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趕緊聯繫一些龍國的公知,給他們錢,讓他們在社交平台上發表一些文章,帶帶節奏,讓他們勸勸民眾不要將一部商業片上升到另一個高度。

理由也很簡單,越是這樣,說明龍國的民眾越不自信!」

「好的,皮特先生!」

工作人員無奈點頭。

以現在的情況也只能動用資本的力量了。

除了聯繫那些「公知」還得再聯繫聯繫那些論壇的負責人,讓他們控一控風評,不要給那些帖子太高的熱度,

只要這把火降下來,或許還有救。

「趕緊去,對了,你將乾生院線負責人的電話給我,我有事和他們說。」

「嗯!」

…..

燕城,

文旅部辦公室,辦公室陳主任正一臉笑意的接着電話,電話是軍總那邊的一個領導打過來的。

「陳主任,你們文化團果然是尖刀團!厲害!我們這邊的文工團搞了不知道多少項目,都沒有達到這樣的效果!這也是上面領導最期望看到的。」

電話里,聲音傳出。

能聽的出來,對面也很是開心。

「文化團也才剛剛組建,部里也不敢給小秦太大壓力,沒想到小秦一出手就引起了轟動!我剛看了一下評論,感覺這部電影除了在院線上映之外,也可以作為愛國題材組織各個單位觀看觀看。」

被誇讚,陳主任謙虛同時再回道。

當然,也能看出來,

他對秦川的這部作品真的很滿意。

「這是必須的!家國情懷,這部電影都有了…..還很熱血!這才是軍旅題材電影該有的樣子。軍總這邊幾分鐘前已經下發了相關文件!

那些有些條件的單位要集體觀看。」

「小秦的文化團現在……人員那邊是不是已經滿編了?上次他過來拍戲的時候感覺人手有些不夠!依我看,能夠阻擊西方文化的重任也只有交給文化團這邊了。」

頓了頓,電話那頭又傳來聲音。

感覺那邊的領導話里還有其他意思。

「人員已經配備的差不多了,小秦正廳級的待遇已經開始走流程,估計半個月左右就能下來,到時候他就能放開手腳,好好的大幹一場!」

陳主任回道。

「行,到時候軍總還可以再和文化團這邊合作幾次!」

「這是必須的,我們文旅部肯定全力支持!」

又聊了幾句后,

電話那邊話題一轉,提到了另外一件事。

「對了,那個乾生院線是怎麼回事?他們好像是在打壓文化團的這個項目!」

「這件事上面已經注意到了!院線方上映古德萊塢的電影並沒有什麼毛病,但藉著這個去打壓一部擁有家國情懷的電影,這就有很問題。」

「是該查查了!最近一些資本很囂張。」

「聽說乾生院線背後的資方實際上是一群煤老闆?」

「嗯,這些人富起來後有些飄了!」

7017k 遠處天衡輕飄飄看了眼鈴鐺,眼裏劃過一抹無奈之色。

不知為何,鈴鐺的後背突然一涼,「小師叔,還是不了,我最討厭背書,每次文學課,就沒及格過。」

蘇夭夭拉了拉她的衣袖,「天衡師兄看你呢。」

鈴鐺笑容一僵,緩緩回頭,正好看到天衡面無表情的神色,她捂住眼睛哀嚎,「我完了。」

就在一群人打鬧中,天衡帶着他們坐飛舟回到了青渠城。

在駐地待了不過兩天,天衡就召集眾人回宗,「這次回宗,宗門大比也要開始了,屆時,築基期第一,金丹期第一,將會去萬儒宗學習交流。」

蘇夭夭倒是聽過,就像他們前世學校里德優秀學生,到外國去當交換生一樣。

天衡目光落在蘇夭夭身上,隨後收回,「好了,回宗。」

時隔一個多月,再次回到天元宗。蘇夭夭頓時有一種遊玩的學子歸家的感覺。

將宗門讓採摘的靈藥換成積分,蘇夭夭和鈴鐺打了個招呼,就向著主峰飛奔而去。

「爹爹娘,我回來了。」蘇夭夭從飛劍上落下,步伐歡快的推開門。

葉挽絮接過奔來的女兒,「這次歷練如何。」

蘇夭夭挽住她的胳膊,除了魔族那個事情,本能告訴她不能說出來,其他的她都一一道來。

蘇淼雲從半空落下,「聽到天衡說你回來了,一回來就跑來找你娘,明明爹爹就在大殿。」

葉挽絮嗔了他一眼,「怎的,女兒更喜歡我,你心中不舒服了。」

蘇淼雲輕咳了聲,「怎麼會。」

葉挽絮不理會她,「夭夭,別理你爹爹,這幾日好好休息休息,還有半個月就是宗門大比了。」

蘇夭夭點頭,「娘我會的。」

葉挽絮拍了拍她的手,「去見見你師尊,想必她也是掛心的。」

蘇夭夭蹭了蹭她的手,「娘,女兒晚上回來吃飯。」

葉挽絮目光溫柔,「好。」

蘇夭夭轉身抱了抱蘇淼雲,「爹爹,我也想你。」

蘇淼雲看着她跑掉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這丫頭。」

玉隱峰上,依舊常年飄雪,峰頂上,太微背着手站在那裏,一身白衣,彷彿要同這雪融為一體。

蘇夭夭放輕了腳步,慢慢站在了她身後,隨後執劍行了個弟子禮,「師尊,弟子蘇夭夭今日回宗。」

太微背在身後的手輕抬起,「過來。」

蘇夭夭站在她身後,耳邊響起太微的聲音,「從這裏,你能看到什麼?」

蘇夭夭抬目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中,她彷彿再次看到,當年自己爬山的場景。

心裏想着,她也就說出來了,「看到了,徒兒當初登峰的場景。」

太微聞言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你可知,這玉隱峰頂看到的東西,是什麼意思。」

蘇夭夭茫然搖頭,「不知。」

太微揉了揉她的長發,「是在提醒你,莫忘初心,日後你每一次出門歸家,為師都會帶你來看看,修真路漫長,為師只願,你每一次歸來,都能初心不變。」

。 有人!

虛界裡面居然有人!

蘇景行聚集目力,死死盯著飄飛在半空,時不時落地的長發女子。

女子年齡約莫十六七歲,鵝蛋臉、皮膚白皙,泛著健康的光澤,一雙如水似的眼眸,大而透亮,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挺翹的瓊鼻,兩側臉頰有點嬰兒肥。

身形飄逸,恍若天上仙子,氣質冰清玉潔,讓人一眼就心生好感。

當然,蘇景行盯著她看,不是被美色迷倒了,而是這個少女似乎在追殺八尾獅子獸……

錯不了,就是在追殺八尾獅子獸!

體型龐大猶如小山的八尾獅子獸,竟然被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追的狼狽逃竄。

虛獸不是很厲害的嗎?

每一頭虛獸,都有自己的獨特能力,甚至多種能力。

這一頭八尾獅子獸怎麼回事?

打不過少女?

還有,這個少女從哪來的?為什麼能在虛界里隨意飄飛遊走?

蘇景行看不出她是元魂狀態,還是肉身狀態。

這個嬰兒肥少女,著實古怪又神秘。

蘇景行站在黑暗邊緣,望著八尾獅子獸向自己跑過來,眼看就要進入禹國範圍時,一個拐彎,繞道跑向後方。

追在它後面的嬰兒肥少女見狀,也繞道避開禹國範圍。

但繞道的那一瞬間,嬰兒肥少女下意識看了眼黑暗邊緣地帶的蘇景行。

然後,她飄飛的身形,猛地僵硬住,停在半空中。

一雙大眼睛,直勾勾望著蘇景行。

蘇景行不動聲色,和她對視。

至少蘇景行是覺得對視,嬰兒肥少女什麼感覺,就不知道了。

後者大眼睛眨了眨,一瞬不瞬望著蘇景行。

看著看著,嘴巴忽然嘟起來,沖蘇景行吐了吐舌頭。

蘇景行,「……」

這是賣萌?

雖然有點古靈精怪,但確實很可愛。

心底暗忖,表面上蘇景行神色不變,嬰兒肥少女卻來了興趣,腳尖一點,向蘇景行飄飛過來。

輕飄飄的悠閑姿態,端得瀟洒恣意。

來到蘇景行面前,隔著一米距離,面對面站立。

「嗨~」

嬰兒肥少女嘴巴沒有開啟,一個俏麗悅耳的嬌憨少女聲音,在蘇景行大腦里響起。

魂力傳音?精神力傳音?

蘇景行聽在腦海中,臉上神色依舊沒變化。

嬰兒肥少女太神秘了。

蘇景行無法保證她是敵是友,也不知道她什麼實力。

保守起見,還是沉默應對為好。

當然,該有的警惕,一樣沒落下。

「看來是我想多了。」

蘇景行無動於衷,嬰兒肥少女吐了吐舌頭,自言自語的吐槽道,「就說嘛,哪有人能看穿黑暗,見著虛界里的事物。」

一邊說著,一邊不忘在蘇景行面前揮手比劃。

確定蘇景行看不見她,才傲嬌的擦了下鼻子,轉身離開。

但走出去十幾米后,猛地跳回來,沖蘇景行「哇」的一聲大叫。

蘇景行,「……」

虧他有準備,方沒有破防。

嬰兒肥少女這是仍舊在測試,蘇景行能否看見她。

「還真看不見啊。」

果然,見蘇景行沒有任何變化,少女嘀咕了一聲,轉身離去。

這一次,沒有再返回來,蹦跳著飄飛在空中,消失在遠處。

荒原上的一座座山峰,挺立不動。

一隻只模樣古怪的生命,彼此打鬥、廝殺、吞噬。

蘇景行站在邊緣地帶,凝視半響,緩緩抬腳,踏足黑暗。

沒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