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跟我來,我要幫你提升一下境界。」

許曜說著便拉著她的手,一起又進入了山洞之中,並且將自己煉製好的丹藥拿了出來。

「這居然是,上品凝神破氣丹!沒想到我的夫君還是一位煉丹師?」

千秋暮雪看著眼前的丹藥感到十分的驚訝,這可是所有修道者可遇不可求的藥品,因為品相特別的好,需要有特殊的練丹手法,以及特殊的火焰才能夠將其研製而成。

「是的,以我現在控火的能力來說,煉製出這麼幾枚丹藥不成問題,你現在服用一顆隨後直接閉關,我在這邊為你把關,一舉突破到元嬰!」

許曜說著就已經放下了結界,想要讓千秋暮雪在這個地方安心的修鍊。

而千秋暮雪也沒有耽誤許曜的這片心意,服下了丹藥后盤膝而坐,安靜的等待著丹藥消化。

這一坐便是漫長的一個月,因為千秋暮雪已經卡在瓶頸很多年。

一方面是她無心修鍊,覺得依靠自家的功法,生命已經是是永恆,不修鍊也不會影響到身體,所以境界一直停滯不前,再則是他們千秋家族與世無爭,就算修鍊了一身好本事也無可使之處。

一個月後千秋暮雪與許曜紛紛出關,兩人相偎在一起,順勢一轉就回到了江陵之中。

在這段時間裡許曜迎來了一個不錯的好消息,那就是醫療協會已經建立成功,現在他就可以重新的回到京城,在醫療協會之中治病救人。

對於許曜而言,他一直將治病救人當做是自己最主要的任務,之所以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境界不斷的修鍊,也是為了能夠更好的為病人看病,他是中醫世家,這是他的祖訓,也是從小到大許曜一直所堅信的觀點。

重生九叔之阿威隊長 聽到了許曜的話,許父許母自然非常的贊成,而且許父還用著自己名下的資產又建立了一家中醫藥店,平日無聊的時候就會在中醫藥店裡幫病人看病。

許曜也經常去找父親幫忙,中醫藥店每天都處於一種爆滿的狀態,因為他們所開的葯又便宜又實惠而且非常的管用,比大醫院靠譜的多。

告別了父母后許曜優先的上了飛機,等到他再次來到醫療協會的時候,看到的是一棟嶄新的大樓。

醫療協會的所有人,看到許曜走來的同時,都集中對他進行問好。

畢竟許曜是醫療協會的副會長,而且一度名聲響徹於海外,他們怎麼能不知道許曜的大名。

「既然醫療協會也已經新建好,那麼從今天開始大家就好好的努力,一方面提高我們華國的醫療科技水平,另一方面也要提高我們的素質。」

先是做了簡單的發言后,許曜便退居到了幕後,自己本就不太擅長應付這種場面,現在也就只能隨口進行鼓勵。

就在此時,一位醫生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張文件。

「許會長,你可以看一下這份文件,這是國際醫療協會,所組織的一次醫療競技比賽,你看要不要派人參加?」

許曜接過了文件看了一眼,這上邊沒說會有什麼獎勵,也沒有說會得到什麼樣的榮譽,似乎只是一場小比賽而已,這種比賽許曜自然懶得參加,於是便派遣幾位有經驗的醫生報名前去參加。

三天後,十五位擁有著多年外科手術經驗的醫生,組成了一個小團隊一起上了飛機。

一個星期後,又有一位醫生匆匆忙忙的跑進了許曜的辦公室,對他說到:「不好了,不好了。參加競技比賽的十五位醫生出事了!」

「怎麼了?」許曜正在網上瀏覽著資料,聽到出了事,便抬起頭看向了來人。

「這經競技比賽不簡單,第1輪過後,我們現在的排名已經排到了前十之外!」

聽到這個消息許曜不為所動,這次比賽他更多的是想要留給其他人,讓他們去參加比賽以此來磨練一下心性,讓他們都觀摩一下外國的手術手法,師夷長技。

「排名不是什麼問題,我看過了,這並不是什麼重要的比賽,基本上也算得上是個交流賽而已。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退下吧。」

許曜揮了揮手,繼續看向電腦屏幕。

「不是……許曜會長,這已經不是比賽的問題,問題是參加比賽的第三日,那十五位醫生都受到了襲擊,身上有著各種程度的傷!」

當這話說出口的時候,許曜一摔手中的滑鼠,猛地站了起來大聲罵道:「什麼?我們華國的人他們也敢襲擊?這種事情應該一開始就直接跟我說,不要拖到後邊。」

「是的,對不起……聽說他們是被當地一群歧視華人的黑勢力所襲擊,而且那邊的衙門對我們華國也不是很待見,就算是遭到了襲擊,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無所作為,現在他們全員負傷,已經幾乎無法參加比賽。」

「走!立刻給我訂上機票,今晚我就飛過去看看,到底是誰敢動我的人!」

許曜震怒而起,一拍桌面轉身離去。 小秦道長這個人,之所以能堅強地活到現在,我就不信,他不會去打探那個女人的消息。

我想了想,道:“我可以告訴你,那個女人,就是我們樑家人!”

本來以爲,他會驚訝,但是空中的孢子只是稍微晃了晃。小秦道長也沒有任何反應。

他頓了頓,最後底下頭:“這個我知道。而且,這個地方,都是樑家的地盤!”

這下輪到我吃驚了!

我看着面前的九個棺材:“你的意思,這個鬼母墓,公主墳的,它丫的,是我的祖墳?”我不由地大聲叫道!

小秦道長又頓了頓,“這幾口棺材裏的東西,早就跟着鬼母出去了,是不是你的祖墳,你要自己去找答案了。”

我想再問,但是小秦道長只是搖搖頭。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我還是能感覺到,他不像是騙我,而且,也沒有必要。

看來,小秦道長把知道的,都已經告訴我了。

我道:“我只召過鬼,沒有送過鬼。”

接着,我把魔筆拿了出來,割破手指,滴下了一滴血。

在這個地方,我的能力已經被放得很大了,血滴到地上,一下子擴散開去。

我想也沒有想,在地上畫了一個眼睛。

緊接着,黑光迅速蔓延,一瞬間,身邊的溫度下降到了冰點。

我看見矮子不住打了個冷顫。

眼睛裏的瞳孔,開始轉動,這是陰陽兩界的通道。

後牆上的菌絲,全都扭動了起來,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蛇窩。

接着,菌絲從四面八方聚集了過來,同時鑽入眼睛之中。

小秦道長身上包裹的菌絲一層層地剝落,全都涌向了眼睛。

我驚訝地看着他褪去菌絲的身體,只剩下一具乾枯的骨架!

這樣子,真的不能算是活着的。

我的身體裏,慢慢涌現出了相當奇特的感覺,彷彿自己的整個軀體,在融化。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突然發現,手臂的皮膚,竟然變成青色的了!

身體裏,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我轉頭看向矮子,對矮子道:“快!拿手機給我拍個照!”

矮子愣了愣,道:“你要發朋友圈還是發微博?”

我大喊:“發你妹!我想看看,我變成什麼樣子了?”

矮子說:“看什麼看,帥得一逼!”

他掏了掏口袋,拿出自己的手機,我這才發現,他居然事先用塑料袋包裹好了!

簡直了,爲什麼只有老子這麼單純!我特媽買一個手機,要餓幾個月!下次直接賣腎!

我眼看着矮子真的掏出了一個腎六,對準我道:“來!剪刀手!”

“少廢話!快給我看看!”

矮子撇了撇嘴,才把手機屏幕轉向我!

我看着照片裏的自己,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我臉上,全是花紋,和居魂身上的彼岸花紋身,竟然一模一樣!

矮子嘖嘖道:“你們到底什麼關係啊?還有情侶紋身?”

我心裏發毛,根本不想理會矮子。

再轉頭,那陰陽之門,也就是那隻眼睛裏,已經伸出了無數的鐵鉤!

小秦道長,拖着沉重的步子,一點一點,挪向眼睛!

就在他雙腳剛剛踏上那眼睛的一刻,所有的鐵鉤,就像是收到了感應,立刻飛了出來,將小秦道長的身體裹住了!

所有的鐵鉤,全都緊緊鉤在了他的枯骨上。

我只聽見,一聲聲地脆響。

小秦道長顯然非常痛苦,我一下子懵了,不是超度都會讓人解脫嗎?這是怎麼回事?

我趕緊撲了過去,想用手扒拉開那些鐵鉤。

“是我弄砸了?怎麼辦?”我對小秦道長大聲道。

“別碰!”小秦道長嘶吼道:“不是你的問題!”

接着他又笑了,像個神經病一樣,“這是我應得的!”

話剛落音,鐵鉤子和鐵鏈般的東西,迅速收緊,把小秦道長拽入了陰陽之門。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眼睛一下子就閉上了,接着很快消失在了地上。

我大口喘着氣,撲在地上。

矮子把我架起來,說:“好了,你的變形形態已經消失了!我們該走了。”

我撿起魔筆,這才擡頭,看見牆上,出現了一個大洞。

那些發光的孢子,已經隨着小秦道長一同消失了。

失去了光源,我們一下子,又置身黑暗。

好在矮子身上,還有一個打火機。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把打火機和手機,藏在褲衩裏的。

矮子說,他怕別人偷他的錢,以前在褲衩裏,縫了一個內口袋,把值錢的東西,都藏在裏面。

舉着打火機,我們走進了那個洞口,

裏面是一條甬道,四周有許多雕刻。

居然可以看見,有仙女奏樂,並且昇天的圖案。

矮子說,總算是有點墓的感覺了。

我心裏總是有個疙瘩,爲什麼這個鬼母,會跟我外婆長得一樣?

居魂是我們家的祕密?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居魂是我的先人?我是他曾n代的孫子?

越想我就越覺得不可能,如果我真是他的子孫,他肯定會對我呵護備至,就像小秦道長對他的徒弟那樣。

哪裏有爺爺對孫子說,“離我遠一點。”

傭兵王 胡思亂想一陣,大概走了十幾分鍾,就看見,面前有一個墓門。

真的就是和博物館裏看見的一個樣子。

我是一朵寄生花 墓門已經被打開來了。

我嚥了口唾沫,心臟跳得非常快。

走進去,矮子熟門熟路地找到了長明燈,點燃。

墓室裏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墓室。

我想不到形容詞,就像是一個人站在操場中心,看着遠處的主席臺的感覺。

這裏的主席臺,就是棺材。

底下是一個四方形的底座。

從我的位置,隱約可以看到,棺材蓋,打開了一角。

居魂到棺材裏去了?

我心裏咯噔一下,難道他是來這裏尋死的?

就在這一瞬間,我忽然感覺到,以前的那些祕密,我追尋的真相,都不重要了。

我想要的生活是,畫畫贗品,住在花七的大院子裏,矮子時不時去挖一個墳,然後我們仨,一起拿到狗市後面的市場去賣掉。再去路邊攤擼串。

就在我怔怔地靠近棺材的時候。

突然,矮子叫住了我。

我回頭,問他怎麼了?

他指着一旁的牆,道:“小樑,你看,這東西,是不是很眼熟?”

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一下就愣住了…

這就是我們樑家,最深層的祕密? 「你說,那人會來嗎?」

https://ptt9.com/5316/ 此刻在美眾國的國際醫療協會之中,兩個人正在討論著許曜到底會不會出現。

「以他那護短的性格必定會出現,原本我還以為是一場比賽能夠將他引出來,沒想到他居然畏縮不前。終究是我太高估他了。」

其中一人面色輕蔑的看向了醫療競賽的排名,此時的華國排名已經降低到了十八,差一點就要跌到印度下邊去了。

「若是將這個消息放出去告訴別人,說是華國的醫療水平也僅限於此,估計會有大批的媒體進行報道。」

說這話的人是國際醫療協會的外科主任勞倫斯,另一位站在他身旁的女助手名為米莉。

他們兩人就是這次醫療競賽的總裁判,原本他們想要將許曜逼出來,讓許曜參加這次比賽,並且在醫術上將其戰勝。

沒想到這次比賽,許曜居然參加。

雖然勞倫斯也知道原因,因為這場比賽是他提議提出的交流賽,所以很多人都不屑於參與這場交流會。

但以許曜的性格,勞倫斯覺得應該會以為國爭光之名,也一同來參與這次的比賽。

現在許曜沒來讓他有些傻眼,反倒是派了幾個無名小卒前來湊熱鬧,這讓他很不爽,於是他暗中派人將那幾位華國的醫生打傷,讓他們無法再繼續參與比賽,目的也是為了讓許曜過來。

因為單單是打敗幾個普通的華國醫生並不能證明什麼,只有將許曜完全打敗,才能夠證明他們的醫術已經將華國的醫術狠狠的踩在了腳底下!

為了對付許曜,這一次勞倫斯可謂是費盡了心思,他對於每一個參加比賽的醫療協會都發出了簡訊,上面都記載了許曜會前來參與,讓他們派遣最強的隊伍前來對付許曜,沒想到許曜居然沒來,這也讓許多醫療協會都暗中發簡訊詢問情況。

要知道這只是一場極其微小的醫療競賽,無論輸贏,就算是華國排到倒數第一名,也不會有媒體進行報道。

但如果加入了許曜那就不一樣,因為許曜是這幾年以來,一個非常火熱的人物,簡直就是人行自走超級爆點。

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都能夠成為大新聞,都能夠登到報紙的最高頭條處。

甚至於讓華國高層出手,將一些更加火熱的事情強行的壓下,否則許曜身上所聚集的目光就太可怕了。

是的這場由勞倫斯發起的醫療競技比賽,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比賽,但有許曜的加入這就是一場空前盛大的比賽!

若是許曜在上面獲勝並不是什麼奇怪的新聞,就算是取得了第一他們也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若是許曜失敗,那這一定會成為一個爆冷大新聞!

被捧得越高摔的也會越慘,勞倫斯就是想要逼許曜出手,然後動一點手腳讓許曜在這次的比賽之中慘敗,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和借口將許曜推進萬丈深淵!

許曜身上所展現出來的天賦,以及那深厚的醫學功力,實在是讓他們害怕,他們從來沒有見到能夠被稱之為怪物的年輕人。

美眾國一直想要在各個行業里做領頭的地位,他們是經濟最強的國家,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就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現在的國際格局就是一超多強,而美眾國自己則是一直坐擁在一超的局面之上,他們不允許自己出現任何短板。

只有將第一的位置緊緊地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們才有安心的感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將這個行業完全壟斷!

只允許他們一個處於超級大國的位置,其他國家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強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