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軒轅青衣是誰?」

江寂塵好奇,不知道葉柔為何會為一個女子,如此的努力?

不會與青尋和血衣一般,又是一對百合吧?

那就要碉堡了!

但不管如何,顯而易見,她們之間的感情很深。

「她可是人皇城第一明珠哦,嗯,到時我介紹給你,幫你牽橋搭線,你一定要把她搞上手,如何?」

然而,才一陣子后,葉柔立刻本性顯露,不懷好意對江寂塵開口道。

江寂塵翻翻白眼,自傲地開口道:「我江寂塵若要泡妞,還需要你幫忙,而且,你怎麼會有這麼好心?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我怎麼有種,你挖好坑等我去跳的感覺?」

「哼,不識好人心,而且,要坑也是坑我姐妹軒轅青衣,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葉柔嬌聲說道。

兩人,此時親親我我,打情罵俏的樣子。

並且,腳步未停,很快就輕鬆的從周方身邊路過。 ??

周方,此時也到了極限,站立在九萬九千九百七十階處。

全身顫抖,牙根緊咬,雙目通紅。

雙腿打顫,被上古天道威壓壓得站立不住,幾欲跪下。

但他不屈,依舊要前行。

極道天階,最後九十九階,每多前進一階,所得到的好處都不同凡響。

所以,這幾域的第一天才們,那怕是拼盡一切,也要多前進一步。

到時,得到天道洗禮更多,待進入六道幻界中,實力就會進步更大。

最前面,唐漢、索圖、白衣尼姑,狀況並不比周方好多少?

不同的是,他們走到更遠處,離極道天階盡頭很近。

這時,周方還心中吶喊,為自己打氣,告訴自己一定行。

他在苦苦的掙扎,不願放棄。

但這時候,他忽然看到自己身邊說說笑笑、打情罵俏的江寂塵和葉柔。

與自己相比,對方每踏一步,都輕鬆無比,顯得非常的洒脫。

而且,這二人並肩而行,無比親密,仿如一對情侶。

周方,此時承受著極限的壓力,身體顫抖,難以移動,在憋著一口氣。

他無法說話,一說話,這口氣一松,他必然就無承受這天道的壓力。

如果一直憋著這口氣,他相信自己還可以再多走幾階。

這時,看江寂塵和葉柔如此親密,他心中怒火、殺意狂涌,幾乎要把他撐爆。

而且,他也無比震撼,江寂塵和葉柔竟然走到了這裡來,甚至要超越他。

最讓他不可接受的是,他們還顯得無比輕鬆洒脫。

「姦夫****狗男女!」

「江寂塵,我一定要殺了你,葉柔賤人,我一定會******!」

心中,周方咆哮、怒吼。

但他不能說話!

只能用通紅的雙眼盯著江寂塵和葉柔。

當中充滿了陰狠、憤怒、仇恨…….

江寂塵自然也看到了周方,本來他不想理會,直接離去。

畢竟,這裡不允許爭鬥,若不然,他早已趁此機會,一掌拍死周方。

別人忌憚他造化少宗主的身份,江寂塵無懼!

不過,看到周方眼中仇恨之意,江寂塵卻突然停了下來。

「咦,這不是周方少宗么?」

「能在此相見,實是緣份一場!」

江寂塵站在周方身邊,賤賤地開口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周方卻是滿臉鐵青。

緣你妹的,誰跟你這個垃圾有緣?

周方心中怒罵,但他卻不能說話,他要憋著一口氣。

江寂塵顯然知道周方當下的情況。

「怎麼,周少宗主不應我,難道不屑於跟我講話?或者說少宗還生我的氣?」

江寂塵這時繼續開口說話。

周方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目光兇狠地盯著江寂塵,身體顫抖,牙齒差點咬碎。

他心中大罵:講你妹的話,明知道我現在無法說話,故意噁心我不是?

而且,你還問我生不生你的氣?

你看不出來么?

還需要問?

周方心中怒喝,可惜他不能說話。

他只希望江寂塵快滾,若不然,他要忍不住開口大罵。

一說話,他就要前功盡棄了。

而且,自江寂塵出現,他就心浮氣躁,開始難以承受天道威壓。

然而,江寂塵不忙著走了,他準備在這裡與周方聊家常。

此時,卻見江寂塵突然嘆了一口氣道:「唉,我自然知道你在生我的氣,但外人又怎麼知道你我之間的關係?哼,他們以為我殺了你的隨從,是與你對著干,其實他們那裡知道,我與周方兄惺惺相惜,親如兄弟。我所殺之人,那是欲破壞我與周方兄之間的關係,如此小人,當該殺,死不足惜,我希望周方兄能夠明白兄弟我的一片苦心啊!」

江寂塵現在完全就是一副兄弟情深似海樣子,聲音也顯得語重心長。

不懂的人,這麼一看,還真有那麼一回事。

會被江寂塵的演技騙到,會以為這兩人是相親相殺呢。

然而,周方卻被江寂塵如此無恥的話驚到了。

惺惺相惜,親如兄弟?

殺了我的隨從,是為我好?

你大爺的,江寂塵,你能不能不要那麼不要臉?

周方怒、狂,心中恨意衝天。

接著,只覺得氣血攻心。

「噗!」

周方已經被憋出了內傷,終於忍不住,一口氣鮮血噴出。

不好!

一口鮮血噴出后,周方心中暗呼一聲,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因為,隨著這一口血噴出,他的一口氣已經泄掉。

周方再也無法隨受天道的恐怖威壓。

他本是極力的承受,雙腳已經顫抖,背負著天道。

此時,一口氣泄掉,更是直接讓他身體一矮,然後雙膝跪倒在天階之上。

其實,他之前可以放棄繼續,然後止步於此,被傳送走。

但周方非要緊持,接著就遇到江寂塵,直接被對方的話氣得泄氣。

然後,被就被突如其來的天道壓力,直接強行壓得他下跪。

下跪,代表著被強行屈服於天道!

所以,周方已經屈服,身體開始虛化,將被跪著傳送六道幻界。

「江寂塵,你這個賤人、垃圾,若不將你碎屍萬段,我誓不為人!」

這時候,周方自然也可以說話了。

在跪著被傳送走這一瞬間,周方破口大罵。

他對江寂塵的恨意,幾乎已到了要抽筋剝皮、食其肉喝其血的程度。

江寂塵神情露出一絲痛惜之色道:「周兄,想不到我如此待你,你卻這般恨我。」

然後,他的語氣一變,變得豪氣萬丈,繼續地道:「也罷,從此我與你恩斷義絕,見面即分生死,我江寂塵,就是如此直接、恩怨分明之人。」

「啊……」

「噗!」

周方被傳送消失那一瞬間,狂呼,再被氣得吐血一口。

「……」

四周觀看之人,此時已經呆愣當場,說不出話來。

極道天階上,不允許爭鬥,雙方之間,根本無法傷害到對方。

但江寂塵,竟然生生以言語,激得周方吐血兩口,生生止步於九萬九千九百七十階處。

眾人震驚無比,目光盯著江寂塵,都露出了怪異之色。

江寂塵卻是傲然一笑,心中暗道:「造化門少宗又如何,我一言之間,便可讓他吐血敗退,傷敵於無形之間。」

葉柔,此時不得不感嘆道:「寂塵,想不到你還此等驚人的天賦,小女子佩服!」

江寂塵言語自帶高逼格地道:「不要太在意,那不是真正的我,走吧!」

本書來自 ?此時的江寂塵,深沉穩重,臉上一片堅毅之色。

他自信、一身正氣!

彷彿,之前賤賤的、黑嫣壞的那個人真的不是他。

這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葉柔鄙視地看了一眼江寂塵道:「寂塵,我不是小鈴哦,你裝給我看也沒用!」

江寂塵一邊前進,一邊開口道:「葉柔女神,你就不能給我點面子,配合一下么?哪怕露出一絲的崇拜之色,我也很開心的!」

「咯咯……寂塵,你知道么,你這個樣子,賤賤的,又有點小可愛,太好玩了!」

葉柔笑得很開心,再沒有了之前的憂鬱。

此刻,她心中充滿了陽光,不再憂傷。

這是驀然之間的變化,很突然,來得毫無徵兆。

或者說,自軒轅青衣踏入六道幻界后,她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能笑得這般的開心。

「可愛的寂塵,謝謝你哦!」

正在前進,葉柔突然對江寂塵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

因為葉柔知道,江寂塵如此的黑嫣壞,很大的原因,只不過是想逗她開心而已。

江寂塵並沒有說話,只是笑笑!

他並不是刻意的去逗葉柔,或者去開解她。

他只是順手而已,何況他本身就是黑嫣壞,好吧!

不過,對於葉柔對自己的稱呼,他覺得有些怪怪的。

自己在她眼中竟然是…..可愛?

哼,自己如此成熟穩重的一個男人,竟然被說可愛?

罷了,我堂堂一個男子漢,懶得與一個小女子計較。

江寂塵很大氣的想道。

同時,二人在說話之間,又跨過了十階。

此時在九萬九千九百八十階處,他們追上了白衣尼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