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補天的女媧,沒想到,你居然連這個都知道,不過,我並不是補天的那個女媧。」女媧笑了一笑:「我是女媧,但是我並不是聖人女媧,而是她的一綹神念而已。說到底,也只不過是一個類似於分身的存在罷了,補天,我是沒有那個能力的。」

剛剛差點蹦到胸膛的心,在聽到這位自稱女媧分身的人所說的話之後,蘇嵐這才把它重新摁回了自己的肚子里。

「你是女媧的分身,為什麼她會將你分離出來?」蘇嵐好奇的問道。

所謂的神念和分身到底是什麼東西,蘇嵐沒有見過,現在他的實力不到,也體會不到那樣的感覺。

但是,就如同網路小說中所說的那樣,所謂的神念,其實對於修真者的作用很大,失去一點,都可以說是莫大的損失了。

既然對於修真者如此重要,那麼相比起來,和鍊氣士一比也差不多吧?

蘇嵐撓了撓自己的頭,決定相信自己所做的這個判斷。

因為,其中有一個很簡單的原因,支撐著蘇嵐做出這樣的判斷,那就是,自始至終,這位女媧分身口中所說的,其實都不是漢語。

換句話說,她口中發出的音節,對於蘇嵐來說,是根本沒有任何意義的。

蘇嵐能夠理解對方所說的話,並不是蟲蟲的作用,而是在她開口的時候,自身也會散發出一種精神波動,讓蘇嵐可以將對方的話,自動翻譯成自己所知道的語言中,最接近的意思。

這種感覺,如果沒有親身經歷的話,僅僅憑想象,其實很難。

在如此交流的時候,蘇嵐就像是自己在看一本書,裡面的所有語言交流,其實都是寫在紙上的文字,但是,有了大腦的二次加工之後,這才會在自己的腦海中出現語氣,出現聲調這樣的講究。

這一切,都是大腦自己進行加工的結果。

而蘇嵐和對方的這次交流,也是一樣,只不過原理更加的深奧,而效果,也更加突出而已。

換句話說,這神念一詞,其實就是對方所說的意思,然後蘇嵐在腦海中所能夠找到的,最接近和適合的詞語了。

因此,在性質之上,不論對方說的是什麼,最起碼的是,這種事物的性質,是和神念最為接近的。

「唉~~~」聽到蘇嵐的問題,對方嘆了口氣:「其實這一切,還是要從補天開始的。」

「嗯,這又怎麼了?」蘇嵐一愣。

女媧補天,這樣的事情,在蘇嵐傳承的,來自老者的記憶之中,對於這件事情,老者是充滿怨念的。

因為,如果不是女媧補天,他們又怎麼會被隔絕在仙界之外如此長的時間。

所以,對於女媧,還有她補天的事迹。最起碼,在老者,還有他曾經接觸的那些鍊氣士的意念之中,女媧只因為這件事情,就已經成為他們所有人的生死仇敵了。

但是,蘇嵐不用去仙界,也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仙界之內的居民看來,反而是一件大功德。

因為,只有這麼做,才可能讓被共工戰敗之後,已經破壞的滿目瘡痍的仙界,最快的恢復過來。

在共工那一炸之後,漏了個窟窿的天,已經成為了仙界的一個最大不穩定因素,而現在,有人能夠將它補上,讓仙界重新恢復穩定,那麼,自然是萬家生佛的人物。

世間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個人都是這樣。

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會有人說好,有人說歹。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們所在的立場不同。

其實,你也是一樣。

你對某人稱讚不已,又反過來對於另外的人破口大罵。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你所在的立場。

你稱讚的人,雖然不一定會給你帶來利益,但是,他所做的事情,肯定是符合了你的某些思想,或者,迎合了你的利益。

而你破口大罵的人,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為他觸碰了你心中某一顆敏感的神經,這才讓你產生如此巨大的情緒波動。

歸根結底,事情本身,就是沒有黑白屬性的,它的顏色,是看它的人給染上去的。在你心中,它有著什麼樣的顏色,那麼,它就應該是什麼樣的顏色。

「怎麼,對於女媧補天的事情,難道你的看法,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 聽到女媧分身說,這的空間,其實是一座仙舟的時候,蘇嵐感受到了莫大的諷刺感。

世界上再高明的作者,也寫不出這樣的一處荒誕劇。

這其中的陰差陽錯,啼笑皆非,已經讓蘇嵐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

地球上的人想回去,仙界的人也已經準備好了船。然而,當所有人都一拍即合的時候,船,沒到。

但是,雖然在當時,船並沒有到,但是,此時此刻,這艘船,卻是到了蘇嵐的面前。而且,他還和這艘船的船長見了面。

女媧的分身,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稱作是這艘船的船長吧?

蘇嵐想了想,開口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這艘船,怎麼現在還沒有到?」

其實,蘇嵐後面還想加上一句話,如果早到了,那麼,就沒有後面那些破事了。現在地球,整個成了一個爛攤子。都是因為你這艘破船,不僅僅不賣舊船票,就連船都見不到。

更別說,地球上那些鍊氣士,現在會落入這樣悲慘的境地,其實在根本上,還是和女媧脫不開干係的。

雖然,他們都是之前那場戰爭的參與者,但是,至少,共工最後的殉爆,並不是他們能夠阻止的,而且,也不是他們願意見到的。

聽到蘇嵐的問題,女媧分身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尷尬,張了張嘴,最後卻發出了一聲無奈的嘆息。

「我說,我們很早就出發了,然而,在路上迷路了,你信嗎?」

「姐姐,咱們別開玩笑好不好。」聽到女媧分身的回答,蘇嵐就只有一個念頭。

瞬間給跪了。

這麼無厘頭的答案,是蘇嵐怎麼都想不到的。

心情激動之下,蘇嵐都忘了保持自己對待高人一貫的恭敬態度,就連自己平日里說話的用語都帶了出來。

要知道,以蘇嵐的這點微末能力,叫女媧分身做姐姐,那可是有些大不敬的。

不過,聽到蘇嵐的稱呼,女媧分身卻也沒有生氣的意思,相反,她臉上的表情更加尷尬了。

很明顯,女媧分身也知道,自己這件事情半的,實在是有些太低級了。

尷尬良久之後,女媧分身這才開口。

「我們也不想的。」她幽幽的說道,聲音中,滿滿的無奈。聽起來,充滿了流行古裝劇的調調。

但是,蘇嵐這時候,可不會關心這個,他關心的,是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你們怎麼會迷路的?」蘇嵐一臉不解。

「這要從仙界和這片破碎空間的聯繫開始說起了。」女媧分身幽幽一嘆,接著,便從頭到尾,開始和蘇嵐詳細的解釋著事情的始末。

原來,蘇嵐之前所想的仙界,是一片大陸,這一點,是正確的。

只不過,這片大陸,實在是太過於廣袤,而且,在大陸邊緣,還有同樣廣闊的大海。這一點,以地球人從小所養成的世界觀,是很難想像的。

畢竟,這樣的一片大陸,已經比地球都要大了。這片大陸之大,就連很多聖人,終其一生,也沒有將它探索到盡頭。

《山海經》裡面能夠描述的,只不過是這大陸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恰巧的是,山海經描述的地方,就在整個大陸的邊緣部分。而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知道,這片大陸的邊緣存在。

而很有可能,在大陸更加中心的地方,那裡的人對待這方大陸的感覺,就像是地球人思考宇宙一樣,無邊無跡,沒有盡頭。

這一點,只是蘇嵐從女媧分身的描述中思考出來的,不過,蘇嵐心想,這應該也差不多。

畢竟,這方大陸,和宇宙相比,到底哪個更大,還真的很難說。而且,宇宙之中,大部分都是無盡的虛空,而仙界,則是都由土地夯實的。

只是,這大陸的周圍,仍舊是有著空間壁壘的。換言之,這樣廣袤的大陸,都是有邊的。

而且,在某些地方,就連大陸,也是在這片大陸的邊上,並沒有海洋的襯托。

共工利用大陣殉爆,將整片土地都一起粉碎的時候,這股力量,終於打破了空間的壁壘,而那一次之後,本地的聖人們才知道,原來在這壁壘的外面,還是有更多的空間的。

只是,那裡的空間,並不適合生存,因為那裡,是無盡的虛空。

沒有靈力,沒有任何可以讓他們維持生存的東西。

在許多想要搏一搏運氣的好奇者進入虛空,再也沒有回來之後,聖人們運用陣法,將這破碎的地方暫時補住,避免了更多的靈氣外泄。

而同時,他們也下達了禁止其他的鍊氣士再繼續進入虛空的命令。

直到後來,女媧研究出了補天的方式,這才將壁壘的破洞真正的修補好。

而在那之後,女媧心有所感,預言到了在那之後,壁壘外面仍舊生存的生命中,會有一場人族的浩劫。

這,就是女媧分身這艘船出發的原因。

而另一方面,蘇嵐通過自己之前得到的信息,也將壁壘外面發生的事情,給徹底的補足了。

老者後來得到的,關於大陸破碎之後的消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就是被那些好奇的踏入虛空的鍊氣士給傳遞出來的。

而他們,在出來之後,除了極少的一部分,有運氣回到了仙界之外,其餘的,一直到女媧補天開始,都再也沒能回去。

因為,在這虛空之中,他們行動消耗的靈力,是無法得到補充的。很多人,就是這麼累死在了回去的路上。

而女媧補天之後,重新恢復了原樣的壁壘,除非能夠再次出現像是共工殉爆這樣的大爆炸,否則,以鍊氣士的能力,又怎麼能夠在上面再重新打出一個洞來?

但是,不要忘記一點,壁壘外面的靈氣,其實是一直在逐漸減少的。

所以,留在宇宙中的這些鍊氣士,就像是被困在一個密封的鐵皮屋中絕望等死的囚徒一樣。

無奈的等待著氧氣減少窒息而死,但是,卻沒有打破這間屋子的能力。

唯一有希望的,就是女媧派出來的這艘船,這艘來接他們回去的船。 「這方仙舟,是我的本體利用在研製補天手段時候對於壁壘的了解所製作出來的。可以利用特殊的陣法通過壁壘。」女媧分身說道這裡,臉上有些自豪。

「然而你們還是迷路了。」一旁,蘇嵐幽幽的說道,提醒著對方,他們犯下的這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聽到蘇嵐的話,女媧分身臉色一僵,然而,還是沒有反駁什麼。

畢竟,這件事情,真的是錯在她們。

「我也不想的,誰知道,突破壁壘之後,並不是直接出現在這空間之中,而是迷路在無盡虛空里了呢。」女媧分身提到這件事情,臉色再次變得十分無奈。

是的,這就是他們這艘船航班晚點的原因。

女媧分出神識製作的仙舟,功能自然是無話可說。更何況,為了接走被留在外面的鍊氣士,女媧更是抽取了一方水土的時間影像,這才將仙舟打造完成。

這方水土,就是落山與周圍的紫雲門。

要知道,紫雲門修鍊氣運,即使是類似於一個快照一樣的時間影響,也是自帶氣運的。這樣一來,可以保證他們的成功率。

只是,女媧千算萬算,卻漏算了一點。

她,對於壁壘外面的虛空,實在是沒有任何的了解。以為自己將壁壘封印之後,那些散落在外面的大陸碎片,仍舊是在壁壘後面,只要仙舟穿過壁壘,就能夠出現在碎片周圍。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壁壘修復之後,補天石殘餘的力量,將大大小小的碎片,也分割成了無數的空間泡,裡面包裹著各種碎片,大小不一。

其實,這種空間泡,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阻止了靈氣的逸散。因此,像是乾坤大陸那樣的大一些的大陸碎片,因為有較為完整的生態鏈,所以還可以保持自己的靈氣,只不過,比不上仙界那麼濃郁而已。

但是,空間泡產生之後,它們之間,卻是產生了位移。

當仙舟出發的時候,大陸的碎片非但沒有乖乖的停在自己原本的地方,相反,它們已經離原本的仙界大陸,有一段距離了。

於是,滿心以為突破壁壘之後就能夠完成任務的女媧分身,在興沖沖的穿過壁壘之後,瞬間就迷失在了廣袤的虛空之中。

無邊無際,沒有任何的方向,沒有任何的導航措施,甚至於,沒有任何的標記物來對比參照。

那時候,就連女媧分身自己都不知道,她將船給開到哪去了。

甚至於,到了後來,她連自己怎麼回到仙界都已經不知道了。

可能,到了最後,紫雲門的氣運終究還是發揮了一點作用,就在女媧分身迷路迷的不知道東西南北的時候,終於,她見到了其中的一個空間泡。

而那個空間泡,正是地球所在的那一個。

能夠突破仙界壁壘的仙舟,穿過一個意外形成的,比壁壘要弱不知道多少倍的小空間泡,自然是沒有任何的障礙。

而後,女媧分身發現了兩個消息。

一個好消息,而另一個則是壞消息。

好消息就是,在冥冥之中,女媧分身已經感應到了,這裡,就是自己出發的時候,被本體告知的,自己需要到達的目的地。

並且,在卜算之下,女媧分身甚至於找到了地球的位置。

這裡,就是一切的源泉。

然而,壞消息則是,女媧分身到達之後她才發現,自己來的,實在是太晚了。 盛世貴女之王牌相師 宇宙中,幾乎已經成為了靈氣真空。

這樣的情況下,女媧分身尷尬的發現,她已經出不去了。

原本就是女媧神識分出的分身,其實這個分身,是沒有任何肉體加持的存在。在仙界這樣的環境中,神識分身其實和普通的鍊氣士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只是,放到這樣的靈氣真空之中,問題就來了。

沒有肉身的禁錮,女媧分身無法阻止自己體內的靈氣向著靈氣薄弱的地方逸散。如果她出現在地球上,可能用不了幾秒,自己就會被靈氣真空抽的一乾二淨,留不下任何痕迹。

在這種情況下,女媧分身坐蠟了。

都已經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然而,就是因為晚了這些年,所以,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舊日裏是你遺忘的悲傷 並且,在沒有遇到鍊氣士的情況下,女媧分身甚至於都沒有辦法培養自己的代言人。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找的人,能不能夠聯繫到外面的鍊氣士。

甚至於,她都不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下,還有沒有鍊氣士有可能存活。

而即使存活,他們也已經躲進了各種的異空間中,普通人,是萬萬找不到的。

不過,在利用精神力對於外界幾次短暫的掃描之中,她也知道了,為什麼自己的本體,會對於這裡有感應了。

這個寵妃有點閒 因為這個地方,出乎意料的,人族大興。

雖然沒有靈力,雖然生活的人並不是鍊氣士。但是他們,確實真真正正的人族,純正的人族。

這些人,都是受到女媧庇護的存在。

要知道,雖然仙界之中人族在女媧的庇護下,也開始走向了興盛。但是,在其他種族,像是妖獸,或者仙人,巫族之中,人族的底層並不佔優勢。

而惡劣的生存環境,更是讓人族擴張受到了制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