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行了,你們先喝著,杜噴子不能喝酒,還吃著葯呢,我去做幾個菜!」韓元拍拍李二的肩膀,笑著說道。

轉身就往後廚走去。

李二對著韓元背影喊道:「別太麻煩,簡單做幾個就行了。」

韓元絲毫不在意的擺擺手,「哪能簡單啊,就沖你們幾個,我也要做幾個好菜!行了,你們就不用管了,你們先喝著,不用管我!」 「哈哈……真是巧呢。」馮雲臉皮抽搐,心中對南宮家族的警惕頓時提升到了頂點,這份打探的能力並不可怕,因為在這一點上其他大門大派也不會遜色,但僅憑一些蛛絲馬跡就能聯想到他的真正身份,這就太讓人忌憚了。

南宮佼兒注視着馮雲,可惜馮雲帶着面具,她無法從馮雲的表情上看出太多,不過她還是開口說道:「如果你不是,那就當我猜錯了吧。如果你是……本姑娘可以幫你度過今日的一劫,只要你來南宮家當本姑娘的手下。怎麼樣?」

聽到南宮佼兒所說,馮雲不由得回憶起了慕容玥,「也不知道那朵要做靈台宗掌門的雪蓮來沒有。」想到故人他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不得不承認,他雖然一直對慕容玥保持着一定距離和防備,但他確實對這個有些驕傲的姑娘有些好感,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好感,而是一種惺惺相惜。

「哈,在下還是喜歡自在一點,給人當手下實非在下之好。」馮雲緩緩答道。

「咦,你這算是承認了?」南宮佼兒奇道。

「既然仙子都說在下的劫難會應在今日,那瞞與不瞞好像也沒什麼意義了。」

南宮佼兒打量了馮雲一番,一手摩挲著下巴,微微笑道:「呵,你這人一會兒諂媚,一會兒坦蕩,倒是讓人分不清哪個才是你的真正做派。」

馮雲想了想老實答道:「諂媚也好,坦蕩也好,只要能少些不必要的麻煩,小人在下也可做得。」

似乎沒想到馮雲會直接回答,南宮佼兒頓了片刻才嫣然一笑:「所以你剛剛想躲開本姑娘也是覺得本姑娘是個麻煩?」

笑容美麗,但目光中卻泛著一絲絲危險,本能頓時讓馮雲清醒過來,「有些話還是不能說啊。」

「哪能啊!這不是誤會嗎!哈哈哈。」

就在兩人「談笑」的小段時間,周遭的視線亦是愈發刺眼,甚至連站在一旁的莫律都忍不住朝馮雲投來艷羨的神情,馮雲不禁面色發苦。

隨即他靈機一動,朝着南宮佼兒拱了拱手,低聲說道:「還請仙子放心,承諾仙子之事,在下一定會做到的。」

此話一出,周圍恨不得將耳朵伸到兩人嘴邊的眾人,頓時鬆懈下來。

「我就說嘛,玉狐仙子一向對男子不假辭色,怎麼可能跟個不知哪來的男人談笑風生!」

「是啊,原來是欠玉狐仙子的承諾沒完成,玉狐仙子來敲打這小子了。」

「我知道了,當初群英試的時候,玉狐仙子破天荒地與人聯手,估計就是因為這小子用什麼條件打動了玉狐仙子,才請動玉狐仙子出手的!」

……

南宮佼兒瞥了一眼場外眾說紛紜的修士眾人,回過頭來瞧了眼馮雲,也沒戳穿他,只是淡淡哼了一聲,隨即傳音道:「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請本姑娘替你出頭。」說罷她便轉身離開,順便也帶走了無數灼熱的視線。

馮雲這才鬆了口氣,看向了一旁的莫律,見莫律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直直盯着南宮佼兒的背影,馮雲不禁嘆了口氣,「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恐怕莫道友難哦。」

片刻過後,莫律才收回了目光,朝馮雲問道:「雖然聽聞過怒面道友與南宮小姐在群英試時有過接觸,但沒想到……」

沒等莫律說完,馮雲就先一步苦笑着解釋道:「都是莫道友誤會,當初為請玉狐仙子出手,在下可是絞盡腦汁啊,幸得在下會些獨特法門,對仙子修行有些幫助,這才請動了仙子出手。不過莫道友也知道的,在下這些日子有他事需要準備,所以剛剛仙子正是來催促在下早日完成承諾的。」

莫律聽完,一臉不置可否的表情,看着南宮佼兒遠去的方向,嘆了口氣后才說道:「就算這樣,莫律也好生羨慕怒面道友,能夠讓南宮小姐露出那樣的笑容。」

見莫律一副深閨怨婦的神色,馮雲也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了。

就在這時,又有一名天驕試的資格者出現了。

「是枯明子來了!」

「本來還以為小天劍會一路敗敵直到最後,沒想到才到群英試就吃了虧,頭名被這人拿到,小天劍只能屈居第二。」

「也不能這樣說,樂毒宗的人一向詭異,尤其擅長以一敵多,群英試的條件本來就更利於枯明子,小天劍雖然比枯明子分數少些,但也不算輸了。」

「沒錯,要見真章還的看天驕試和祖祭之後的無雙會!笑到最後的才是九洲第一人!」

只見枯明子還是那身有些骯髒的黑袍,消瘦的身形好似大風一吹便會倒,然而在場的九洲修士沒人敢小覷這孱弱之人的本事,因為他是枯明子!更因為他來自樂毒宗!

枯明子自黑袍中露出了半張臉,還能隱隱看到其面上帶着笑容,不過無論是誰都沒敢靠近,反而趕緊拉開了距離。

而這時一道劍鳴也驀然出現,眾人只見一道凌厲的劍光於空中一閃,隨即一個人影頓時出現擋住了枯明子的前路。

「是小天劍!」

「這就是劍修啊!皆由劍中取,就算是面對樂毒宗,也絲毫沒有顧忌。」

「不愧是最有可能得到第一人稱號的人,之前吃了暗虧,現在要找回場子了!」

枯明子抬起頭來與古玉龍四目相對,兩人爭鋒相對,一人黑氣隱現,一人劍氣凜冽。

「呵呵,不愧是小天劍,一個月時間我向道友下了兩百三十六種毒,卻依舊沒將道友捉住,真是可惜。」枯明子話音落下,周遭眾人只覺頭皮發麻,大氣都不敢喘,心中是又驚又駭,兩百三十六種毒,也不知道是該說下毒的枯明子可怕,還是現在還完好無損站在這裏的小天劍厲害。

「這兩個月,『奎虎』日夜嘶鳴,不斬你難消其念!」隨着古玉龍的話語,其腰間寶劍竟自行顫動起來,隱隱能聞劍鳴自劍鞘中傳出。天劍門乃是如今九洲劍修門派中歷史最為悠長的門派,光是其養劍之法,就不是其他劍修門派能夠比擬的。

然而枯明子只是微微低眸瞄了一眼古玉龍腰間的「奎虎」劍,淡淡笑道:「那可真是期待,不知我手中的神念之毒能不能幫助道友讓寶劍安靜下來。」其眼神輕蔑,話語中更是沒有絲毫對小天劍的忌憚,反而似乎真的很期待能與古玉龍再次一試。

面對枯明子這樣的態度,古玉龍出人意料地沒有立刻發作,反而輕聲說道:「我也期待,以你之血祭劍的那天。」說罷便轉身離開,先枯明子一步進入了場內。

「呵呵呵呵……」枯明子看着古玉龍的背影發出一陣陰翳的笑聲,讓周圍的人不寒而慄。

作為劍修的古玉龍被人挑釁之後竟然留下一句狠話就走了,雖然圍觀之人感到意外,但馮雲卻沒有絲毫奇怪。

「這小天劍是在養意啊,看來這人的劍意已經練出了火候,不可小覷啊。」馮雲心中暗道,他也有修行刀意,自然能看出來小天劍沉默的背後,其實是在積蓄神意。人有神,化劍意,隨着古玉龍心中神意的積累,他的劍意也會愈發鋒銳,一旦出劍,那便是無血不歸!

「怒面道友覺得這兩人誰會贏?」莫律也從南宮佼兒的倩影中醒轉,看着稍遠處的小天劍與枯明子,一臉複雜地向馮雲問道。

馮雲沉吟了片刻才認真答道:「很難說。若是比試,我還是看好小天劍更勝一籌,但若是生死之戰,我覺得同歸於盡的可能性更大。」

聽到馮雲的答案,莫律頓了片刻才點了點頭,隨即無奈地嘆了口氣:「可惜無論是這兩人的哪一人,我都不是對手。」

「哈,莫道友何必妄自菲薄,若論單打獨鬥,劍修自然是比其他修士厲害一些,但若是戰場之上,莫道友的作用可不會比小天劍差。至於樂毒宗……見到毒蟲的第一件事難道不是將它弄死嗎,為何要與這些東西比個強弱。」

莫律愣愣地看着馮雲,顯然被馮雲這番話驚到了,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馮雲這番話有些道理,只可惜他們的戰鬥是在擂台之上,殺死對手是不被允許的。

不多時,日頭已經快要升到眾人頭頂,該來的人也已經來得差不多了。

隨着幾位人影出現在祭台之上,場面頓時自覺地安靜了下來。

拜天族的大長老先朝後面的七位域主代表拱了拱手,得到回禮后才站上前來,掃了一眼資格者們后便朗聲說道:「今日,天驕試第一輪抽籤於此處開始!得天驕試資格者,共七十二人,未滿八十之數,所以老夫與眾位域主代表商量后決定,將天驕試的規則作出一些更改。」

「天驕試前半段一對一比試不變,直至最後剩下十八人,這十八人比試過後,勝者九人可進入祖廟,而敗者九人以「爭龍」決勝,最後勝者得進入祖廟的資格。」 楊昊顯然沒想到在林菁口裡性子刁蠻,長相普通的阮夏夏居然如此嬌美柔弱,瑩瑩如水的目光看著楊昊的時候,楊昊半邊身子都酥了。

而阮夏夏慘白的臉色更是引人心疼。

「怎麼了?有什麼不舒服嗎?」

面對如此美貌的女生,哪怕向來不喜歡富家女的楊昊都忍不住放柔了聲音。

看著自己面前瞬間黑了臉的林菁,阮夏夏心裡不屑的笑了笑。

誰讓明明是重生的林菁想要搭上楊昊,還想擠開男主身邊的眾多桃花,作為男頻爽文的男主,楊昊又豈是只有一個空間異能,長相普通的女生能拿下的。

看著自己心心戀戀的人被阮夏夏勾了魂一般,林菁咬牙切齒地瞪著阮夏夏,要不是楊昊在邊上,怕是恨不得撕了阮夏夏。

看著林菁這模樣,阮夏夏心裡暗嘆,這個重生女可真無腦。

明明知道末世后的幾年倖存者會是一個怎樣的走向,卻偏偏不想靠自己的努力,而是想抱男主的金大腿。

「我好像有點發熱,家裡沒有感冒藥了……」

阮夏夏一臉為難的說道,盡量讓自己的性格裝得像原主。

阮夏夏自然是不會跟原主一般繼續在男主的隊伍里待下去,男主本身自帶光環,無論遇到再大的危險,活下去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但是本身就作為18線女配的阮夏夏,可不認為自己有那個好運氣,在重重危險當中活下來。

「發熱?!」

原本只是憐香惜玉的楊昊聽到阮夏夏的話,頓時眼前一亮。

現在已經是末世第三天,有些比較早覺醒異能的人這會兒已經清醒,而發熱的時候,沒有出現喪屍化的人會覺形成異能者這事,已經有不少人知道了。

「你不用太擔心,你現在這癥狀是要覺醒異能了!」

楊昊的語氣中有著按奈不住的欣喜。

眼前這人的長相原本就是自己比較中意的那種,現在還即將覺醒異能,對於這種有顏值又有實力的女生,楊昊自然也更為欣賞,立馬向完全不知情的阮夏夏開始解釋起這幾天所發生的事。

依舊在興奮中的楊昊可沒發現自己邊上的林菁臉色陰沉的可怕。

而被狠狠盯著的阮夏夏自然有所察覺,卻沒太當回事。

等到楊昊把外面的情況跟阮夏夏說明了之後,阮夏夏也簡單的向眾人介紹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和別墅里現在的物資儲備。

這畢竟是阮家一個不常用的落腳點,裡面的物資儲備並不充足,特別是吃的,只有原主前段時間買回來的一些勉強飽腹的零食。

知道屋子裡的食物不多之後,楊昊便打算讓眾人只在別墅里過夜,第二天一大早出發趕往市外。

雖說現在S市還沒有完全淪落成喪屍的根據地,不過人口有幾千萬的S市市內的情況顯然不容樂觀,想要活命,就只能往市外跑。

眾人現在也沒有個目標到底去哪裡,不過都打算出了市區再考慮。

雖然阮夏夏把別墅里的情況告訴了大家,不過顯然眾人並不太相信初次見面的阮夏夏,禮貌的詢問了阮夏夏別墅裡面有什麼不能進的地方,便開始在房間里搜尋了起來。

在眾人眼中,現在還沒覺醒異能的阮夏夏勢單力薄,有怒也不敢言。

想著自己早就已經將兩個金手指好好的藏了起來,根本就不怕這些人找到,阮夏夏悠然自得的開始收原主的那些寶石首飾。

喪屍用不了多少年就會被各大倖存者基地清理完,不過想要恢復末世前的各種經濟、生活條件,還需要不少時間,畢竟這些後期可是流通貨。

哪怕前期沒在男主身邊,得不到什麼太大的好處。有了這些貴重首飾,末世後期也不會太艱難。

原主的這些首飾可都是值錢貨,而且十分精美,既然暫時沒有生命安危,自然想把這些首飾留下。

跟著的林菁看著阮夏夏小氣吧啦的把自己的各種首飾裝了半個背包,忍不住嘲諷道:「明天還要趕路,不想餓死就少帶一些沒用的東西。」

林菁是末世第三年重生的,自然不知道後期大部分喪屍都會被清理掉,不知道末世初期這些不值錢的首飾後期還是有價值的。

阮夏夏自然也沒那個好心告訴林菁這些,只是咧嘴笑了笑,沒有回答。

先不說這些首飾後期確實值錢,就是不值錢,阮夏夏也沒打算帶太多吃的在自己包里。

楊昊他們隊伍一共十八個人,包括林菁在內五個女生,其他都是男生,飯量自然不小。

別墅只有一些零食,男生背一袋估計也吃不了幾頓,而自己這些暫時需要那些男生保護的女生,到時候包里的吃的還不得貢獻出去。

既然保不住,阮夏夏也沒有給別人做苦力的習慣。

畢竟楊昊現在的這群隊友裡面可沒幾個好人。

想著過不了多久隊伍之後會發生的事,阮夏夏的臉色忍不住黑了下來。

就在隊伍里其他人詢問周圍屋裡的情況時,林菁歇斯底里的衝上前抓住阮夏夏拚命的撕扯著,嘴裡不住的說到。

「東西呢?東西呢?到哪去了?是不是你藏起來了……」

整個人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林學妹你怎麼了?丟了什麼東西嗎?你先放手,讓大家一起幫你找找。」

阮夏夏邊上的一男一女最先反應過來,女生扶住差點被摔倒的阮夏夏,一臉茫然的看著瘋了一般的林菁,一邊讓男生擋住林菁接下來的動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