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走吧,人生就是這麼殘酷的,總需要在不斷的磨礪中成長。」顧成東攬著哭成了淚人的林小小,低聲安慰道。

「人死不能復生,珍惜活著的人才是真。」林羽也微微嘆了口氣。

眾人聞言皆是點了點頭,進入雲龍山這十多天來,他們見過了太多的殘酷,但收穫同樣豐富,至少,他們是從死亡線上走過幾回的人,比趕緊來時更懂得珍惜,更懂得堅強,更希望變強。

簡單的祭拜之後,一行六人再次踏上征程,連續走了一天,一切都還算平靜,天色漸晚,樹林中漸漸暗了下來,林羽等人商量之後準備找個地方駐紮下來休息,因為有過之前的經驗,現在選擇駐紮地點的事情都是由林羽決定。

林羽也不推脫,目光在周圍掃過,尋找著嘴合適的駐紮地點,繞過一處小山崗,林羽嚇了一跳,原來山崗後邊便是一面略微陡峭的懸崖,剛才一個不留神,倒是差點掉落下去。

懸崖下有一顆撐天大樹,樹枝交錯,枝榮葉茂,難怪之前用勘察術也沒能發現這處懸崖。

林羽眼尖,透過那茂密的樹枝,隱隱能看到在樹的下方有一處石台。石台上有一株直徑起碼能有一米多的野靈芝,望著野靈芝,林羽眼睛一亮,能長這麼大的靈芝,起碼也得有幾千的年份了,這種東西吃起來,那可是大補。

摸了摸鼻子,林羽瞬間決定下來,今晚的駐紮地點就在這個小山崗後邊,雖說這裡是懸崖,但卻可以通過這顆撐天大樹爬到下方的石台上去,如果真的遇到了襲擊,靠著勘察術,大家可以提前躲在石台下,在這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方,來多少魔獸或者襲擊者,都不能拿自己等人如何。

回到林默等人的身邊,林羽將他們帶回了山崗後方,當他們在林羽的指點下,看到樹下的那顆野靈芝時,皆是驚愕得張大了嘴巴。

最為誇張的是雲茜兒,翻身便直接爬到樹上,根本不顧林羽等人的提醒,幾個翻騰間便落在石台上,抱著野靈芝傻呵呵的大笑。

林羽望了望其他人,見他們也都一臉狂熱的盯著野靈芝,恨不得也馬上趴下去咬上兩口。林羽不禁無言以對:「不就是一顆野靈芝嘛?雖然珍貴,但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其實,如果林羽知道野靈芝在這世界上的珍貴程度,那便不會這麼想了,在前世,靈芝雖然可以入葯,甚至直接熬湯,但藥力總不能被完全的利用,然而,在這個有煉丹師的世界,他們能夠完全的將靈芝利用的淋漓盡致,所以功效要大得多。

在這個世界上,靈芝被稱為長生不死草,醫治百病,有病醫病,沒病美容,男女老少皆宜,實屬居家旅行必備之良藥。

「起碼得五千年份的長生不死草,哈哈,長生不死草啊!」雲茜兒狀若瘋狂,想也不想的直接一口咬在野靈芝上,但因為野靈芝太硬,反倒把她的牙齒咬得生疼,痛呼著捂著嘴巴流著眼淚。

林默等人也終於按耐不住了,見下邊石台足夠大,一個個翻身上樹來到石台上,伸手撫摸著野靈芝,就好像許久未見的情人一般,但因為有過雲茜兒之前的經驗,大家終於是忍下咬上一口的衝動,只是雙眼發亮的上下撫摸著。

林羽無語,同樣來到平台上,望著幾個瘋狂的隊友,瞪大了雙眼。

顧成東跟林小小兩人最先回過神來,待看到林羽像看怪物一般看著他們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訕訕的笑容,顧成東指了指野靈芝道:「長生不死草,這麼大的,估計能賣出去十萬金幣,甚至更多。」

「十萬金幣?」林羽聞言嚇了一跳,他對這個世界的錢幣沒什麼概念,但他知道十萬將會是很多,起碼像之前與他比試打賭的魂師學院李志,雖說是貴族,但對於一萬金幣的賭資,也根本無法拿出來。

那邊雲茜兒等人也回過神來,但目光中仍保留著些許精彩,雲茜兒舔了舔舌頭,欣喜道:「有了這麼大的野靈芝,我讓我爺爺給我煉製美容丹,每天當豆子吃……」

林默跟朱有財正流著口水摸著野靈芝,聞言差點跌一跤,回過頭來朝雲茜兒豎了豎大拇指,無語道:「土豪,我們做朋友可好?」

大家皆是大笑,不得不說,今日的運氣是極好的,出門撿到寶,還是得來全無費功夫,之前大家辛辛苦苦九死一生得到的東西,就算全部賣出去也抵不上這麼一顆野靈芝。

因為野靈芝生長在石台上,林羽等人也不敢站在石台上拔,擔心石台受到靈芝根系的破壞而掉落下去,於是幾人只能站在樹枝上,用衣袍系成圈套,套住野靈芝的平蓋使勁往上拉,但野靈芝實在是根深蒂固,六人用了全身解數才終於把它給拉扯上來。

野靈芝一離地,石台上頓時出現一個大坑,倒是沒有大家想象中的那麼脆弱只是掉落了一些十塊泥土而已,就在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石台上突然一陣輕微的晃動,旋即轟然一聲巨響。

最外邊的顧成東陡然瞪大了雙眼,手指著底下的石台驚叫道:「這裡有個山洞?」

「山洞?」林羽等人一愣,皆是湊上前去,果然,在石台的裡邊部位,有一面四四方方的山洞,看起來確實人為的,剛才那轟然巨響,便是堵住山洞口的一面巨大四方形石塊。

「看來這株長生不死草應該是開啟山洞的鑰匙了,只有將它拔出來,山洞才會啟動。」顧成東冷靜下來,望向林羽等人,眼中的意味不言而喻,看起來也是個探寶的狂熱分子。

「用長生不死草當鑰匙,看來這裡邊應該是某位大能所留,也不知道在裡邊究竟藏了什麼東西?」雲茜兒眨巴著眼睛,躍躍欲試。

「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朱有財更是直接。

林羽卻是搖了搖頭,沉吟道:「我擔心這裡面沒那麼簡單,一旦進入山洞中,如果遇到情況的,進退不得。」

對於林羽的話,眾人皆是沉默了下來,確實,這山洞中可能藏著巨大的寶藏,也可能潛在巨大的危險,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留下山洞的人在洞口外種下長生不死草,除了當鑰匙用之外,何嘗不是將長生不死草當成了誘餌?

「我說你們幾個大男人怎麼就磨磨嘰嘰的呢,今天都已經走到這裡了,如果我們不進去一探究竟的話,豈不是人生一大遺憾,嘿嘿,那可是會造成心魔的。」雲茜兒撇了撇嘴,一個翻身重新回到石台上,回頭朝林羽等人怒瞪了一眼,自個人率先進入山洞中。

「等等我。」朱有財見狀,急忙跟上。

「我們沒得選擇了。」顧成東攤了攤手,拉著林小小同樣進入山洞中。

林默與林羽對視一眼,同樣苦笑,四個同伴都進去了,他們確實如顧成東所說的,沒得選擇了,不管山洞裡邊是什麼,他們都得進去與同伴並肩作戰。

然而,林羽心中也隱隱有些興奮,剛才他雖然反對,但那是因為人手太手,林羽擔心他們的安危。如果此時只有林羽自己一個人話,他根本不會考慮裡邊是福是禍,人生在世,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男兒就應該勇往直前,如果做什麼事情都畏畏縮縮的話,終究一事無成。

「探寶,要開始了……」

強壓下心頭的興奮,林羽跟在林默的身後進入山洞中。 身為五峰村村長的陳大軍,既想帶領村民發家致富,又擔憂賠錢,進而引來村民的謾罵。

幾年前鎮裡面牽頭,在石橋村搞黃金梨種植。

最初還好,石橋村上下都賺了不少,但從前年開始,黃金梨賣不出去,全爛在地里,一個個村民欲哭無淚,如今那片梨園長滿了野草。

看了看牆角那一麻袋黃金梨,陳大軍心中猶豫不決,於是詢問需要多少錢。

「大伯,我有兩種方案,其一每戶人家出資一千,賺了錢就按戶分,其二由村裡出地,我家出錢,村裡佔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陳宇說道。

「村裡每家都有人在家,我叫他們過來開個會。」陳大軍想了想后說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弄一個豆瓣廠,用不了多少錢,他現在還有兩百多萬,等事情辦成,回到鎮上的時候,再告訴父母也不遲。

辣椒八九分錢一斤,胡豆(蠶豆)也不貴,罈子、簸箕之類的,隨便買幾十個就行了,再用石棉瓦搭一個棚子……豆瓣廠就搞定了。

陳大軍打開喇叭,對著話筒說道:「各家各戶派人過來開個會。」

不小片刻,村裡的男女老幼,相繼走了過來,只見不少人都拿著一兩個凳子。

「我打算在村裡弄個豆瓣廠,帶領大家發財致富,有兩種方案供大家選擇……同意每戶出資一千的舉下手。」陳大軍笑著說道。

村裡幾家比較有錢的,猶豫片刻后,把手舉了起來。

「同意村裡出地,衛國家出錢的,舉一下手。」陳大軍又道。

各家各戶可以做主的人,紛紛把手舉了起來,村裡有一些荒地,在他們看來,那些地拿出來建個豆瓣廠,他們就能坐著分錢,何樂而不為?

「衛國怎麼沒來?」吳大全疑惑的問道。

「吳叔叔,這事我可以做主。」陳宇笑著說道。

「行,反正你工資高。」吳大全笑道,他聽兒子吳奎說過,對方在三陽機械廠當什麼顧問,每個月的工資就有八千之多。

「我擬了一個協議,大家既然都同意,就在上面簽個名字,再按一個手指印。」陳大軍用筆寫了一份協議,站起身來說道。

「大伯,食品加工廠的證件,還得麻煩你去鎮里辦一下。」陳宇說完之後,又轉身說道:「海叔,建豆瓣廠這事,就麻煩你了。」

「只要給錢,我沒有問題。」吳大海說道。

「洪叔,你在擔窯罐,豆瓣的缸子,幫忙買一百個回來。」陳宇說道。

擔窯罐其實就是幾人一起,開車從窯罐廠拉窯罐,然後挑到農村,和種地的農民換糧食,之後用車把糧食拉去賣掉,賺取交換過程之中的差價。

「行!」吳大洪說道。

「我身上沒帶錢,下午把建豆瓣廠、買窯罐的錢拿給你們。」陳宇說道。

「小宇,你就不多考慮一下?」吳大勇提醒道。

「我們老師經常說,失敗是成功之母,多失敗幾次就能成功了,反正弄一個豆瓣廠,也用不了多少錢,就當練練手,積累一點經驗。」 冠寵六宮很囂張 陳宇說道。

「好了,今天的會就到這裡。」陳大軍說道。

一個個男女老幼,聊了一陣后,各自拿著凳子離去。

「大勇,大海,大洪……留下來喝兩杯。」陳大軍說道。

「要得。」眾人相繼應了一聲,穀子打完了,糧食也交了,家裡也不忙,就算喝醉了,也沒什麼關係。

「大伯,我先回去了。」陳宇說完之後,走向不遠處的自行車。

「大伯,我先回去了。」陳宇說完之後,走向不遠處的自行車。

「吃了野豬肉再走吧。」陳大軍說道。

「還有野豬肉啊?」吳大全好奇的問道。

「小宇今天出去釣魚,碰到有人打了一頭野豬,用魚和別人換的。」陳大軍說道。

「不吃了,我家裡有。」陳宇言罷之後,騎著自行車離去。

「小宇真能幹,一個月八千多。」吳大全羨慕不已的說道。

「什麼一個月八千多?」吳大海好奇的問道。

「吳奎說他在三陽機械廠當什麼顧問,每個月的工資就有八千。」吳大全解釋道。

「我們一天累死累活,也就二三十塊,他一個月八千,這也太多了吧?」吳大海神情震驚的說道。

「別人那是有本事,聽說小宇第一次去三陽機械廠修機器,也就兩三個小時,就賺了三陽廠兩萬多。」吳大全說道。

「兩三個小時就賺別人兩萬的,這也太黑了。」吳大洪忍俊不已的說道。

「吳奎他們那個李主任說,找外國人來修機器,也要好幾萬,找小宇修機器,三陽廠還省了不少。」吳大全說道。

「要是我們家吳極,抵得上半個小宇就好了。」吳大洪感嘆道。

離開五峰村后,陳宇一邊騎著自行車,一邊給自己充值。

「大眾豆瓣醬知識充值一百紙幣,你的大眾豆瓣醬知識達到初級。」

「大眾豆瓣醬知識充值一千紙幣,你的大眾豆瓣醬知識達到中級。」

「大眾豆瓣醬知識充值一萬紙幣,你的大眾豆瓣醬知識達到高級。」

「大眾豆瓣醬技巧充值一百紙幣,你的大眾豆瓣醬技巧達到初窺門徑。」

「大眾豆瓣醬技巧充值一千紙幣,你的大眾豆瓣醬技巧達到融會貫通。」

「大眾豆瓣醬技巧充值一萬紙幣,你的大眾豆瓣醬技巧達到爐火純青。」

個人餘額減少兩萬兩千兩百,陳宇製作高級大眾豆瓣醬的能力達到爐火純青。

「中級大眾豆瓣醬就能風靡全國了,高級大眾豆瓣醬先留在手裡。」

幾分鐘后,陳宇回到麵館,說道:「爸、媽,我在村裡弄了個豆瓣廠……」

「你才多大,就學別人建廠了?」夏雨皺著眉頭說道。

「建豆瓣廠又不會虧錢。」陳宇說道。

「你怎麼知道不會虧?」夏雨質問道。

「麵館沒虧吧?」陳宇反問道。

「你哪裡的錢?」夏雨又問道。

「我發工資了。」陳宇說道。

「誰給你發的工資?」夏雨追問道。

「我在三陽機械廠當顧問。」陳宇說道。

「多少錢一個月?」夏雨接著問道。

「沒,沒多少。」陳宇支支吾吾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