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誰!?「

還不等他落地,歐陽玄大喝一聲,將來人嚇得雙腳一縮,落地的姿勢都顯得有些不自然。

「手舉起來!」

藏在暗處的歐陽玄一部跨出,手中多了一把木棍,頂著來人的後背。

「別!我是周雲!!」

「周雲?你來幹什麼。」,聽到來人是周雲,歐陽玄將手中的木棍收隨手丟棄,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我來問個問題。」

「什麼問題,用得著晚上問嗎。」

「你和劉穎,到底是什麼關係?!」 一想到自己來這裡的原因,周雲突然變得底氣十足,好像歐陽玄欠了他的一樣,還轉過了身,抬著下巴,蔑視著原本就比他矮一點的歐陽玄。

「昂??」,歐陽玄原本就莫名其妙,聽了他的問題,更是大眼瞪小眼,摸不清頭腦,「什麼什麼關係,能說清楚一點嗎?」

「哈哈哈…!」,而影卻笑的前俯後仰,不斷的錘著胸口,「哎喲,笑死我了,你這是情敵找上門了,哈哈……」

「這是哪兒門子的情敵,根本就沒有情。」,歐陽玄翻了個白眼,直接無視了他的嘲笑。

「我是問你,為什麼劉穎會故意認輸,你和她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周雲的額頭上多了三條黑線,因為他重複了一遍之後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有點像女人無理取鬧。

「沒什麼啊,就是安慰了她一下,然後就各自離開了。」,歐陽玄別過頭,不想再搭理周雲,「我和她什麼也沒有發生,別大驚小怪的。」

「那她為什麼會對你直接認輸?」,周雲不死心,跟了上去,追問道。

「我怎麼知道,說起來我還覺得奇怪呢,明明應該要針對我才對,比賽的時候卻一直在幫我。」。正在前進的歐陽玄突然停下了腳步,「要不,你去替我問問她?」

面對周雲不屈不撓的追問,他只好將源頭推向了劉穎,「希望她別怪我吧…」,歐陽玄想到。

「額,對啊…」

周雲聽到他的話,楞楞的站在原地,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瓜::「真是太傻了,直接去問她不就行了嗎。」

「我還有事,先走了。」,看著周雲楞楞的表情,歐陽玄無奈的搖了搖頭,腳下生風,幾個呼吸,便鑽進了樹林,便消失在了周雲面前。

留在原地的周雲眉頭微皺,仔細思考一番后,眨了眨眼睛,向著女生住宿區飛奔而去。

「嘿嘿,運氣好的話她應該還沒有休息。」,周雲這樣想著,加快了腳下的動作。



一般學生的宿舍,都是兩個人一間,而且房間里的配套設施,也都是兩個人的量,但是唯獨劉穎的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住,床和別的設施也都只有一個,但是房間里卻有許多的柜子和兩個屏風,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麼的。

劉穎此時正坐在窗前,看著樹梢上明亮而皎潔的月亮,眼神有著一些溫柔和痴迷,更是是不是得閃過一絲羞澀。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她的俏臉紅了紅,一下低下了頭,看著桌子上的筆墨,埋頭寫字。仔細一看之下,那紙上寫著的,全是一個人的名字…

周雲很快就來到了劉穎的院子外面,輕輕的敲了幾下院門。

叩叩叩…

正在犯花痴的劉穎被這突如其來的敲門聲給招了回來,警惕的看向門外,「誰!?」

「是我,周雲。」

聽到來的人是周雲,劉穎的嘴巴抿了抿,最後還是忍不住露出一臉的厭惡,「你這麼晚來幹什麼,我現在沒空理你。」

門外的周雲聽到她的話,眼神灰暗了下來,變得有些委屈。

「沒什麼,你先開個門,我問幾個問題就走。」

「問吧。快點。」,聽到他保證自己問幾個問題就走,劉穎的心裡也舒服了許多,當即打開了門,讓他早問早滾。

「你認識歐陽玄多久了。」

「沒多久,最多一個多月。」,劉穎的額頭上多了一些黑線,她一想就知道,周雲肯定會問這個問題。

「那,你和他是什麼關係。」,周雲看著她,眼神里有一絲決然。

「我和他…」。劉穎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小聲,「我和他沒有關係,或者說,因為我父親和他父親的關係,我甚至應該和他是仇敵。」說到這裡,劉穎的眼神里失去了光彩。

「太好了!」,在門外的周雲聽到劉穎這麼說,高興的脫口而出,雖然他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至少劉穎似乎和歐陽玄不會有結果,這樣自己就有機會了。

「好什麼好!一點也不好!」,劉穎的心情被他的問題影響,突然變得有些陰鬱,「你問完了沒有?問完了滾。」,說完就像關上門。

「等等!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周雲連忙用手擋住,「你為什麼要向他認輸?」

「因為!」,劉穎看著周雲,表情十分凝重,「因為我雖然和他沒有關係,但是我被他打敗過,而且他還可以再次打敗我。」

「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歡你,我喜歡他!」,說完,她就直接關上了門,心裡幽幽一嘆:「唉,冤家啊…」

劉穎的聲音就像一根釘子,狠狠地釘在了周雲的心裡,還在上面重重的錘了幾下。

「你喜歡他。」,周雲獃獃的看著面前禁閉的大門,眼神里一片灰暗,身上更是在顫抖著。

就在剛才,他還以為自己真的還有機會,但是現在,他徹底的絕望了,就好像明明應該吃到糖果的小孩,卻因為糖果的數量不夠,而沒有他的分額一般。

「難怪了,所以你會認輸啊…」,周雲轉過身,看著灰暗的天空,眼神里也和天空一樣,顯得沒有生氣,低著頭,慢慢的走了出去。



「唉,問世間情為何物。」,就在周雲看不到的地方,霸凌天幽幽的嘆了口氣,剛才周雲和劉穎的對話,他也聽到了。

原本是怕周雲找到歐陽玄后,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自己好及時勸解他,沒想到現在勸解是不用了,反而應該阻止周雲有想不開的行為。

「一物降一物啊。」,再次感嘆一聲,霸凌天腳尖一點,朝著周雲離開的方向,躍然而去。

然而,對於這一切,歐陽玄顯然毫不知情,他只是和影在樹林里不斷的錘鍊自己的靈技和身法。

「呼…呼…」

「休息下吧。」,影坐在一根樹枝上,看著正在大口喘氣的歐陽玄說道。

「嗯…」

「要不今晚就這樣吧。」,影飄然而下,落在歐陽玄面前,「也要為明天的比賽留些精力。」

「嗯,行。那就先回去吧。」,歐陽玄一想他說的有道理,便點了點頭,整理一番,返回了自己的宿舍。 霸道愛:別惹億萬大人物 為了給明天的比賽留下一些精力,歐陽玄今晚並沒有練習的很晚,而是選擇了早點回宿舍,進去修鍊,他可不想浪費時間。



「她不喜歡我…」

夜深人靜,一個萎靡的身影在月光下拖著長長的影子,正在宿舍間的小路上慢慢的走著,他的身旁,圍繞著一股悲傷的氣息,令人避之不及。

這個萎靡的身影,就是從劉穎的院子里走出來的周雲。抬頭看了看灰暗天空,除了月光,沒有一顆星星,他的眼神也像天空一樣黯淡,雙目無神,只是向著自己的宿舍走著,就連霸凌天跟在他的身後,也沒有察覺。

「唉,這個傢伙,下午還說不會被影響,也不會因為感情扯上比賽,我看他現在連活都不想活了。」,霸凌天搖了搖頭,嘆息道。

然而,對於周雲,他還是不忍心看到他這樣下去。他想起了當初的自己也是初來乍到,卻被那些所謂的貴族和老生欺負的樣子。

就是眼前這個看上去一臉頹廢,精神萎靡,眼神黯淡的傢伙,就是他,幫助了自己,沒有與他們一起欺負自己,反而是勸告自己一起努力。

他始終沒有忘記,那段日子裡,即使二人每天都要受人排擠,卻依然迎難直上,超越所有的對手,努力的修鍊。還有那個總是陽光,英俊的笑臉。

「周雲…」,霸凌天忍不住出聲,將面前正拖著沉重的腳步,慢慢行走的人影叫住,「你別這樣。」

「凌天?」,周雲聽到聲音,轉過頭,看著身後的霸凌天,原本洪亮的聲音變得沙啞,也許是吃驚霸凌天為什麼會在這裡,語氣中還帶著一絲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他原本想說,我到這裡很久了,但是又想起了周雲是一個自尊心很重,而且不願意出醜的人,所以又將話給吞了回去。

「我才剛來,晚上睡不著,出來散步,剛好遇到你。」,他隨便編了一個理由,好讓我周雲相信自己,「對了,你怎麼在這裡,而且看過去心情不太好,出什麼事了嗎?」,他假裝不知情的問道。

「我…,有嗎?我很好啊。」,周雲展開雙臂,低頭看了看自己,覺得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又勉強笑了笑,「我沒事,你先走吧。」

「唉,這個周雲。」,霸凌天心裡幽幽的嘆了口氣,如果不是他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著,恐怕還真的會自己先走。

「沒事?難道你沒有發現自己的眼神里十分迷茫,沒有方向嗎?而且你沒有感覺自己的頭一直盯著地面嗎?」,他走到了周雲面前,雙手搭在了周雲的肩膀上。

冷情總裁的替身嬌妻 「我認識的周雲不是這樣的,他可是即使和全天下作對,也可以笑得出來的人!」,雙手用力,他的手指緊緊的扣著周雲的雙肩,搖了搖,「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難道和我也不能說嗎?」

即使到了現在,他也不肯直接說出來,因為他知道,如果直接說出來,恐怕周雲真的會想不開,所以他只能試著讓周雲自己說出來,只有這樣,才不至於傷害周雲的自尊心。

「凌天。」,周雲緩慢的得抬起頭,原本黯淡的眼神看著霸凌天,彷彿多了一絲光點,也多了一絲神采,「凌天…,我…,我真的有這麼差嗎?」,周雲的嘴唇顫抖著,眼圈也漸漸變紅。

「為什麼,她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哪裡做的不夠好,她可以直接跟我說,我為了她,真的什麼都能改,可是為什麼她要直接扼殺我的感情,為什麼。」

周雲一邊說著,一邊蹲了下來,右手搭在了霸凌天的左肩,眼淚不爭氣的流出眼眶,哭的像個丟了心愛的東西的孩子。

霸凌天沒有強硬的讓他站著,而是和他一起蹲了下去,把自己的肩膀借給了他,他就這樣傾聽著周雲的苦楚。

他從來沒有見過周雲像現在這個樣子,這樣傷心,這樣痛苦,這樣哭泣。即使他早就知道,周雲肯定會被拒絕,他從沒想過,那個堅強的周雲,會這麼的絕望。

「對不起。」,他聽著周雲不斷的抽泣,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向他道歉,或許,他應該阻止周雲來問,或者自己替他問,而不是讓他承受這種痛苦的事實。

「我該怎麼辦。」,周雲停止了哭泣,眼神還是一樣的黯淡,卻比剛才,有了一些精神。

「路還很長,以後也會遇到更多更好的女孩子,何必為了她作踐自己。」,霸凌天見到周雲恢復了一些神采,抬起頭看著他。

「你不懂,我只認定了她。」,周雲搖了搖頭,眼神里多了一絲堅定,和倔強。

霸凌天知道,恐怕周雲真的不會放棄了,因為他也知道,劉穎也是一個堅定而倔強的人,她也不會輕易的放棄。

「我知道了,你是對的,不要放棄。」,霸凌天在這一瞬間,好像知道了自己改如何去安慰周雲,他明白,或許只有這樣,才可以讓周雲漸漸淡化心中的悲傷。

櫻空之雪2(終結版) 「可是她說她不喜歡我,而是喜歡歐陽玄。」,雖然心中早就有了打算,而且也看出來了,但是當周雲聽到劉穎坦白自己喜歡的事歐陽玄的時候,周雲的心中還是十分痛苦。

「呵呵,是啊,他喜歡歐陽玄,又不代表歐陽玄也喜歡她,更何況我們都還小,未來的路還很長,只要他們沒有在一起,沒有成親,你都有機會讓她回心轉意的,不是嗎?」,霸凌天微笑著,看著瞳孔逐漸恢復往日光彩的周雲。

「所以說,我還是有機會的…」,周雲也看著他,口中喃喃的說道,「對啊,歐陽玄又沒說喜歡她,而且他們有沒有在一起,我還有機會!」

看著重新恢復神采,變得鬥志滿滿的周雲,霸凌天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管什麼時候,這個傢伙還是那麼神經大條,該笑的時候絕對是笑的最歡的,唉…」 「好了,先回宿舍休息吧,你忘了嗎?明天你還有比賽,而且對手就是歐陽玄。」,霸凌天看著重新恢復精神,而且彷彿動力滿滿的周雲,絲毫想不透,剛才那個哭的像孩子一樣的人,真的是周雲嗎。

「唔,對啊,我差點忘了,明天還有比賽。」,周雲摸了摸下巴,經過霸凌天這麼一提醒,周雲才想了起來,「那就這樣吧,我打算在明天的比賽上試一試這個歐陽玄,憑什麼能讓劉穎喜歡她。」

「你不是說比賽就是比賽,不能摻雜別的因素在裡面的嗎?」,霸凌天聽了他的話,擦了擦頭上的汗。

「這不是情況不一樣了嗎…」,周雲皺了皺眉頭,似乎是在思考什麼,「而且這個歐陽玄也不簡單,他是打敗過劉穎的,只不過用了一些別的方法。」

「什麼方法。」,周雲的話讓霸凌天來了一絲興趣,忙著追問道。

「不太清楚,不過他有可能再次使用。」,周雲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唉,走吧,挺晚了,回去睡吧,別到時候輸給了他。」,霸凌天見此也不好過多的追問,只能打了個哈欠,勸他回去休息。

「嗯,那我就回去了。」,周雲點了點頭,二人向著自己的宿舍走去。

「對了!!」,突然,不遠處的周雲停下了腳步,急忙跑到霸凌天身邊,「今晚的事你可別說出去!不然我就丟人丟大了!」

霸凌天走到一半,看到周雲又折了回來,還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結果只是周雲的自尊心在作祟,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道:「知道了,不會說出去的,早點回去休息吧。」

夜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過去,誰也不知道自己明天將會面對的是什麼,但是卻也都享受著這一刻,環境與心靈的寧靜。

「小子,該出發了。」,影的聲音出現在正在修鍊的歐陽玄耳邊,將他重修鍊中喚醒。

「嗯,我知道了。」,歐陽玄睜開了眼眸,因為修鍊的效果可以替代睡眠,歐陽玄現在基本上已經將晚上的修鍊當成了必須的休息。

「我們走吧。」



擂台。

那些喜歡看熱鬧的觀眾早早就已經來到了現場,著急的想要搶佔前面的座位,因為不止可以比其他人更近的光看比賽,還可以更靠近選手。

因為選手中幾乎都是男性,這種思想在女生中幾乎普遍存在,人人都想靠的近一點,如果不是觀眾不可以離開觀眾席,恐怕歐陽玄等人只能被圍的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快穿:不服來戰 「今天的比賽準備的怎麼樣了?」,秦壽的傷有所好轉,便早早就來到了擂台,看到歐陽玄在自己之後也來到了座位上,不由得問道。

「嗯,盡人事,聽天命。」,歐陽玄頷首,將目光集中在了擂台上,「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不管如何,我都會儘力而為,勇爭第一!」

「嗯,想法是好的,不過需要跨越的山峰很高。」,秦壽笑了笑,何曾幾時,他也是這樣的年少熱血,可惜他始終沒有什麼勇氣面對前方的巨峰,他今天的對手,霸凌天。

「呵呵。」。歐陽玄笑了笑,不再多言,而是將注意力也集中在了擂台上,仔細的聽黑衣宣布比賽。

「今天的第一場,歐陽玄對擂周雲。」,黑衣說著,飛身下了擂台,將擂台的管理權交給了公孫俊手裡。

劉穎緊張的皺著眉頭,直到黑衣剛才宣布今天的第一場對擂是歐陽玄和周雲,她才想起來,暗暗後悔自己昨天那麼衝動,「希望周雲不會因為我昨晚的話故意去傷害他。」,心中這樣想,她的手也不自覺的握緊。

歐陽玄走上擂台,看著對面比自己高一些的周雲也一起走了上來。

「這個傢伙昨天應該有去問劉穎吧?不知道什麼結果。」,歐陽玄眨了眨眼睛,瞥了一眼台下正在緊張的雙手緊握的劉穎。

「可惡,還敢看。」,周雲看到歐陽玄撇了一眼劉穎,心頭有些不爽,恰巧看到了霸凌天也正在看著自己,對著點了點頭。

「啊…!」,看到周雲的狀態還不錯,霸凌天也覺得放心,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太晚睡,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閉目養神。

「……,可惡這是表示,對付我之前可以睡一覺,不用太在意是吧?」,離他兩個座位的秦壽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真瞧不起人。」

他不知道,他這可是冤枉霸凌天了,那是真的困,不是瞧不起他。



很快,二人就已經站在了對方面前,同時準備好交手,並且將自己身上的氣勢提升到極限。

「準備好了嗎?」,公孫俊飄在空中,看著地下已經準備彈射而出的二人,「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

踏!踏!

兩聲幾乎同時響起的踏擊聲從二人腳下傳出,歐陽玄與周雲二人向著對方彈射而去,氣勢上竟然絲毫不比對方遜色。

「哼!歐陽玄,今天的比賽,看我不好好的教訓你,讓你知道我和你的差距,希望你以後離劉穎遠一點!」,想到這裡,周雲身上的氣勢變得更加強烈。

「這個周雲,身上的氣勢怎麼突然變強了。」,歐陽玄心中一動,「哼,可惜,我不是嚇大的,不管你的氣勢多強,我也不會被你唬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