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竟是這般……」白骨獨神情複雜,心中五味雜陳,深深的感動,她原本一直以為浮黎因為出生之時,她搶了他的一半精元責怪於她,如此之久歲月以來從不肯主動聯繫她這個姐姐,沒想到,危難時刻,浮黎竟是如此的在乎她這個姐姐;浮黎的那個秘密,白骨獨知道,那是浮黎的劫數,也是整個混沌乾坤的劫數,一旦處理不好,混沌乾坤將再次面臨不亞於冠日異火與凌月冰焰掀起的六界浩劫的災難。

「所以念雨,你能從父親和母親設置的結界中出來,是因為浮黎原始天尊。」吳祥說道。

「嗯,是乾坤鏡,它自己破開了爹爹您和娘親設置的結界,找到了念雨,然後師尊留在乾坤鏡內的一縷神識自己飄了出來,告訴了念雨很多的信息,他讓念雨拜他為師,將乾坤鏡的部分使用方法傳授給了念雨,讓念雨拿著乾坤鏡,阻止《萬魔名錄》,幫助小獨阿姨和離塵姨夫。」念雨說道。

「浮黎,謝謝你!」白骨獨緊閉起雙眸,發自靈魂深處的感謝著自己這個擁有正邪雙重神格的弟弟浮黎。

「念雨,將乾坤鏡收好,如今,乾坤鏡在你手,必會引來玄門之中好寶者的爭搶,你以後的日子,可是不安穩了。」離塵關切道。

「沒事,我有爹爹和娘親保護呢,再說了,這乾坤鏡,本不屬於念雨,這鏡子裡面,可是有著師尊全部的修為呢,師尊給了念雨一滴精血,叫念雨一千年後去凡世尋他,將乾坤鏡還給他呢!」念雨嘻嘻一笑道。

「那你熬過這一千年便好了!」一旁佗靈打趣道。

轟隆隆……

佗靈話音剛剛落下,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驚雷之聲響徹雲霄,剎那間天色陰暗,飛沙走石,黃山原本美麗絕倫的景色,在這突變的天色之下,顯得極為的蒼白無力。

白骨獨突然頭暈目眩,直接便是倒地,渾身無力,她直感覺到自己的肚子,劇烈的疼痛。

「這副軀體的神劫,終是要來了么,為了腹中孩子,我不能靈魂出竅,只能硬抗這神劫,神劫啊神劫,請不要傷害我的孩子,若真到了扛不住的地步,我也便只有三魂六魄出竅,留下一魄在這軀體之內,誕下我與離塵大人的孩子了。」白骨獨忍受著腹部的劇痛,在心裡期盼計劃著。

「姐姐,你怎麼樣了?」看著白骨獨疼痛的樣子,紫珠心急如焚。

大家都是憂心不已,如此天象,他們自是能夠猜測的到,是白骨獨要渡劫了。

白骨獨的身體被天劫之力吸起,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她已在拼盡全力調整狀態,準備迎接天雷的攻擊。

整個黃山方圓,無論是正在清理戰場的軍隊,還是山間那修鍊成形與即將修鍊成形的生靈,皆是停了下來,抬首往向天空之中,那天劫的中心。

震耳欲聾的天雷之聲不斷滾滾,震得所有人的心都是在顫抖。

離塵立在原地,望著白骨獨,俊美的面容之上浮上一個輕鬆的笑容,手執白玉斷魂琴,高大偉岸的身軀飛起,至了半空之中,將白骨獨的嬌軀順直,摟在懷中。

「大人,您做什麼?快離開,天雷就要劈下了。」白骨獨著急催促著離塵,離塵若不離開,後果將不堪設想。

「離塵大人是要做什麼?天劫旁人是無法予以幫助的,否則,天劫的威力將成倍的增長,離塵大人乃混沌初金,萬古神尊,怎會不知這個理!」紫珠急切不已。

「主人,是要幫主母擋下神劫。」火晰面龐之上看不出情緒的麻木說道。

「什麼?」眾人大驚,如此,離塵九死一生啊!

在陰暗的天色伴隨著驚天動地的天雷聲中,第一道天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瘋狂劈下,那威力,足足是平常神劫的雙倍有餘。

離塵緊緊的將白骨獨護在懷中,不讓她受到一點點的傷害,天劫劈下,重重的砸在了離塵的後背,離塵的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大人,不要,求求你了,大人,快放開我,我不要你為我擋天劫,我不要……」白骨獨撕心裂肺,她恨自己,此時此刻,為什麼如此的弱小,為什麼她用盡全力,也掙脫不開離塵的懷抱,離塵要護她周全,她有何曾不想護離塵周全。 「沒事,小獨,你沒事就好!」離塵對著白骨獨露出一個溫暖沁人心脾的微笑,關切道。

「您燃燒了四成的修為法力?」白骨獨能明顯感應到離塵身體的變化。

「只要你沒事,我怎麼樣都行,你最重要。」離塵寵溺說道。

離塵同樣被擊飛了二三十米,本來他只需消耗不多的靈力修為,穩定身形便好,但是他看到了白骨獨在他的前面一直倒飛,像是失去了重心一般,如此下去,他明白,白骨獨的後果將極為嚴重,他絕不能讓白骨獨掉落黃山之腳身受重傷,只有燃燒修為,他才能趕上白骨獨倒飛的速度,挽救她。

白骨獨眸中泛淚,感動不已,對離塵,越發的傾心。

正當二人兒女情長之際,那被《萬魔名錄》操縱,四五十名來自洪荒世界的強者,再次組合成陣型,施展出足以毀滅天地的攻擊,拋向白骨獨與離塵,吳祥三人而來。

感受到這讓得人靈魂都是動蕩不安的毀滅攻擊,白骨獨,離塵,吳祥三人神速反應,立刻聚集一起,抱成一團,傾盡全力,抵擋攻擊。

「不要……」

魔界的陣法攻擊還未落到實處,只聽得一聲稚嫩的童音響起。

「念雨?」吳祥震驚,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女兒念雨,怎會跑到戰場上來?他與斯冰分明在戰後方居住之地設置了多層結界,就是為了防止魔界攻擊後方,這結界,除非修為實力勝於吳祥,否則,絕不可能被破,小念雨是如何從結界之內出來的?

「念雨?」白骨獨與離塵異口同聲震驚道,轉首望向吳祥。

只見吳祥搖搖頭,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對女兒念雨滿臉的擔憂與無奈。

念雨剛一出現,操控四五十名強者攻擊白骨獨與離塵,吳祥三人的《萬魔名錄》,明顯的表現出不適應,頭痛欲裂,由那四五十名強者組合的陣法所拋出的毀天滅地的攻擊,略停頓了一瞬,威力瞬間減弱了過半。

趁著這攻擊停頓的瞬間,離塵一個閃身,便是將擋在他與白骨獨,吳祥身前的小念雨攬了起來,身形回歸原地。

「謝謝!」吳祥對離塵感激道。

「這攻擊的威力減弱了過半,你我三人聯合,必能接下,就位!」離塵沉著大聲道,將念雨放入了斷魂琴尾鑲嵌的金珠之內,三人聯合,接下了被《萬魔名錄》操控的四五十名強者所拋出的巨能攻擊。

念雨被離塵放進金珠之內的瞬間,《萬魔名錄》的不適癥狀瞬間消失。

「名,方才怎麼回事?為何你的氣息減弱了大半?」冠日異火憂慮問道。

「剛才那小女孩,是誰?本座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辛雨接近完整的魂魄之力,本座被她的魂魄之力壓迫,無法還手。」《萬魔名錄》驚慌道。

「她,貌似是天煞孤星與天帝之女斯冰的骨肉。」凌月冰焰皺眉道。

「天煞孤星與天帝之女的骨肉?那她,便是辛雨舍了兩魂六魄救活的胎兒?」《萬魔名錄》越發驚恐,關於此戰他千算萬算,怎就將這小女娃漏算了。

「正是,名,你這是……」冠日異火不解。

「這小女娃的魂魄,基本便是辛雨的魂魄,本座無法凝聚肉體,便存寄於辛雨的肉體,本座對辛雨生有情感,故被她壓制,如今,她的魂魄完整的出現在本座的面前,本座已是無能為力。」《萬魔名錄》說道。

聞聽《萬魔名錄》之言,冠日異火與凌月冰焰不禁心驚,一雙陰翳之眼,凌厲恐怖的盯向了離塵的白玉斷魂琴,眼下《萬魔名錄》是此番會戰魔界勝利的最重要助力,若是《萬魔名錄》倒下,此番他們師兄妹二人一統六界的大業,將如黃粱一夢,徹底傾覆,所以,剋制《萬魔名錄》的女童吳念雨,必須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離塵的斷魂琴尾,傳出了小念雨稚嫩的大喊聲。

「念雨,你怎麼跑出來的?不知道這裡是戰場,隨時可能沒命的嗎,父親和母親臨走對你說的話,你都當耳旁風了嗎?」吳祥憂怒,情緒不受控制的對著金珠之內的小念雨大聲道。

「爹爹,離塵姨夫,你們快放我出去吧,不然,這次會戰你們可就輸定了。」小念雨急切道。

「念雨,你在說什麼?」一聽小念雨這一番言語,白骨獨震驚,忙上前抓住離塵握在手中的白玉斷魂琴道。

離塵與吳祥更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小心,他們攻過來了,他們的目標是我,小獨阿姨,你們快放我出去呀!」小念雨越發的急切喊道。

白骨獨與離塵,吳祥只感覺到一陣凌厲勁風從背後襲來,速度之快,電光石火。

感受到這股凌厲讓人窒息的勁風,白骨獨冷哼一聲,冠日異火與凌月冰焰的確乃玄門巔峰存在,但她與離塵,吳祥三人聯合,更是強於他二人的存在,這等速度的攻擊,自是不可能傷害得到他們。

冠日異火與凌月冰焰的攻擊,就如此,被白骨獨與離塵,吳祥三人接下化解了。

冠日異火與凌月冰焰對小念雨一擊不成,惱怒不已,便是退回至了《萬魔名錄》的身側,請求《萬魔名錄》速戰速決,解決掉白骨獨與離塵。

「果真是沖念雨來的。」吳祥與白骨獨,離塵相視一眼,說道。

「那《萬魔名錄》好像害怕念雨。」白骨獨黛眉微蹙道。

「貌似的確是這樣。」離塵也如此說道。

「爹爹,小獨阿姨,離塵姨夫,那本書就是怕我,你們快放我出去,我有辦法對付它。」小念雨信心十足道。

「你果真有辦法?」離塵半信半疑,看向吳祥,念雨畢竟是吳祥的孩子,只要吳祥同意,他也不會說什麼。

只見吳祥略微猶豫了一瞬,便是沖著離塵點了點頭。

「名,你到底在猶豫什麼?你不是對那辛雨有情嗎?既如此,你現在已經擁有了她的肉身,並且你可以永遠的擁有她,她的魂魄都是多餘的,你不需要,所以,趕緊殺了那女童,待魔界統一了六界,你就是六界之主的太上尊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冠日異火對《萬魔名錄》情理兼施道。

「沒用了,本姑娘已經出來了,冠日異火,凌月冰焰,《萬魔名錄》已經幫不到你們了,你們就等著被小獨阿姨和離塵姨夫還有爹爹打得魂飛魄散吧!」小念雨一從白玉斷魂琴尾的金珠之內出來,便是立即飛立至了雙方對峙的中間,稚嫩的童音傲氣的對著冠日異火與凌月冰焰道。

「小崽子,不知天高地厚。」凌月冰焰目光陰冷的看著小念雨,就欲動手懲治,卻是被白骨獨飛來的天機鞭阻止,離塵與吳祥緊隨而來,雙方再次纏鬥在了一起。

小念雨一出現,《萬魔名錄》便是再次進入了頭暈目眩的狀態。

「爺爺,把剩下的一魂一魄還給我!」小念雨故作深沉的對著《萬魔名錄》說道,一步步走向《萬魔名錄》而去。

「你是誰?你是辛雨?」《萬魔名錄》欣喜卻又驚慌道。

「現在還不是,如果你將辛雨阿姨剩下的一魂一魄還給我,那我便會擁有辛雨阿姨的一切記憶,那我便是辛雨阿姨了。」小念雨說道。

「若是將這一魂一魄給了你,那辛雨便真正的死了,這具肉體,本座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如此久歲月以來,本座始終修鍊不出肉體,本座不想再過沒有人形肉體的日子了。」《萬魔名錄》說道,謹慎提防著面前的念雨女童。

「爺爺,念雨理解你的痛苦與無奈,只是,今日,念雨必須拿回辛雨阿姨剩下的一魂一魄,這是念雨的師尊臨走交給念雨的任務,您不是想擁有一具人形肉體嗎,念雨看過爹爹的一本《輪迴轉生論》,念雨有辦法,書上說,沒有修出肉體的玄門之人,只要封印修為,輪迴轉生在凡間待上一世,這一世過後,其在凡間的肉體,將是他永恆的肉體了。」小念雨稚嫩的聲音堅定而誠懇說道。

「你的師尊?是誰?本座乃是這混沌乾坤唯一的《萬魔名錄》,本座定會修鍊出人形肉體,如何能將身份尊嚴踩在腳底,封印修為靠輪迴轉生獲得肉體,念雨,雖然本座的修為被你的靈魂之力壓制了大半,但你以為,就憑你這個小崽子,能夠拿走辛雨剩餘的一魂一魄?小崽子,本座不想傷害你。」《萬魔名錄》說道。

「爺爺,念雨自是沒有這個能力了,但念雨剛拜的師尊有啊!」小念雨詭異一笑,小手抬起,便是從懷中掏出了一面精緻清雅,透著濃濃道法之靈的鏡子,趁著《萬魔名錄》不注意,直接便是將鏡子照在了《萬魔名錄》的面龐之上。

《萬魔名錄》竟是絲毫沒有抵抗之力,便是被打回了古典書籍的原形,瞬間消失。

「爺爺,進入了輪迴隧道,轉生成人,希望您成為一個好人!」念雨自言說道。 「終於回來了。」

看著蔚藍的天空,陽旭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

在他身後,有著一道彷彿是被利爪撕裂開來的虛空裂縫,不斷有著狂暴如刃的黑色狂風飛卷而出,但卻對陽旭沒有產生半點影響。

此刻!

他身上的衣物已經是破破爛爛,襤褸不堪,彷彿穿了幾百年沒有換過似的。

片刻,虛空裂縫消失了,一切全都變得平靜下來。

「八百年了,不知道,天魂大陸上的一切,是否已經物是人非?」

陽旭有些感嘆。

八百年前,身為四皇子的他,戴著面具,以普通人的身份參加了一場羅天皇朝舉辦的試練,為的就是暗中保護自己的未婚妻慕瑤汐,不讓她在試練中受到任何傷害。

可是……

那場試練卻變成了一場噩夢。

慕瑤汐居然早就知道那是他,並且夥同大皇子,將他推下了一個詭異的黑洞深淵。

陽旭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刻。

那一刻,慕瑤汐竟是投入大皇子的懷抱,嘴角噙著一抹冰冷的笑意,淡漠地看著不斷墜落向黑洞深淵的他。

那笑,冷得讓人心頭髮寒。

陽旭以為自己死定了,可因緣際會之下,他竟是意外地去到了一個亂力縱橫的奇異空間中。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這一晃,便是八百年。

「慕瑤汐!陽耀!我回來了!你們……可千萬別死得太早!」

咔嚓咔嚓!

陽旭拳頭一握,骨節脆響如爆豆。

好片刻,他才將拳頭鬆開。

豪門情殤:腹黑總裁,甩了你! 翻手之間,其掌心上空出現了一座晶瑩剔透的玲瓏寶塔,無盡的七彩異芒散發而出,四周的虛空彷彿要撕裂開來,無法承受這寶塔的存在一般。

修羅鎮獄塔!

這便是『囚禁』了陽旭整整八百年的罪魁禍首。

如今!

它已是陽旭的本命魂器。

而陽旭的修為,其實早就已經達到魂劫境巔峰,但為了破開虛空,重回天魂大陸,他的修為竟是跌落到了覺魂境三重。

不過,陽旭如今的相貌依舊十分年輕,看上去不過二十歲的樣子。

霍二少,該離婚了 天魂大陸!

這是一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

覺魂境,玄魂境!

這是魂武者最重要的兩大基礎境界,可以說,整個天魂大陸至少八成的武魂覺醒者,都處於這兩大境界之中。

再之上便是九魂罡煞境,十八重樓境。

這兩大境界,魂力將會獲得質變性的提升,佔據了剩下兩成中的八成之多。

而站在天魂大陸金字塔最頂尖的,則是魂修。

魂修與魂武者不同。

魂修,遠遠凌駕於魂武者之上,是一群追逐不朽之路的強大存在。

但修鍊一途何其難,其難之至如登天。

無數的人窮其一生,也只是鏡花水月。

最終,不過是化為一捧黃土。

「嗯?有人來了。」

突然,陽旭心神一動,轉頭朝左前方看去。

很快,其視線中便出現了正在逃竄的一老一少,那老人已經是滿頭白髮,但精神還算不錯,甚至雙眸內隱有精芒。

而那少女則是長得頗為靈秀,一身白色衣裙,飄然若仙,手中還握著一把長劍。

兩人一見陽旭,臉色頓時微變。

「薇兒,我拖住他,你快逃!」

鏘!!

鬚髮花白的白常松右手一抖,一柄短劍頓時從袖中疾竄而出,彷彿毒蛇吐信一般,震出破空劍鳴,同時,更有一道森寒劍光,直取陽旭的咽喉。

陽旭沒有半點躲閃之意,彷彿嚇傻在原地似的。

「不好,弄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