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等等,喬喬。」

頓住腳步,喬安回頭看他,「怎麼了?」

剛才說有話要跟她談,究竟要談什麼?

一手揉著她的腦袋,慕靖西淡淡的道,「今天小糯米跟岳母通了視頻電話,看得出來,岳父岳母都很想小糯米和小飯糰。再加上,小糯米也有一段時間沒見外公外婆了,她也很想雲瑾,所以,我在考慮……要不要送小糯米和小飯糰回A國,讓岳父岳母好好看一看外孫?」

他能這麼想,喬安很欣慰,也很感動。

因為工作的緣故,她無法兼顧家庭,是他,一直在包容她。

」怎麼了,不同意么?」

話音剛落,人就被她猛的抱住了。

喬安緊緊抱著他精瘦的腰,腦袋深深埋進他懷裡,激動的道,「同意,怎麼會不同意!難得你這麼有心,我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不同意。」

肩膀被人推了一下,頭頂上,響起男人戲謔的聲音,「大庭廣眾摟摟抱抱,多丟人,鬆手。」

呵!

還傲嬌上了!

喬安非但沒有鬆手,反而抱得更緊了,「就不!丟人就丟人唄,我喜歡,我樂意~」

「剛才某人可不是這麼說的。」

「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還不行么?」喬安抬起頭來,美眸里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再說了,女人都是善變的,翻臉比翻書還快,你不知道么?」

慕靖西屈起食指,在她腦門上彈了一記,「就你理由多。」

「那是!」

摸了摸腦門,喬安到底還是沒好意思在公寓門口繼續摟摟抱抱。

基地里每一個角落,都有監控。

她可不想被人圍觀。

拽著他的手,把他拖進公寓里。

深夜。

喬安香汗淋漓的趴在慕靖西身上,被他折騰得渾身沒有一絲力氣。 明明出力的是他,可累的人,卻是她。

反觀他,精神奕奕,神清氣爽的。

朕被心尖寵厭惡了 真是不公平!

越想越不甘心,喬安抬手掐了他一把,「混蛋。」

「剛才沒滿足你?」慕靖西抓住她的手,拿到唇前輕啄一口。

低沉磁性的聲線,透著絲絲的沙啞。

像極了年份久遠的美酒,醇厚得誘人。

他的話,使得喬安又羞又惱,張嘴便朝他弧度優美的下巴咬了上去,「讓你壞!」

大掌落在她背上,輕拍著,「乖,鬆口。」

「哼!」

「再不鬆口,一會兒可別怪我了。」

喬安不以為然。

威脅誰不會啊!

他還能把她怎樣?

這般想著,喬安剛要嘚瑟的示威,突然,男人扣住她的腰肢,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男人沉重的身軀,緊緊壓著她,她試著動了一下,發現自己完全動彈不了!

「慕靖西,你……」

嬌嬌軟軟的聲音,透著幾分氣惱。

被人鉗制著的氣惱。

感受到了來自於他身上的熱度和威脅,喬安慫了,咬著唇瓣,哼哼唧唧的,「你……你剛才答應了是最後一次的。」

言下之意,你可不能食言!

更不能騙人!

她那緊張又帶著點害怕和恐懼的小表情,深深取悅了慕靖西,低下頭,薄唇在她飽滿光潔的額頭上輕啄一口,「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動你。」

乖乖的?

那還不容易。

喬安抬起雙臂,圈住他的脖子,眨了眨眼,「我會乖乖的。」

本就嬌軟的嗓音,此刻更是軟綿,柔到了他心裡去了。

慕靖西鬆開她,拍了拍她的腦袋,安撫著,「睡吧,不動你。」

暗暗鬆了一口氣,喬安抱住他的腰,埋首在他懷裡,「嗯。」

「我帶小糯米和小飯糰去見岳父岳母,我不在的時候,你要乖乖的。答應我的,都要做到。」指尖挑起她一縷順滑的髮絲,纏繞把玩著,「夏霖會幫我盯著你,所以,別想騙我。」

喬安聲音悶悶的,「知道了,啰嗦。」

啰嗦?

竟敢嫌棄他?

男人的手,漸漸下移,落在她腰上軟肉出,捏了一把,「敢嫌我啰嗦,看來是剛才給的教訓還不夠。」

「啊……我錯了。」喬安連忙求饒,「老公,我錯了~」

鬧了一會兒,時間不早了,她明天還要工作,慕靖西便沒有再跟她玩鬧。

閉上眼,兩人相擁而眠。

…………

「封小姐,您來了。」

南翼的傭人對於封雨書,已經很熟悉了。

二少回國之後,封小姐三不五時的就會來官邸看望他。

這不,昨天剛受傷回來,到現在一直不吃不喝的二少,在封小姐的勸慰下,終於鬆動了。

「這些都是靖南喜歡吃的么?」

封雨書看著托盤裡的食物,若有所思。

霸愛謀情 傭人點頭稱是,「這些都是二少平時里喜歡吃的菜色。」

「好,我來給他端上去。」

封雨書主動接過傭人的活,傭人便也順勢讓她接了過去。

待封雨書上樓之後,幾個傭人便聚集到了一起,悄悄議論。

「你們說,這個封小姐……會不會……上位?」 就在古木迷惑之際。

站在旁邊的鐵柱說道:「紫陽之氣已經出現,我們進去吧。」

古木聞言,拋開胡思亂想,跟著鐵叔走了進去,不過在進入后,又讓他極為吃驚的是,在紫氣繚繞的環境里,意念竟然暢通無阻,沒有絲毫阻塞!

「哈哈,我就說嗎!」

鐵柱高興道:「紫陽之氣出現后,這裡濃霧就失去原有的效果,可以任由意念穿透!」

古木升起一頭黑線。

叔,你肯定你之前就說過嗎?

武皇中期的意念,隨著五行真元訣加持下,悄無聲息地覆蓋在整座山谷,而至此,裡面情況一覽無遺。但讓古木意外的是,自己的意念竟然沒有全部籠罩,於是他暗暗道:「沒想到這個山谷如此大。」

「小子,這座山谷恐怕不小,鐵叔我強悍的意念,竟然延伸不到盡頭。」鐵柱走在路上,向著古木解釋道。

古木黑線再起。

叔,就你那點意念靠譜嗎?

兩人就這麼走在其中,由於時間有限,他們必須要在紫陽之氣消失前徹底探查清楚。

「除了一些雜草,什麼都沒有。」

意念一直籠罩周圍,古木和鐵柱根本沒有絲毫髮現。

不過就在此時。

體內吞天凝魂鼎突然躁動的更加厲害!

古木微微一怔,本能停下來腳步,而,那種躁動卻又減弱了不少。

「奇怪!」

古木向後退了兩步。

「嗡嗡」

吞天凝魂鼎又瘋狂躁動起來。

抬腳又向前走兩步,那種跳動頓時虛弱不少。

古木微微皺眉,然後回歸到跳動頻率極高的地方,仔細打探周圍,根本沒有任何發現。

「這個位置明明有很強烈的跳動感,似乎在吸引著吞天凝魂鼎,可除了雜草外什麼也沒有啊。」

古木非常不解。

但突然靈光一現,將目光移到腳下!

「難道這種感覺是從地底傳出來的?」

「很有這個可能!」

就在古木猜測時,鐵柱發現他蹲在地上,於是不解問道:「小子,你在幹什麼?」

古木說道:「鐵叔,我覺著地底下可能藏著什麼東西!」

「哦?」鐵柱走過來,問道:「何以見得?」

後宮無妃 「男人的直覺!」

鐵柱愕然看著他,然後咧著嘴笑道:「小子,你這直覺和鐵叔我一樣靠譜嗎?」

古木認真地說道:「非常靠譜!」

鐵柱見狀,收回笑容,然後取出自己佩劍,道:「好,小子,今天鐵叔我就信你的直覺!」

「唰唰!」

由於山谷很少有人涉足,泥土非常鬆弛,而鐵柱又是武王境界,很快就掘出一個深度五六米的大坑。

「小子,什麼也沒有啊!」

鐵柱站在坑低,停下來說道:「看來,你的直覺很差勁啊。」

古木不語,而是從上面跳下來。

「嗡嗡」

落地后,吞天凝魂鼎跳動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意念融入其中,古木終於明白,原來並非是鼎在顫抖,而是身在其中的至尊塔在晃動、在歡呼!

「看來下面真的有東西,而且還和至尊塔有關。」古木向著鐵柱道:「鐵叔,繼續挖,下面一定有什麼東西存在!」

看他如此肯定,鐵柱只好繼續挖起來。

「叮!」

又挖了五米后,鐵柱的利劍似乎碰到什麼硬物,傳出清脆響聲。

「有東西!」

鐵柱頓然欣喜,然後操縱著利刃將下面泥層剝開,很快,呈現在眼前是一個四四方方的金屬物質,上面雕刻著奇怪飛鳥走獸,中間位置有著一個環扣。

當奇怪之物出現后,古木體內的至尊塔更是加快了不少。

於是他皺眉說道:「鐵叔,學生以為,這個東西好像一扇門。」

「不錯,有環扣,而且很規整,應該是類似用來封存地窖的鐵門。」

古木聞言,急忙施展意念,想要探查這扇門下面是什麼。

結果卻非常失望,因為意念被阻擋了下來。

也就是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