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聽不見!」

「明白!」

林天華道:「散會!」

李清泉坐在凳子上,面無表情,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最後被幾個保安架著走出來會議室。當天下午,公安局經偵大隊的人便將李清泉帶走了,他沒有掙扎與反抗,沒有痛哭流涕,表情木訥,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第二天,林天華帶著開展案件防控排查的方案,向董事會進行了專項報告,董事長批複了四個字:照此執行。

得到董事會授權,林天華又分別拜訪了東華銀監分局和人民銀行東華中支,對李清泉的違法違紀行為以及處理結果進行了彙報,又報告了準備在上市前進行全面的風險排查和案防排查,這件事得到了銀監和人行領導的認可,並對東華銀行敢於主動開刀切除沉痾的行為表示了肯定,並表示對於自查過程中發現的違規問題,監管部門在處理上給予一定的容忍度。

人行和銀監部門考慮到東華銀行的上市是政府近期的重點工作,加之對方又是主動彙報,從金融穩定和大局的角度出發,並沒有對東華銀行做進一步的處罰,這也讓林天華鬆了口氣。

兩天後,林天華召開全行視頻工作會議,親自對風險排查和案防進行了宣導,要求各部門、支行重新組織學習三鐵制度,組織參加警示教育,並要求相關部門從嚴、從狠處理違規違紀行為。

這次行動,由林天華親自挂帥,擔任組長,廖行國、劉建國擔任副組長,就分管部門出`台具體執行方案。

各支行組織開展自查活動,與此同時,內部審計部從各支行抽調人手,組成專項小組對各支行開展交叉審計,從信貸管理、櫃面運營、財務管理、採購管理等方面對各支行、部門進行全面審計。

紀檢室強化了違規違紀舉報機制,建立各種舉報途徑,並實施監控員工異常行為。風管部則組織學習各種法律規章制度,並進行合規文化星級考試,與薪酬定級掛鉤。

信貸工作,則是這次排查的重中之重,貸前調查、貸中審批、貸后管理等方面,不分角度、不論資產質量,進行逐筆排查。對於查出的違規行為,方案內也出`台高額的獎勵政策,這讓排查小組成員都如同打了雞血,高度亢奮,生怕漏下任何一個風險案件。

一場史無前例的金融整風風暴,在東華銀行內部颳起。

(本章完) 責追的結果出來,因為在天禽養殖社中信貸客戶經理張非凡、主管領導王沖因為調查不充分,履職不到位、越權辦理業務等問題,不過鑒於問題發生后及時補救,並未給行內造成損失,沒有給予紀律處分,分別扣減績效五千元和三千元。

李清泉被帶走之後,信貸一科主任的職務出現空缺。顧天德本來想從民豐銀行的公司部挖來一個部門經理,結果總行人力給出的回復是一科主任暫由王沖代兼,這讓顧天德十分不爽。

自從王衝來到城東支行,顧天德事事過的並不順心,尤其是李清泉的事,讓他極為惱火,可是總行決議已經下來,他也無可奈何,於是在一個上午,跑到了財務總監宋婷那裡,說王沖現是支行部門經理,依然拿著總行部門總的薪酬,為了平衡行內關係,建議對王沖的薪酬進行調整。

宋婷本來就對王沖不爽,聽說還有這種事,於是找到了林天華道,「王沖最近接連犯錯誤,可我在薪酬報表中發現,他的薪酬還按以前發放,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合規矩?」

林天華道:「我們東華銀行向來是以德行定取捨,以能力定職位,以貢獻定薪酬,這幾年來,王沖帶領小微部給行里創造的利潤,完全配得上這個薪酬。」

宋婷卻道,「可如今他已經離開這個崗位了,現在小微部的李奇乾的不也有聲有色?我認為,是我們東華銀行這個平台成就了他,而不是他成就了小微部。林行您也說過,咱們東華以制度立行,這樣給王沖定薪,已經違背了行內的管理制度,我的職責是管理好行內每一筆財務支出,所以在王沖薪酬方面,我希望林行長能夠遵守下行內製度,不要以個人好惡來行事。」

林天華有些猶豫了,雖然他是行內一把手,有些事情可以獨斷專行,但是現代銀行組織架構中,財務總監對行長職權有一定的監督職能,尤其涉及薪酬等敏感事項,許可權在董事會下的薪酬與提名委員會,宋婷又是委員會副主任,這不得不讓他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再三考慮之下,林天華才道:「可以按你說的辦理,但僅限於崗位薪酬調整,他的績效工資該多少,還按多少發放。」

宋婷道:「那是自然的。」

如此一來,王沖崗位調整后,年薪降到了二十萬元,算上績效,年收入在二十七八萬元左右。人力做好績效確認單后,總監杜雲起親自約他過來簽字確認,本來以為以王沖的性格,必然會大鬧一場,可是王沖卻很平靜的在上面簽了字。

「抱歉,王沖,我們也是按制度行事。」

王沖微微一笑,「我理解,這是你們的職責。」簽字確認后,王沖離開了杜雲起辦公室,臨行之前,他忽然道:「不過,屬於我的東西,我一定會爭回來的。」

杜雲起看著王沖離去的背影,心中泛起一種感覺,在他二十年的HR生涯中,從未見到過像王沖這種勝不驕、敗不餒,鬥志昂揚的傢伙,而且他也篤信,王沖剛才說這句話時,心中憋著一種想要重新證明自己的銳氣。

職務調整后,王沖搬到了李清泉的辦公室,面積雖然不大,只有二十

(本章未完,請翻頁)

個平方,但總算有個獨立的空間。王沖奉行極簡主義,他和張非凡將辦公室內茶台、貔貅、掛件等擺設清理了出去,只留下一套辦公桌、一張茶几、四張椅子,用來接待客戶用。

李清泉走後,信貸一科的考核指標落在了他頭上,之前發放的貸款,再不出現新增不良的情況下,倒也沒有問題,可是四季度新增的一千四百萬利潤指標,需要找到新的利潤點,幾天來,王沖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李清泉被帶走的突然,他的電腦已經被經偵帶走作為證據,很多工作都沒有交接。幾天來,王沖輪軸轉,晚上給信貸一科、二科開會,要求部門員工梳理手頭業務,白天則帶著客戶經理對存量的公司貸款進行貸后管理,每天回到家都已是半夜。

顧天德依舊我行我素,不過經過李清泉一事,他也明白王沖不是什麼善茬,在沒有想出好的辦法之前,也不對王沖可以刁難,只是在行務會上時不時敲打一下,說幾句不咸不淡的話,什麼業績考核不達標啊,能力有限之類的,故意讓王沖難堪。

這日,王沖正在辦公室審核新簽約的東華市一個新能源汽車經銷商關於汽車金融的合作協議,這個項目是他帶領公司部費勁九牛二虎之力三家銀行中搶過來的一個渠道業務。

老闆劉學義在東華市算是小有名氣的企業家,代理了東華市寶馬、上汽兩大品牌的汽車銷售業務,最近國家政策扶持新能源汽車,劉學義敏銳的嗅到了商機,成功拿到了新能源汽車的經銷代理權,投資三千多萬新建了廠房,預計新能源汽車年銷售額在五千萬左右。

這個銷售規模不大,但是由於政策扶持,再加上劉學義還有寶馬、上汽兩大經銷品牌,華商、民豐、農商行都看中這個項目,爭得激烈。

王沖得知這個消息后,立即拜訪劉學義,劉老闆在商場摸爬滾打二十年,起初並不看好王沖,只派了個副總接待東華銀行一行。

在收集到了足夠的信息之後,只用了五天時間,王沖整合上下遊資源,從上游經銷商合格證抵押貸款、到渠道結算、協議存款、承兌敞口以及下游的汽車按揭貸款優惠、貸款補貼聯動,做出了一套完美的方案,為了申請到好的政策,王沖在總行公司部康少傑辦公室死纏爛打,又在分管行長李友田那裡軟磨硬泡,才拿到了優於其他銀行的政策。

這也是東華銀行作為獨立法人機構的好處,其他幾個銀行在東華市只是分行,自主許可權低,審批流程慢,而新能源經銷商的項目申報截止日將近,綜合考慮下,劉學義決定將這個項目交給東華銀行來做。

王沖也不負使命,為了讓項目早日成行,連夜起草合作協議,送到法務部審核,明天就要正式簽約,王沖在對協議進行最後的審核。

張立羽在辦公室外敲門,「王沖,我已經正式向行內提出離職了,今天來跟你辭行的。」

王沖是知道他辭職這件事的。一般來說,行內員工辭職是有一段時間的脫密期的,不過很顯然,顧天德在這件事上給他開了綠燈,並沒有過多的為難他,不過才兩周時間,他就辦完了手續,這還是讓王沖覺得有些驚訝。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這麼快?」

張立羽笑了笑,「我這是巴不得想離開東華銀行了。」

「聽說你要去華商銀行?」

張立羽道:「顧天德給我推薦了東華農商行一個支行營業部主任職務,不過經過這幾件事情后,我對顧天德的人品是徹底失去了信心,正好華商銀行新開了一家支行,我去那邊做票據業務主管,收入也比現在好多了。人挪活樹挪死嘛,在東華這麼多年了,也該換換環境了。」

王沖點了點頭。他與張立羽是同一批進入東華城信社的,在入職培訓時,兩人成績也不相上下,不過這些年來,在城東支行顧天德手下,發展的並不順利。在銀行業流動性這麼大的圈子,這些年來,王沖經歷了無數的辭迎送別,心中早已看淡,所以張立羽做出這樣的決定,王沖並不覺得奇怪。

「華商銀行的票據和同業業務在全市都是有名的,這些年來你積累了這麼多經驗,我相信你能夠勝任的。去了那邊發展,可別忘了我們這些老同事,將來有好的業務,記得合作哦。」

張立羽笑道,「那是當然的。」

張立羽點了根煙,又遞了一支給王沖,王沖擺手,「我不抽了。」

張立羽道:「王沖,其實我一開始挺不服你的,當初我們櫃員輪崗結束后,我選擇了安逸的生活,留在了營業部,你毅然選擇進入前台業務部門,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你,這幾年下來,你的綜合能力遠在我之上了。這一點,我是服氣的!」

王沖道:「我們的職業生涯才剛起步呢,你看我爬的越高,不也跌的越慘嘛,不以一時成敗論英雄,你看林行長,不過四十來歲,就成了一行之長了。城東支行有些五十多歲依舊是個客戶經理的,我可不相信他們落到如今地步只是因為機會不夠、不會送禮拍馬屁,整天除了抱怨,就是認命,這可不是要做事的人的心態。只要一心往前進步,不畏手畏腳,早晚會出人頭地的。」

張立羽哈哈一笑,「你說的對,不以一時成敗論英雄,到了華商銀行,我會好好乾的,絕對不能輸給你!」

王沖也哈哈笑道:「我隨時奉陪!」

臨走前,張立羽從口袋中取出一個U盤,交給了王沖,「我想這裡面有一些你感興趣的內容,顧天德花了十五萬,買我封口,我尋思反正也不會跟他有瓜葛了,乾脆給你好了。」

「你不怕他找你麻煩?」

張立羽冷笑道:「他讓我寫了一張三十萬的借條,不過也無所謂的。他擺了我這麼多道,這十五萬就當是我的補償費了。」

當初顧天德讓他簽字,張立羽早已留了個心眼,他從文具店買了一隻隱形墨水簽字筆。這種墨水簽字后一段時間內,上面簽字痕迹會消失的無影無蹤,這點恐怕是顧天德也沒有料到的。

張立羽走後,王沖將U盤接上了電腦,上面有張立羽給顧天德打電話的錄音,只要將這個證據交給紀檢部,那麼對天禽養殖社這筆貸款,勢必會引起新一輪的調查。

王沖平靜的聽完了錄音,點擊右鍵,將U盤格式化了。

(本章完) 南姝寧有些疑惑,「哦? 芸檀傳 那你覺得我現在又是什麼樣子呢?」

皇甫瑾瑜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認真地盯著南姝寧的眼睛,「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我在你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靈動,全是平靜,就好像沒有任何波瀾一樣。」

南姝寧輕笑,「平靜不好嗎?我還記得當初闖蕩江湖的時候,有緣見過一位大師,那位大師就曾告訴我,他說一個人心裡最的境界就是平靜,就是可以泰然自若的去面對所有的事情,而如今若是真如你所說的已然做到了這份平靜的話,有什麼不好的呢?。」

皇甫瑾瑜搖了搖頭,「自然不好了。我們每個人生在這俗世,本來就也是俗人,七情六慾,悲歡離合原本就不是我們誰可以躲得過的,一個人只有擁有喜怒哀樂的時候才是最真實的,而只有最真實的自己才是最快樂的自己,而那些所謂的平靜,無非是對這個世人的失望,姝寧姐姐,不管經歷了怎樣的事情,我都不希望你成為那樣的人,我希望你還和從前一樣,開心的時候就肆意的笑,不開心的時候就惡狠狠的發火生氣,哪怕是舞動你的長鞭。」

南姝寧無奈,「可是瑾瑜,你忘了嗎?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如今的我身在這後宮之中,是皇后,是母儀天下之人,從踏入這宮中那一刻起,我就有我不得過承擔的責任,武刀動槍的免不了會被別人指指點點的。」

皇甫瑾瑜聽到這裡之後有些著急,「可姝寧姐姐,你不是從來都不在乎那些所謂的流言蜚語的嗎?你不是說那些世人所謂的偏見,向來都只是一些無端的揣測都是一些可笑之言嗎?」

南姝寧臉上還是那副平靜的樣子,「瑾瑜,你知道嗎?一個人最勇敢的時候,要麼就是她有很堅持,很厚重的盔甲,在保護她,讓她可以為所欲為,讓她可以做最自由,最真實的自己,要麼就是她身無長物,所以什麼都不害怕失去的時候,可是瑾瑜,很可惜,如今的我這兩種都不是,所以我才沒有無視那些流言的力量。」

我真的開外掛 皇甫瑾瑜雖然有些猶豫,但是還是沒有忍住,直問,「姝寧姐姐,你和翊哥哥,你如今心裡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呀?我聽說昨天翊哥哥來找你了,然後你身體不適為由拒絕見了的他,你是身體真的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南姝寧看了看皇甫瑾瑜,「你已經有了答案了,不是嗎?」

皇甫瑾瑜點頭,「是啊,剛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故意不想見翊哥哥的,可是姝寧姐姐,之前的時候雖然我也不想一直逼著你做決定,也想著給你多幾天的思考時間,我甚至也試圖去理解你上次跟我說的那種想法,可是這幾日我自己也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我總覺得你們兩個這樣也不是辦法,再說了,上一次的事情翊哥哥本來也就不是故意的,都是你們兩個之間的誤會,既然是誤會,那解開不就好了嗎?再說了,翊哥哥如果是有意的,我自然是站在你這一邊,也支持你不去原諒他,可是翊哥哥本身就是無心之失,你又幹嘛不多給翊哥哥一次機會呢?難道你就真的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你們兩個之間變成現在這樣嘛?」

南姝寧看了看皇甫瑾瑜,「我們兩個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可是我只是心裡覺得畏懼,我不希望再經歷那些我不願意經歷的事情。」

「所以你就選擇逃避?」

「瑾瑜。」

「姝寧姐姐,就因為心中的那一絲畏懼,所以尼寧願冒著錯過自己這一生最愛的那個人風險嗎?姝寧姐姐,你我也算是相識了這麼久了,自從我認識你以來,我一直都覺得你是我認識的女子之中,稱得上最聰明,最聰明的那種了,可是為什麼在這件事情上你就這麼糊塗呢?」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瑾瑜我。」

「姝寧姐姐,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個問題,你的心裡到底有沒有翊哥哥。」

南姝寧一臉認真地看著皇甫瑾瑜,然後沉默著不說話。

皇甫瑾瑜看了看南姝寧的表情,「所以,你的心裡是有翊哥哥的對吧?」

南姝寧還是沒用回答。

「既然你不否認,那就是被我說對了,姝寧姐姐,既然你們心中還有彼此,那又何必放著彼此失去彼此呢?姝寧姐姐,你就再給翊哥哥一次機會,也當是給你自己一次機會不好嗎?

其實我覺得在你的心裡也許低估了翊哥哥對你的愛,雖然我是女子,和翊哥哥關於感情的事情也不太聊過,但是阿離曾經很認真的跟我說過,你也知道阿離和翊哥哥他們兩個從小也算是相互依靠著長大吧,所以他們之間自然是無話不談的,阿離說翊哥哥長這麼大以來從來沒有對哪個女子像對你這樣上心的,阿離說,翊哥哥是從心底真正愛你的,雖然這些話聽著也許並沒有什麼證據可言,但是姝寧姐姐,我卻也知道,翊哥哥雖說小的時候精力並沒有那麼好,但他卻是一身傲骨的人,我從來都沒有見他向誰低過頭,更何況如今已經身在帝位,可是這一次對於你,他卻先服了軟,你想他得鼓起多大的勇氣啊!姝寧姐姐,你是個聰明人,翊哥哥能夠做到如此,我想就算我不多說,你也能明白了吧?。」

其實南姝寧自從昨天君翊來找自己的時候,南姝寧就已經有些心軟了,只是她心裡還是有些害怕罷了,如今皇甫瑾瑜這樣一說,南姝寧就更加心軟了,「瑾瑜,我也知道身為帝王的妃子,尤其是皇后,本應寬宏大量,可是誰讓我天生這個性子,始終做不到和別人分享自己所愛之人的愛,也許我們兩個,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吧!」

皇甫瑾瑜輕輕地搖了搖頭,「事情還未走到最後,誰又能說是對是錯呢?更何況就算真的是錯,又怎知不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呢?」 簽約儀式定在了上午九點半,十點是新能源汽車4S店的開業儀式。

本來,這種簽約儀式至少是支行行長或總行部門長參加,但一來由於王沖與顧天德不和,顧天德也不會給這個面子,二來是劉學義很看重王沖,竭力邀請王沖親自參加。

劉學義搞得陣仗很大,從寶馬、上汽的4S店中調來十幾個美女銷售助陣。他的營銷理念是,人在美女銷售面前很容易導致衝動消費,所以每年高薪招聘美女銷售,這也是他寶馬、上汽幾款高檔車能銷售火爆的原因。

總的來說,4S店經營模式並佔用不了太多的流動資金,而且利潤點頗多,大體的運營模式如下:

劉學義用前些年低價購買的一塊土地作抵押貸款修建了4S店,然後用手中的市場向上一級經銷商申請到代理資格,如這個展廳中擺著三十多輛價格5-25萬元不等的新車,除了幾輛試駕車是用自有資金購買,其餘的車都是採取繳納10%-30%保證金,用汽車合格證抵押從銀行的貸款。如果客戶購買汽車,或者全款或者貸款,4S店收到錢后,繳納保證金,向上一級經銷商申請提車。

金錢是有時間價值的,一般提車時間在2個月到半年,這段時間內,市級代理商彙集到保證金或者定金(通常額度不小),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進入票據市場或投資市場,去賺取利息。

在這種模式下,如果客戶選擇貸款,可以利用名下的汽車金融公司,收取手續費,綁定一些不必要的服務如GPS等要收費,綁定汽車保險業務從而收取保險渠道費用(一般行業協會規定是交強險4%,商業險15%,各地有不同)。

此外,車行還有一個佔比較大的利潤點便是售後服務,如汽車保養、維修等,尤其是事故車維修,由於大部分費用保險公司承擔,所以可操作的利潤空間就很大了。

新能源汽車價格較低,利潤主要靠政策補貼,但是劉學義常年經驗告訴他,新能源汽車必將是未來汽車發展的新趨勢,也是汽車銷售的未來贏利點,如今他的寶馬、上汽兩大4S店運營雖然良好,年利潤也在千萬以上,但是他知道自己企業發展遇到了瓶頸,所以他很看中這次突圍的機會。

簽約儀式很隆重而簡單,之後是店裡開業準備的一些慶典及優惠活動,這些具體運營劉學義根本不需要參加,派店長去打理就是。

簽約儀式完畢,劉學義邀請王沖留下吃個簡餐,王沖並沒有答應,後來劉學義再三邀請,王沖無奈道,「吃飯可以,但是我來買單。」

劉學義聞言一愣,啞然笑道,「沒問題!」他讓司機自己回去,坐上了王沖的車,王沖指揮著張非凡東拐西拐,來到了東華大學旁的一家小麵館。

麵館不大,佔地四十來平,有十來張桌子,裡面收拾的乾乾淨淨。這家店在東華大學旁邊開了十幾年了,王衝上學那會兒就跟老闆熟識,畢業后王沖也經常來這裡。

老闆看到王沖三人,「還是老規矩?」

王沖笑了笑,「宋哥,你看著安排就是。」轉身對劉學義道:「我們經費有限,劉總吃慣了山珍海味,應該不會嫌棄這裡吧?」

劉學義哈哈一笑,「哪裡的話,我也是農村出來的,論吃過的苦,我不比你們少!」

王沖說,「那今天我們算是憶苦思甜嘛?」

劉學義說沒問題!

三碗炸醬麵,一盤老醋花生,一碟小鹹菜,兩個青菜,幾頭大蒜。

劉學義倒也並不陌生,倒了醋碟、料盤,吃的津津有味,很快就吃的乾乾淨淨,劉學義並沒有浪費,將麵湯也喝乾凈。

劉學義吃的津津有味,似乎想起了什麼往事,頗有感觸道:「小時候,能吃到一碗炸醬麵,對我來說就是人世間最美好的事情了!」

張非凡道:「您身家過億的老闆,難道還缺吃面的錢嗎?」

劉學義呵呵一笑,「小時候,我只有過年和自己生日時,才能吃到炸醬麵!」說著,他將自己的發家史娓娓道來。

劉學義家是東華千牛鎮下溝村人,父親原是民辦老師,民革時候被打成右派,被打殘了腿,母親在他三歲時候得了癌症,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后離開了人世,家裡的房子都賣給了別人。在他記憶中,到了十歲時,他都沒有上學。

每天早上,他爹推著一輛破二八自行車到縣城裡走街串巷收破爛,左邊是垃圾筐,劉學義就坐在右邊筐子里,那時候,他覺得天下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他爹把收破爛賺到的錢,拿出五分來,去買一碗炸醬麵。

後來村裡強行普及義務教育,村幹部給他爹做思想工作,到了十一歲時,他才上一年級,好在父親曾經教過書,自己學業並沒有耽擱下,不過也不算十分突出,到了中學畢業,他去參加徵兵,在部隊上學汽車修理,退伍后成了一個修理工人。

「這些年來,我干過最卑賤的職業,也經歷過最卑微的時刻,曾經為了一個單子,跟乞丐一樣,尊嚴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都是奢望,我曾經想要當一條狗,然而現實卻活生生將我逼成了一條龍。」

劉學義問,「你知道我為什麼跟您們合作嘛?」

王沖、張非凡搖了搖頭。

「因為你們與別的銀行不同,這幾天接觸下來,我發現你們是做事的人,不談概念,不玩虛頭巴腦的,無論從執行力、效率,還是團隊能力,都是首屈一指的!」

王沖道:「劉總您過獎了。」

劉學義淡淡一笑,「我在商場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別的沒學會,看人的本事還是有幾分的,這些年來,我與銀行打交道很多,什麼人都遇到過,有些人跟我們要回扣、有些要手續費,還有讓我們去給他們買單結賬,唯獨你們,我聽店長說,給你們的車馬費你們都原封不動的退回來了。」

王沖道:「這是我們東華銀行人從業最基本的行為準則。」

劉學義道,「說說容易,做起來難啊,所以說,王主任,向你這樣子有能力、又堅持操守的人,在這個社會上,真是鳳毛麟角了。我問你個私人問題。」

「請講。」

「你現在年薪是多少?」

王沖一愣,心說他怎麼關心這個問題,不過依然告訴了他,「不到三十萬,以前還高一點,前不久跟領導吵架,被降職了。」

劉學義哈哈道:「嫉惡如仇,這一點,你跟我還是比較像的。」又道:「我有個建議,不如這樣子,我給你六十萬年薪,你來我這裡,做融資總監,負責我東華市所有汽車品牌的汽車金融業務,年底分紅另算,你這位小兄弟也不錯,給你做助理,我可以給他二十萬年薪,怎麼樣?」

張非凡頓時來了精神,剛畢業半年就二十萬年薪,是如今薪水的三倍啊,要是王沖答應了,那簡直就是走向人生巔峰了,聽到這裡,他連面都沒心思吃了,眼睛巴巴的望著王沖。

王沖曾有過剎那的猶豫,不過很快就給出了否定的答案:「劉老闆,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恐怕我不能夠答應。」

劉學義奇道,「為什麼?是因為錢不夠多?我們可以再商量,七十萬?」

王沖搖頭,「並非如此,我選擇從事銀行這個職業,除了金錢的因素外,是因為我覺得這個職業有意義,用手中的錢,幫助企業擴大經營,度過難關,提高利潤,銀行也能賺取利潤,這是一件頗有成就感的事情,這種感覺,並不是其他職業能夠帶來的。」

劉學義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你。王沖,我這個人脾氣不好,為人處事也很多疑,所以朋友不多,但是對你,我是當朋友來交往的。有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就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