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說好了的,不用我賠的!說實話為什麼沒人信呢?唉~」炑林「痛心疾首」的說道。

「呵呵~這位學弟的實力很強啊!」羅布笑道。

「恭喜你們,你們都通過考核了,那麼便先在這站上半個時辰吧!」

「羅布,你這是什麼意思?」聞言,蕭玉柳眉一豎,滿臉冰霜的冷喝道。

「蕭玉。你也是老學員了,應該知道這是錄取時的規矩,呵呵。現在的新學員脾性越來越浮躁,所以在錄取之時,挫挫他們的銳氣,有利他們日後在學院的生活。當然,你就不用了」羅布笑道。最後一句是對炑林說的。

「哼,羅布,你對那些無知新生說這些。我也懶得管你,不過你少把這些爛規矩用到我帶來的人身上!」蕭玉冷冷地道。

「這是規矩。」

羅布嘴角一抽,蕭玉如此不給面子的在眾人面前叱喝他,也讓得他心中有些怒氣與酸意。

「羅布,你還是別搗亂了,你其實也清楚,這些規矩,可有可無而已,何必鬧成這樣?」旁邊的眾女。也是有些瞧不慣這傢伙拿著雞毛當令箭的舉動。都不由皺眉道。

「呵呵,抱歉。他們是在我手上通過測試的,按照規定,這段時間內,我應該暫時管轄他們。」羅布燦爛的笑道,瞧著蕭玉又欲發怒,他話音忽然一轉:「好吧,看在你的份上,他們不用全部出去,就讓一個人代表吧?嗯,我看看,就讓,就讓這位小兄弟出去吧,呵呵,反正一個大男人,也不用怕被晒黑。」羅布的手指在幾人身上緩緩移過,最後笑著停在了蕭炎面前。

蕭炎輕抬了抬眼,淡淡的望著面前這滿臉笑容的青年。

「滾開,蕭炎他不會出去的,我自己會去找若琳導師說,不用你在這裡指手劃腳!」性感長腿朝前一邁,蕭玉擋在蕭炎面前,冷聲道。

「呵呵,羅布大哥,這位學弟好像不太聽話啊!」就在幾人糾纏不休之時,羅布身後的小弟便說道。

「嘿,好久沒遇見過這麼囂張的新生了,羅布大哥,需要我們幫忙么?」聞言,一名胸口上繪一枚金星地青年,沖著羅布嘿嘿發笑,笑容中有著一抹討好意味。

笑著點了點頭,羅布望著俏臉陰沉的蕭玉,略微沉吟,忽然笑道:「這樣吧,不出去就不出去,不過畢竟外面還有這麼多新生看著,如果偏偏他們幾人不出去晒晒,恐怕別人心裡也會有些不樂意。」

說著,羅布拍了拍身旁那名青年的肩膀,沖著蕭炎笑道:「既然你不想出去,那便與戈剌切磋切磋吧,當然,不需要你打敗他,只要你能在他手中堅持二十回合,那就行。」

「嘿嘿,來吧,小子,讓我來教教你如何尊重學長,不然以後在學院里吃了虧,還得怪我們。」那名叫做戈剌的青年,上前一步,對著蕭炎不懷好意的笑道。

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在眾人地注視下,蕭炎無奈的聳了聳肩,上前兩步,到蕭玉身旁時,忽然手臂一伸,狠狠地攬住那柔軟的纖腰,將之摟進懷中。

被蕭炎突然偷襲,蕭玉先是一愣,緊接著俏臉布滿紅暈,考慮到羅布在一旁,她只得停止掙扎,咬著一口銀牙,但心中卻有些許甜蜜感。

蕭炎的這般舉動,在讓得附近的眾女再次目瞪口呆時,也使得羅布的臉色,瞬間陰沉,他偏過頭,對著戈剌陰聲道:「下手重點!」

聞言,戈剌陰笑著點了點頭。

「這是一點利息。」手掌留戀般的在蕭玉腰間輕摸了兩把,蕭炎輕笑道。

。 龍夜斐鬆了口氣,「夜擎,對不起,我不是想剝奪你的財產和權利,實在是我現在代管公司名不正言不順的,要不這樣,你轉一部分給我,轉多少你自己決定。」

龍夜擎說道,「我們是兄弟,龍氏在你手中或者在我手中都一樣,你把股權轉讓書發過來給我,我簽字就是。」

龍夜斐沒想到會這麼順利,順利的出乎他意料之外,聲音哽咽,「夜擎,對不起,我是不是太貪了點?也許是因為離開帝都幾年吃了太多苦,讓我的心性也變了,對不起!還是不要了吧,我等你回來,你給我一份授權委託書就好,我先替你把公司管理好。」

龍夜擎無所謂,他真不在乎股權在誰手中,「沒事,我把股份給你。」

「謝謝理解,夜擎。」龍夜斐靠在椅子上,把電話掛了,事情順利的讓他忐忑,會不會太順了點?

凌若冰盯着他興奮的問,「怎麼樣,他答應了?」

「嗯。」

「真答應了?」凌若冰特意倒了兩杯紅酒來,「慶祝一下。」

龍夜斐一聲冷笑,「有什麼好慶祝的,我本來就是龍家大少,股權理應給我的,他是弟弟,我到時候再分一部分給他就是。」

「你說的是。」凌若冰摸著自己的肚子,「寶寶,你爸爸越來越厲害了,將來,你就是龍家繼承人。」

「你先出去,別在這兒影響我,我還有些文件要處理。」龍夜斐等她走了又撥通了一個號碼,「龍夜擎始終是個禍害,現在他在醫院正是好時機,找個時間把他給做了,還有喬安夏,一樣不能留着。」

徐葉心耳朵豎起,書房中徐天剛正跟龍夜斐通電話,「醫院那邊有國際刑警守着,要動手很難,我讓葉心去試試。」

「那臭丫頭早就被龍夜擎給迷住了,她下不了手,你安排其他人去做。」

「也好,我會安排的,等股權到手,龍氏和龍家就都是我們的了。」徐天剛放下手機嘴角露出一抹笑,事情進展比他想像中更順利,走出書房去了後山竹林,竹林中有一座房子,採用的是古式建築,穿過長廊來到主屋。

屋裏坐着一男子,正在畫畫。

「你可真有閒情逸緻啊,不過,有進步,這竹子畫的越來越好了。」徐天剛湊近了些。

男子坐在紅木椅上,抬眼看向他,「你怎麼來了?你兒子又遇到什麼麻煩了?」

徐天剛笑了起來,「沒有,進展的非常順利,龍夜擎已經答應把公司股權給他,很快,他就會成為龍氏和龍家的繼承人,而凌若冰已經懷上他的兒子,將來,龍家就是徐家的了。」

男子眼眸驀地圓睜,透著憤怒和痛楚,「所以呢,留着我已經沒用了對嗎?」

徐天剛繞着桌子轉了一圈,「不得不說,你是個人才,連畫都畫的這麼好,你說的對,世界上只能有一個龍夜斐,等他拿到龍氏股權,正式成為龍氏董事長那天,你就可以上路了。」 「劉雲,你有什麼打算?」後土在把地府重新佈置了一下后,問劉雲道。

但是,劉雲看着平心娘娘的表情,明白娘娘是有什麼事要拜託他了。

「娘娘,有吩咐直接說吧,劉雲看看能不能完成。」劉雲無奈地說道。

「別這副模樣,好像我虧待你似的,我想讓你先當着判官,這個位置現在沒人適合。」

平心用手指敲了一下劉雲的腦門,沒好氣地說道。

「而且你現在不是被天庭追殺嗎?先在我這裏躲躲吧。」

劉雲思考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不是因為想躲避天庭,或者是對判官的職位有想法。

是靈兒突然跟他說,想研究一下靈魂和盤古污血,打算另闢蹊徑,用別的辦法強化一下劉雲的戰力。

「娘娘,這樣吧,我幫你運轉五百年的地府,不過娘娘,我在洪荒還有其他事情做,不能總待在這裏,所以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到合適的人選。」

「可以,你先下去吧,對了,這個印先拿着,這是地府凝聚出來的判官印,不啻於鬼帝的許可權,可以動用地獄道所有刑罰。」

「就算以後你不想當判官了,這個也送你,你還是地府的總判官。」平心對着劉雲說道。

「多謝娘娘厚愛。」劉雲對着平心躬身行禮,這個判官印的威力不遜色與那些後天至寶,而且還有地府許可權,就這樣送給劉雲。

說實話,劉雲還是有點害怕的,有種東西叫因果。

聖人最喜歡這樣算計了,而劉雲不接也不行,這樣直接不給面子,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他也不知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

劉雲和馬瑙他們離開了平心宮,回到之前那群遊魂所在的地方,現在輪到自己要幹活了。

「馬瑙師兄,牛梓師兄,我先幫你挑幾個有用的遊魂當着手下吧,這樣地府也能快點運行。」

說完,出現在那群表情略顯焦急的魂魄面前。

「大家提起精神,現在我身邊的這兩位,就是以後的陰差之長,牛頭陰長,馬面陰長。」

牛頭和馬面的稱呼是劉雲劉雲在路上忽悠兩個人的,避免被其他人看出自己的跟腳。

而這也是劉云為了讓歷史回歸原位,劉雲一直記得一件事:洪荒大勢不可改,小勢可改。

也就是說牛頭馬面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兩個人要是「牛頭和馬面」。

「你們現在誰想加入他們的隊伍自己報名,別耍花招,不然我讓你們先去地獄道里轉悠幾萬年再說。」

劉雲亮了亮手中的判官印,這判官印給他們的壓力,讓他們瞬間正正面色,以最諂媚的姿態去討好馬瑙和牛梓。

最後他們各自收了50名手下,合計一百名手下,在安排好后,他們的身上也出現了陰差的衣服。

這是地府規則凝聚起來的,具有威懾,破魂的功效。

在馬瑙他們解決完自己的事情后,劉雲也回到了自己的判官府,這是平心為劉雲建造的。

恢弘大氣,比起後面鬼帝住所不遑多讓。

「拜見太乙師兄。」劉雲來到玄冥宮裏,跟太乙真人的其中一個分身見面。

以後成為判官了,雖說自己擁有不輸於他的許可權,但是名義上他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

「劉雲師弟,你好啊!沒想到截教藏得最深的不是你的大師兄,而是你啊!」看着劉雲,太乙真人感慨地說道。

「師兄,劉雲只是適逢其會而已。」劉雲怕太乙有什麼想法,導致自己後面會有小鞋穿。

「算了,以後這偌大的地府,也只有你我朝夕相對了,對了,你快點幫我找四名判官,不然我這裏沒法正常運行了。」

「而且每個宮至少四名判官,也就是我們需要四十名判官,維持地府的輪迴運行。」

「是,劉雲明白了。」劉雲無奈地回答了一聲,但是找四十名合適的判官也不是一朝一夕。

突然之間,劉雲覺得自己上了平心娘娘的當了,估計這五百年裏,不找到一些副手,自己要沒時間修鍊了。

……

「靈兒,你確定有用嗎?」劉雲看着手中血紅色的藥劑,有點忐忑地說道。

此時距離開闢地府,已經過了快500年的時間了。

這五百年裏,在都一百年的時候,劉雲就已經培育了四十名合適的判官出來。

甚至為了讓判官和鬼差制度充滿活性,劉雲定下了一個選舉制度。

說到選舉制度,就不得不說這裏的居民了。

因為輪迴每天處理的靈魂數量有限,而洪荒上堆積了無數年的靈魂沒有那麼快解決。

為了不影響輪迴的秩序,劉雲在土伯的地盤再建了一座城——酆都。

讓他再管理那些接受審判完的靈魂在那裏安居樂業,等待輪到自己輪迴。

而在這期間,這兩座城每隔100年選拔一次鬼差,實力最強者,威望德行最好的靈魂獲選。

當差百年後,有優先輪迴的權利。

而每當鬼差任期滿,有權利競選當任判官。

當任判官后,有地府的加持,有機會另闢蹊徑,專修鬼仙。

這對於那些不願意輪迴遺忘過往的人來說,這是莫大的誘惑。

而且這靈活的制度避免了判官的體系腐化,讓判官永遠保持剛正不阿。

而當制度出來的時候有沒有人反對呢?

肯定有,就是馬瑙他們手下那群鬼差一直反對。

但是在劉雲把他們丟入幾個去了地獄道后,他們之中再也沒人敢鬧事了。

雖說劉雲現在實力只有天仙,但是只要在地府,有判官印的加持,他基本上玄仙也不是他對手。

在這五百年裏,不只是劉雲把自己的重擔卸下,還有一件事情獲得了初步成就。

原先對於血海里的血水,在洪荒里普遍的看法是認為這是盤古大神的臍帶血所化。

開天後被污染了,只有冥河和他的阿修羅族能利用。

但是經過靈兒的研究,將這血水無限放大,從而發現了裏面的細胞結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