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紅啊,如果不是特別的難心,就叫你嫂子過去試試。你哥那裡也今個有活明個放假的,孩子還小,總的有一個人有收入不是。」柳爸難心的說到。

柳紅看著爸媽的屋子,裡面都是哥嫂的東西,忽然就明白了,這是又搬回來啃老來了。 花季花開 說實在的,嫂子是可以安排進幼兒園的,可是柳紅擔心燕子不是個省心的主兒,她可是不想自己人拆自己的台。看到為難的爸和老邁的爺爺,還有脾氣不是很好的媽,長此以往下去,婆媳的關係還是要重新不好。唉!算了,幼兒園那塊也不是長久的事兒,就叫嫂子過去看看吧,估計她也幹不了多久。

「嫂子,我那地方是一個蘿蔔一個坑,請假可是要扣工資的,上班的時間也是比不得企業,雖說也是早八晚五,但幼兒園的孩子不走。老師也是不能下班的。你去了不能帶班,工作也就是做完了自己的,還要哪裡缺人堵哪裡。做飯的有個廚師還有一個很有經驗的阿姨,這兩個都是不能換的,現在只能安排你做清潔,就是每天的清洗孩子的被褥。」

「有洗衣機嗎?」

「那有,但工作也是蠻辛苦的。整個幼兒園將近200個孩子,就是200套被褥,幾乎要天天洗。雙休日也要輪換值班。值班也是沒有加班費的。每月300元工資,嫂子要是覺得可以就來試試,要是嫌少我也就沒辦法了。」

「工資是少了一點。幼兒園大家都掙得一樣多嗎?」燕子不信的問道。

「當然不是了,原來單位的有固定的工資,有教師資格證的也多一些,除此之外,做飯的保潔的都是300,另外還有滿勤獎金,這個幾乎都是一樣的。還要零投訴,否則也是要扣工資的。經常的被孩子家長投訴,也就不用繼續幹了。」

「我又不帶班,誰投訴我啊。」

「嫂子,妹妹可把醜話說在前頭,大家一視同仁,誰犯了錯誰擔著。只要嫂子把自己的那攤工作做好了,不到實在沒人的時候,也不會叫你替班,但嫂子一旦替班了,就要保證零投訴,這並不是你少掙幾個錢的事兒,是整個幼兒園的口碑。」

「知道了,嫂子不會給你惹事丟臉的。」燕子隨意的說著,那邊的柳哥和柳爸可是輕鬆了很多。看來柳紅不知道的時候,這個嫂子沒少煩人。

和哥嫂約定了明天就可以過去,柳紅就帶著媛媛回家了。本來的計劃也沒機會說,只好等明天媽下班了在商定。

周一,燕子倒是很準時的就來到了幼兒園上班。柳紅把她交給了董姐,就開始準備下午的藝術班課程。董姐安排好了燕子進來對柳紅說到。

「她是你嫂子啊,昨天我值班可是看見她來過,還打聽幼兒園的事兒,我還以為她是要往裡送孩子,還提醒她這裡滿園了,暫時不收孩子,等明年秋天的時候,才有名額。」

「我嫂子就是那樣的人,什麼都要弄個心裡踏實。也不用對她特別對待,就和大家一個樣。」

「我們是能做到,就怕你嫂子那裡自驕。」

「工作你都交待清楚了。」柳紅不想多說的問著。

「說了,我過來時她已經開始洗了。」

「嗯,下午學前班的小陳要帶她婆婆看病,你去頂書法班,叫她去廚房幫著包包子。」

「書法我可是不會,咱倆換換。」

「我今天是舞蹈課,書法舞蹈,你自己選吧。」

「你可饒了我吧,我還是去書法班吧。」

「啥,我去幫著包包子,不是說我管洗被褥嗎。」下午,燕子一聽董姐的安排就不高興了。

「今天有個老師請假,我過去帶班,廚房這裡就忙不過來了。這也是幼兒園的規定,柳園長不是都跟你說了嗎。」

「那好吧,我就去包包子。」燕子不願意的說著,又嘀咕到,早知道這樣,就慢點洗了。董姐無奈的裝作沒聽見過去帶班了。心道真以為自己是皇親國戚啊,柳紅都一天在辦公室坐不到十分鐘呢,你算老幾啊。 燕子上了一天的班就累的不行了,洗了幾十套孩子的被褥外罩,還要在孩子午睡前把乾淨的換好,活兒不是很累就是忙叨人。本以為下午就可以休息了,高興了幫忙掃掃院子什麼的,還鬧個好。沒想到又被打發到廚房包包子,錢還真的是不好掙。終於熬到了五點下班,燕子才疲憊的準備下班。辦公室里並沒有看到柳紅的身影,她只好找到了教室里。柳紅正在個別指導還沒有家長來接的孩子跳舞。

「妹,嫂子下班了。你哥今天往回搬東西,還要帶孩子,我就先走了啊。」燕子虛偽的說著。

「嫂子,到了下班的時間,你就可以回家了,如果哪天你替班就要等孩子都接走了才能下班。」柳紅實話實說道。

「妹,嫂子知道了。你哥不一定什麼時候有活干,我可不可以把你小侄子帶過來上班啊?」

「可以啊,你可以把小侄子送幼兒園,別人沒名額了,我嫂子那是必須給安排的。」

「妹,你哥也不是經常的都有活干,我想帶著孩子也不影響幹活。送幼兒園托費伙食費又是一筆開銷啊。」

「嫂子,那可是不行。哪有帶孩子來上班的,況且也不安全啊。再說小侄子已經四歲了吧,也是該送幼兒園的時候了。」

「我和你哥不是沒錢嗎,倆大人都放假,過日子都難,哪裡還有錢送孩子去幼兒園啊。」燕子哭窮到。

「嫂子,哥有手藝,你也年輕,怎麼還不能養活自己和孩子。我這兒掙錢不是特別的多,但是工作穩定,哥也可以去勞務市場找活干,真要是有了難處,不是還有爸媽和妹妹嗎。累了一天,早點回家吧。哪天打替班的時候,可就不能按點下班了。」

燕子沒達到目的心裡很是不高興,看到只有自己和兩個做飯的下班,心裡還算是平衡了一點,和小付還有做飯的那個阿姨走出了幼兒園的大門。

「你是柳紅的嫂子?」小付關心的問道。

「什麼嫂子,還不是和你們一樣都是給老闆打工的。」

「你可別這麼想,柳園長可是個好老闆,處處都為手底下的人著想。咱這兒待遇也好,每個月發肥皂洗衣粉,還有工作服,可是比別的地方好很多呢。」做飯的阿姨很是滿足的說到。

「小付,聽說你是有廚師證的怎麼也來幼兒園上班啊?」

「孩子上學呢,柳紅又是我一個青年點的戰友,這就過來幫她了。在飯店上班時間可是沒保證,半夜三更的還怎麼輔導孩子寫作業。少掙點錢也能好好的帶孩子不是。」

「是這樣啊,那星期天值班的時候,你可以把孩子帶過來嗎?」燕子不死心的問道。

「可以呀,但是要送到班裡,每天拿伙食費。可是不能跟著我的。」

說著話小付和阿姨坐上車走了,燕子卻是心裡很不滿意,原本以為是柳紅的嫂子可以特殊一點,卻是什麼便宜都占不到,還不如給別人打工呢。

白天柳紅就給程青打了電話,實在是脫不開身去省城照顧他。

「沒事,你那裡也是一攤子事,這個我了解,電視上都播了你們的幼兒園,名氣大了責任也就更大了。龐哥這邊給我派了人,你就放心吧。出了院我就回家休養一陣子。等著我啊!」程青很是理解的在電話里說著。柳紅心裡明鏡似的,他收下了老總的電話,回來也就說說罷了,指望能一家人生活在一塊,暫時就別想了。下了班柳紅帶著放學就被隔壁大媽接回家的媛媛去了姥姥家。

「柳紅啊,媛媛在我這兒吃過飯了,只是作業還沒寫完呢。」大媽笑呵呵的說到。

「謝謝大媽,我可是省了不少的事,你記著月底我給你多加一份飯錢。」

「柳紅啊,你說啥呢,孩子能吃多少啊,每月幫你接孩子,你給的錢就已經很多了,咋還能跟你算孩子的幾頓飯錢啊,你這是笑話大媽的吧。」

「大媽您可別生氣,不算,咱就不算了。」柳紅笑著說,心裡想大媽家也不富裕,既然不要錢那就買點實在的東西吧。

「媽,以後我在長大一點,就可以自己回家了。」

「那可不行,你們同學是不是都有大人接送,你們還小,還需要家長的呵護。這樣媽媽下班晚點也能放心啊。」

「嗯呢,奶奶都不許我下樓玩,星期天我可以跟媽媽去幼兒園玩嗎?」

「奶奶那是擔心你,況且奶奶年紀大了也不能跟著你操心,星期天就跟媽媽去值班,可是也要進班裡和小朋友玩。」

「嗯,最好有學前班的孩子,我還能和他一起寫作業,還能輔導他學習,當一會兒老師。」

「好的,媛媛這麼喜歡當老師,就好好學習長大上大學,和玉霞阿姨一樣當個中學老師。」

「媽,我能不能當大學老師啊。」

「可以啊,那你就要自己多學知識。」

「嗯吶,媽媽,這一周我又差一點就考了雙百,只是寫錯了一個拼音,就被扣了半分,但我也是我們班分數最高的。」

「不許驕傲,學習是嚴瑾的,你又犯馬虎的毛病了吧。」

「媽,我沒檢查就交卷子了,下一次還是要好好的檢查才行。」

娘倆騎著自行車邊走邊聊的就回到了柳紅的媽家。

「啥,叫我去你家住幾天,那可是不行,你把媛媛送來,我不在你爺也能看著她。你哥明天就有活幹了,這還準備把孩子送這裡來呢,我這還發愁呢,他不像媛媛大了,可以跟著你爺吃口飯,那小子嘴叼著呢,不好吃的一口不吃,寧可吃一袋一袋的小零食也不吃飯。」柳媽絮絮叨叨的說著。隨後又問道。

「程青那兒很嚴重嗎?你那幼兒園也不能老請假啊,聽說燕子過去上班了,就把孩子送你那個幼兒園挺好。」

「誰說不是呢,她說沒錢,想要帶著孩子上班,我沒答應她。」

「你可是不能答應她,別因為她影響了你的工作。跟我也說沒錢送孩子去幼兒園,前段時間一直住我這兒,你哥猶猶豫豫的想要我們補助幾個,我沒吐口。有手有腳的,怎麼就不能出去掙錢啊。你知道不知道,那台自行車也給他弟弟騎了,裝什麼大款,賣了也能換幾個錢花啊。」

「媽,您也被跟著生氣,她自己的東西,咱不管,哥不喜歡,還趕不上哥的永久車,她愛給誰就給誰唄。程青那兒過幾天也該出院了,我不是合計著現在他是最需要媳婦的時候,也就過去兩天護理護理他。」

「哎呦,還真沒看出來他需要媳婦,這走了都四五年了吧,又不是千里萬里的,一個月回來一回也做不到嗎。」

「媽,這回我去他們單位看了,私企,老闆也很重用他,是真的忙。」

「你和你爸一樣的幫著他說話,鬼扯扯的不是瞞著我什麼事兒吧。」

重生之再次出道 「媽,能瞞您什麼事兒啊,等他回來休養,你親自問他。」

「去,我才懶得問他,你不是說他每月都往家郵錢嗎。你開幼兒園他也拿了不少的錢,這就行了。看見他也是生氣,不回來更好。只是你受委屈了,這跟守活寡有什麼分別。」

「媽,你怎麼又提這個茬啊,我回去了,明天媛媛還要上學呢。」柳紅帶著媛媛騎上車就離開了娘家。

「一說這事就不愛聽,慢著點騎車啊。」柳媽無奈的叮囑道。 第二天,燕子真就帶著孩子來上班了,這叫柳紅始料未及。

「嫂子,你是準備把我小侄兒送進幼兒園了?」柳紅探詢者問道。

「妹,你哥今天去看看這個活能幹多久,時間短的話孩子還叫你哥帶,暫時就把他送到班裡,我每天交伙食費還不行嗎?」

「嫂子,那也只有三天時間,超過了三天就要交託費的。不單是兩餐一點的事兒,老師還要花時間和精力照顧孩子。」

「柳紅,你可是我的小姑子,幼兒園是你開的,難道這點福利也沒有嗎?」

「嫂子,我家媛媛也是一直跟著我到上學,也都是隨著幼兒園的規定走,誰也不能搞特殊化。咱這有二十多個老師,誰還沒有個三親六故,如果都搞特殊,還不亂套了啊。」

「小姑子,嫂子可是奔著你來的,這也是你的小侄子,就幾天你看著辦吧。」燕子一副無賴的說到。

「柳紅,這是怎麼了,門口有幾個孩子發燒,你過去看看。」負責晨檢的董姐走進來說到。

「好的,嫂子,你先把孩子帶出去。等晨檢結束了再說。」柳紅說著和董姐一起去看那幾個發燒的孩子。確定了之後,說服家長把孩子帶回去,這才回到了辦公室。

「董姐,去到各班交代一下,這幾天多注意,趕上秋季正是傳染病容易高發的時候,發現發燒的馬上隔離。嚴重的立刻通知家長來接走。」

「好的,我這就過去,柳紅,你那個小侄兒怎麼辦?」

「送到中二班吧,那個班孩子少些。」

「也好,中二班這周有好幾個腹瀉的都沒來。」

「那還是送到中一班吧,叫馬燕子把中二班的被褥提前換一下。把被褥也拿到外面暴晒消毒。」

「好的,哦,對了,你今天上午去區里開會可別忘了。」

「唉,你不說我還真是忘了,你過去開會吧,你不是還要給孩子買課外書嗎,順路就辦了吧。」

「行啊,要不然我還擔心周末值班沒時間買呢,你有什麼要買的嗎?」

「沒有,下午早點回來。」

董姐替柳紅去開會了,柳紅這邊可就忙上了,先去各班落實預防秋季傳染病的事兒,又幫著燕子把中二班的被褥拿出去暴晒。然後又去廚房幫忙做飯。燕子倒是很清閑的慢慢洗著被褥的外罩。還不時的的趴窗戶看看兒子。

「小姑子,你啥意思啊,二班沒幾個孩子,一班都擠擠壓壓的,怎麼還把你小侄子送到那個班了。」看了一會燕子跑到了廚房質問柳紅。

「嫂子,出去說。」

「在哪說還不是一樣啊,都是中班幹嗎非得送到孩子多的那個班呢?」

折桂令 「嫂子,你知道中二班為啥要曬被子,那是因為中二班有好幾個孩子腹瀉請假了。所以我才把小侄兒送到了一班。」

「啥,在幼兒園也能傳染病啊。」燕子大呼小叫道。

「嫂子,幼兒園就是孩子聚集的地方,而孩子又是抵抗力最弱的群體。雖然你才來了兩天,我們每天的晨檢你也是看到的,發燒的孩子我們都說服家長帶回去治療。一班的孩子是幾乎全勤的,小侄兒過去還得要和別的孩子擠著睡覺,我這也是私心作怪,才把孩子送過去的。」回到了辦公室,柳紅這才和嫂子說到。

「知道了,嫂子謝謝你。」燕子譏諷的說著。柳紅腦瓜仁疼了,這極品的嫂子啊,真是沒辦法了。說話就到了孩子午睡的時候,燕子那邊該洗的還沒洗完。這叫柳紅很是無奈了,燕子這是故意的,就是怕下午在給她安排活干。早知道嫂子就是這樣的人,柳紅很後悔把她弄來。

「媽媽,我不睡覺,我要去院子里玩滑梯。」柳紅的小侄兒君君跑出寢室拉著媽媽不放手的說到。

「君君,小朋友都睡覺了,下午在和小朋友出去一起玩好不好。」柳紅耐心的說著。

「姑姑,我在家都是困了才睡覺的,我就要現在玩。」

「君君,這裡是幼兒園啊,小朋友要按時睡覺才能長的壯壯的。」

「姑姑說的不對,媽媽說多吃好吃的就能長大個。」

「可是小朋友還要多休息啊,君君是個小男子漢了,也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小朋友都睡覺的時候你不睡,等到小朋友起來活動的時候你就該困了對不對,那樣就不能和小朋友一起玩了。」

「嗯,可是媽媽在這裡上班啊,我就可以隨便玩啊。」

「君君,大人有大人的紀律,小朋友也有小朋友的要求,回去和小朋友一起午睡。」柳紅幾分嚴厲道。

「你這個當姑姑的幹嗎那麼凶啊,就叫他玩一會,困了我就給送回去還不行啊。」燕子寵溺的說著。

「嫂子,這不是單純的約束孩子,是培養孩子好的生活習慣和同齡孩子相處的能力。你上午總是趴窗戶已經影響了老師的授課,現在又允許孩子隨便的玩,這很不好。」柳紅生氣的說著。

「我趴窗戶怎麼了,看看君君習慣不習慣,會不會被欺負。」

「嫂子,班裡的老師都是很負責任的,這麼小的孩子根本就還不懂什麼是欺負別人。大人應該給孩子正面的引導,不是灌輸那些成人的思想。」

愛情是另外一件事 「我不懂這些,我也把君君養這麼大。君君,媽媽帶你出去玩一會,回來就睡覺好不好。」

「君君家長,這個可是不行,柳園長,剛才孩子上床的時候,我倆疏忽了,才叫君君跑了出來。以後我倆拉著他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兒了。君君,跟老師回去,老師悄悄的給你講故事,一會兒你就困了和小朋友一起午睡,然後下午出去玩。」中二班的老師走進辦公室說到。

「君君,跟老師回去,老師會講很多好聽的故事,君君認真的聽,回頭講給姑姑聽好不好?」

「好的,姑姑,我的記性可好了,上回媽媽給我講大鬼的故事我都記得呢,嗷嗚,大鬼可嚇人了。」君君一邊做著鬼臉一邊跟著老師回去了。

「嫂子,多看看符合幼兒的書籍,被給孩子講鬼啊神啊的故事。」看到老師帶著君君出去了,柳紅輕鬆了很多的說到。

「小姑子,飯都吃不上溜呢,哪裡還有錢給孩子買書啊。」

「嫂子,一本書才幾個錢啊,都還不如大人的一管口紅貴呢。往大了說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往小了說孩子是父母的希望,怎麼苦也不能委屈了孩子啊。吃飽穿暖固然重要,給孩子好的教育更重要。」

「好啦,妹,你就別給嫂子上課了,不過說回來,幼兒園的老師還真是有辦法,我那個小胖墩來脾氣了,我和你哥的話都不聽,這第一天上幼兒園就跟老師好上了。」

「這就是幼兒的心裡,大人就是對孩子的了解太少了,摸准了脈孩子才能聽話。你沒見老師上課都是坐著和孩子一樣高的小板凳,就是要和孩子平等的交流,而不是叫孩子仰視大人。」

「行了,老師們都休息了,我這還要過去洗東西。」

「嫂子,那點活你早就該幹完的,偏要磨磨蹭蹭的干到了下午。等到月末發獎金的時候,你要是和別人不一邊多,可別埋怨別人。」

「小姑子,你這是怎麼說話的,我也沒閑著不是。」

「嫂子,這幼兒園不是我一個人的,大家都看著呢。」柳紅不客氣的說到。

「行啦,我是知道了,在你這兒嫂子我是一點便宜也占不著的。」

「嫂子,是你說的不對,這是單位又不是在咱自己的家。」

「你總有理,我幹活去啦。」

下午董姐回來了,傳達的也是區里關於幼兒園食物監管和晨檢,以及秋季的各類傳染病的預防,務必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