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諾!」,錢菜著急忙慌的離開校尉營,直奔伙夫營。

「守規!」。

方守規聽見有人喊他,回頭一看。

「咋了?」。

錢菜扶著膝蓋,緩了一陣:「軍中的水有問題,校尉讓我們另找水源,快,你們幾個也一塊來。守規,帶好傢夥。」。

「回去拿好傢夥,帳門集合。」,方守規對著洪天象幾人交代一番后,自己回到營帳之中,從床板一側,摸麻布綁裹的無名槍,系在背上,又挑了把橫刀。

「走吧。」,錢菜見著方守規出來,心裡踏實多了。於是,伙夫營五十多人浩浩蕩蕩的出了青鹿涯軍營。

「往山上走。」,錢菜交代了一句,自己提著幾個水囊走在前頭。

「錢菜,水平時都好好的,怎麼今個有問題?」。

錢菜搖了搖頭:「不太清楚,不過,我前頭看著蔣隊正領著五隊出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啥事。」。

說完,抬頭看了看天:「趕緊找吧,天莫約還有一個時辰就要黑了。」。

「……」,方守規忽然橫手攔住錢菜。

「咋……」,錢菜剛想問怎麼了,看到方守規嚴肅的臉龐,一下也不好說話了。

「有人!躲起來!」,方守規當即拉著錢菜躲進一旁的灌木中。

「咋咋咋,有,有人?」,錢菜心裡哀嚎,在第七守備軍的時候,別說鐵木人,連土匪都見不著一個。一來青鹿涯,還沒倆月呢。前線果然不好混啊!

「沙沙沙」

林間走出二十個人,方守規一看,鐵木人!

「待著別動,天象,二虎。」,方守規把錢菜往身後推了推,給洪天象和二虎一個眼神,手伸向背後的無名槍。

待那二十名鐵木人走進。

「殺!」

方守規率先躍出灌木叢,抽出背後長槍,從天而降,一槍扎進一名鐵木人的身軀。一腳踩在那人身上,拔出無名,擰腰橫掃,再次帶走三人的性命。

洪天象也是十分迅速,手中兩柄金剛錘砸飛眼前兩人。

剩餘的鐵木人,待身邊的兄弟倒下后,才紛紛反應過來。

「殺!」

但是僅剩十一二人的鐵木兵,就算不提方守規幾人,伙夫營好歹也有四五十人,功夫再差,二三人打你一個總沒問題吧。

眨眼功夫,鐵木小分隊全軍覆沒。錢菜屁顛屁顛的跑去割頭髮,那是證明軍功的東西呢。

方守規摸著下巴:「怎麼會有二十人的鐵木軍進我們軍營後方……」。

錢菜將割下的頭髮塞進腰間,拍了拍方守規:「嘿嘿,別想那麼多,回頭我給吏官送去,你又是軍功幾件啊!」。

「收一下能用的兵器,準備出發。」,錢菜回頭開始安排。他只想儘快找到新的水源,然後回到軍營。 此刻的趙默瓊臉色蒼白無比,毫無血色,身子看去極為虛弱,癱軟在地上,手邊掉落著一柄長劍,卻是一件天品仙器,他竟是動彈不得。

顯然剛才那逆天一劍對其而言損耗極重,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秦楓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知不能再積蓄力量了,連忙催動乾坤鼎再次殺出,擋住渾噩邪龍的攻擊。

「轟隆隆!」

又是一次撞擊,迸發出陣陣爆炸之聲,能量洪流瘋狂四溢。

雙生神子退到趙默瓊身旁,將之扶起,快速後退。

秦楓與一群神族眾人全力催動乾坤鼎,爆發強大威能,迎擊渾噩邪龍。

聖威在這片山谷之中激蕩,將之摧毀,而這片空間更是徹底被撕裂。

數十里之外,傳來陣陣驚雷之聲,只是這裡的激戰更為恐怖,掩蓋了那裡的異象,也令他們無暇他顧。

在那裡,竟是有人在渡劫。

那是一名身穿黑衣,帶著血色鬼臉面具之人,之前曾出現在山谷之外,而此刻在這渡劫,而且並非初入靈仙。

他仰天望向落下的驚雷,祭出靈體,竟是一頭黑紅相間的巨龍,衝天而起,將那些雷劫紛紛吞噬,甚至將雷雲都給吞了下去。

不一會兒,雷劫便是渡過,而他再進一步,散發出恐怖的氣息。

不遠處,現出血巫魔子的身影,走上前去,恭賀道:「邪血,恭喜你成功渡劫,達到二重天靈鬼。」

在魔族,靈仙稱作靈鬼,靈聖稱作靈魘。

「呵呵,血巫,你來了,這不足為喜,早在本魔子的意料之中。」那帶著血色鬼臉面具的男子哂笑道。

他名為邪血魔子,目光瞥向鯤鵬山谷方向,道:「渾噩邪龍終於現世了嗎?那裡終於開打了。」

這時,又有人影出現,卻是逃出生天的邪炎魔子與繁無影。

「哼,邪血,你可真是夠狠的,明知山谷底下封印著一頭聖獸,做局坑殺我等,卻不提醒。」邪炎魔子冷哼道,「若非我等命大,也早已隕落在那。」

「桀桀,爾等愚蠢罷了。」邪血魔子不以為意。

繁無影則是露出一絲憂色,問道:「你到底怎麼想的?那渾噩邪龍恢復到了一品聖獸,莫說那些神族,我等也無力對抗。」

「放心吧,那些神族終究有些實力,而且我能感覺到有幾個頗為不凡,應當有些力量可以重創渾噩邪龍。屆時,我等再一同過去,便可將其擊殺,獲得聖獸屍體以及那些神族的寶物。」邪血魔子笑道。

聞言,繁無影眉頭一皺,疑惑道:「莫非你身上有著魘器?」

邪血魔子沒有說話,而是祭出一顆血色珠子,一道道血氣被其從虛無中吸引而來,更是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引血魔珠!難怪你沒有進入山谷,依舊可以引來鮮血吸收,血閻魔主竟將這寶物給了你。」血巫魔子一臉吃驚。

山谷中,戰鬥還在繼續,先前一切看似緩慢,實則只過了十餘息。

乾坤鼎爆發出的威能漸漸消散,而那渾噩邪龍也終究是負了傷,身上滿是血色。在張明宇這邊加緊時間排練的時候,另一邊網絡上也開始迅速發酵。

宮尚琴在排練完成後,就開始了對張明宇演唱會推廣的相關事宜。

而且宮尚琴還特意申請了時間延長,以防萬一。

正常來講,蓉城體育場的閉館時間是在晚上九點,不過宮尚琴擔心到時候粉絲熱情太過高漲,所以申請了半個小時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一十二章搶票搶到伺服器宕機 沐白裔忽然想起了什麼,在原地跳了幾下,然後晃了晃腦袋,又用手拍了腦門幾下。

王丹雅都好像感覺到她腦袋裏似乎有水波在晃蕩著,輕咳一聲,上前問道:

「你這是在做什麼呢?」

沐白裔沒有說話,只是忽然仰頭,然後用力地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要不是王丹雅及時閃身躲開,恐怕她臉上就要糊上一臉口水了。

她詫異地看着她,還沒開口,就發現隨着那道噴嚏被打出來,一縷黑煙順着噴嚏一起滑了出來。

她震驚地瞪大了眼,這、這東西……

更為詭異的是,沐白裔只是伸手在鼻尖前一劃,那抹即將飛走的黑煙便化為米粒大小的圓形狀。

即便很小,但那極其深邃的黑色讓它變得讓人無法忽視。

「是這個東西嗎?」彷彿變魔法一般,沐白裔指尖一揮,那一抹黑便自主地飛到傀骨面前,劃過一道淺黑的尾狀弧度。

傀骨渾身一震,卻再無任何動作,只有沐白裔透過傀絲無比清晰的察覺到他驀然繃緊的肌肉組織。

勒住他肢體的絲線再次折斷了他一手一腳,從外觀上看不出,但他只剩下一隻右手沒有折斷。

這一次可不是沐白裔動的手,而是他反應過強,在傀絲的桎梏下自己硬生生折斷的。

「這東西好像有點熟悉?」那抹小黑團飛回沐白裔手中,遠離傀骨一段距離之後,他緊繃的身軀才恢復過來。

她用傀絲緊密地包裹着黑煙,讓它不會肆意飛竄。

「這是於慕凝放入到我體內的東西!在我徹底失去意識之前,我隱約見到她手上拿着什麼,那上面漂浮着一縷黑煙,和它一模一樣。」王丹雅想起來了,驚呼一聲。

「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也想起來了。」沐白裔眉眼一挑,「這不就是那深坑裏的東西嗎?」

「深坑?」王丹雅一臉困惑,自己說了什麼讓她聯想到這個呀?

「沒錯,那還是一個非常奇妙的深坑呢,可惜你當時沒在場。」她可惜地搖頭道。

「只要將活人丟入那個深坑,就能立刻變成很厲害的變異喪屍!那些喪屍很聰明,能夠豢養人類,但卻不是拿來吃,而是丟到那個坑裏面,讓他們變成自己的同類。」

「我掉進去過一次,裏面有很多奇形怪狀的黑色石頭,暗沉無光,卻向外散發着大量黑霧。還好當時傀骨也掉下去了,我就用那些石頭給他煉造了一下,讓他變成我的傀人。」

「只可惜煉製的時間太短,裏面很多能量都沒來得及凈化。本想讓傀骨自己吸收掉,誰知他還沒全部汲取乾淨,就碰上了這件事。」

這世界的材料還真是奇特,同一種材質之間居然會產生如此強烈的排斥反應。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於慕凝手上的東西就是那種黑色石頭吧。」

並且不是從那個深坑裏獲得的,而是從其他地方得到的黑色石頭。當時她秉著不浪費材料的信念,把那裏面的石頭全部給用掉了。

所以,後來沈翰飛和於慕晴在那裏面什麼也沒有發現。

得知傀骨失常的原因,接下來就簡單多了。雖然這可能算是她煉製傀骨時,出現的一點小紕漏。

但對於偃師來說,這種小紕漏完全算不上瑕疵。這種殘餘在傀人體內本源能量,若是讓傀人自己吸收會讓他的成長更好,在一定程度能提高自身的潛力值。

總而言之,發生今天這種事情完全不是她的失誤,而是傀骨沒有儘快把體內的能源吸收完畢的原因。

那黑色石頭能讓人直接變成變異喪屍,也不知道於慕凝一個普通人是怎麼做到拿着它完全不受影響的。

或許是因為她手上的石頭並不多,要知道當初那坑底幾乎有數十顆石頭,才能讓人類成為變異喪屍。

「能讓人變成喪屍的石頭?」王丹雅驚萬分,「還是變異喪屍?!」

沐白裔點頭。

「哼!真是可笑,要真有這種石頭,這個基地早就沒有人類,而全是變異喪屍了。」

韓松月嗤笑不已,她握起拳頭,上面詭異的黑色血紋佈滿整隻手臂。她忽然陰森一笑,猛地跳起,揮起拳頭用力砸向地面。

頓時一陣地動山搖,她們所在的這一片地面瞬間碎裂。沐白裔幾人正好站在高台的邊緣,韓松月用了巧勁,把他們腳下那塊地面擊碎,讓他們直接從高牆上摔下去。

「沐白裔!」王丹雅第一時間抱住她,伸出血線試圖勾住一個支點。

但韓松月怎麼可能仍由她們自救,一連幾下擊碎地面,血線勾住一處,她便擊毀一處。

「韓松月!!」王丹雅憤怒又難以置信地大吼,對上的卻是韓松月冷酷無情的譏笑面孔。

王丹雅徹底絕望了,她終於相信韓松月對她不再存有一絲情義。

她下意識抱緊了沐白裔,把頭埋進她脖子裏,「一會兒我會把你扔遠一點,記得一到地面就馬上逃走。」

下面是幾隻呲牙咧嘴的大怪物,她們和之前的齊森全一樣,說不定還沒落到地面,就被那幾隻怪物給撕裂吞掉了。

沐白裔不自在地動了一下,還沒反應,就發現自己被一根手腕粗的血繩圈住,用力推向遠處。

王丹雅身體各處驀然爆發出無數根血線和血錐,大量血錐攻擊那些怪物。用最粗壯的血線把沐白裔推向遠方,其餘血線著如一張巨大的網,擋住怪物們試圖攔住沐白裔的手爪。

傀骨、傀支以及其他傀人因剛才的失常事件,被沐白裔徹底封鎖了它們的行動,所以此時只能毫無抵抗地掉入怪物堆中。

沐白裔在半空中回頭望着即將被怪物吞沒的王丹雅,心中一陣怪異。

又不是她的傀人,怎麼會有這種行為?

誓死護主,一向是傀人對待傀主的態度。而傀主也一直堅信,這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傀人才會用命來守護自己。

然而,這個信念好似在漸漸被擊碎。

她抓起一直窩在自己兜里的小偶人,放在圈住自己的這根血線上。

小偶人兩手一抓,她身上的血線驀然鬆開,她從半空中跌落下去。

這樣的高度,摔下去不死也會終身殘疾,更何況她是以頭搶地的姿勢掉落,絕無生還可能。

。看着紀暮手中的龍紋黑金鼎,瞬間許多事都明白過來,多年前瑤池聖地中隱藏的一支神秘勢力找上姜家,但不是神王一脈,而是家主一脈。

想要做什麼交易,姜雲並不知曉內容,但姜家家主和他們鬧翻了,所以現在神王宗祖復生,瑤光隱藏一脈將帝兵借給暗夜君王,報復姜家。

「送給你吧。」

《諸天中的亂古老兵》100章:神王復甦 雖說九轉金蓮所屬西天極樂,但卻生長在西天極樂與九重天相交處,養於千年釀造的上淵瓊漿中。

幾番轉念,九極已身處九轉金蓮所在之地。雖說九極不喜佛經枯燥,可這西天極樂的凈化倒是讓九極征戰許久,放鬆周身經脈的絕佳之氣。

「舒坦!」

好難得的讚歎出自九極口中,既代表這話說得真真是真。可偏偏美不長久,餘音還未落下,就被身後之人逮個正著,好似話本中書生闖入小姐家中,被逮了般無語。

「來者何人?怎敢闖入此處?」

連話語都是如此,只是這語音倒是讓九極耳邊一亮,如山澗中流淌的清泉,清澈而明亮,不過多了一份薄涼。

「九重天,九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