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請讓一讓,我還有事。」,人群里傳出一陣無奈的聲音,明明是男人的聲音,卻十分有磁性。

「素煙公子!」

「素煙公子!」

隨著人群走遠,銀鈴也從歐陽玄背上爬了下來。

「看到什麼了?」

「看到一個小白臉。」,銀鈴不屑道,「中看不中用,一看就是銀樣鑞槍頭。」

「這都從哪兒學的?」,三人苦笑,不由得暗自搖頭。

「我們找個人問一下吧,這個素煙公子,到底是什麼人。」,秦壽看了看四周,發現那些人一直堵在門口。

「你好。」,歐陽玄拉了拉旁邊一個路過的大叔,看上去是一個做買賣的人。

「幹什麼…!」,大叔本想掙開歐陽玄的手,可是他低頭看到歐陽玄腰上的令牌,立刻掛上了笑臉,「有什麼吩咐嗎?」

「我想問問,這個到底是什麼回事?」,歐陽玄指了指那群女修鍊者。

「哦,她們啊。」,大叔笑眯眯的搓了搓手,這個意思,再明顯不過。

歐陽玄心領神會,拿出一個金幣,手指一彈,金幣劃過一道弧線,掉到了他的懷裡。

「嘿嘿。」,大叔將金幣收入懷中,「她們這是犯花痴了!這是在迎接那個素煙公子。」

「我看得出來,說重點。」,霸凌天性子比較急躁,嚴肅道,「那個素煙公子,是什麼來頭。」

「嘿嘿。」,大叔也不生氣,畢竟誰會和金幣過不去呢?

「那個素煙公子,誰也不知道是什麼來頭,只知道來到這裡一個多月,就已經惹得眾多女修鍊者紛涌而至。」

「我更是聽說,在他到達這裡之前,還和前來的高手對決,生生將人數減少了十幾人!」,大叔誇張的表情,似乎他見過事情發生一般。

「哦?倒是實力極強。」,秦壽摸著下巴,突然對這個素煙公子產生了一絲好奇。

「那怎麼叫素煙公子呢?」,歐陽玄不解道,尋常人的稱號都十分霸氣,這個素煙公子,卻是如此…文雅!

「哦,你說這個稱號啊,還不是那些女人給的,人家好端端一個強者,竟然取個這麼娘炮的稱號。」,大叔一臉的惋惜,然後背著自己的貨物離開。

「這個素煙公子實力極強,卻名聲不揚,我也未曾聽說過有這麼個強者。」,秦壽稍加思索,沉聲道。

「想來應該是沒什麼背景,如果能夠把他也拉到我們這裡,恐怕我們的戰力又會高出一截。」

「有道理。」,丁盼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摺扇,正不斷的扇動。

「走,上去結交一番。」,霸凌天大手一揮,背著手走了過去。

「讓一讓!讓一讓!」

「哎!你別擠我!」

「哎喲!」,從他走進去到出來不到幾分鐘,竟然就生生被人群擠了出來,可見這個素煙公子有多受歡迎。

「不行,完全不行,進不去。」,霸凌天搖著頭,臉上掛著尷尬。

「嘿嘿,你光靠力氣怎麼行,還是看我的吧!」,秦壽捋了捋頭髮,他對自己的容貌,還是有點信心的。

「這傢伙是想用美男計了,丁盼,你個大舅哥可得看著點。」,霸凌天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對丁盼道。

「咳咳,這次算了。下不為例。」,丁盼扭過頭,假裝沒看見。

「美女,讓一下好嗎?」,秦壽拍了拍面前一個女修鍊者的肩膀,企圖吸引她的注意。

「什麼…」

她看了過來,發現了身後的秦壽,可是卻面無表情,甚至隱隱還有一些嫌棄!就這麼看著秦壽。

「有什麼話快說,別打擾我看帥哥!」

「額,姑娘,我不夠帥嗎?」,秦壽尷尬的問道。

「你?帥?算了吧,我家素煙公子甩你幾條街!不,是好幾座城!沒事走開,我要忙了。」

「哈哈哈!!」

看著秦壽吃癟,他身後的三人都忍不住笑出聲,特別是霸凌天,腰都直不起來。

「行了,別笑了。」,秦壽的臉上隱隱有黑絲,沒好氣的對幾人道。

「唉,你們啊。」,銀鈴嘆了口氣,像個小大人一樣,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走了過去。

「姐姐,我想去裡面看看,可以嗎?」

「嗯?」,那女子轉頭一看,頓時臉色一變!「好可愛的小女孩!當然可以了,你一個小孩子能佔多大位置,來這裡。」

「愣著幹嘛,快啊!」,歐陽玄拍了拍秦壽的肩膀,此時的他正驚嚇的長大嘴巴。

「哦哦。。」

借著銀鈴做掩護,眾人也蹲著一起走了進去,終於看清了那素煙公子的樣子。

「柳眉輕挑,唇紅齒白,果真美男子。」,丁盼忍不住驚嘆。

「這張臉,長錯地方了吧?」,霸凌天揉了揉眼睛。

歐陽玄眉頭一皺,這個男的確實長得很是漂亮,甚至不像男人,而且他的身上竟然沒有一絲煙火之氣,更是有種初出淤泥的感覺。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他這個嘚瑟的樣子,有點眼熟。」,秦壽和歐陽玄一樣,皺眉看著面前的此人。

「你也是嗎?」,歐陽玄轉頭看了他一眼,「你看那傢伙,桌子上擺的全是吃的,可是卻沒有一樣是葷的,難怪叫素煙公子。」

「這個傢伙…」

「大家請不要叫我素煙公子了,我可擔不起大家如此愛戴,你們還是叫我周洪吧。」

秦壽剛想再評論什麼,這個素煙公子再次開口,這一開口,卻把幾人都嚇了一跳。

「周…洪!!??」 「我剛剛是聽錯了嗎?」,秦壽抽了抽嘴角,掏了一下自己的耳朵,「他剛剛說自己叫什麼?」

「他說他叫周洪。」,銀鈴抬起頭,看著一旁的秦壽,她分明聽到了面前這個像女人一樣的傢伙說,自己的名字叫做周洪。

「我沒聽錯?」,霸凌天摸了摸腦袋,他也聽見了,只不過不敢相信。

「我們都好久沒見周洪了,這個傢伙突然冒出來…會不會只是同名而已?」,歐陽玄思考一番,問道。

「嗯,有可能,這個世界上那麼多人,同名的多了去了,算了,我們走吧。」,秦壽一想,也有道理,其他人似乎也這麼認為,轉頭離開。



「哇哈哈哈哈!沒想到我現在這麼受歡迎!」,坐在椅子上的素煙公子見到自己這麼多的迷妹,正暗自欣喜。

「不行,我要矜持,要端莊,可不能讓她們失望,真希望小玄他能夠看到,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他低著頭,看了眼桌子上的飯菜,猛然注意到了銀鈴。

「沒想到我還有這麼小的崇拜者?嗯?還有男的?」,他搖了搖頭,一副無奈的樣子,「人長得太帥也不好啊,被誤會男女通吃咋整,特別還有這麼小的孩子,不行,要解釋一下。」

「你們…」,他剛剛起身,想讓眾人散去,就看到那幾個男的帶著那個小蘿莉準備離開,「你們要走了?」

「嗯?」

「誰要走?」

「素煙公子在說什麼?」

在一群人中出現幾個逆行的人,還是看的很清楚的,所以周洪一眼就注意到了他們。

「嗯?」,歐陽玄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疑惑的轉過頭,看向那個素煙公子。

「有什麼事嗎?」,霸凌天開口。

「你是…霸凌天?」,周洪看到其中一個壯實的男人轉過身,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精彩!

「咦?你認識我?」,被這個素煙公子認識,霸凌天沒來由的一陣噁心,「這個娘炮怎麼會認識我。」

「我當然認識你了!」

周洪站了起來,修長的身材引得那些女修鍊者一陣驚呼,幾乎就要衝上前去。

「霸凌天!我是周洪啊! 絕寵小嬌妻 是我!」

正在霸凌天莫名其妙的時候,一股靈力傳音在他腦海中響起,驚得霸凌天差點掉出眼珠子!

「這傢伙…這傢伙是周洪!」,霸凌天實在是難以置信,畢竟面前這個周洪和那個周洪的差距,是在太大了!

「我們知道啊,這傢伙也叫周洪。」,秦壽疑惑的看向他。

「我說他是我們認識的那個周洪!他剛才和我靈力傳音了!」,霸凌天似乎是接受了一些,跑到人群前面。

「你是周洪?」

「正是!」,好不容易樹立起帥哥的影響,周洪可不願意自己一時太激動而破壞了她們的好印象。

「各位都散了吧,我今日有事,謝謝你們的愛戴!」,周洪向那些女人拱了拱手,以示歉意。

「這傢伙,真是周洪?」,秦壽看著歐陽玄,二人大眼瞪小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難以置信。

「看凌天的表現,應該是了。」,歐陽玄苦笑道,「走吧,我們也上去吧。」

「周洪!」,秦壽上前,拍了他一巴掌,「你真是周洪?」

「輕點!注意我的形象!我現在可是素煙公子!」,周洪委屈的撇了他一眼。

「哈哈哈!果然是你,你是怎麼做到的?竟然這麼瘦?黃衣老師怎麼做到的?」

「是啊,你到底經歷了什麼?竟然不吃肉了?你看看你這一桌子菜,沒有一樣有肉。」,霸凌天指了指桌子上的飯菜道。

「經歷了什麼?」,周洪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再想起自己為了變成現在這幅樣子,所經歷的事情,身體不由得一抖,脊背發涼。

「咳咳,不提也罷,不提也罷。」,他急忙擺擺手,避開這個話題。

「我們還聽說,你在來的路上解決了幾個對手。」,丁盼雖然不熟,不過看著他們幾人團聚,倒也高興。

「是啊。」,周洪點頭承認,「是他們先惹我的,一路上一直說著要抓小玄,換什麼紫晶幣,我一氣之下就把他們解決了,誰知道這樣的傢伙還挺多,我就只能盡量了。」

「那你這一次過來是…」

「哦,我的老師要我來這裡,說是會在這裡得到成長,我畢竟戰鬥經驗還不是很豐富,順便爭取一些機緣。」,周洪道。

「還好來的路上遇到了周雲,嘿嘿嘿。」,周洪偷偷的笑著,和以前一樣有些陰險的錯覺。

「如果不是那傢伙,我哪裡住的起這個旅館,吃得起這些東西!」

「這個,確實貴。」,霸凌天深有體會的點點頭。

「對了,周雲呢?」,歐陽玄問道,聽到周雲竟然為了自己開了殺戒,他的心中一暖。

「他去說什麼…擴展業務了!」,周洪想了想,「秦壽,小玄呢?周雲不是說小玄在你那裡嗎?」

「唔?哈哈哈!」,秦壽看了眼歐陽玄,又看了看周洪,幾人一起哈哈大笑。

「笑什麼你們?」,周洪莫名其妙的看著幾人,「還有,這個小女孩呢?你不是昨天才結婚?你…不會吧?」

秦壽自然知道他說的不會吧,是什麼意思,額頭上爬上了幾條黑線,「別亂說,是不是嫌自己不夠瘦?」

「嘿嘿嘿嘿,你確定你現在能打得過我?」,周洪的嘴角多了一絲弧度,他現在的實力,還真不怕誰。

「這胖子…漂了。」,霸凌天憋著笑,看著二人針尖麥芒的樣子,「這個小女孩,可和我們沒關係。」

「那和誰…」

「和我有關係。」,歐陽玄摘下面具,因為背對著外人,他才敢露一面,「是我女兒。」

「小玄…」

「禁聲!!」,秦壽急忙做出手勢,讓他小聲點,「他現在很危險,你也知道,他正被人懸賞,你不怕有什麼危險,就大聲一點吧。」

「我明白了。」,周洪點頭,表示自己明白,「還有,你女兒?怎麼回事?」

「說來話長。」,歐陽玄苦笑,「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等周雲回來再一起說吧。」

「好。」,周洪看了看四周,領著眾人一起走向不遠處一個旅館,「這個是周雲的旅店,他說能力不夠,只有這麼一個。」

「這…」,歐陽玄看著門面的裝修,還有裡面服務員的服飾,「果然有周雲的風格。」 「走吧。」,周洪打開摺扇,率先走了進去,一副風度翩翩的公子模樣,眾人尾隨其後,一起走了進去。

「周公子。」

門店的門口不遠處有一個前台,門店的經理正在那裡,見周洪回來,急忙行禮接待。

「這位可是老闆吩咐過的,可不能怠慢!」,經理的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

「嗯,周雲在嗎?」,周洪道。

「老闆出去了,您有什麼吩咐嗎?」,經理問道,只要周洪有什麼需要,他還真的會儘力辦到。

「沒事,幫這幾個人安排住處,就說是我說的。」,周洪撇了他一眼,彷彿自己才是老闆。

「這…」,經理犯了難,畢竟收留周洪一個人,已經浪費了一個房間,現在還要再浪費幾個,到時候恐怕業績不夠。

「怎麼,有問題?」

「額,是,因為店裡已經沒有這麼多的房間了。」,經理尷尬的笑了笑,其實剩下的房間倒也夠,只是他不願意再付出什麼。

「你這傢伙,是看不起我們?」,霸凌天心直口快,一番話直接讓經理有些變了臉色。

「周公子,老闆吩咐過,讓我照顧你,卻並不代表我可以聽你的,隨意安排他們的住處,畢竟我們也要賺錢的。」,經理的表情有些嚴肅,也沒有了討好。

「賺錢?」,秦壽眉頭一皺,身為七大家族子弟,他還沒有受過這樣的氣,「我們要是在這裡,你也一樣賺不了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