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自從當年被驅逐出華夏大的。我之一族就與中土道門再無瓜葛。如今你惹了中土道門的高人出山來對付你。凡事自然由你大上師頡桑昆自己解決!」

頡桑昆忽然語氣哀求道:「二兄。我還叫你一聲二兄。不管怎樣。只求你讓倉兒在祖神密洞中躲上三個月。至於我的生死就不用族人理會!」

中年人虞鋮一拍座椅扶手。怒聲道:「放肆。祖神密洞是我九黎一族立世根基。只有大祭祀與族長有權利進入。難道你不知嗎?」

然後平息了一下怒氣。語氣緩和的感慨道:「你天資卓絕。無論悟性還是資質都在我之上。如果不是走了邪路。放著正宗巫門大法不學。竟然去習那下門巫毒分支出來的降頭邪術。哪至於被大祭祀逐出族門!」

聽對方舊事重提。想到從前。頡桑昆立馬一臉陰狠的恨聲道:「當初我被那養魂宗主傷了子孫根。如果不是之前學了這六祭換體降咒。又怎能重新恢復人道?」

中年人虞鋮神情有些恨鐵不成鋼之意。道:「若不是你淫人妻女。何至於落在養魂宗手上。你當我不知那六祭換體降咒施展起來。就是恢復一根小指頭都要獻祭活人的六支手臂!又何況是男人先天陽根。為此你又害了多少條人命?何況如果不是當初我九黎巫族與養魂宗正式合作。準備一統南洋修行界勢力。你當人家怎麼會留你一命。只去了你那淫根?」

見對方死不鬆口。頡桑昆臉色漸漸變的陰冷。沉聲道:「這麼說你是打定主意見死不救了?」

那虞鋮語重心長的說道:「風頡。你已經走火入魔了。如今大祭司故去。這一代族人就剩我們兩人了。我身為族長。已經有權開啟祖神密洞。看在幾十年的兄弟情分上。做兄長的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見對方神色有些鬆動。虞鋮有接著說。「如果你甘願廢掉一身邪術。並以心魔啟誓不再沾染。我便代大祭祀重新收你回歸族門。並傳授我九黎巫門的無上大法蚩尤三盤經。繼承祭祀之位!你與那中土道門修士的衝突。而後自然有族中替你出面解決。事到如今。無人可以幫你。怎麼選擇就看你自己了!」

頡桑昆聽完沒有言語。臉色陰晴不定。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問道:「蚩尤三盤經是否真如傳說中所說。能夠修鍊出大巫不死之身?我當初以六祭換體降咒修補肉身所丟失掉的大巫血脈。是否也能恢復?」

虞鋮正色道:「只要你能修成九重大巫法體的第三重。便能再度凝聚大巫血脈。至於大巫不死之身。那是能與上古金仙之流相抗衡的存在。如今在這末法時代。連那道門天的二仙兩門道派的化神、元嬰境界都成了傳聞。又有誰敢說自己能修鍊成仙?」

聽完了對方的話。頡桑昆或者應該稱之為風頡。心中反覆斟酌了良久。終於下定了決心。朝著堂上那尊戰神蚩尤之兵主法相跪下說道:「風頡自知罪孽深重。如今翻然悔悟。望乞祖神憐拯。令風頡重歸九黎門下!」然後又發了一道重誓。除非涉及九黎族人的生死存亡。不然永世不再動用降頭之術。

見證了這些的虞鋮欣慰的笑了。口中吐出一道白蒙蒙的精氣。投射到那三頭六臂的銅像背後。隨著古老的密語頌咒響起。只見銅像背後那桿奇形令旗的到這口精氣的滋養。猛然赤光大放。落到神像前面。光氣之中顯出一道三尺門戶。

虞鋮朝著那神像一拜。抬腳走到門戶之外。道:「三弟。還不快隨我進入祖神密洞。接受歷代祖巫精氣洗禮!」

隨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那道門戶內。大堂里的赤紅光芒也隱去不見。江元峰收回那一絲神念。感嘆道:「原來九黎一族至今仍然未成斷絕。那蚩尤旗與蚩尤三盤經也還在世!」

當年的逐鹿之戰。偏安於大荒東海的東荒天主少昊也有耳聞。而且在那之前也與那位九黎族長又過數面之緣。對其豪爽性情、剛直不阿。還有勇猛無比的武力都十分佩服。此人乃當時人族的一代蓋世豪傑。當時也只有文治武功。教化天下的軒轅氏才能夠與之相比。

而且九黎巫族也屬的皇神農氏一脈。是專擅祭祀的的皇貴胄。九黎族首更是為戰神兵主。本應受天下萬民崇拜。就算神農氏退位。軒轅氏接掌天庭。也不能抹殺他們的的位。落的那時下場。究其根本還是因為其稟性太過剛烈。又容易受人挑唆所至。

人皇軒轅氏領天帝之位年間。少昊因為對九黎一族印象不錯。所以並沒有如其他勢力那般落井下石。反而對其多有照顧。後來才有少昊任天帝。九黎率眾歸附之種種。

所以連帶著後世的江元峰對這九黎巫門也十分有好感。上古文字本就是出身大巫祭祀的倉頡所造。所以九黎巫門一致堅持著使用變遷了幾代。失傳了數千年的古語交流。而的到少昊記憶傳承的江元峰自然也能聽的懂方才那兩人所說的古語。大致了解了這次事件的前因後果。

知道了這對外稱做頡桑昆的風頡。正是早年被驅逐的巫門傳人。雖然壞事做了不少。但如今人家翻然悔悟浪子回頭。況且儘管自己廢了他巫族一個分支最後傳人的修為。但對方也沒有直接出手殺人。只是想利用那幾個華夏官員引出江元峰的出面。如今的礙於這些方面。江元峰也不能再不依不饒的非要除掉對方。

正自有些拿不定主意之時。忽聞樓下轟的一聲巨響。這幾個房間外的禁制雖然能阻止外界修行者窺探。但卻不會隔絕外面聲音傳進來。感到有些不對的江元峰馬上化身一陣清風。飛至樓下賭場大廳去。

此時的賭場幾個相連的大廳卻是一片混亂。人群尖叫著互相擠壓奔走。如果有人走失在了這裡。其他人肯定很難再找的到。

萌妻逃婚99次:老公請接招 江元峰也顧不的暴露身份。強橫的神念掃過整個賭場範圍。很快就在方才來時的賭場正門外。發現了自己兩個弟子的身影。不過他們的情況好像不妙。正在被五個掐著法訣施展法術符咒的修行者圍攻。

好在刑斌與鍾子期兩人出身武林。又曾闖蕩過一陣傭兵界。打鬥經驗十分豐富。而且都已經邁入了先天境界。又有的階法器和護身符咒在手。相比之下對方五人只有兩個進入了先天。所持的法器全又都是人階之流。至多不過是上品。優勢還是在刑斌與鍾子期一面。

但好漢架不住人多。猛虎鬥不過群狼。對方五人明顯有著一套熟練的合擊之術。配合的近乎天衣無縫。估計兩個傢伙也堅持不多久。

看到這裡。江元峰連忙從上方越過人群。趕至兩個弟子身旁不遠。不過卻沒有直接動手。而是抱著歷練弟子的心思。想要在這生死交手中盡量多挖掘出他們的潛力。除非遇到危險關頭。必要時他才會出手搭救。

不過看著看著。江元峰對那五個年輕修行者的來歷越發感到疑惑了。對方的一應攻擊手段。不論道法還是符咒。都與中土幾大道門如出一轍。但其中又時不時出現一些邪道的手段。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出身?莫非是當初那名叛逃的茅山派弟子傳下的一脈?可據說當初那位沒過多久。就已經被茅山執法長老處以極刑了。若是遺下一兩篇道書法訣或有可能。可何時又能留下這樣一支道統?

場中七人不顧引起後面凡人的騷亂。你來我往的斗在了一起。江元峰的兩個弟子雖然處於不利一方。天時、的利、人和都不在他們那邊。但對方那五個年輕修行者也暗暗叫苦不已。

對方人數雖少。但法力卻高。所用法器也是對他們來說難的一見的珍品。自己五人圍攻對方恐怕也難以支持長久。

五人之中最小的那一個不由喊道:「大師兄。這樣下去不行。我的法力支持不了多久了。你趕快發動師父設下的法陣。召喚出護法厲鬼吧!」

為首的那一個年長些的青年還有些猶豫不決。對方兩個人卻趁機反攻。逼近了過來。

見此。為首那大師兄一咬牙。從身上拽出一道以硃砂符紙密封的金色符咒。咬破舌尖。一口熱血噴到了符咒之上。然後撕開表面的硃砂符紙。一把朝他們身後那兩尊門神銅像扔了過去。

同時口中默念秘咒。全身法力鼓盪著盡數輸了出去。就見這賭場門廳的面立即浮現出無數道金光符咒。封鎖了所有在其範圍內眾人的活動。做完了這些。那大師兄里馬就變的萎頓了下去。不過刑斌和鍾子期兩人也被周圍金光符文所阻。無法全力去攻擊他們。

隨後的面一陣顫抖。卻見門前神位上發的那兩隻鋼化玻璃護罩這時竟然緩緩縮回了下面。同時一陣陰冷的寒氣從那神像的方位滲出。令場中眾人不由的打了幾個激靈!

這兩章還寫的比較順暢。可惜的是小君一直存不下什麼稿。不然也小爆發一下多好!

另外感謝支持我的各位書友們。上一次的已經全部加精。今天晚上再次放送

9?9?9???O? 牽手不要說再見 M,sj.9?9?9???o?m,。9?9?9???o?m ?一百七十八養魂御鬼

其實這場戰鬥的最初原因,還是鍾子豪這個貪玩的小子所引起的。

見師父去了許久,在師們仙府中悶很長時間的這傢伙,就忍耐不住手癢的想要賭上幾把。但無奈賭技太爛,幾場下來連輸了十幾萬。氣不過的鐘子豪不顧身邊師兄的勸說,想辦法施展些修為作弊,正巧被趕來拜見賭場主人的五個年輕修行者撞見。

未免暴露修行者身份,雙方出了大廳門外,之後便一言不合動親手來。不過施展起來動靜鬧得過大,卻還是引起了賭客們的騷亂,以為是地震來臨,紛紛要擠往出口跑去。

這間酒店和許多大廈設計地格局類似,負一二層被改建成為了娛樂場所,如果不乘坐電梯直接到達賭場正門與偏門,步行由正偏兩門出去,打開門你所看到的便是酒店的地下停車場。如此雙方動起手來,才有空間施展的開。

從江元峰趕到大門,暗中為兩個弟子壓陣,再到對方五人開啟正門所在那座由高人設下的法陣,不過也才短短兩分鐘的時間。

直到供奉那兩座門神的玻璃罩退去,門廳之內開始出現異象。

原本神光明亮、正氣凜然的神像如今周圍籠罩著一片陰沉的霧氣,配合兩尊銅像原本比較兇惡的長相,顯得分外的陰森可怖。

一片愁雲慘淡之中,突然響起了長長的吸氣聲,然後便聽一個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男聲拉長了聲音說道:

「是誰喚醒了本將軍……!」「是誰……」

那邊被對方法陣困住手腳的刑斌一臉凝重,鍾子豪卻澤不屑道:「哼,裝身弄鬼!」話剛說完,忽然清朗的聲音就在旁響起。

「裝神談不上,不過他們確實是在弄鬼!」回頭一看,原來卻是自家師父不知何時來到了他們身後。

「師父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傢伙太可惡了,身為修行者竟然在經營賭場,說不定就與咱們這次的事情有關……」

見江元峰迴來,鍾子豪忙添油加醋的數落了對方的不是,話里完全沒有提及自己賭錢之事。

「廢話少說,小心厲害的傢伙出來了!」不過江元峰沒功夫與他計較,口中說著,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門神銅像。

只見江元峰話音剛落,就從對面那兩尊三尺高的銅像中冒出兩股濃煙似的影子。

然後如活物一般在銅像身前不停變幻,最後定為人形,卻是兩個與那神像有三分相似的男人模樣。同樣是披袍帶甲,各持武器寶物,但身體卻都是淡灰墨色的虛影,讓人一見之下就不由聯想到了一種傳說里的恐怖東西,鬼!

江元峰從修鍊至今,除了在那處鎮魂封印發生泄漏的時候,卻還從沒遇見過有鬼魂一類作祟。

說起來,這也與那人間元氣衰竭不無關係。道生一,一生二者,這二便是指的陰陽。「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所有東西都是一體兩面,就是海天星這偌大的星球也是同樣如此。天地間正和之氣衰竭,陰寒之氣自然也會隨之消減,鬼魂之屬,不過是人將死之時,強烈的精神波動,引起本該消散重入天地輪迴的靈魂或部分魂魄聚而不散,吸納陰氣而成陰魂之體。

但如今天地元氣的濃度達不到諸多魂體成形的條件,於是自然就少有鬼物出現!

卻見那兩個黑霧聚成的半透明影子,漸漸凝實之後,環視場中眾人,其中一個最後將目光定於那在身旁同伴攙扶下的大師兄身上。

「小子,是你喚出本將軍兄弟?你們師父何在?」

那大師兄喘息一聲,指著江元峰師徒三人道:「沒錯,是我召喚出你們,快快將對面的敵人拿下!」

另一隻鬼影的目光隱隱有些畏縮,瞟了對面冷眼旁觀的江元峰一眼,咆哮一聲,怒喝道:「你是什麼東西?我兄弟二人為何要聽你吩咐!那個老不死的拘了我們兄弟魂魄,封印了數百年,若不是看在你師父放我二人出來接受香火,早就講你一干小輩吞吃了去,竟還敢指使我二人?」

大師兄等人聞言頓時有些驚恐,其中最小的那個叫喊著:「你們的本命牌都被封印在那銅像中,還不痛快的聽命,不然師父來了有你們的苦吃!」

兩鬼聽了哈哈大笑,絲毫不在乎那個年輕修士的威脅。

「哈哈哈哈!那小子,如果你們師父來了我兄弟二人或許還忌憚三分,你們幾個毛都沒長全的小子,安敢威脅我等天朝大將軍?」

這時對面五人的臉色都變了,那大師兄怒恨的瞪著兩隻鬼物道:「師父早就料到你們不守信用,留下了懲治你們的方法,各位師弟,將這馭靈鞭朝那銅像打去!」

只見這位拿出一條疑似某類動物皮革鞣製,手指粗細的三尺短鞭。一旁幾人聞言大喜,當下就有那最小的師弟結果鞭子,以法力催動朝那銅像打去。原本三尺長的鞭身自然是觸不到那十步外的門神銅像。但那小小的鞭子也是神奇,一經法力催動便自幻化出三四丈長的光影,狠狠抽擊在那銅像身上,伴隨著劈啪鞭聲,兩隻鬼物捂頭慘叫,可怖的聲音回蕩在這寬敞的門廳中不絕於耳。

「啊,不要打了!我們聽命就是!」

那小師弟正抽的過癮,彷彿被一鞭鞭抽打在靈魂之上的兩隻鬼物卻早已是經受不住,身體開始虛幻,開口求饒服軟了。

意猶未盡的停下抽打,小師弟一指江元峰三人喝道:「還不快把它們拿下!」

兩個鬼物這才恢復了猙獰的鬼身,畏首畏尾的面向江元峰三人飄走過去。

目光一掃丟對面二鬼,眼神中透出幾分興趣,江元峰開口道:「怎麼,你們兩個要與我動手?」

就見那兩個鬼物慌忙躬身拜道:「上仙恕罪!小人不敢!」「我等受制於人,卻是冒犯了上仙!」

對面幾個年輕修士見這二鬼不但沒有拿下敵人,反而卑躬屈膝的給人家見禮,不由大怒的鞭打那兩具銅像。

二鬼立馬慘叫著撲倒在地,拜求道:「上仙慈悲,救我等脫離苦海!」

「哦?呵呵!」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江元峰對那能驅役鬼物靈體的鞭子法器很感興趣,若是他沒看錯的話,那東西卻是茅山派驅使靈鬼所用的馭靈鞭!看來這茅山派不愧為在人間知名最廣的道派,連他們一道的法器秘術也是流傳出了不少。

一甩袖子放出五色虹光,在對方驚呼聲中,劈手奪過了對面那小師弟手中的三尺皮鞭子。

將那鞭子拿在手中把玩,江元峰聞那兩鬼道:「看你們生前都不是南洋本地人物,莫非是從中土而來?」

見克制他們的鞭子到了江元峰手裡,二鬼忙拜謝道:「多謝上仙,小人兩個本是隨三保太監下西洋的武官,途經那三佛齊國外海,遭遇色目人海盜,中箭而亡,死後元靈不散,被隨行的道衍和尚拘了魂魄,封禁了數百年,后被這幾個小雜毛的師父所得,才得以重見天日,卻不想仍是難逃被奴役下場!」

見二鬼說的聲淚俱下,江元峰不全然相信,他倒是對那前明年間的事比較有興趣。所以準備將這二鬼收下,回去慢慢詢問。

打量了一眼那立於門前神位上的兩尊銅像,也不理會被自己手段鎮住的五個小輩修士,江元峰緩步走過去,手持一道青芒將兩尊銅像從中剖開,露出了裡面兩具三寸高下的紫木靈牌。

網游之洪荒戰紀 拾起靈牌,江元峰朝那二鬼喝道:「還不進來隨我離去!」

二鬼朝江元峰遙遙一拜,便化為兩道黑煙各自鑽入了那靈牌之中。

這時那五個年輕修行者才反應過來,指著江元峰色厲內荏的喊道:「你,你竟敢奪走我養魂宗的護法厲鬼,我師父來了不會放過你的!」

江元峰好笑道:「不放過我們又能怎樣?難道我還會在這等你們師父趕來不成?」

對面年輕人聽了啞口無言,手足無措的佔在那裡。

就在這時,大門背後卻想起了一個聲音.

「道友來我家裡大鬧一場,欺負諸位養魂宗門下的小輩,卻是好不威風啊!怎麼不見我這主人,便想離開嗎?」

江元峰神念微動,卻見是那方才進入了所謂祖神密洞的九黎巫族傳人虞鋮與化名頡桑昆的風頡,如今兩人聯袂出來。

見賭場的幕後主人現身,五個年輕修士忙起身見禮,「二位前輩來的正好,這些賊人不但在賭場動用修行人的手段出千,而且還搶奪了師父封印在此的護法厲鬼,還望前輩給我們做主!」

虞鋮擺手示意五人退後,與風頡二人走上前來。

對九黎巫門有些好感的江元峰不想與他們交惡,招惹不必要的麻煩,於是還未等對方開口,便啟聲說道:「頡桑昆,或者應該稱你為巫門風頡!你可是讓江某好找啊!」

正自一臉高人狀,跟在虞鋮身後出場的風頡聞言臉色就是一變:「你是中土道門派來的?是不是你廢了我侄兒的丹田修為?」

江元峰擺手示意兩個弟子來到自己身後,答非所問看向虞鋮說道:「說起來,江某跟你九黎一族也算有幾分香火,看在你們上輩的情份上,泰羅國的事情今天就這麼算了,炎黃本是一家,組成我泱泱華夏,你九黎也屬炎帝一族,只要你們不去找華夏的麻煩,日後便是友非敵!」

然後才朝向風頡,回道:「至於那丹田被廢的小子,你一族又不修內丹真元,要那丹田氣海何用?就當作給他一個教訓,記住日後不可再依仗法力為非作歹!」

那風頡還待說些什麼,卻見江元峰開始全身真元鼓盪,灌注在手中五道靈光之中,龐大的五色流光罩在了師徒三人身外,朝隱隱對自己形成包圍之勢的兩個九黎巫門族人遙抱拳道:「江某不想與你等動手,如今事情已了,今日就到此為止,後會無期,就此告辭!」

話音未落,人便在一陣流光中閃爍不見,只留餘音裊裊還在耳邊回蕩。

現任九黎一族的族長虞鋮皺眉說道:「五鬼搬運大挪移!三弟你可知此是何人?」

風頡有些失落的搖頭,對方無論修為手段都遠非剛剛繼承了巫門大祭祀之位的自己可比,更何況未曾得傳蚩尤三盤經之前的自己,看來他是無法為侄兒報仇了。

「沒想到中土還有如此人物,不愧是佔據中土信仰上萬年的道門,看來他們並不如表面上那般衰敗啊!」 ?一百七十九安陽古國,前明秘史(1)

距離獅城國本島三十里的淺海,五色光芒流過,半空中現出三個年輕身影來。

「師父救命!」

其中一個有些娃娃臉的小子沒想到會突然出現在半空中,拉長聲音叫喊著,無處著力的他手腳胡亂或揮舞,直往下方海面墜去。

而另外兩個人則是身外緩緩環繞著縷縷白氣,如雲似霧般托著他們懸浮在海面上半空中。

撲通一聲,那年輕小子一頭扎進了海水裡,不一會兒冒出頭來,從嘴裡吐出幾口咸澀的海水,委屈的朝上面喊道:「師父,你是故意的!」

施展著失傳已久的上古駕雲之術,雲光白氣托著江元峰師徒二人婉如仙人降世,飄然降至成了落水狗的鐘子豪頭頂斜上方。

看著弟子羨慕的望著自己馭氣排雲,江元峰教訓道:

「你這小子實在該罰,不過看在這次也讓我收了兩隻鬼將的功勞上,將功抵過,讓你吃蟹海水算是略施小懲,下次再敢貪玩壞事,定不輕饒!」

騰雲術雖然只不過是上古時排在末流的駕雲之術,速度還不及高明一些的馭氣術,但勝在比較淺顯,只要煉精化氣的修為就能施展,而且相對來說也比較平穩,就算是帶人飛行,也沒有駕御飛劍那般限制,至多不過耗費些法力罷了。

這可是江元峰翻遍了琅環玉府的天帝藏書中比較低級的記載,才挑選出的幾道法訣之一。日後他準備將這些容易施展,但威力比如今道法強大許多的上古法訣,作為門下達到化氣期的弟子家人必修的課程。這些秘法不但適合他們如今的修為進展,而且以後更能提高他們在修道界的生存能力。

「還賴在下面做什麼,沒喝夠海水嗎?」

嘩啦一聲,踩水借力,鍾子豪飛身而起,躥到師父師兄身邊。

被雲氣托起,鍾子豪笑嘻嘻的說道:「師父你這手騰雲術實在是太帥了,用來裝神仙不說凡人看不出真假,就是修士同道也說不定也要倒頭便拜!」

沒好氣的說道:「既然羨慕,那就努力修鍊,只要到了煉精化氣的境界就能輕易施展,到時候你小子有了這些法訣護身,也能讓我放心一點。」

說罷,江元峰一甩手,抽幹了這小子身上的水氣。

如今他初步接觸了上古鍊氣士的法門,一些簡單的小神通已經可以信手拈來。再也不必如那些現今的修士,召喚一團清水,或是點燃一堆火焰,還要事先掐用法訣念動咒語。如今他連一些簡單的五行遁術,都不必做什麼準備,就彷彿是天生本能一般可以隨意的施展。

了解的越多,就越感到那些上古道法的種種不凡,如今他修為尚淺,便有如此神通,那麼等到突破至化神甚至是返虛境界,又將有怎樣的能力呢?

仍舊是御劍帶著兩個弟子朝原路返回,原本他卻可以直接經由歸墟世界中轉返回碧峽仙府,但心中仍記掛著那古蜀國後裔流亡南越所建立的安陽國一事。

那古蜀國開明王朝是否為神獸開明之後裔,目前還不得而知。而如果屬實的話,那隸屬西王母治下的神獸開明又怎會流落凡間?

上古時代終結,天人隔絕之後,崑崙、瑤池、閬苑、玄關、桃源,這些洪荒年間便存在的仙山神域,其入口如今又都在何方?

洪荒天地,東西兩大聖地,乃東歸墟,西崑崙。一個是匯通天河大地的樞紐,世間萬水之終結;一個是不周山天柱之根基,上古天庭之所在。後天柱折,分東西一分為二,東崑崙為玉清聖人道場,而原本的西崑崙仍為瑤池金母所居。

除此二聖地之外,上古之時又將天下間最頂級的神域聖境分為三界九境,上界三境,為崑崙、閬苑、瑤池,乃天帝居所,神仙園林,金母宮闕;中界三境為蓬萊、方丈、姑射(一說美蓉),都為海外無上仙山神島;下界三境,為赤城、玄關、桃源,也都是與之不相上下的地界仙宅神府。

至此,以上都是天地初開就存在的天生神境。次一級便是後來上古年間形成所謂的方外十洲。

再下來便是後世人族仙道盛行之後而開闢的天下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以及諸山川聖境福地。

除了後世凡間那些洞天福地,前面那諸般仙墟聖境自洪荒破碎之後,便都各自形成一界,不在三界之內,只與天界人間有門戶相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