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胸大無腦」,這是洛雨想到的第一個詞,但是想想這四個字用在對方一個男人身上明顯不合適。「過會兒想辦法把你整大吧,挺起胸膛作女人,嘿嘿。」洛雨齷齪地笑著。

又過了大約15分鐘,路程大概已經下來一半了,前面隊伍的速度明顯降了下來,這時候第一名的王學錄優勢也已經拉開,距離第二名的黃曉文大概十米了,距離倒數第三的洛雨……大概70米。

「快來吧快來吧。」洛雨朝著自己前面不遠的三堵肉牆碎碎念道,「老子還要去和小妞鴛鴦戲水呢。」

「不知道洛雨那個流氓現在怎麼樣了。」許清坐在岸邊看女生們划水,光滑筆直的小腿在湖面踢啊踢的,模樣清麗之極,看得女生都是一陣羨慕。

「咦,我怎麼會突然關心起來那個流氓了?」許清摸摸臉頰,「這是怎麼回事?」

終於到最後五百米了,所有人都開始憋著最後一口氣加速,希望落在最後四名的不是自己,王學錄像只海豚一樣往前面衝去,嘴角已經露出自信的笑容:「洛雨,再見了。」

「來了來了。」洛雨見三人開始向最後一名的自己逼近,心裡一陣激動,「小妞,我就要來了。」

徐勝他們互相看了一眼,確定洛雨被三人夾在中間,猛地一個轉身朝洛雨撲來。

徐勝、袁蒙海兩人扯住洛雨胳膊不讓他動彈,最後一個高大的男生伸手就來抓洛雨的頭髮想把他的頭按下水去。

「第一名是我的了!」隱隱已經可以看見遠處有人了,王學錄兩臂甩得更賣力,「洛雨我要你脫光褲子在我面前蛙跳!」

洛雨見那個最壯的男生手朝自己頭按了過來,微微一笑抬手就把扯住自己右臂的袁蒙海甩了過去,幅度之大甚至讓袁蒙海以為自己坐上了過山車。

「砰」一聲兩個人狠狠撞在一起栽到了水下,一旁的徐勝腦子一時間沒轉過來,兩條白花花的肉蟲撞在一起的場面實在太震撼了。

「嘿嘿。」徐勝耳邊傳來幾聲猥瑣的笑聲,接著就覺得自己被人舉了起來,他想大叫,但是喉嚨被洛雨鐵鉗似的手捏住,拼盡了力氣也只能發出「嘎嘎」的悶響。

洛雨遠遠望去發現都快看不到王學錄的人影了:「日,再不快點就不能第一個看到小妞了。」說完就把徐勝頭朝下腳朝上塞進了水裡。

徐勝剛感覺脖子上大力一松,自己可以暢快地吸進幾口空氣,猛地天空就到了自己腳下,涼涼的湖水從自己腦袋上所有有洞的地方灌了進去。

「嗚嗚!」徐勝被洛雨倒提著拼了老命地掙扎,洛雨也不高興和他們三個浪費時間了,完全無視水流阻力地像扔鏈球那樣提著徐勝的兩腿把他狠狠朝後面甩了過去。

「噗通」一聲重物落水濺起了高高的水花,這時候袁蒙海和那個男生也從水下鑽了出來,二人吐出一口水正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就覺喉嚨一緊,小腹好像被大鎚猛敲了一下。

見兩個人面露痛苦神色,洛雨嘻嘻一笑把膝蓋懸了下來:「快去看看那小子,被淹死了就不管我的事了。」

謝靜浩不知道洛雨在後面磨磨蹭蹭幹什麼,眼看著王學錄已經開始了最後三百米的衝刺,大部隊也進入了最後四百米,但是洛雨他們四個人還是在後面晃來晃去。

謝靜浩正抬頭張望著,突然就看見兩條像大魚一樣的東西從水面躍起飛到十幾米遠的後面去了,耳中這時候隱隱傳來很是得意的笑聲:「哇哈哈哈哈。」

輕鬆搞定三人,洛雨吸了口氣:「開始……加速!」說完兩臂伸長像一條魚一樣向前面快速趕了過去。

目的地就在前面,王學錄雖是兩臂發酸,但是想到洛雨過會兒像死狗一樣被人從水裡拖上來的樣子他就一陣得意:「跟我斗?」

遙遙可見一個窈窕身影坐在湖邊,正是校花女神許清,王學錄心裡一陣激動,兩手劃得更帶勁了。

這時候身後傳來陣陣驚呼,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王學錄知道自己領先了第二名至少一百米,於是停了下來踩著水朝後面望去。

「不會是洛雨漂在水面被發現了吧?」他陰陰一笑,但眼前的情景讓王學錄吃了一驚。

身後一百多米的地方濺起的水花讓他懷疑是不是有一枚魚雷正朝自己射來,不斷有人被那枚魚雷超了過去,很快就看見了那張自己很討厭的臉――洛雨的臉,而且那張臉現在居然還是一副很欠揍的笑容。

「徐勝他們呢!」王學錄抬頭張望並沒有看見自己的同夥,「該死,他們在做什麼!」

盛世狂妃:傻女驚華 「我來啦!」洛雨的喊聲讓王學錄猛地一震,只見他刷地一下就從第二名的黃曉文身邊超了過去,目測下來距離自己只不過就七十多米了。

王學錄一抿嘴,急忙轉過身往前游去,他對自己的游泳技術還是很有信心的,剩下一百多米的路程他自信不可能被洛雨超過去。

看到洛雨游泳的速度謝靜浩很是驚訝,這種速度自己在部隊里的時候只聽說過曾經有人達到過,那個人好像是在……腦子裡白光一閃,謝靜浩緊緊盯住不斷提速往前衝去的洛雨:「難道他就是那個神話!」回憶起昨晚洛雨一擊擊敗自己的事情,謝靜浩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難怪出發之前首長說不管遇到多麼奇怪的學生都不要驚訝。」

看見不遠處踢水玩的許清,洛雨還可以抬起手來打聲招呼:「嗨,小妞!」

「嗯?」許清正低著頭想心事,突然感覺好像聽到了流氓的聲音,「一定是這幾天經常受到他的欺負出現幻聽了。」

許清搖搖頭把臉微微抬起一點,頓時滿臉的吃驚:「真的是流氓!」更讓她吃驚是流氓游泳的速度似乎在越來越快,離終點還有五十米的時候已經和一直保持第一的王學錄平齊了。 殺!呈千餘騎兵猶如一把鋒利的彎刀刺入柔然大營乓仙個時候的柔然大營已經不似之前那般沉靜。儘管呼嘯的北風遮蓋了大部分外面的喧囂聲,但是還是有很多在氈帳內的柔然人內驚動。坐鎮聯營中部的忽必烈看到西南角冒起的火光。臉色鐵青的組織著兵力進行阻攔。

夏羽這三千餘騎的出現,無疑讓本來就有些混亂的局面變的雪上加霜。因為柔然人晚上的攻城,築造冰橋,分派出不少的兵力,而這冬季的夜晚,寒風冷冽,就算是耐寒的草原人也有些禁受不住,貓在厚厚的氈帳內。固然能躲避寒冷,卻也讓外界與氈帳內的聲音更好的隔絕,加上呼嘯個不停的北風,這些都是讓大夏此番得以偷襲成功的因素。

夏羽胯下騎著一匹普通的戰馬,由於多年不曾親自領兵,夏羽昔日的老夥計踏雪也已經年老在皇城馬廄內養老,護國神獸倒是能騎,不過護國神獸要坐鎮皇城,夏羽這次微服出宮不可能那麼拉風的騎著麒麟出來。不過這倒是對夏羽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寒冷的緣故,柔然人的氈帳特別的密集,才殺入其中,夏羽就不得不棄馬步戰。

燃燒的氈帳,猶如一個個巨大的火球,將四周照得光亮,夏羽手上拿著軍中的制式陌刀,陌刀厚重,利於劈砍,尋常士兵使用還有些費力。但在夏羽的手上卻是如虎添翼。柔然人的彎刀面對厚背寬刃的陌辦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就不是一個個,夏羽每一次揮砍,都是一片寒光血綻,鮮血猶如落梅,濺落在雪的上,顯得格外的紅艷。

夏羽衝鋒在前,不過在左右卻有著數十人護衛兩側,夏羽此番帶出來的幾個妃子都留在了出雲關,只帶著蕭燕燕一個,因為蕭燕燕的武藝也不低,不過讓夏羽有點意外的是段嫣也隨同而來,儘管這一路上,兩個人多有曖昧,夏羽也經常科纏段嫣。但段嫣卻一直很冷淡,不過夏羽也知道,這個女人入成也是被自己的霸氣給征服了,否則被自己這般的騷擾。居然還一直隱忍著不肯離去,當然這是夏羽自我感覺良好,但深層次的想,很可能是那日,畢竟烽火大6上的女人可都很保守的,被夏羽看個精光,甚至摸了個遍,這種情況貌似都是非爾不嫁,這種思想夏羽簡直都愛死了。

陌刀長且重,相當於重兵器小加上夏羽身上的蠻力。手上幾乎無一人之敵,或許是在半路上被柔然人打的憋氣,隨後又讓柔然人給堵的晃。在加上一點多年不曾酣暢一戰的緣故,夏羽這一打起來,整個人都興奮莫名,越殺越起勁,而在前方阻攔的柔然人幾乎沒有像樣的阻攔,這讓夏羽一行飛快的突入右翼中部。

衝天的火光從柔然人大營後方冒起。這火光自然也被城內的守將看的清清楚楚,負責東城城防的是漢人周炳,乃是昭君塞的老將,當初護送王昭君北上草原的一員小校,守衛這昭君塞足有十餘年,坐鎮東門城樓上的周炳自然將柔然大營的火光看在眼中,那晃動的火焰就好像是黑夜中的明燈一樣晃眼。

「周將軍,似乎是有我方援兵殺上來了,組織騎兵衝出去,打狗日子的柔然一下子!」從一旁的的城牆上。身著著騎兵將軍甲的騎兵軍指揮使逾楚桓步履匆匆的上得城樓,對著周炳道。

周炳卻沒有答話,深邃的目光好似要將那夜色看穿,周炳腦海里快的轉動著,儘管有柔然人將東城外盤維,但是東面畢竟是昭君國的統治區域,消息還是時而能傳入城內,望月郡幾乎已經全部淪陷,只有一些偏僻的小鎮,村落得以倖存,不過前些日子傳來有不少大夏士兵進入望月郡,四處獵殺柔然游騎。不過周炳並不知道這支力量的具體情況,而且這麼久來,這支力量也從來都沒有試圖與城內聯繫,所以周炳拿不準。

他擔心這是柔然人甫下的圍套。周炳此刻的內心可謂是掙扎無比,「周將軍,你還猶豫什麼,就算這是敵人的計,我們還有的選擇么,如果在這麼僵持幾天,咱們也要面對數萬騎兵攻上城牆的危險。」

周炳一圍打在城饗上,道:「打了,楚將軍,不管是不是柔然人的計策,你的騎兵都要拖住柔然騎兵。我會讓人去將冰橋炸掉,一定要爭取一個時辰,拜託了!」

楚桓重重的點了點頭,大步流星的走出城門樓,下了城牆,對著城下的士兵大聲的喝道:「西北第四騎兵軍,都給我上馬,準備隨老子殺出去!」

「陛下,騎馬殺出去吧,柔然人越來越多了!」在夏羽殺的興起的時候,一邊的護衛上前對著夏羽道,接著火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四周那影影綽綽的人影,越來越多的柔然人殺了過來,擋在了夏羽一行的前方,在停留的話,很可能會被柔然人包圍,之前之所以那般順利的殺入。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柔然人沒有多少防範,而柔然人如今已經被組織了起來,擁有絕對兵力優勢的柔然絕對不是他們這幾千人可以擊潰的。

「上馬!」夏羽也知道自己不能深陷重圍,殺入昭君塞內才是正經。死在這裡那他可是冤死了:「擋我者死!」夏羽揮舞著陌刀。這六十多斤重的兵刃,一般的士兵都要用雙手才能揮出威力來,但此刻夏羽卻是單手拿著陌刀,揮舞起來居然行雲流水,颯颯生風,居然沒有半點的遲滯感,要知道夏羽揮舞這把陌刀已經足有大半個時辰。蠻族血脈加上養生訣的多年修鍊,讓夏羽擁有著似乎無窮無盡的力量,根本就不知道累。

不過夏羽雖然很牛逼,但是面前的卻是黑壓壓的人群,陌刀在厲害一下也只能砍一個,本身武技也少的可憐,畢竟武技是需要在戰場廝殺中領悟,夏羽這多年不上戰場的君主,自然也沒有什麼強的武技。更別提什麼必殺技了。

「真魔兵,風回輪舞!,小就在夏羽身前的敵人越殺越多的時。直在夏羽身邊不顯山不露水的段嫣終於拔出了自己的憾識段嫣的武藝很不錯,但是畢竟是女人。在很多方面比起男武將都有不小的差距。之前殺敵只使用普遍兵刃的她雖然也很厲害,但也只限於厲害,比起蕭燕燕還有不如,畢竟蕭燕燕隨身還帶著一把玉級的兵刃,九龍鞭。中近距離,幾乎沒人能靠上前來。

但是段嫣使出真魔兵卻是一瞬間將段嫣的弱勢給彌補了,魔兵本身就猛含著比傳奇兵刃更強大的力量,因為麾兵本身就是在戰場上孕育而生,靠殺戮和鮮血來提升力量的兵刃。魔兵一出,那風中的呼嘯聲中似乎都多出一絲亡魂的哭嘯之音,青色如風的刀刃,好似輕盈如柳絮,隨著風飄擺。

一劍揮出,四周那刺骨的北風都為之紊亂,紛紛改變了方向,向著四周亂舞而去。寒風刺骨,此刻的風彷彿是在印證這四個字,那風化作別骨的刀,漫天的席捲刮向對面的柔然人,鮮血在風中綻放著最美的凄涼花色,一朵朵的血花迎風招展,一聲聲慘叫被風聲湮滅,一劍,身前那密密麻麻的人頭頃刻之間為之一空,這就是魔兵的威力,一擊屠百。

夏羽看著眼前那如同割麥子一般的倒下的柔然騎兵,扭頭看向段嫣的目光都有點變了,嘴裡不由地倒吸冷氣,好狠,好辣。好冷,段嫣似乎也覺了夏羽望過來的目光,對著夏羽嫣然一笑,不過這一笑,卻沒有給夏羽說明溫暖如春的感覺,反而有種冰冷的寒風吹入體內的刺骨。夏羽都有點慶幸,之前自己吃她豆腐,沒有將她給逼急了,否則這一劍下去,夏羽渾身打了個冷顫。扭過頭。 總裁老公求放過 大聲的喝道:「殺入重圍。殺!」

風,呼嘯個不停,這冰冷的空氣卻似乎被殺戮的戰場,那沸騰的鮮血所點燃,迷離的夜幕,好似吞噬著一切的凶獸,眼睛一眨不眨的將一切吞噬。

轟,一聲震天的爆炸聲響起,一座已經快要建成的冰橋終於在這隆隆的爆炸聲中徹底的煙消雲散,整個昭君塞的東門都為之一顫,漫玉飛落的冰塊散落,好似下了一場冰雨。

猶如城內突然殺出的一萬騎兵,柔然人的大營終於被攪亂,夏羽一行得以順利的脫身,進入到昭君塞內。這一夜的戰鬥直到天邊泛起魚肚白的時候才漸漸的安靜下來,夏羽帶領的三千餘騎只損失了七百餘,其餘大部分帶傷,而肩傭兵也有三千多人殺入城內,其餘的不是戰死。就是沒有進入城內,東城外的四座冰橋一夜之間全數炸毀。而城外的柔然人這一夜至少折損了兩萬,儘管仍然有四萬的兵馬,但是這一次偷襲。卻是讓柔然人的士氣皆無,大批氈帳被毀,而之前一個月的努力也盡數白費,短時間內已經無法在威脅到昭君塞,而這一次夜襲也極大的鼓舞了士氣,昭君塞的危機暫時緩解。

就在昭君塞打的熱火朝天,朝鮮半島上也是風起雲湧,隨著大夏樞密省提出戰略重心的轉移,各地兵馬開始不斷的調集,兵力都開始向著大夏西北雲聚,在大夏的整個戰略布置內,朝鮮牛島屬於排不上號的存在。先大夏遼東也屬於新開疆域,統治根基還不穩。無法對外輻射。其次,與遼東相連的兩大半島,一個是山東,一個是朝鮮,從種族。地理等諸多方面,都決定了大夏的戰略方向在山東,而不是在較為偏遠的朝鮮。

而此番在朝鮮半島北部大動干戈。卻是鎮守府的軍事行動,儘管在總體布局上。各地兵馬要聽從中央樞密省的調配,但是地方鎮守府也有一定的自主權。在不影響總體戰略的前提下,鎮守府可以動小規模的戰爭,不過大夏聖元五年,卻是一個混亂的多期,而這種混亂無疑是大夏四處擴張的機會,所以四處出擊的大夏罕有的出現了兵力短缺的局面。

而這一次戰略調整,則是對大夏兵力的重新部署,大夏在朝鮮半島的利益總額並不算大,而朝鮮半島的地理位置暫時對於大夏也並不重要,大夏就算要征服朝鮮也會在瓜分完中原之後,畢竟比起多山,種族為朝鮮的朝鮮半島,富饒的中原地區對於大夏的誘惑力更大。

利益,有些時候並不是非要戰爭才能取得,在大夏開始秘密從北高麗掇兵的同時,大夏的使團也到達了北高麗沿海重要的海港城市聖山。並對北高麗國出大夏的詔書。完全是一種主子對待下人的口吻。

北高麗王,金昌正此刻可以說是從得意到失意,在半年多前,北高麗國才是蒸蒸日上,擁有兵馬三十萬,水軍五萬的強大王國,雄踞朝鮮半島西北,甚至不斷的對外擴張著疆域,可謂是意氣風,然而半年之後,北高麗面對夏,朝聯軍,水6兩路的打擊,先後大敗。

水軍都督李舜臣,李約翰分別在大夏長白島和海之角失敗,隨後兩人攜帶麾下的戰艦背叛北高麗國,攜帶家眷南下大海,一去無蹤。而在西北長白河,大夏與李氏朝鮮跨過長鼻河,殺入北高麗國西北,先後爆鎮川,順清等戰,折損兵馬七萬餘,西北三道淪陷,幸好這個時候下起了大雪,夏,朝兩軍這才停下步伐,而另一邊,沿海區域,大夏軍佔領北高麗外海眾多群島,以及重要的海港城池聖山,兵逼北高麗王都。

一連串的軍事失敗,讓金昌正這個北高麗的雄心之主也變得失魂落魄,尤其是那支兵臨城下的騎兵,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卻猶如一根刺讓金昌正吃也吃不好,睡也不睡不好,折騰下來,金昌正的氣色是越來越差了了。

待得大夏宣旨的使臣離開,金昌正當場摔了七八個精美的瓷器,氣憤的不能自已:「王上,息怒啊!」

「滾,我北高麗還有二十萬鐵甲。軍心猶在,士氣猶存,將士保家衛國齊心一致,豈會怕了那大夏和李家朝鮮那幫孫子,來人,傳孤諭令,各地將領。嚴防死守,膽敢臨陣脫逃者,划引波,畏敵不前者,殺赤赦。叛敵滅蘭族,給我著南…似卡自上城,振奮軍心士氣,誓與王城共存亡!」一直都很能忍的金昌正終於失了冷靜,猶如一頭受傷了的獅子,出一聲聲的怒吼。

金昌正可是北高麗的建立者,能打下這麼一片江山的他自然也是雄心勃勃,心性堅毅,哪裡是那麼容易就彎折的,如果金昌正不是打江止的。而是坐江山的,沒有經歷戰爭的洗禮。很可能此刻已經沒了半點主意。但金昌正卻是有膽色敢跟大夏玩命。

此刻的北高麗因為林雅,李舜臣等人的叛逃,被金昌正以為臂膀的海軍派已經徹底的沒落,而剩下的人也遭受到了大清洗,西山元老派徹底的掌握了北高麗的軍政大權,不過沒了新派,元老派內部的山頭也開始分裂,又形成了以武將為主的主戰派和文官為主的主和派,而主政的大院李政自然也是主和派的核心。

「王上,息怒啊,我北高麗如今正面臨最危急的關頭,李氏朝鮮與夏人大軍足有三十萬人,而且還有強大的水軍封鎖海岸,到處都可登6。前線兵馬雖仍有戰力,但屢遭大敗。一退再退。在打下去,固然能重創敵軍,但一旦這些兵馬折損一空,王上就算守住了王城,這江山也守不住了,如今大夏派來使者,八成也是不想在打下去了,王上只要保住了兵馬,早晚都有機會奪回往日的疆域。漢人諸侯里,就有卧薪嘗膽之典故,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王上!」李政俯身磕頭的勸誡道。

金昌正怒火了一半,聽到李政所言,儘管內心怒火依舊不卻也讓自己冷靜了下來,道:「院的意思是讓孤答應大夏的一切要求。甘心做一個藩屬嘍!」

「做。為什麼不做,王上以為如今之李朝如何!」李政抬起頭,語氣很是堅毅的道。

「不比我北高麗差!」金昌正想了想,回道!

李政道:「三年前二李朝不過是長白河西岸三大諸侯之一,固然實力不弱,遠蓋過另外兩家,但是在另外兩家諸侯的聯合下,也是無所寸進,較之我北高麗相差遠矣,而如今只三年不到,李朝卻已經擁有精兵數十萬,興兵攻入我北高麗,為何。皆因背後有夏,夏遠在西,疆域遼闊,其心並不在朝鮮,而此番攻入我北高麗,不過是因為昔日之仇怨還有李朝從中挑撥,夏人其志不在我高麗,如果繼續打下去,我北高麗的江山最後很可能都傘淪入李朝之手。因為夏人乃漢,而我高麗乃是朝鮮,種族不同,統治起來不易,而王上反抗。激怒夏國,最後便宜的可是李朝。」

金昌正聽言,火氣再次消了三分。李政繼續道:「王上,夏對於朝鮮。不會直接的統治,只會以藩屬而統,王上雖然臣服於夏,但地方上卻依舊由王上統治,固然有蒙王上之德,但王上之權卻不曾失,而有大夏作為宗主。我北高麗完全可以藉助大夏之力,擴張疆域,而且以我觀之。夏人也不想養虎為患,讓李朝不斷的壯大,所以在眼下的局勢,才會派出使者。」

金昌正聽了李政這次的言語小火氣算是消失無蹤,眼下北高麗局勢危急,固然還有二十萬兵馬,但是面對李朝和大夏的威逼,已經軍無戰心。在打下去,結果就是北高麗滅亡,他也逃不過被殺的命運,而李政的話卻讓金昌正眼前一亮,大夏無意朝鮮,就算是自己做了藩屬國又有什麼,這江山依舊是他的江山。而且以李政所言,大夏似乎也不願意看著李朝不斷的壯大,所以有心培植北高麗以為牽制,如果是這樣的話,讓他俯稱臣也未嘗不可,卧薪嘗膽數年,到時候在跟李朝算帳。

「大院,你馬上去爸山,全權代表孤與大夏凱旋,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條件就全部答應下來!」其實這個時候的金昌正內心深處也是有點懼怕的,坐上了這王位,就沒有人還想下來的,有了這位置他可以榮華富貴,掌握人的生死,享盡天下美女,如果江山沒了,可就什麼都沒了。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誰會破罐子破摔。

「是,王上!」李政躬身退出。嘴角露出一絲得色的離開了王宮。

大夏聖元六年二月末,大夏與北高麗在茶山城外海港劉仁軌坐船上籤署了務山條約,也是大夏對外簽署的第一份條約,條約內容如下。

第一:北高麗奉大夏國為宗主國,以臣禮待之,北高麗國王任免需宗主國審閱方可有效。第二:北高麗賠償大夏八百萬兩白銀,以做鼻軍費用。

第三:北高麗割讓北部三道。由夏,李朝共管,開放沿海,立務止為開放港口,由夏。高麗共治。大夏商人不受高麗法規制約。

第四:大夏可在高麗國內開辦道觀,高麗國保護大夏道人傳道。

第五:興漢學,確定漢文為高麗國官方文字。

第六:允許大夏在釜山等地駐軍。駐軍數量不過三千,高麗國給予供養。

喜七:開放境內礦山等資源產地。

第八:

登山條約可以說是二個極不平等的條約,不過對於北高麗國來說這些東西卻是並不難接受,只要高麗王的王位還在,江山還在,軍隊還在。損失一些東西並不算什麼。而且此刻的朝鮮半島,說的官話本身大多數就是漢話,要知道朝鮮半烏作為中國的藩屬國可足有千年之久,釜山條約的簽訂,意味著大夏又多出一個藩屬國,而利用條款,大夏實際上控制了整個北高麗的經濟命脈,而興漢學,傳道則是在無形中的對當地百姓進行同化,為日後大夏直接統治打下了基礎。

戰爭達不到的目的,卻能在外交上輕易達到,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雄厚的基礎之上的。 「嗨,班長。」王學錄眼睜睜看著洛雨朝自己笑笑,還打了聲招呼。

「這……這怎麼可能……」王學錄一下子呆住了,相差那麼遠居然才這一會兒就追上來了,這傢伙到底是不是人。

王學錄正要用力趕上去,突然鎖骨、胸口、小腹同時一痛。

「不會抽筋了吧?」王學錄身子開始下沉,猛灌了幾口湖水,掙扎著叫道:「教官,我……我抽筋了……」咕咚咕咚又灌了幾口水。

「嘿嘿,打死你個小樣。」 重生之巨變 洛雨滿臉的得意,被我敲了幾下居然說抽筋,你鎖骨上長筋了吧?

謝靜浩瞧這仗勢猜到十有八九是洛雨搞的鬼,當下也就配合洛雨撲通一聲跳下水把王學錄拖回了岸上。

結果自然是洛雨以絕對的優勢贏得了第一名,用毛巾擦著頭髮走到蹲在那兒嘔著湖水的王學錄旁邊,洛雨笑嘻嘻道:「班長,你輸了哦。」

看這皮笑肉不笑的模樣王學錄臉色鐵青,恨恨道:「你說吧,要我怎麼樣?」

「算了算了。」洛雨拍拍他的肩膀,一副我是好人的樣子,「你就今晚在外面蹲一夜算了,其他我也不提什麼要求。」

「敢找老子麻煩,看回去不訛你老頭子一筆。」洛雨心裡想著,挨到王學錄耳邊小聲道:「那三個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抱成一團鑽到湖邊額小樹林里去了,三個男人啊,那像什麼樣子,和他們一起的人大概也差不多吧。」見到王學錄氣得臉色發白,洛雨忙拍了一下腦袋,「哦,我都忘了,你和他們一起的,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轉過身往已經開始往岸上爬的薛凱等人走去,眾男生眼裡除了羨慕還是羨慕,洛雨得意之下也沒注意王學錄看向自己怨毒的眼神。

「洛雨。」見流氓輕輕鬆鬆就贏了第一,許清更加堅定了要知道他這一身力量的源泉,太厲害了。

「幹嘛。」洛雨看了眼許清,貼身的泳衣,雖是軍用的灰色材料,但是這樣卻更好地把她完美的身材顯現了出來,凹凸有致,胸前的凸起,挺翹的臀部無一不看的周圍男生暗暗咽口水。

「身材勉勉強強,你是來給我擁抱的嗎?」洛雨張開雙臂迎了上去,「客氣了客氣了。」

見流氓猛地沖了過來,許清嚇了一跳,害怕他在眾人面前又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忙往旁邊閃了一閃才說:「教官找你,要你過去一下。」見洛雨臉色沉了下來,許清小心翼翼問:「你是不是又犯什麼錯誤了?死人,不是要你小心了嗎?」

看著小妞嬌嗔的可愛模樣,洛雨上前一步擋在眾人視線伸手在許清翹臀上捏了一把,驚得許清像小兔子一樣跑了開去。

「這個流氓……」許清臉色通紅跑回了女生那邊,「個禮拜我一定要他好看!」

「小浩啊,找我什麼事?」走到謝靜浩那邊見他手裡正拿著一個衛星電話。

「咦,這東西你塞在哪兒的,我怎麼一直沒發現?」 寵婚難爲 見謝靜浩把電話遞給自己洛雨問道。

「上面的電話。」謝靜浩沒有回答他,只是簡短說了一句。

「喂?」把電話放在耳邊,洛雨心裡疑惑,上面?找我幹嘛?

「小雨啊。」聽筒里傳來了國安局局長趙志成的聲音。

「找我幹嘛,我最近吃得好睡的香,謝謝你關心。」這會兒洛雨想著剛剛刺激王學錄還不夠,沒心思聽趙志成在講什麼。

「中海出了點小問題,你最好回來下。」趙志成並沒有因為洛雨的口氣而不高興,從小就這樣,習慣了。

「有問題找繆興海,找我幹嘛,我的任務只是保護唐婷婷那小丫頭!其它事不要找我!」洛雨哼哼著就要掛電話,繆興海這老頭在搞什麼,三年不見怎麼變得優柔寡斷了?

謝靜浩只覺得背後冷汗涔涔:「和趙局長這樣講話……」

「那批毒品……」電話里趙志成的聲音不緊不慢。

「嗯,怎麼?」想到猴子和那批毒品,洛雨一下子感了興趣,不知道是誰敢不把自己走時留下的話放在心上。

「這件事也許和金三角那邊有些關係,組織上看你這幾天也沒事幹,就想把你叫回來協助調查一下。」聽不到洛雨的反應,趙志成忙加上了一句,「唐婷婷這幾天有人保護,還有,這是命令。」

「哦,那我回去一趟吧,話說我怎麼回去?」洛雨對毒品一直深惡痛絕,這次做這件事的人一定要把他拖出去點天燈,以儆效尤。

「回去的事你不要操心,過會兒就要到了,猴子的審問也有了一點結果,還有五天,你準備下。」又叮囑了洛雨幾句趙志成才擱了電話。

把電話遞給謝靜浩,洛雨道:「要我回中海,不知道什麼事,說什麼接我的工具就要到了,總不至於開直升機吧?」

話音未落就聽到巨大的轟鳴聲從遠處的天空傳來。

「不是吧?」看著半空那個巨大的螺旋槳,洛雨和謝靜浩齊齊傻眼,這件事也太不低調了。

「軍……軍用直升機……」看著那龐然大物,王學錄捂著耳朵張大了嘴巴,這是幹什麼。

「我走了。」拍了拍謝靜浩肩膀,「要不了多久就會再見的。」

「嗯。」謝靜浩點了點頭。

想到許清那丫頭這次跟來的目的,洛雨搖搖頭:「失算嘍,下個禮拜好好招呼你。」想想還是沒有和許清打招呼,等謝靜浩把學生安排到遠處后洛雨迅速跳上了直升機。

「回去看來要拜訪些老朋友了。」坐在直升機里洛雨突然感覺心沒來由地一跳,隱隱覺得這次被召回去不是什麼好事。

「那些暗棋該發揮他們的作用了。」看著下面連綿的森林,洛雨閉上了眼睛思考著回去會發生些什麼。

ps:群號85165669 尤君寒內。夏羽並沒有疊刻暴露自已的身份。因為在爪襲戰取得了不錯的成果,柔然在東城搭建的四座冰橋盡數被毀,而且在昨晚的偷襲下,軍心士氣大降,而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昨晚的偷襲,夏羽等人放火燒毀了不少的氈帳,而火借風勢,柔然人的氈帳被毀去大半。而眼下正是一年最冷的時候小白天還能堅持,但到了晚上卻足以凍死人,忽必烈很是無奈的從城下退兵,盤踞在附近的村鎮內,以抵禦嚴寒。

昭君塞東城之圍暫時是解了小而西城蒙古大軍的攻勢也因為城內反擊的加強,也逐漸的弱了下來。昭君塞暫時算是平穩了下來,在這個時候。夏羽也用不著暴露自己的身份,因為他的身份固然能振奮軍心士氣。同樣也會成為一塊肥肉,足以讓柔然人放棄蒼狼城,調集主力攻打昭君塞了。窗外的雪,夾雜在風中吹襲著昭君塞內的每一處角落,不過在窗戶內,卻是暖和無比,自從昭君國納入成為大夏一郡,昭君塞內的物資儲備就被成倍的增加著,而禦寒使用的煤礦自然也有大量的存儲,所以昭君塞內雖然成了一個孤城,但民心還算平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