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輝哥果然把這身法教給她了!」龍戰心裡暗道,隨後身體猛然跳起,腳下浮現出黃色的真元,狠狠的向下踏去。

「地龍震天波!」

隨著龍戰落在地上,戰台猶如海浪一般波濤起伏,蕭靈玉在另一邊站立不穩,她還是鍊氣期,無法飛天,想跳起來卻又無處借力。

龍戰抓住機會,右手彎曲下沉,抬起肩膀向蕭靈玉沖了過去。

「土陣壁!」

關鍵時刻,蕭靈玉雙手按地,運轉真元,在前方立起一層層土牆,意圖阻止龍戰的撞擊。

轟轟的幾聲碎響,龍戰像猛虎一般的撞碎了幾面土牆,看向前方卻空無一人,不由得有點疑惑。

「人呢?在哪兒?」四處張望,卻不見蕭靈玉身影,龍戰心生警惕,隨後猛地跳起。

「在地下!」龍戰大吼道。

果然,剛才所站的地方突然冒起了一根根尖刺,隨後蕭靈玉的身影也鑽了出來,面色有點蒼白的看著龍戰。

「嫂子,你這可不算弱啊。」龍戰落地,有點喘息的看著蕭靈玉說道。

聞言,蕭靈玉也是面無表情,自己好歹也是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修鍊到鍊氣期後期的,憑什麼說自己弱!

心生一計,蕭靈玉再次運轉身法,不斷在場內的各個地方遊走,龍戰也收起了輕視,拿出了一直背在後面的大槍,向其追去。

龍戰一認真,蕭靈玉立馬陷入了劣勢,短短數十息身上就已經傷痕纍纍,鮮血滲過她的衣服緩緩滴落。

「認輸吧嫂子,你不是我的對手。」看著蕭靈玉的傷勢,龍戰忍不住提醒道。

「哼,是我贏了!」蕭靈玉猛的掐了一個法訣,整座戰台開始散發出玄妙的真元波動。

龍戰頓時驚駭,這幻陣什麼時候布下的!

「天輝幻陣!」蕭靈玉喝道,隨後真元被一抽而空,再也站不起來,軟軟的坐在了地上,靜靜的等著結果。

這天輝幻陣,也是張輝曾今教給自己的,當時他冒著極大的風險從一處靈境中取來,從那刻起,張輝的身影就已經在蕭靈玉心中揮之不去。

此時龍戰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戰台上了,而是在一片充滿著光輝的神秘地帶。

「真是沒想到,居然中了幻陣。」龍戰苦笑不已,隨後拿出了自己的長槍,準備破陣。

龍戰的武器和龍灌一樣,都是破陣槍,身中幻陣時,只需要灌注自己的精血,在消耗真元,即可破陣。

總裁的妻子 但片刻后,龍戰又低頭不語,把槍收了回去。

「我認輸!」龍戰高聲吼道。

在他看來,又不是生死斗,沒必要這麼做,而且,蕭靈玉的表現,已經不僅僅是在他手下撐過一刻鐘了。

聽聞龍戰在幻陣中大喊認輸,蕭靈玉也是鬆了口氣,緩緩撤了幻陣。

眼前視野一轉,龍戰又回到了戰台上,見蕭靈玉臉色蒼白,趕忙過去攙扶。

廣場內的人也是響起了陣陣掌聲,在他們來看,這場比試確實精彩!蕭靈玉有資格獲得這場勝利!

「勝者,蕭靈玉!」考官也微笑著宣布結果,隨後和龍戰一起攙扶著蕭靈玉走下台去。

「哼。」高處的龍灌看著下方的戰台,冷哼了一聲。

「怎麼,對你弟弟的表現不滿意?我覺得可以了,再說那女子是張輝的意中人,龍戰肯定不會下死手的。」一旁的唐百戰笑道。

聽聞,龍灌冷酷的點點頭,張輝那傢伙,應該快回來了吧?

「一劍寒北州!」 李念此時立在空中,作揮劍之勢,而前方,已有一道白虹向唐嫣然呼嘯而去。

「破!」唐嫣然並不後退,反倒手持戰刀,主動迎向了那道白虹,隨後兩者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爆炸聲傳來,唐嫣然破掉了李念的劍訣,帶著威勢繼續沖向空中的李念。

苦笑著向後退去,李念一邊躲避那道一往無前的身影,一邊暗暗調動真元,準備再次發出劍訣。

「二劍破蒼穹!」終於,李念在硬撐了唐嫣然一拳后,倒退中猛然再次揮了兩劍。

場內立馬起兩道劍鳴聲,隨後便見到一個十字型的劍訣緊貼著地面,向唐嫣然斬去,其後留下了兩道深深的溝壑。

唐嫣然見狀,果斷的放棄了進攻,一手杵著戰刀,狠狠的插在了地上,另一隻手法訣一掐。

「萬刀金蛹!」

手中的戰刀瘋狂的抖動,隨後刀身開始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僅僅一瞬,無數把戰刀冒著金光,飛快的在唐嫣然周身來回穿梭,形成一個巨大的防禦刀陣。

「要撞上了!」觀眾席上有人驚呼道,更多人則是捂住了雙耳。

林陽面色沉重的看著場內,遠處的楚傲天也收起了嘲弄的神色,變得認真起來。

終於,李念的十字劍訣斬到了唐嫣然的刀陣上,一陣陣刺耳的金屬碰撞聲不斷從戰台上發出。

只見刀陣中的一把把金色戰刀不斷被崩碎,隨後新的戰刀迅速補上,填補了刀陣的空缺。

而那道十字劍訣也漸漸由光芒刺目變得暗淡無比,最終在崩碎了最後一把金刀后,消失不見。

李念面色蒼白的看著唐嫣然,心中叫苦不已,他的真元已經所剩不多了,如果近身搏鬥,自己肯定不會是唐嫣然的對手!

而唐嫣然此時也半蹲著,氣喘吁吁的扶著大刀,高聳的胸口不斷起伏,努力的恢復著體力。

見狀,李念單手持劍,反握劍柄,將其負在身後,隨後另一手緩緩抬起,做了一個手印。

「靈虛幻劍身。」

李念的身形漸漸變得虛幻,分出了一個個化身,每一個都手持寶劍,從四面八方向唐嫣然攻去。

當第一個化身攻擊到眼前時,唐嫣然趕忙拿起戰刀格檔,卻發現那化身直接從她體內穿過,不由得一驚。

「沒有實體的化身嗎!」唐嫣然暗道。

突然,身前身後數道寒光襲來,分為幾路向她劈去,唐嫣然阻擋不及,只能擋住幾處較為簡單的劍路,而有一路的位置卻極為刁鑽,凌厲的劈在了唐嫣然的肩膀上。

身上的劇痛傳來,唐嫣然揮舞著戰刀,擊飛了藏在分身中的李念,隨後向後一躍,拉開了距離。

「多謝手下留情。」唐嫣然看著前方的李念真身,由衷的說道。

李念笑著搖搖頭,說道:「嫣然,還要繼續嗎?」

剛才他本可以一劍斬下唐嫣然的手臂,但是怎麼可能下得去手?

「繼續!」唐嫣然倔強的說道,隨後用真元暫時止住了傷勢,猛的把戰刀拋到了空中。

迅速掐了個法訣,玉手向天一指,一道光束打在了懸浮在空中的刀上。

「九凰焚刀訣!」

戰刀中突然傳來一聲清亮的啼鳴,刀身迅速幻變為一隻渾身冒著火焰的鳳凰,隨後以極快的速度席捲了整個戰台。

李念眼中一凝,迅速的向空中飛去,他的那些分身也四散躲避。

不斷的破碎聲響起,靈虛幻劍身分出來的化身被這種大範圍的戰法一一斬滅,很快就只剩下了李念一人停留在天空。

那鳳凰去勢不減,帶著灼熱的火焰向李念飛去,像是一道巨大的火柱衝天而起,一息后,李念的身影就被淹沒在了火光中。

「結束了嗎?」林陽看著場內的戰鬥,喃喃道。

「還沒有!」楚傲天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林陽身邊,盯著那道火柱,凝重的說道。

幾息后,火柱散去,那戰刀也變回了原來的模樣,飛回了唐嫣然身邊。

眾人望向空中,果然發現李念還站在原地,渾身濕漉漉的,但還是有多處地方被燒傷!

就在剛才,他調動體內最後一點真元,用了一個冰訣將自己包裹起來,勉強抵擋住了九凰焚刀訣的火焰,不過依然身受重傷。

緩緩的落在地上,李念看著面色蒼白的唐嫣然,柔和的問道:「還要繼續打嗎?」

唐嫣然咬著嘴唇,看著李念說道:「打!」

李念見狀,笑了笑,居然走過去幫唐嫣然捋了捋額頭上的亂髮,隨後把劍朝地上一插,轉身向遠處的考官拱手,準備認輸。

「我不准你認輸!」

聽著背後傳來的聲音,李念也是微微一怔,轉身看向唐嫣然。

唐嫣然死死直直的盯著他,沒有說話。

由於家庭的關係,兩人從小就相識,算是青梅竹馬。

雖然唐嫣然的天賦要比李念稍好,但不知為何,兩人每次比試,唐嫣然都贏不了李念!

就因為這樣,雖然知道李念一直在追求自己,她也挺喜歡李念的,不過這一切,都要等到自己親手打敗李念再說!

見到唐嫣然此時的模樣,李念的腦海中浮現起自己五歲那年,兩拳把這個小女孩打翻在地,然後她倔強的看著自己的樣子。

當時的小女孩既沒有哭,也沒有叫屋子裡的大人,只是一直死死的盯著他。

從那時起,這個小女孩就在李念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好了,我知道了。」抽出地上的長劍,李念一步步向遠處走去。

「真元恢復了一點吧?這是最後一擊,若你能擋住,我必敗無疑。」轉身看著自己的意中人,李念凝重的說道。

「來吧!」唐嫣然也站起來握著戰刀,堅定的回道。

單手持劍橫於胸前,雙指併攏緩緩從劍身劃過,一股強大的真元波動從李念體中爆發出來。

「嫣然,當心了!」

「三劍,傲青雲!」

劍鳴聲響起,隨後化作三道白光,交叉著向前方襲去,氣勢如虹。

唐嫣然緊握戰刀,正準備運轉法訣,突然面色潮紅,一口鮮血噴出來,隨後單膝跪在地上,絕望的看著那劍訣。

「遭了,她真元不夠了!」現場立馬有人驚呼道。

唐百戰猛的站起身來,焦急的看著場內,他離得實在太遠了!

「嫣然,認輸!」李念大喝道。

唐嫣然卻緊咬嘴唇,緩緩閉上了雙眼,沉默不語。

因為剛才九凰焚刀訣的範圍過大,場內的考官離得也很遠,此時正在高空中向這裡疾馳!

而李念根本撤不了法訣,這是用劍催動的劍訣,一劍已出,怎能收回?

「小心!」場邊離得最近的林陽與楚傲天身形一動,飛快的向唐嫣然掠去。

「通幽步!可惡,來不及了!」林陽雖也用了通幽步,但距離唐嫣然還有十數丈。

「冰皇御天!」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冰訣從林陽身旁飛馳而過,楚傲天臉色蒼白的倒了下去,他的速度更慢,只能催動法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