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等。」李七夜雙眼一直盯著屍血雲,心裏面默默數著飄過來屍血雲的數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這裡的修士越來越少,很多修士或宗門都成功地騎著屍血雲遠去,就算是那些小門小派又或是散修,當他們聯手之後,擁有足夠的實力擋住血霧,他們騎著屍血雲遠去的時候都忍不住興奮。他們終於進入了第一凶墳!傳說中的大造化,傳說中的長生不死之術正等著他們呢。

隨著人數越來越少,很久之後,李七夜終於鎖住一片屍血雲,他見這朵屍血雲飄來之後,沉聲對算天道人與藍韻竹說道:「準備好了,你們擋住血霧,記住,到時候聽我的命令。」

算天道人與藍韻竹都不知道這朵屍血雲有什麼玄妙,但是他們都深呼吸一口氣,不敢大意,忙盯著這朵屍血雲。

當李七夜所選中的這朵屍血雲飄近的時候,李七夜左右一下子拉住算天道人與藍韻竹,沉聲喝道:「跳——」在瞬間,拉著藍韻竹與算天道人跳上這朵屍血雲。

他們三個人跳上屍血雲之後,頓時血霧翻滾,血霧像無數的觸手一樣向他們捲去。站在李七夜左邊的算天道人一頓手中的老幡,老幡竟然龍騰鳳翔,垂落法則,擋住血霧,站在右邊的藍韻竹只是嬌叱一聲,不見有什麼動作,星辰縈繞,也輕易地擋住血霧。

被他們擋住血霧,站在中間的李七夜完全不受血霧影響。事實上,一跳上血雲瞬間,李七夜就已經閉上眼睛,他心裡丈量著屍血雲所行走的路程。

藍韻竹與算天道人不知道李七夜在幹什麼,但是他們也是謹慎小心,不敢掉以輕心,防禦著翻滾不息的血霧。

他們三個人騎著屍血雲向遠處飄去,同時,向遠處飄去的屍血雲也不止他們這一朵,一朵朵的屍血雲排成長長的隊伍,就像一條流淌在這茫茫虛空的血河一樣。

也不知道這條長長像血河一樣的屍血雲飄了多久,當飄到一個位置的時候,一朵朵屍血雲竟然開始分開,每一朵的屍血雲都往不同的方向飄去!

從這裡開始,所有的屍血雲開始分散,每一朵屍血雲都有自己的方向,一時之間,一朵朵的屍血雲就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向大海的四面八方飄去。

屍血雲所飄動的方向不是騎在上面的修士所能左右,就算再逆天,再無敵,都無法改變屍血雲飄動的方向。

看到這一朵朵屍血雲分散,每一朵屍血雲都向不同的方向飄去,這個時候,藍韻竹才明白李七夜為什麼會為千鯉河選中一朵屍血雲了。

「原來這屍血雲不飄向同一個地方。」看著他們三個人騎著的屍血雲飄向一個完全無所知的方向,算天道人不由得喃喃說道。

此時,他們四周沒有其他屍血雲,只有他們這麼一朵屍血雲在茫茫虛空中飄泊著,這就像是一葉小舟在茫茫大海飄泊,讓人都不由得為之擔心什麼時候有巨浪襲來。

「當然不會是同一個地方,每一朵屍血雲都有一個落腳點,每一個落腳點都不一樣,每一個落腳點就是你的造化。這是好的開端,還是壞的開端,就看選對屍血雲了沒有。」李七夜閉著眼睛,默默丈量著屍血雲所飄過的路程。(未完待續……) 「怎麼樣才知道哪一個屍血雲的落腳點是好還是壞呢?」藍韻竹忍不住問道。但是,李七夜閉著眼睛,全神貫住,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他們騎在這朵屍血雲不知道飄了多久,突然之間,李七夜沉聲說道:「準備好了,準備跳下去。」

「什麼——」李七夜這突然的一句話讓算天道人與藍韻竹都嚇一大跳。這裡乃是茫茫虛空,前後都沒有落腳點,這樣跳下去豈不是自尋死路?他們可是親眼看到那些掉下去修士的結局。

「跳——」然而,不容得藍韻竹與算天道人思考,李七夜左右拉起算天道人與藍韻竹從屍血雲上跳了下來。

瞬間,他們就像失重一樣直墜而下,這讓算天道人與藍韻竹嚇得不輕,他們欲施自己的飛行之術,但是,在這裡就算飛行術無敵,也一樣飛不起來。

「別亂動——」在藍韻竹與算天道人慾祭出自己的寶物飛起來的時候,李七夜沉喝一聲。

藍韻竹與算天道人呆了一下,最後索性聽天由命,不祭出其他寶物,閉上眼睛,任何自己墜落。

「啊——啊——啊——」一時之間,他們尖叫聲劃破虛空,他們三個人就像流星一樣直墜而下,往這無底洞一樣的虛空墜落下去。

也不知道墜落多久,突然之間,李七夜他們三個人感覺自己如同撞在棉花上一樣,軟綿綿的一片,這軟綿綿的力量擋住他們如流星一樣的墜落之勢。

「啪」的一聲。最後。他們重重摔在地上。當整個人摔在地上的時候。不論是藍韻竹,還是算天道人,都聞到泥土的芳香。

在這一刻,他們都不由得為之大喜,此時,泥土的芳香在他們聞起來是那麼的美妙。當從高空一直墜落時,雙腳踏在實地上那一刻,不禁讓人覺得有多麼的幸運、覺得腳踏實地是多麼讓人激動的事情。

回過神來。藍韻竹他們立即睜開眼睛。只見天空光芒閃爍,在這個時候,他們才知道剛才他們撞在如棉花上一樣的東西便是天空上的結界,他們從高空落下,最後撞在結界上,落入這裡。

李七夜爬了起來,藍韻竹也忙爬了起來,當藍韻竹爬起來的時候,一看眼前的景象,都不由得呆了一下。

眼前是一個大湖。湖水碧波蕩漾,看起來像是一塊碧玉一樣。清風徐來,讓人覺得清爽。在這個大湖岸邊有很多岸石,一個個圓滾滾的岩石亂糟糟地堆在那裡形成一個巨大的石灘!

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後,不知情的人還不知道自己竟然在第一凶墳之中,還以為自己是在幽聖界某個地方的某個大湖岸邊。

「這、這、這是哪裡?」看著眼前的大湖,站起來的算天道人也不由得發獃,這跟他想像中的第一凶墳完全不一樣。

碧水蕩漾,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裡是一處世外桃源呢,誰又會想到這竟然在很多人想像中鬼氣森森的第一凶墳之內。

「秘境,第一凶墳之內的秘境。」李七夜坐了下來,悠然地說道:「進入第一凶墳,若是騎著屍血雲進去,都會有一個落腳點,落腳點的好壞就很難說了。但是只要能走出自己的落腳點,就能進入墳域。」

「墳域?」算天道人不由得好奇地說道:「墳域是什麼樣子呢?」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說道:「跟一塊大陸差不了多少,不過,如果運氣不好,走錯地方了,那就會喪命。當然,走對了地方,說不定能有大造化。在第一凶墳之內一共有五個墳域,而且,只要你找到道台,五個墳域都能相互傳送。對於進入第一凶墳的人來說,落腳點是第一個造化,能不能有收穫就看機緣了。但是,當進入墳域之後,能不能得到造化不止是機緣這麼簡單,在墳域之內,想得到藥王或者寶物,除了運氣好走對地方之外,還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有足夠的悟性與天賦!」

「簡而言之,除了落腳點靠運氣之外,墳域必須靠實力。」李七夜笑著說道:「只要有足夠的實力,說不定就能滿載而歸。當然,若是運氣不好,也很有可能喪命墳域之中!第一凶墳說它不兇險,它不兇險,說它兇險,也是兇險無比,這看你想要怎麼樣的東西!若是知足常樂,活著出去的機會很高。」

「那秘境呢?」聽到李七夜的一席話之後,藍韻竹與算天道人總算對第一凶墳有所了解,此時,藍韻竹不由得看著眼前的大湖問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秘境嘛,它不在墳域之內。如它的名字一樣,第一凶墳的秘境沒有人知道它在哪裡,也沒有人知道在第一凶墳之內有幾個秘境。如果想進入秘境,很簡單,從屍血雲上跳下來。當然,前提是正好選對秘境所在的地方,不然,跳下來,最終墜落下去只有死路一條。」李七夜笑著說道。

「怎麼知道秘境在哪裡?」算天道人忍不住問道。

李七夜看著他,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人知道,靠運氣,靠命,如果跳對了,恭喜你,你會有一個造化,如果跳錯了,很抱歉,你死路一條。不過,你們心鬼族不是算卜之術絕世無雙嗎?有興趣你也可以算一算。」

「不,不,我可不玩。」算天道人嚇了一大跳,擺手搖頭說道:「第一凶墳這樣的葬地乃是天地禁忌,算不得,若是強行卜算,那必招來滅頂之災。我們心鬼族曾經有一位老祖想得到第一凶墳傳說中的長生不死之術,傳聞他進來之後,曾經強行卜算傳說中的長生不死之術,當場被天雷劈死,而且,當時我們心鬼族也招來天怒,被天雷劈了整整一天,損失慘重無比。」

「這麼說來,第一凶墳中真的有長生不死之術了。」藍韻竹也不由得為之動容地說道。

算天道人搖了搖頭,提到此事,他不由得神色凝重,說道:「我也不敢說,但是,老祖強行卜算卻招來滅頂之災,按道理來說應該是有,就算沒有,只怕也有上天不想被人知道的東西。」

「長生不死之術嘛,這個我倒知道。」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笑著說道。

「真的有長生不死之術?」聽到這樣的話,藍韻竹與算天道人都被嚇了一跳,藍韻竹不由得動容地問道。

長生不死,這一直以來是修士的追求,曾有傳言說就算是仙帝也不可能長生不死,但是,仙帝後來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有人說是死了,有人說是登臨傳說中的第十界!

「如果世間真的有長生不死之術,那我肯定會拚了老命搶到它。」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過,想長生也不是沒有辦法,在第一凶墳里的確有東西可以讓人活很久,但是,代價也不是你們所能想像的。」

「是什麼樣的東西呢?」算天道人不由得十分好奇,長生不死,這對任何人來說都充滿了誘惑,多少老不死為了不死,將自己塵封起來。

但是,用時血石塵封不是長生不死,而是避世,將自己封在時血石之內,躲過一個又一個時代,根本無法經歷時代的變遷,一旦從時血石出來,依然難逃一死!

李七夜神秘的笑了一下,並沒有回答算天道人的話,算天道人不由得嘆息一聲,也沒有再追問。

「秘境與墳域相比起來,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此時藍韻竹看著眼前的綠湖,不由得問道。

「很簡單,只要能進入秘境,就能得到一個造化,這種造化只有一次機會,而且,沒有任何危險!」李七夜笑著說道。

算天道人不由得疑惑地說道:「冒死跳下來換一個造化值得嗎?這,這簡直就是九死一生,或者說是十死沒有一生!」

選對地方跳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天知道秘境在哪裡?茫茫虛空如此之廣闊,選對一個地方簡直比大海撈針還難!

「只要你命好,值!」李七夜笑著說道:「第一凶墳的來歷,這是世人無法想像的,每一個秘境都有一個鎮境之寶,如果能得到這樣的一件鎮鏡之寶,如果知足常樂,可以不用去墳域,直接離開就行。這麼一件鎮鏡之寶可十分了不得。」

「每一個秘境有一件鎮鏡之寶?」藍韻竹不由得驚訝,說道:「那第一凶墳究竟有多少個秘境?若是有無數個秘境,那麼鎮鏡之寶豈不是不值錢了?」

「妳想多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如果有無數個秘境,還用得選嗎?閉著眼睛跳下來就行了,就算是白痴都能撞中一個。在第一凶墳,秘境的個數很難確定,以我個人之見,要不只有一個,要不有三個!」

「我的媽呀,只有一個?」這話一說出來,算天道人嚇得魂都飛了起來,雙腿發軟,差點跪在地上,他被嚇得臉色煞白,說道:「大爺,你這不是靠猜嗎?這機率比大海撈針還小!」(未完待續……) 想到茫茫無盡的虛空中只能跳對一個地方,這讓算天道人不由得雙腿發軟,他有些害怕,如果只有一個秘境的話,那也太嚇人了吧。剛才他們運氣一旦差一點點沒有跳對,那就玩完了。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

「怎麼,不相信我嗎?」李七夜冷冷瞥了他一眼,說道:「再說,我都不怕死,你怕個屁呀,難道你命比我命值錢不成?」

「嘿,嘿,老毛病。」算天道人乾笑說道:「越是能卜算那就越怕死。嘿,我小時候每天出門前都要替自己算一卜,看有沒有兇險!嘻,嘻,嘻,不過嘛,小的知道大人你是我的貴人,我相信跟著大人走,絕對是福星高照!」

對於算天道人的拍馬屁,李七夜只悠然笑了一下,享受著他的馬屁。

「好了,別那麼臭屁好不。」見李七夜享受的模樣,藍韻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說道:「茫茫虛空,你怎麼知道秘境就在這裡?」

說實在,當李七夜說第一凶墳有可能只有一個秘境的時候,她自己都被嚇了一大跳,她想想都有些害怕,萬一跳錯了,那就是死路一條。

事實上,藍韻竹現在仔細回想,她也無法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算現在讓她再走一遍,她根本不可能選對地方,在這茫茫虛空中,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能看出秘境在哪裡!

對於藍韻竹的問題,李七夜呆了一下,看著前面的大湖出神。回過神來。他神秘一笑。說道:「這是一個秘密,只有我知道就行了。」

他當然不可能跟藍韻竹說他曾經來過一次,當然,關於秘境的事,有一個人跟他說過,後來他做過了無數嘗試之後才知道怎麼樣找到這個秘境。事實上能找到秘境也幸虧他的永生不死。

就如祖流主人所說那樣,作為陰鴉的時候,正因為他永生不死。才會大膽嘗試,當然,這也要付出代價,那種痛苦也不是誰都能承受。

「好了,造化就在你們面前,你們自己選吧。」李七夜笑著說道。說著他站了起來,往前面的大湖走去。

藍韻竹與算天道人立即跟在李七夜的身後,當他們走過亂石灘的時候,藍韻竹與算天道人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踩在那一顆顆圓滾滾的岩石之上。

當他們踩在圓滾滾的岩石之上時,圓滾滾的岩石一下子將他們兩個人掀了下來。這個時候,被他們踩中的兩顆岩石竟然站了起來。

「唉喲。是誰這麼不長眼睛,竟然踩在我身上!」兩顆岩石站了起來大叫。

兩顆圓滾滾的石頭突然像人一樣站了起來,而且還會說話,這怎麼不讓藍韻竹與算天道人嚇一大跳呢。

此時,他們兩個人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兩顆石頭。不,這哪裡是石頭,這明明是兩個人,兩個矮人,這兩個矮人矮矮胖胖的,他們有一對又長又尖的耳朵,全身發綠的皮膚,鼻子尖尖的,看起來十分滑稽怪異。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鬼東西!」雖然作為修士各種怪事見怪不怪,突然見到這樣的事情,就算再大膽的人都不由得嚇得一大跳。算天道人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兩個矮人,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矮人。

「你才是鬼東西呢,我們是秘境精靈!小孩子懂不。」聽到算天道人的話,一個矮人罵罵咧咧地說道。

藍韻竹與算天道人看得有些瞠目結舌。秘境精靈,聽起來多麼好聽的名字,但是,這跟他們想像中的精靈完全不一樣,眼前這樣的矮人是精靈,說出去絕對沒有人會相信。

「莫見怪,他們是新手,不知道你們在睡覺。」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哼,沒有交易,沒有選擇,不要打擾我們。」兩個秘境精靈十分不滿意,哼了一聲,罵罵咧咧,然後身體一卷躺了地上,他們此時看起來就像圓滾滾的岩石。

看到這樣的一幕,這個時候藍韻竹他們才明白眼前的亂石灘哪裡是亂石灘,躺在這裡圓滾滾的岩石全部都是秘境精靈!

「好了,過來吧,小心腳下,不要踩到人家秘境精靈,打擾人休眠是一件十分不禮貌的事情。」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藍韻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這是故意的吧,不事先提醒我們,故意讓我們踩到秘境精靈身上。」?「這個嘛,我一下子忘記說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閑地說道。

藍韻竹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靈動之間有嬌媚,讓人百看不厭,她的確是個大美女,美貌容顏絕對不亞於神燃鳳女。

藍韻竹與算天道人小心翼翼地走過這個秘境精靈沉睡的地方,跟著李七夜來到湖邊。

湖邊,李七夜索性坐了一下,看著湖水不由得沉默起來,似乎是追憶著什麼事情一樣。

當年,他曾經來過這裡,事實上,他做了無數嘗試之後終於找到這個秘境,後來他帶著一個人來了,可惜還是沒有得到最大的造化。

那是一段讓人懷念的時光,在這裡曾經充滿了歡笑,雖然他那時只是一隻陰鴉,但是,他喜歡靜靜站在這裡,聽著那快樂的歡笑。

「你怎麼了?」看見李七夜坐在湖邊看著湖水發獃,藍韻竹也在他身邊坐下,不由得問道。在這一刻,她似乎看到李七夜有心事的模樣。

在她印象中的李七夜一直以來都是風輕雲淡,似乎沒有什麼事能撼動他的道心,他的道心一直古井無波,但是,這一次李七夜似乎多愁善感起來。「多愁善感」這個詞好像並不適合李七夜這種霸道兇猛的人。

若不是看出李七夜有心事,藍韻竹會以為是自己眼花,她從來不會認為李七夜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

「你們千鯉河那顆玲瓏珠還在嗎?」李七夜收回目光,看著藍韻竹笑著說道。

「玲瓏珠?」 無限大萌王 藍韻竹說道:「這是我們千鯉河的帝器,當然在了。玲瓏珠乃是我們祖師留下來一件無敵的道外奇寶,是我們祖師親手祭煉而成。」

藍韻竹不由得覺得奇怪,不明白為什麼李七夜突然問起他們千鯉河的帝器。

「是呀,是你們千鯉仙帝親手煉成,一件了不得的道外奇寶,此珠的確讓人夢寐以求呀,它的玄妙不是誰都能參悟得透。」李七夜感慨地嘆息說道。

藍韻竹當然知道這一點,玲瓏珠曾經被他們千鯉河歷代最有天賦的天才參悟過,而且收穫不小,她也參悟過玲瓏珠,讓她收穫良多。

不過,這不是讓藍韻竹奇怪的地方,她奇怪的是李七夜突然提起玲瓏珠。要知道,他們祖師不止只留下一件仙帝寶器,但是李七夜卻偏偏提起玲瓏珠,這讓她覺得裡面有文章。

「你為什麼一定要提起玲瓏珠?」藍韻竹不由得瞅著李七夜說道:「這裡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直覺告訴她,李七夜比自己甚至比他們千鯉河所有人更了解他們千鯉河,就像陰陽潭、黃金神柳一樣!

「好奇不行嗎?」李七夜笑著說道:「早就聽聞你們千鯉河的玲瓏珠神奇,所以忍不住問一下,好奇之心,人人有之。」

「切——」藍韻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說道:「大叔,你是什麼人我還不了解嗎?別老是說謊不打草稿,讓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那我實在太高興了。」李七夜笑著說道:「這說來我們夫妻同心,心有靈犀,或者要不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蟲!」

「你才是蛔蟲,噁心!」藍韻竹氣得狠狠踹了一腳李七夜,磨著貝齒,一副要狠揍李七夜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