什麼秘法?竟然能將修為重新提回到了聖祖的級別?可惜,對我,真的不夠看!嗯?千骨?!」聖魔神皇本來是冷笑一聲,正要出手滅殺自動過來找死的呂涼,但不及出矛,目光中先是透出濃濃的震驚之色,緊接著就是滿臉的痛惜,下一刻,不但不攻擊,還猛地往後跳去。

與此同時,呂涼先是感覺撲了個空,緊接著,就感覺身邊多了個人,待抬頭,正看見喘著粗氣的林千骨正以溫存中透著內疚的眼神兒對望著他。

「千骨!你醒過來了!嗯? 借我愛一生 不!」呂涼本能的先是一喜,緊接著,就面露驚恐之色!

因為此刻的林千骨,雖然確實像是恢復了,但自腳下開始,正一點點地化為縷縷靈氣飄散空中,看那速度,也許不過兩炷香的時間,她整個人就會徹底消失!

「千骨……你果然毀去了自己的侍魂之核,同時,也是你的命核所在……為什麼,難道你忘了,當年,我給你的真正任務,不就是為了此刻么……」聖魔神皇的眼神複雜且痛苦。

「我全記起來了……原來,我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人……」林千骨先是輕語一聲,隨即扭頭以前所未有的柔光望向呂涼和那邊也不時望向這裡的文小婧道,「呂涼,小婧,我本是他創造出的一具,足矣亂真的侍魂之體。我當年現世的任務,刺殺姜無煥是假,成為荒衍聖典現世之刻的關鍵助力才是真!之前,我的真實記憶應該是被封印了。也正因為如此,他剛才可以……」

「這都不重要!千骨!我們永遠,永遠,永遠是怎麼走也走不散的至交好友!」文小婧嘶吼般的聲音已經響徹全場。

「如果你不來此,我原本打算,就放你永遠做一名真正的人……」聖魔神皇低沉的聲音響起,隨即,其渾身氣息陡然暴起,手中的矛重新抬了起來,同時,頭一次以一種近乎瘋狂的語調咆哮道,「可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都想起來了!還要替他去死!」

「其實,你在打開我魂魄中的封印時,就已經明白我會怎麼選擇了,不是么?我是林千骨,有著為了自己所珍視的一切,寧願奉獻所有的林千骨!此刻開始,我不再是一具只能聽命於你的真侍魂了!所以,我會以最後真正的生命,再征戰這最後一程!」林千骨堅定的話語浮現而出,與此同時,一抬手,一朵散發著耀目白光的白骨蓮花,已經盛開在了頭頂上方。

「千骨……」聖魔神皇沉沉地嘆息一聲,看著已經主動衝殺上來的林千骨,再度挺起了自己的長矛。

在那朵骨蓮的綻放之下,林千骨的修為重新達到了帝級之上,隱隱還真有和聖魔神皇一較高下的水平!

呂涼心中絞痛一般的同時,渾身一震,三隻碩大的噬靈蟲,如利箭一般激射而出!

「真慶幸你的修為現在只能激發到這個地步,否則,今天被滅的,還不定是誰呢……你,果然是一個超越所有威脅的心腹之患!」聖魔神皇目光一凝,隨即也開始了攻守結合的戰法。

畢竟,雖然呂涼的修為下降的厲害,但這三隻強力噬靈蟲,再加上林千骨,這短時間之內,卻足夠把他給拖住了!

聖魔神皇明白,以目前這樣的狀態,主動攻擊似乎並不討好,因為不管是林千骨還是噬靈蟲,都是搏命的戰法。相反,只要耗到林千骨魂飛魄散,一旦自己恢復帝級修為,碾壓呂涼,不過是瞬間的事情!

所以,他的戰法也簡單,對待林千骨和噬靈蟲,就是防,對待呂涼,那就是殺!而且,他這個方案非常有效,畢竟呂涼的修為,與其相比,差的太多了。這樣一來,反而需要林千骨和噬靈蟲將更多的精力用在保護呂涼上……

時間繼續推移,轉眼,兩炷香的時間已過,而場上的形式,也一如之前估量的一樣,無聲的悲歌,就此響起……

林千骨,直至魂飛魄散前的最後一刻,都沒有放棄對呂涼的援護,只在徹底消逝前,那一抹望向呂涼與文小婧的目光中,飽含了太多的期望與不舍……

「相公……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當玲瓏微弱的斷續之音傳來,映入呂涼眼帘的,只有虛無的亂流中,那一滴昏暗中唯一的清淚……

噬靈蟲依舊在抵死阻擋著聖魔神皇,而聖魔神皇在林千骨消失后,一時間似乎也有些失神,對於呂涼的攻擊,反倒不如從前那麼凌厲了。

而呂涼,則獃獃地望著四周,最後將目光凝聚在另一邊,也即將面臨瀕死之境的文小婧身上,許久都沒流出過的淚水,不知何時,已經掛滿了臉龐。

這一刻,他再也沒有了一絲的鬥志,同時,心裡也有一個充滿了悔恨之感的聲音在悲號著:「如果我沒有從黃泉之境出來……她們就都不會死吧……我為什麼,當時沒有乖乖去死呢……」 就在呂涼即將萬念俱灰之際,一隻柔軟的小手重重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同時,文小婧輕輕的聲音,伴隨著耳邊感受到的絲絲熱氣,已然傳了過來:「你是我們寧願用生命去守護的人,所以,就算全宇內都失去了希望的光彩,你也要儘力活下去!活著,就會有無限的希望!」

「小婧……」呂涼先是獃獃地轉過頭,待兩人四目相對時,他猛地將對方緊緊摟住,有千言萬語都在心頭,.手機最省流量,無廣告的站點。

「我的時間,也所剩無幾了。但我還有最後一個保你的辦法,希望,可以撐到外面的援軍進來。」文小婧也緊緊摟著呂涼,隨即以神魂傳音道,「請你儘力活下來,也許,這不是我們最後的訣別!你不是和我們說過,那個黃泉之境的事情么?也許,你可以找到我們的轉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