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葬屍養屍!不出意外,這裡當年應該誕生過類似殭屍一樣的東西。這個地方很不簡單,想來當年應該發生過一些異變。具體發生了什麼,還要看看再說。」

有珠靈這個見多識廣的傢伙做參謀,徐海寶也能在遊歷過程中,了解更多發生在古時的事情。殭屍這種生物,徐海寶已經打過交道,也知道殭屍確實很可怕。

葬屍地養屍,養出來的更多都是殭屍。這種邪術,大多也是邪門歪道所擅長的。樓蘭古城那邊發現魔修,這裡則發現邪門歪道的蹤跡,這地方在古代想來還真熱鬧。

隨著一行人漸漸離開羅布泊乾涸的湖區,跟在後面的特戰隊員突然道:「各位首長,不能再繼續向前了。這裡的輻射殘留已經超標,不宜再繼續深入了。」

聽著特戰隊員說出的話,徐海寶也適時抬頭道:「柱子,你們全部把防化服穿上!老唐,你們將真氣罩撐起來,這輻射應該穿不透你們的真氣罩。」

「是!」

看著一甩手,扔出幾十件防化服的徐海寶,隨行的特戰隊員們也長鬆一口氣。在他們看來,不穿防化服進入輻射區,還真有可能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

如果徐海寶禁止他們繼續跟著,只怕他們也會覺得可惜。這一趟遊歷下來,每位特戰隊員都能感受到,他們的皮膚堅韌程度在增強,力量也在增加。

甚至有特戰隊員,已經修鍊出了內力。感受到內力的神奇效果,這些特戰隊員也真正明白,為何早前他們師長會說,能陪同遊歷是他們的運氣。

穿戴好防化服,徐海寶等人繼續前進。看著越發荒涼的核爆區域,徐海寶也能感受到,地下城的深度似乎在減少。這說明,前方搞不好就是地下城早年的出口。

那麼當年選擇在這裡實施核爆,搞不好還真有原因。想催毀大批量誕生的殭屍,或許唯有核彈這種超常規武器,才能將其一鍋端,將其徹底的催毀。

至少現階段,徐海寶也不敢說,在核彈爆炸的區域,他能存活下來。除了躲進混沌珠空間,或許他也沒其它選擇。核爆區的威力,無疑也是非常驚人的。

果不其然,進入核爆區之後,徐海寶也能感應到沙漠淺層之下,再次出現累累的屍骨。相比早前看到的那些,這個地方的屍骨則破碎的不成樣子。

「用核彈炸殭屍,還真是奢侈啊!可不這樣做,僅憑火炮打擊,還真有可能催毀不了這些殭屍群。某種程度來說,殭屍也屬於生化獸。普通部隊,根本難以抵擋!」

越往核爆區域走,徐海寶能分析的東西便越多。想來當年地下城殭屍群被喚醒,也引來了政府的強烈關注。最後以核爆實驗為理由,將殭屍群直接催毀。

對於徐海寶分析出的結果,珠靈也覺得可能性很大。正當徐海寶覺得,核爆區應該沒生物能倖存下來時,精神力掃描的過程中,一群不速之客卻映入精神空間。

感應到那些東西,徐海寶也適時道:「柱子,穿著防化服,你們還能戰鬥嗎?」

「能!雖然有些束手束腳,可我們都有武器,戰鬥應該沒什麼問題。」

「好!那接下來的戰鬥,就由你們負責,集訓隊也上去,一併鍛煉一下。老唐,你們四個負責安全。如果他們撐不住,記得施援手。變異獸,還真的存在!」

一聽這話,唐興佑等人也很意外的道:「變異獸?是因為核輻射而產生變異的動物嗎?」

「沒錯!在前方那片背風陰影處,隱藏著數量不菲的變異蜥蜴。看體型,這些傢伙應該不太好惹。留在這,搞不好是個禍害,還是將其徹底斬殺乾淨為好。」

「是!」

從精神力空間,已經感受到那座被黃沙掩埋的沙丘下,已經被這些變異蜥蜴給佔據。相比普通的沙漠蜥蜴,這些變異蜥蜴的體型更為龐大,力量自然更驚人。

但對單個實力而言,即便特戰隊員也有一戰之力。如果讓唐興佑等人出手,說不定要不了多久,便能徹底斬殺這些變異蜥蜴,那樣就失去歷練的意義。

反觀交給王玉柱等人負責,也能讓他們通過交手得到鍛煉。至於特戰隊員的話,徐海寶也沒禁止他們使用武器。只不過,武器的破防效果,只怕也好不到那裡。

當徐海寶一行抵達變異蜥蜴隱藏的沙丘處,看著如同蜂窩一般的蜥蜴巢穴,很多人都覺得非常意外。同樣的,躲在洞穴中的變異蜥蜴,也感知到不速之客的到來。

做為變異的沙漠蜥蜴,它們依舊保留蜥蜴的生活習性。想在這種環境中生存下來,蜥蜴們便不能放棄任何食物。在蜥蜴眼中,徐海寶等人就是食物。

動物界本身就講究『弱肉強食』,大多時間處於休眠狀態的蜥蜴,有時為生存連同類都吃。現在有這麼多鮮活的食物送上門,它們又豈會錯過呢?

看著盤據在地下巢穴中的蜥蜴,開始順著蜂巢式的地下巢穴,開始對徐海寶一行實施包抄合圍。感應到這一幕的徐海寶,也笑著道:「這些臭蜥蜴的智力也變異了嗎?」

在徐海寶看來,捕獵也是有策略的。一般情況下,唯有狼群擅長玩陰謀跟伏擊。眼下這群蜥蜴,竟然也玩上這套,著實令徐海寶有些意外。

相比王玉柱等人都穿著防化服,對戰時多少有些不便。那些變異蜥蜴對於輻射,似乎已經能適應。甚至在徐海寶看來,它們能發生變異,也緣於輻射能量的影響。

明明不大的沙漠蜥蜴,經過變異卻變成跟鱷魚一樣,不得不說很令人意外。最令人意外的,或許還是它們已經找到在這片荒涼之地生存下來的辦法。

「柱子,準備!它們要出來了!」

「是!所有人,準備戰鬥!」

伴隨徐海寶的示警,做為此次戰鬥主力軍的王玉柱等人,也紛紛握緊手中的武器。包括參與歷練的特戰隊員,開始拉動槍機送子彈上膛。

雖然徐海寶也希望他們用冷兵器作戰,可做為軍人還是特種兵,槍械才是他們最應該精通的。身體素質獲得提升后,他們各項作戰能力都有顯著提高。

難得有一次實戰的機會,徐海寶也不會強行要求他們用冷兵器。這群變異的沙漠蜥蜴,單個實力都不弱。一對一的情況下,不動用槍械,特戰隊員很難有獲勝的希望。

隨著第一頭沙漠蜥蜴,從潛伏的沙洞中竄出,張口腥臭的大嘴,準備將站在上方的人類給吞噬時。感受到地下有變的王玉柱等人,隨即一個轉身反襲。

當徐海寶煉製的武器,跟這些穿了護身鎧甲一般的沙漠蜥蜴對撞時。刺刀的摩擦聲過後,這些蜥蜴也發出痛苦的嘶鳴聲。在這些鋒利兵器的作用下,蜥蜴很快被破防。

相比之下,特戰隊員使用的武器,子彈打到蜥蜴正面,都被彈到旁邊。看到這一幕,很快有特戰隊員提醒道:「打它們的腹部,那裡是它們的軟肋!」

原本在這些蜥蜴的想法中,這是一群送上門的食物,應該是它們圍毆食物。可當它們竄出洞穴來到地面,才發現這群『食物』非常不好惹,反倒它們成了食物一般。

本身智慧程度就不低的蜥蜴們,開始不斷嘶鳴起來,打算藉助巢穴附近的沙洞,逃遁進巢穴中。在蜥蜴們看來,巢穴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就在蜥蜴們準備潛逃時,徐海寶卻笑著道:「既然出來了,那就留下吧!震!」

單腳用力往下跺了一腳,不少鑽進沙洞的蜥蜴,瞬時感覺到一股巨力,將它們反震出地面。先前堅固的沙洞,此刻也全部垮塌。想回巢穴,唯有再挖掘洞口才行。

只可惜,已經知道它們想逃的王玉柱等人,又怎麼可能再讓它們逃跑呢?難得找到一群能較量的實戰對手,他們也不想輕易錯過。畢竟,他們也是來歷練磨礪武技的啊! 原本以為在羅布泊會有更多的發現跟收穫,結果除了一些變異動物跟魔石,並未發現有什麼太貴重的東西。這也讓徐海寶覺得,時光長河的威力太過巨大。

如果他能早出生一些年代,相信在羅布泊這裡能收穫更多的東西。可惜的是,羅布泊隱藏的秘密,隨著多次核爆,徹底掩埋於黃沙之中。

即便徐海寶有精神力可用,卻依舊無法發現隱藏在地底太深的東西。值得慶幸的,或許就是羅布泊這邊,除了受輻射的變異動物,也沒其它太多有危害的東西。

豪門盛婚: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此番帶人遊歷西北無人區,除了尋訪古代修真遺迹之外,徐海寶也希望清理一些隱患。前番樓蘭古城發生的事,便令上面看到徐海寶的巨大作用。

若非徐海寶遊歷西北,那股潛藏地下的隱患爆發出來,造成的後果難以想象。現在徐海寶遊歷這些無人區,也能杜絕一些隱患的發生,徹底剷除這些定時炸彈。

沿沙漠繼續西行,徐海寶一行終於離開空曠的沙漠地帶,來到風景更好的高原草場。這裡也是野生動物的樂園,同樣是人跡罕見之地。

除了探險者跟盜獵者,這種高原草場很少看到人類的蹤跡。徐海寶一行的到來,也讓這塊地方變得熱鬧起來。可從始至終,徐海寶都沒獵殺任何動物。

甚至進入保護區沒多久,前方突然傳來的槍聲,令徐海寶一行也是渾身一振。在這種地方聽到槍聲,就意味著有動物正在遭遇人類的屠殺。

精神力瞬間外放的徐海寶很快道:「柱子,帶特戰隊過去,把那些傢伙全給我抓起來。敢反抗的,給我往死里打。這個地方的安寧,不應該被槍聲破壞。」

「是!」

隨著徐海寶一聲令下,王玉柱很快帶著全副武裝的特戰分隊,出現在那伙乘車追殺保護動物的盜獵份子眼前。看到突然出現的特戰隊員,這些盜獵份子也嚇一跳。

連打死的獵物都顧不得撿,盜獵者一臉驚慌道:「快!快開車!該死的,怎麼碰上當兵的?這種鬼地方,這些當兵的來湊什麼熱鬧?」

「怕什麼!咱們有車也有槍!他們真敢管閑事,咱們就跟他們干!」

「幹個屁!沒看見那些當兵的,武器都很先進嗎?就咱們用的破槍,打起來一準吃虧!」

雖然這些盜獵份子見勢不妙,很快就打算乘車逃之夭夭。可對接受了任務的王玉柱等人而言,又怎麼可能讓他們逃掉呢?

帶隊的王玉柱直接道:「我從中路追,你們從兩側包抄,注意避讓子彈。把這些傢伙逼急了,他們也會咬人的。要是敢反抗,給他們留口氣就成。」

「是!兄弟們,追!」

盜獵份子有汽車代步,王玉柱等人有內力傍身。雙方很快在這片高原地帶,展開了一場人與汽車的奔跑競賽。看著越追越快的王玉柱等人,那些盜獵份子都傻眼了。

「我的天啊!我沒看花眼吧?那些傢伙,怎麼跑的這麼快!該死的,他們就要追上來了!」

「開槍!快開槍!千萬別讓他們靠近,不然我們就死定了!」

身為盜獵者,他們很清楚一旦被抓的後果有多嚴重。單單私藏槍支的罪名,就夠他們喝一壺。何況,他們此刻獵殺的動物,都是國家明令禁止的珍稀保護動物。

對盜獵份子而言,他們冒險來高原獵殺保護動物,更多也是出於利益。普通的野生動物,他們根本沒興趣獵殺。唯有保護動物,越珍稀反倒能賣出越高的價錢。

常在河邊走,又豈能不濕鞋呢?

為了守護這些珍稀的野生保護動物,國家也有相應的資金跟人員實施保護。只是因為保護區面積太大,加上地廣人稀,想杜絕這種盜獵情況,也是非常困難的。

碰上那些保護區的巡防隊員,有些盜獵團伙也會拒捕,甚至跟巡防隊員展開交鋒。說的簡單點,高收益的盜獵行為,也會給他們帶來高風險。

總裁,好久不見 意識到王玉柱等人來者不善,這些為保命的盜獵份子,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看著舉槍射擊的盜獵份子,王玉柱等人開始S形跑動,避開那些盜獵份子打出的子彈。

「膽大包天!看到我們這樣追,竟然還敢開槍反抗。那就讓你們嘗試一下,什麼叫絕望的滋味。論射擊,你們太菜了!現在品嘗一下我們的子彈吧!」

說著話的王玉柱等人,將先前從特戰隊員手中借為的突擊步槍,開始對準瘋狂行駛中的汽車。奔跑中開槍射擊,槍聲響起之後,盜獵份子乘座的汽車輪胎很快被打爆。

隨著輪胎被打爆,快速行駛中的汽車,很快歪歪扭扭停了下來。原本坐在車裡的盜獵份子,只能一臉驚恐的下車繼續逃。他們的速度,又怎麼比的過王玉柱這些古武者呢?

「還敢跑!看老子打腿!」

端起突擊步槍再次點射,很快有盜獵份子一頭栽倒在地上。抱著中彈的腿,開始慘叫起來。只可惜,他們的慘叫聲,根本不足以讓王玉柱等人產生憐憫之心。

對王玉柱等人而言,敢逃跑敢反抗的盜獵份子,一定給他們足以銘記終生的教訓。若非知道殺人犯法,估計王玉柱等人還有將盜獵份子全殲的心思。

儘管王玉柱等人並非動物保護者,可他們依舊清楚尊重生命。更何況,從先前徐海寶交待的話中,他們便知道徐海寶很生氣,那後果自然很嚴重了。

在王玉柱等人追擊盜獵份子時,徐海寶卻跟遠在京城的田浩明聯繫。希望由特事院出面,匯同保護區所在的政府跟軍區,加大對野生動物保護的力度。

做為倡儀人,徐海寶答應首批捐資一個億來做這件事。在徐海寶看來,這也是一種善舉。而保護區巡邏力量不錯,更多原因也是因為欠缺資金。

相比盜獵份子的裝備,很多巡防隊員的裝備都不如盜獵份子。單單巡邏車輛,這些盜獵份子大多駕馭的,都是越野性能優異的進口車。一旦發現情況不對,立刻開車逃跑。

若是資金充足,多增加幾支巡邏隊,多配備一些由退伍兵組成的巡邏隊員,相信這種屢禁不止的盜獵事件,也會得到很大程度扼制。

頂級神豪 從源頭扼制住盜獵情況發生,也能保護這塊凈土。對初來此地的徐海寶而言,這片無人區雖然很荒涼,可因為有了這些動物生靈的存在,才不至於讓這裡太過冷清。

聽完徐海寶的講述,田浩明很快道:「請顧問放心!這件事,到時我會親赴當地指導此事。有可能的話,在量刑跟宣傳上面,我們也會加大投入的。」

「資金方面,你不用太過擔心。只要確保資金用到實處,我後期也會加大投入。除了這片動物保護區,其它西北的動物保護區,也應該一併重視起來。

這些野生動物,其實也是一種資源,而且很多都是獨有的資源。若是將來這裡真能成為野生動物的樂園,我相信帶給國家的回報,也會超乎很多人想象的。」

「明白!這事我記住了,會立刻著手布置!」

涉及徐海寶交待的事,田浩明都會親歷親為。做為特事院的供奉,田浩明如今在特事院的地位也很高。到了地方,下面那些人都要給他幾分薄面。

加上徐海寶跟軍方的良好關係,這件事又能解決部隊退役官兵的就地安置問題,還不用政府投入太多資金。田浩明實在想不到,上面那些領導怎麼可能反對呢?

來到那群被獵殺的保護動物面前,看著幾隻還掙扎在血泊中的動物,徐海寶也流露出仁慈的一面。走到這些受傷的動物跟前,伸出手掌安撫它們的緊張情緒。

「別害怕!我是來救你們的!」

說著話的徐海寶,一邊通過精神力安撫,一邊利用丹力逼出動物傷口中的彈頭。施展法術,給這些受槍傷的動物止血。漸漸的,這群動物終於安靜了下來。

隨著幾道恢復術下去,原本奄奄一息的珍稀保護動物,又一次成功的站了起來。看著這些動物跪在自己腳下,徐海寶也顯得很欣慰,也更理解所謂萬物皆有靈性的意思。

望著著在身邊的唐興佑等人,徐海寶也笑著道:「看到了嗎?其實人和動物之間,也能和平相處。只要心存善意,它們也能感受到的!」

「箭魚,這些動物有機緣進化成靈獸嗎?」

「萬物皆有進化的機緣!可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想得到進化的機緣,無疑難比登天。可數量多了,總會多一份機會。人類眼中的無人區,卻是它們的福地跟樂園。」

有了兒子之後,徐海寶對待這些動物,也多了一份仁慈之心。雖說在老家,他依舊會宰殺養在混沌珠空間的魚類。可養在空間的動物,徐海寶從未禍害過。

偶爾打打牙忌,也是那種種群數量巨大的野生動物。類似這種只生活在高原草場的珍稀動物,徐海寶也打算挑一些收進空間,增加空間的動物種類。

這種挑選,對這些生活在高原的動物而言,其實也是一種機緣。一旦能進化成靈獸,那就意味著它們的生命,進入更高一個層次。這種機緣,也是人類所渴望的!

皇上,本宮很會撩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看著先前逃竄的盜獵份子,無一例外都被押解到自己身邊。下達抓捕命令的徐海寶,卻沒多大興趣親自處置這些盜獵份子。把這些傢伙交給國法處置,無疑再合適不過。

雖然王玉柱等人並非執法者,可做為特事院的特事顧問,徐海寶依舊擁有執法的權力。只是這種權力,用在這些盜獵份子身上,徐海寶覺得太看的起他們了。

有一點徐海寶很清楚,由他轉交給執法部門的犯罪份子,都會受到法律的嚴懲。違法持有槍械,違法捕殺受法律保護的珍稀動物,數罪併罰的後果可以想象。

即便不吃槍子,這些盜獵份子也唯有將牢底坐穿。說的實在一點,這群盜獵份子碰上徐海寶,也算倒了八輩子血霉。只可惜,沒人會同情或可憐他們!

等到附近軍區派遣武裝直升機抵達事發地,這些盜獵份子一臉驚恐的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就算死,也讓我們死個明白,行不行?」

「不行!你們只需要知道,做錯事,就必須付出代價!」

負責看管他們的王玉柱,根本沒興趣跟這些盜獵份子多說什麼。做為退役軍人,他們同樣痛恨這些在無人保護區盜獵的武裝份子。這群人,給這安寧之地帶來不穩定因素。

有時候,一些孤身闖入無人區的探險者,如果遭遇這些盜獵武裝份子,也很有可能遭到毒手。可以說,這是一群為了錢,什麼都敢做的匪徒!

面對來人詢問如何處理,徐海寶卻輕描談寫的道:「按章辦事即可!雖然我沒審,可這些人身上應該都沾了不少野生保護動物的血,也應該為此付出代價。

如果我沒看錯,那兩個領頭的中年人,手上應該還沾了人命官司。押回去之後,你們也好好審一審。不冤枉一個好人,也別放過一個壞人。」

「是!」

將這群盜獵份子送走之後,徐海寶一行也繼續上路。即便軍方表示可以提供軍用車輛代步,徐海寶依舊搖頭拒絕。在他看來,步行遊歷才最適合待在這方凈土。

原本按徐海寶的意思,想花費半年左右的時間,將整個西北無人區都走一遍。進入這片高原無人區,徐海寶也採集到不少高原特有的動植物。

就在即將走出這片無人區,進入海拔更高的雪原山區時,特戰隊員攜帶的衛星電話突然響起。特事院方面有急事,需要立刻聯繫徐海寶。

接過衛星電話的徐海寶也很好奇的道:「我是徐海寶!」

「徐顧問,我是玄機道長,打擾你了!」

「道長,言重了!有事?」

「沒錯!還記得之前,你探索過的那個海底藍洞嗎?」

「怎麼?那邊有異常?」

「是的!按你的交待,海軍跟當地漁業部門,已經將那裡列為禁區,禁止任何人員船隻靠近。就在昨夜,藍洞區域再次形成水旋,吞噬了大量的海水。

這種情況,之前也發生過幾次。可這一次吞噬海水后,我們發現在藍洞不遠的空中,發現一座若隱若現的海島。原以為是海市蜃樓,結果發現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海軍方面派遣直升機飛抵上空偵察,卻發現海島所在的空域,似乎被未知能量隔離了。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所以只好請你這個大顧問出馬了!」

「你能確定,是浮空島?還有能量屏障?」

「能確定!那座島確實浮在空中,看上去跟海市蜃樓一樣。真要說不同,便是那座島看上去跟荒島沒什麼區別。最讓人驚奇的,還是拍照后,什麼都看不見。

這座懸浮在空中的海島,唯有通過肉眼才能看到。而且能看到的距離,僅限於藍洞附近。待在遠處的話,依舊什麼都看不到。所以,我們才覺得有必要通知你。」

「行!情況我知道了!讓海軍方面,封鎖周邊海域。除此之外,不要再派任何飛機前往察看。不出意外的話,那座浮空島應該被施了陣法,能量有可能外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