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起來吧,不知今日丞相為何出現在在此呢?」

這才是龍韓傲最想問的了,今天因為太上皇出關,龍傲天早就傳旨,取消早朝了。

既然沒有了早朝,那麼劉文濤這個時候出現,不得不讓人疑惑了。

「回王爺的話,是這樣的,小女因為擔心王爺的安危,特讓微臣進宮看看」

劉文濤見他問的直白,也沒有將自己的目的隱瞞的打算,也直接說了出來。

「本王能有什麼事情呢?本王聽手下說,馨兒今日去了丞相府」

雖然劉文濤是劉靜馨的父親,但是龍韓傲很明白,她還沒原諒自己的父親。

所以跟劉文濤說話的語氣就沒有那麼禮貌,而是一個王爺對待臣子的疏離。

「王爺是那裡的話呀,馨兒是微臣的女兒,以前是微臣疏忽了,以後微臣絕對不會讓人在傷害了她的。」

因為龍韓傲的話,劉文濤很生氣,但是也明白他這是為了自家女兒報仇才這麼說的,過去的確是自己的錯。

想到這裡,原本心裡還有氣也消失了。

「既然是這樣就好,丞相也知道本王現在走不開,本王也很安全,就勞煩丞相幫忙照顧照顧一下馨兒幾天。」

「王爺說的那裡的話,雖然馨兒跟王爺有婚約,但還是微臣的女兒,照顧女兒是微臣的職責,那是說什麼麻不麻煩的話。」

對於龍韓傲的話,劉文濤很不喜歡聽,說的好像自己會虐待自己的女兒一樣。

要是他心裡想的,被雨聽見了,一定會說:「你的確虐待你女兒,不然我們加的王妃會那般的瘦嗎?」

「既然有了丞相的保證,本王也就放心了,丞相看本王沒事,還是早些時候回府吧!馨兒現在實力還不怎麼,本王有些擔心吶!」

劉文濤又是一怒,但是又不能發作,誰叫自己以前做錯了呢?

這下好了,被人一直拿著說事,又不能反駁。

「王爺,屬下也去丞相府,這樣您也就放心一點了」

雨看機會來了,原本王爺就因為自己沒有保護王妃生氣,現在機會來,趕緊就站出來說了。

再不出來說,雨怕自己活不過明天早上另另外,所以很識時務為俊傑的站了出來。

聞言,龍韓傲沉思了一下,就在劉文濤要說什麼的時候,開口了。

TFBOYS靜待花開 「這樣也好,既然如此,雨你就跟著丞相去丞相府保護王妃,記住了,只要讓王妃不高興著,殺。」 聞言雨渾身一震,不光是雨,在場的沒有一個人心裡是平靜的。

王爺實在是太霸氣了,居然敢在丞相的面前這麼說,那就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丞相留呀!

風火雷電雨他們都能夠想到的事情,劉文濤怎麼會沒想到,但是他一點也不生氣,反而很是欣慰。

這樣的龍韓傲才是真正愛著馨兒,那樣未來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就放心的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他了。

「怎麼?沒聽見本王說的話?」

見雨半天都沒有反映,龍韓傲很美耐心的重複了一遍。

聽見龍韓傲那微冷的聲音,一個激靈的回過神來,抱拳行禮道:「是,屬下領命。」

「嗯,去吧,靈越玲瓏,你們也跟著去」

龍韓傲轉身正好看見靈越玲瓏兩人,就讓她們一起去了。

「可是王爺,王妃讓我們跟著你,看看你有什麼幫忙的」

靈越比較大膽,雖然也不放心劉靜馨一個人在丞相府,但對於她的命令還是不敢為。

「怎麼?現在連本王的話都不聽了?」

聞言龍韓傲有些生氣,他現在更擔心是劉靜馨一個人在丞相府會不會被欺負了。

「可是王爺,王妃她·······」靈越還想說什麼的時候,被玲瓏拉住了。

「是王爺,屬下們這就去找王妃,王爺您也要小心」

玲瓏明白,現在王妃的安全,再說了,他們也挺不放心讓王妃一人在丞相府的。

「嗯,告訴王妃,本王很安全,讓她不用擔心,處理完這邊的事情,本王會去接她的。」

龍韓傲聽了玲瓏的話,語氣也稍微好了一點,但是還是不放心的交代了一下。

就這樣,靈越玲瓏還有雨就跟著劉文濤回了丞相府了。

在她們離開不久之後,龍傲天也來了。

但是龍韓傲還是一點也不想跟他呆在一起,轉身就準備要離開。

龍傲天見他要離開,立馬就急了,開口道:「傲兒,先別走,我有事要跟你說。」

火是今天剛趕回來的,原本聽見王爺現在有了王妃就很不高興,看見這個為他們賜婚的皇上就更加不高興了。

火是龍韓傲無意之間救下的,那個時候她已經是十一歲的小女孩了。

因為她的天賦不錯,龍韓傲在會收留她的,不過她倒是很爭氣,小小年紀實力就不錯了。

也因為龍韓傲的出色,讓他在救下她的那一刻愛上了他。

這麼多年來,明面上是龍韓傲不接近女色,實際上都是火在暗中偷偷處理了。

龍韓傲也討厭別的女人的靠近,所以就默許了她的小動作,但她還為此小慶幸了一把。

不過風雷電雨明白,王爺是懶得動手,根本就不是喜歡她,而放縱她的。

也不知道是組織里的誰,泄漏了王爺有了王妃得事情,被她知道了,這才趕了回來的。

「傲兒,我想跟你單獨談談」龍傲天見他聽了下來,知道有戲,連忙接著說著。

這下真的惹怒了火了,也不管龍傲天是什麼身份,直接就說道:「皇上,我們是王爺最相信的人,為什麼要我們離開。」 火剛說完,龍韓傲的臉色就變了。

一直站在他們旁邊沒有說話的風雷電的臉色也變了。

他們是知道火喜歡自家王爺的,但是沒想到王妃的出現讓她打擊這麼大,居然敢這麼對著皇上說話。

當下場面一陣安靜,龍韓傲是少言,只要聽眼色就可以了。

風雷電是不敢出聲,生怕讓王爺更加不高興,將自己都帶了進去。

而龍傲天看火是龍韓傲的手下,以為這是他授意的,有些尷尬,不知道要說什麼?

面對這個自己最疼愛的兒子,龍傲天是打心裡有一股愧疚,不想讓他們之間唯一那麼一點都沒有了。

「火」沉默了一陣,龍韓傲淡淡的一個字,讓火好像生在冰天雪地一樣的寒冷。

但是火知道,這是自家王爺發怒的前奏。

一想到自家主子的生氣的時候,兩腳一軟,跪了下去,連忙磕頭道:「尊上,火知錯了,火是時著急,說錯話了。」

但是火還是覺得自己在尊上的心裡是特別的,以為這樣龍韓傲就會不計較了。

不過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她這麼說,龍韓傲非但沒有原諒她,反而更加生氣了。

「火,看來你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龍韓傲還是那種談談的語氣,但是風火雷電明白,自家主子是真的生氣了。

「尊上,火真的知道錯了」火的臉色都開始有點發白了,她怎麼也想到龍韓傲居然這麼對待自己,難道他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愛著他嗎?

火不知道的是,龍韓傲就是知道她的愛,所以要藉此機會給她一點教訓,以前那是他還沒有遇見劉靜馨。

現在他遇見了,那麼就要盡全部都護她,不讓她收到一點傷害,現在要做的就是給火一個教訓,讓她記住,什麼人可以碰,什麼人不可以碰。

「呵,知錯?風,帶她下去,你知道怎麼處理」龍韓傲一點都不想在跟她廢話,如果不是看在她跟在自己身邊怎麼多年,剛才就不會給她機會,現在還不知道改正,那麼就不要怪他狠心了。

恃寵而婚:總裁大人,別放肆 跪在都上的火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風手疾眼快的用玄力封住她的穴道,讓她什麼都說不出來,直接扛著她離開了。

還在原地的電雷兩個人,看著這樣的畫面,有些回不過神來。

如果不是龍韓傲開口,說不定他們都還會在原地呆愣半天。

「你們也下去吧」龍韓傲淡淡的話語,讓電雷兩個人立馬回過神,抱拳行禮,就直接退了下去。

龍傲天見他們都離開了,也拂了拂袖子,讓徐崢他們也下去了。

等他們都走後,御花園裡就只剩下了他們父子兩個人。

這樣的場景,龍傲天已經想了很久了,自從涵媛離世后,他們父子就沒有獨處的時候了。

更多的時候都是他偷偷去九天學院看望他,躲在暗處,看著他用自己努力來證明自己。

好幾次他都忍不住要上前去,但是面浮起了謝凱的警告,只能止步了,看著他,靠著他自己一步一步的成長起來。 當時明明有很多話想要對他說的,可是現在人站在自己面前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龍傲天不說話,龍韓傲也不會主動說話,而是很有耐心的等待他的開口。

有沉默了一會兒,龍傲天擠出了三個字。

「對不起」

這三個字包含著龍傲天對於他們母子的所有愧疚,裡面還包含著龍韓傲還不明白的情感。

「傲兒,我對不起你們母女,我也知道你一直在調查當年的事情,也還有查你母后的身世。」

龍韓傲這麼多年做的事情,雖然有些瞞住了,但是龍傲天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至少關於陳涵媛的事,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怎麼?現在想說」

雖然心裡不怪他了,但是這麼多年來養成的性格,沒有讓因為龍傲天是自己的父親而改變的龍韓傲多說一個字的想法,還是簡簡單單的六個字表達了他想要說的。

「關於你母后的身世,在祥龍國其實不算是秘密,但她的確不是我們這麼位面的人,而是跟謝家是一個位面的,當年的我也是無意間傷了那個位面的,是你母后救了我,因為我們的位面比他們位面要低,所以那邊的人,隨便一個小孩子的實力都比我們這麼所謂的高手都要厲害。」

的確,當年龍傲天因為被同輩的兄弟追殺,無意間居然到了其他的位面,但是因為實力不夠,又受了傷,昏倒了,不料被路過的陳涵媛救了回去。

想到這些事情,龍傲天面上露出思念和眷念,腦海里出現當年他們兩個人相遇的畫面,是她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善良。

可是現在一切都回不去了,望著天邊的雲彩,龍傲天在心裡默默說道:「媛兒,你在那邊還好嗎?在等等,我馬上就可以去找你了。」

是了,今天龍傲天其實是準備好了赴死的心,但是他想在自己死之前,將所有事情都告訴龍韓傲,他不求他能夠原諒他,只是想讓他不在調查下去了。

他也想好了,皇位就讓龍韓樺繼承,其實他一直都明白,自己根本不算是當上了龍氏家族的族長,但是那些族長該知道的事情,他不是沒有辦法知道,就算是各位長老不說,他也看出來了,他和媛兒的兒子並非池中物。

他不會在這裡地方呆一輩子的,他的一輩子註定是不平靜的,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他了。

當年他出生的異象,雖然被長老他們合力壓了下來,但是還是有少數人知道,那麼他自己就是少數人之一了。

只是他比眾人知道的更多的是,他親眼看見了在龍韓傲出生的那天有魔界的人偷偷的守護者,他想,如果當時沒有長老們出手,那麼魔界的人也會出手的。

也是在那個時候,他知道了一件事,他的兒子很有可能是魔界中的什麼重要的人物。

也是在是那個時候開始,對於龍韓傲的事情,他都會做足了準備,小心翼翼的護他長大。 「傲兒,我不知道現在你還恨不恨我,不管當年你母后的死跟我有沒有關係,那都是因我而起的,我不求你的原諒,我也知道你對這個皇位不感興趣,我想要將它傳給樺兒,我也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我相信他會做的很好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在幻想這一天的到來,我可以去陪你母后了,幻影他們以後就歸你了,有什麼事,你都可以找他們,他們是我一手培養出來的,或者說是為了培養的」

說道這裡,龍傲天去看了一樣龍韓傲,見他還是沒有什麼表情,就明白,這些事情他是知道,也是接受的,這才放下心。

一直一來,他都擔心龍韓傲因為當年的事情,不肯接受幻影他們,不過現在放心,他想他會接受的。

「我也知道,當年的事情,你都查清楚了,可能還有一件事你還沒查到,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我現在能為你們做的也只有這一些了,我將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我想你多多少少也有些懷疑」

龍傲天故意在這裡停頓,雖然他想要告訴他所有,但是還是希望他能夠跟自己說說話。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說他自己時間不多的時候,龍韓傲就想要開口了,但是他還是忍住了,他還不想表現出來。

「孩子,我知道,你一直在懷疑你是不是跟魔界的人有關,是不是?」

聞言龍韓傲猛的抬起頭來,看向那個自己名義上的父親。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最終還是沒有忍住,關於這件事,自己查了好多年,但是每次不是斷了線索,要麼就是方向錯了。

不過他還是堅持下去,因為這樣的現象很明顯里有貓膩,讓他更加懷疑了。

「是的,這麼多年來都是我在阻止你,不管裡面還有一股勢力,我不清楚是誰,但是那股勢力沒有惡意,所以我就沒有在調查下去,不過現在十幾差不多了,是時候告訴你了。」

「為什麼?」

現在的龍韓傲根本不管自己的身份了,現在他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阻止自己調查?

「為了你的安全」龍傲天也明白他在問什麼,也不隱瞞,將自己的好意說了出來。

「呵,安全,我安全過嗎?」

龍韓傲的話,讓龍傲天瞬間語塞了,的確,這麼多年來,不管自己怎麼保護,他都是不安全的。

「對不起」龍傲天不知道要說什麼,沉默了半天,只說出了這三個字。

龍韓傲說的對,的確是自己沒用,連自己的女人跟兒子都保護不了,只能能跟他們說對不起。

「對不起,除了這三個字,你還能做什麼」

龍韓傲是真的生氣了,他討厭對不起這三個字,如果對不起有用,那麼他的母后也不會死了。

「看來,你還是不肯原諒我,也多,這些事情都是因為我沒用,但是傲兒,不管你怎麼恨我,都要接受幻影他們,你的身份特殊,就算是我也沒法查到什麼,更何況你當年出生的時候,還有魔界的人為你護航。」 「你說什麼?魔界的人為我護航?」

聽見魔界的人居然為自己護航,龍韓傲很是驚訝,難道自己真的是魔尊的轉世嗎?

「是的,這件事就算是你太上皇還有長老們都是不知道的,而且魔界中的人實力都不是一般的,應該是什麼領頭的,當時如果長老們不出手眼下異象,我想他們也會出手的,他們等到你出生之後就離開了,但是在離開的時候,在你身上下了什麼,就算是太上皇都沒有察覺到,這麼多年來,我見你身體沒有反應,就沒有再查,不過前段時間我在一本古書發現,原來他們當年那是封印了你身上魔氣。」

龍傲天將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了龍韓傲,前段時間他累了,就去了他母後生前的寢宮裡,無意間發現了一本古書,也是在裡面知道了一些事情。

「封印?那本書在哪裡?」

龍韓傲很好奇,自己身上居然也有封印,自己卻從來就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