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謝謝你!」

說著,我猛得撲到多格特的懷裡,將臉蛋深深的埋進她的胸口。

在見到她的那一刻,我突然有種離別後會有很長時間不到她預感。

我,只想再次熟悉一下嬤嬤身上的味道,生怕在沒有機會。

「這是怎麼了?」

多格特因為我這一個特別舉動,被弄的有點懵。

「沒事!就是突然想抱您一下!」

不知何時,我的眼眶濕潤了,悄悄的留下了眼淚。

低頭擦乾淚水,對在一旁好奇的血親報以溫暖的微笑,

「很快!你就可以見到自己的家人了!」

小丫頭張了好幾次嘴,用蹩腳的人類通用語,蹦出了兩個字。

「謝–謝!」

再次報以誠摯的微笑,「那麼!多格特媽媽,我會學校了!」

「嗯!要好好學習哦!」

多格特站立在孤兒院的門口,揮手對著我奔跑的背影說道。

「我會的……!」

因為只有我一個人的關係,回程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因為那把鑰匙的關係,我決定在會學校之前,先去季旺金那裡一趟。

由於我的突然到訪,熊貓人商會的人類侍女接待了我。

我隱隱約約還記得她的名字–蘭芳!

「我找季先生!」

「對不起,尊貴的客人!我們老闆最近不在!」

侍女保持一如既往的微笑服務。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不過關於您,老闆走之前特別交代過。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有什麼事情,您直接和我說就行了!」

「這樣啊!」

我掏出懷中收藏的鑰匙,放到桌子上,「你看這個!」

看到鑰匙后,侍女微笑著說,「請跟我來吧!」

說著,起身朝身後的屏風走去!

我急忙收起鑰匙,起身跟上侍女的腳步。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屏風後面是一個秘密的通道。而在通道的盡頭,還有一個巨大的空間。

這裡,隨處可見忙碌著的侍女模樣的女生。

蘭芳,朝一個忙碌的侍女招了招手,「去把4517的鑰匙取來!」

「是!」侍女點頭,轉身離開。

蘭芳轉身看向我,「請稍等片刻!」

幾分鐘后,侍女雙手捧著一把和我手中一模一樣的龍形鑰匙走了過來,恭恭敬敬的交到蘭芳的手裡。

「請跟我來吧!」

蘭芳繼續前行到一個像是接待廳的地方。

「請在這裡稍等片刻!」說完,蘭芳便獨自離去。

剛剛坐下,便有侍女端上芳香的濃茶。

「請用茶!」

我急忙點頭示意,「謝謝!」

也許是感覺時間足夠長,我決定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裡,將葛格蘭的信拿出來看一下。

信的大致內容分為兩部分。

第一是,帝國開始全境招兵,而赫瑪爾頓首當其衝的成為第一站。在我不在學校的這段時間,不知何人以我的名義報了名。寫信的意思是想通知我在看到信的時,即可返回學校。

第二是,被凱撒救回學校的那名女生已經蘇醒。雖然當時傷勢很嚴重,好在及時得到救治。

到底是什麼人用我的名義報名的呢?

「砰!」

金屬的撞擊聲將我從思緒中來回到現實。

蘭芳將一個大箱子放到我面前,同時朝我伸手,說道,「請把您的那把鑰匙給我!」

重生之逆戰西遊 很難想象,蘭芳,一個看似柔弱的女子,居然能單手提動那麼大的箱子。

「給!」

我將鑰匙遞給她。

兩把鑰匙同時插入鎖孔,隨著「咔咔咔」的幾聲響動后,箱子被打開。

蘭芳將打開箱子推到我面前,「這是老闆交代要交給給您的東西!」

黃程程的金幣,慢慢的碼放在箱子裡面,而最上面靜靜的躺著那塊藍龍的龍鱗!

將龍鱗收好,順便取出一千枚金幣,那是我答應給雀瑟,關於當初那把劍的報酬。

再次抬頭看向蘭芳,「這些錢,可以暫時寄存到你這裡嗎?我暫時還用不到!」

「當然!請稍等!」

蘭芳招呼兩個侍女進來,將箱子抬了出去。

片刻之後,我的手裡又有了一把新的金鑰匙。

看到我準備起身要走,蘭芳說道,「客人!這裡還有一件屬於您的東西!」

「什麼?」

蘭芳從身邊的一個侍女手裡接過一個布包,遞到我手裡,「這是您之前要求定做的衣服!」

旗袍,唔!如果不是蘭芳提醒,我都快把答應希梅娜的事情給忘了!

接過旗袍,一股腦的塞到背包裡面。

「嘿!」蘭芳捂著嘴角輕聲笑了笑。

「怎麼了?」

「客人,你還很是雷厲風行呢!」

「有么?」

「嗯!」蘭芳點頭說道。

「那麼下次再會!」

「好的!隨時歡迎您的光臨!」

辦完商會這邊的事情后,我決定再去庫塞斯特的酒館一趟,畢竟承諾給他的配方的!

富貴錦繡 「啊!我最親愛的朋友!」

說著,正在清點貨架的庫塞斯特便要衝上來,準備要我一個熱烈的擁抱。

難道這貨就不知道男女有別嗎?

不過,在他撲過來,碰到我衣角的前一秒,我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

「這是你要的配方!」

我右手伸出,食指與中指間夾著兩張摺疊在一起的紙張。

你很難想象,庫塞斯特那種又矮又胖的人,身手有多麼靈活。

瞬間就奪過紙條,欣喜的拆開閱讀起來。

嗯!這個見利忘義的混球!這是我對庫塞斯特最高評價。

當然,這種話,是不能對著這位耿直的矮人說的,不然他會捂著自己的小心肝,然後滿是可憐的說,

我最親愛的朋友,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的心拔涼拔涼的!

「哦!對了,再給我來杯晨露酒!」

再三確定過所有的配方無誤后,庫塞斯特屁顛屁顛的跑到吧台里,說道,「稍等!」

在某次酗酒吹牛逼時候,庫塞斯特一臉壞笑的向我推薦這種酒後,我就果斷的放棄了黑鐵,轉投新歡了。

我也曾質疑過,矮人不是和精靈世仇么?怎麼還會販賣精靈的酒釀。

不過庫塞斯特的解釋到,什麼仇恨在利益面前都是浮雲!

這讓我經常想的懷疑,這貨的耿直屬性,是不是裝出來的!

一杯酒下肚,告別了矮人兄弟。

回到學校時,已經是天黑了。

「你怎麼才回來?」

「怎麼了?」

「唔!」希梅娜捏著鼻子,揮手驅趕著,「你怎麼可以喝酒呢?」

「哪有什麼啊?」我一臉的不在乎!

「你可是未成年啊!!帝國不允許未成年喝酒,你不知道么?」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算了!」希梅娜決定暫時先不糾結這事了,「葛格蘭教官找你有急事,學院都炸鍋了,你居然還這麼悠哉!」 人生總是有無數次的錯過,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我們無法改變過去的失誤,

但是,我們可以汲取過去失誤的教訓,改變未來!!!

第一次發現自己酒量這麼低,感覺也沒喝多少啊!頭咋那麼暈呢?

算了,有事明天再說吧!

葛格蘭本來是準備等我回來就找我問話的,結果卻被別的事情岔開了,這也是我能安穩睡覺的原因之一。

第二天一大早,激烈的拍門聲,將我從睡夢中喚醒!

「誰啊?大清早還讓不讓人…」

我的猛的打開宿舍的門,一個以身戎裝的帝國士官站立在門外,將我原準備罵人的話,全部塞回到肚子里。

士官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女孩,稍稍皺了皺眉頭。

看著士官的表情,我才意識到自己現在還是穿著睡衣的模樣,急忙關上門,大聲說道,「啊!抱歉,請等我幾分鐘!」

洗漱是來不及了,單手沾了點涼水,將鳥窩樣的頭髮打濕,稍稍整理了一下,隨手將一旁的學院制服套在身上。

再次照了照鏡子,確認一切無誤,這才……。

「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么?」

因為剛才的事,再次面對士官的時候,我只能勉強的擠出一點笑容,來掩飾心中的尷尬。

士官貌似沒怎麼在意之前的事,只是認真的翻看自己收的文件夾,找到其中的一份文件,再次抬頭看向我。

「請問,你是安吉麗娜么?」

「是……是啊!」

「啪!」

士官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立正敬了個標準的帝國軍禮,「恭喜你被錄取了!」

「哈?」

「這是你的通知書,請按著通知書上的要求,在三天後準時報到!」

士官從文件夾中取出一張紙,恭敬的遞到我的手中。

「帝國萬歲!」

重生:蛇蠍毒後 士官再次立正,高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