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迪……迪拉,我沒什麼事,你還是先放開我吧。」木白偷偷瞥了一眼滄夢,只見她望著自己,臉上露出一絲怪異神色,木白立即朝她尷尬的笑了笑。

「木白哥哥,你肚子餓不餓,我幫你削個蘋果吧。」迪拉聽言,鬆開兩隻手臂,笑嘻嘻地望著木白問道。

「你這個一說,我倒是真覺得有點餓了,那就麻煩你了迪拉,謝謝。」木白道。

「木白哥哥還用得跟迪拉說謝謝嗎?為你做什麼我都願意。」迪拉道。

說著,她便站起身子,走到一旁的木桌上,拿起一個粉紅蘋果和水果刀,細心地削起了皮兒。

「你坐吧。」木白指著迪拉剛才所坐的白漆木椅道。

「嗯。」

滄夢輕輕一點頭,坐在木白身邊,回頭瞥了一眼迪拉,好奇的問道:「她是你的契約精靈嗎?」

「迪拉是我的好朋友。」木白道。

「朋友?」滄夢大覺奇怪,她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把自己的契約精靈當成朋友的。 「你的傷怎麼樣了?」

沉默了一會兒,滄夢問道。

「已經好多了,再休息一天因該就沒什麼問題了。」木白笑著說道,接著,他問道:「決賽的比試名單出來了嗎?」

「咯咯。」滄夢掩嘴輕笑一聲,道:「你才剛剛醒過來,這麼關心比賽幹嘛,讓自己放鬆一下不好嗎?」

「我只想取得第一。」木白第一道。

滄夢聽言一愣,望著木白那堅毅的輪廓,不覺呆了半響,說道:「你很在意以前嗎?」

「是的,我很在意,因為不再想被人看成廢物,那種眼神……比什麼都可怕。」木白道。

「以前我也說過不少傷害你的話吧?雖然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你還有記憶的話,只在這裡向你道歉,好嗎?」滄夢道。

木白微微一笑,如果換成以前的他,他肯定會不管怎麼做,也要一定奪取勝利證明給滄夢看,畢竟,他來這裡上學的最初目的,就是為了追隨滄夢的腳步。但是在學院里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也不再是以前那樣孤單的一人,為了獲得別人的一絲認同而儘力去做一切事情。他的人生觀點也漸漸產生了改變,他現在的實力已經足夠獲得別人的認同,他只想要超越自己,不斷超越。

「其實,因該是我要向你說感謝才對,因為你才使我堅定了要成為一名受人敬仰的強者決心。」木白道。

「你現在已經做到了,打敗了卡倫、奧萊斯、迪亞和一名魔法師的最強四人組合,你用你的行動證明給別人看了,你真的很了不起,讓我親眼見到了平凡的力量。」滄夢微笑道。

「是嗎?」木白聽到滄夢對自己的誇讚,臉色不由更紅了,撓了撓后,倒是有些害羞了。

滄夢點了點頭,說道:「後天上午就是決賽,你的對手是一名火系魔法師,他叫斯特雷。」

「火系魔法師,是他!」木白一聽,立即就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了,那名從神秘地方繼承了強大魔法奧義的少年。瑞安導師說他的實力很強,不知道自己這次能否打敗他。 「我也沒想到你能一路晉級入決賽,最後四人,如果誰能取得總冠軍,聽說會獲得豐收的獎勵,這是國王陛下和米伯院長親自設立的獎賞。」滄夢道。

「獎賞對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取得第一,我想把這個消息告訴父親,我想他一定會樂壞的。」木白笑道。

確實,要是讓木武知道自己這個從小被認為廢物的兒子,能夠在帝國最好的學院取得新生大賽冠軍,不知道他會樂成什麼樣子。

「咯咯,加油吧,我相信你能行的。我也不打擾你休息了,這個送個你吧,祝你的傷勢能夠快點兒康復。」滄夢說著,將手裡折好一隻紙鶴塞入木白手裡,慌慌張張地起身離開了房間。

等滄夢的身影出了大門。

木白望著手裡那隻很精美的白色紙鶴,放在鼻尖輕輕嗅了口氣,能聞到一股清晰的芳香,讓他精神一振。

「木白哥哥,別發獃了,快吃吧。」迪拉甜甜地聲音傳來說道。

木白的目光沒有離開手中的那隻紙鶴,下意識的張開了口,迪拉將手裡的蘋果削出一小塊,喂入了木白嘴裡。

……

晚上。

有一名高級魔法導師過來重新和木白檢查了一下傷勢,在他身上施加了一道高級治癒魔法,木白的身子基本沒有什麼大問題,只要再休息一天,傷勢完全可以恢復如初。

躺在床上,望著窗外那如水般的夜色,房間很安靜。

迪拉坐在椅子上,水靈靈地雙眸時刻盯著木白的臉,嘴角掛著一抹甜美笑意,沒有打擾木白的沉思。

「無悔的實力怎麼會那麼強呢?」

此時的木白,在深深地回憶劍無悔和利昂對戰的那一幕。

「他和那名火系魔法師一樣,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瑞安道。

「真的么?」木白身子忽然微震。

「我早就從他身上看出了一些端倪,他平時的表現和出事方法,還有在魔獸領域中,面對高級魔獸所能表現出的鎮定,這都不是一般的少年所能輕易辦到的。」瑞安道。

PS:今天十一更完。 「那無悔來學院到底是為了什麼?」木白心裡暗自疑惑。

「這個你還是自己親自去問他吧。」瑞安道。

「好吧,我現在去看看他。」木白道。說著,他從床上坐起了身子。

「木白哥哥,你起床幹什麼?」迪拉問。

「我想去看看無悔的傷勢恢復得怎麼樣了。」木白道。

走下床。

他和迪拉剛剛走出房門,木白吃驚的見到,卡洛維奇此刻正靜靜站在門角邊,雙手抱在胸前,低著頭,讓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木白愣了片刻,問道:「卡洛維奇爺爺,你什麼時候來的?」

「你剛躺進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在這裡了。」卡洛維奇抬頭,望著木白,渾濁的眼神中驀然閃過一絲精光。

「你一直站在這裡幹什麼?」木白奇怪道。

卡洛維奇微微一笑,朝四周望了望,見周圍沒有什麼人,他道:「先進去再說。」

木白覺得今天的卡洛維奇有點奇怪,連臉上的笑容都是如此勉強,顯得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木白正要跟著卡洛維奇重新進入房間的時候。

卡洛維奇望了一眼木白身邊的迪拉,欲言又止。

木白哪裡不明白卡洛維奇的意思,說道:「迪拉是我的朋友,我相信她。」

卡洛維奇沉聲道:「我要對你說的事關係很大,只能讓你一個人知道。」

「那……」木白無奈的望著迪拉,道:「迪拉,你就在這裡等我一會兒吧。」

「好吧。」迪拉輕輕一點頭。

木白和卡洛維奇進入房間里以後,只見卡洛維奇關上大門,站在木白身前,目光灼灼地望著他。

「卡洛維奇爺爺,這裡已經沒有其它人了,您想說什麼就直說吧。」木白道。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暗中觀察你,我卡洛維奇收徒不在乎天資有多高,最重要的是品行,否則一個修為再高的人,沒有一顆端正的心,只會給大陸造成更多的****。」 「你這段時間的表現,讓我很滿意,你擁有一顆堅毅善良的內心,這一點已經到達了我的要求,現在是該告訴你一些事情了,我擔心現在不告訴你,以後恐怕就永遠都沒機會了。」卡洛維奇道。

木白見卡洛維奇說得如此凝重,心裡便知道他接下來所說的事情肯定非常驚人。

不僅是木白,就連空間戒指中的瑞安都對卡洛維奇的話感到震驚無比,只是卡洛維奇現在的實力察覺不到瑞安的存在。

「卡洛維奇爺爺,您到底想說什麼?還有,您剛才說擔心以後再也沒機會,這話又是什麼意思?」木白皺眉問道。

卡洛維奇重重嘆息一聲,道:「山雨欲來風滿樓,該來的,遲早還是要來的。我本以為,隱匿在學院就能夠平凡地度過餘生,沒想到,他們還是追查到了我的行蹤,孩子,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什麼?」木白聞言,臉色不禁一變,道:「難道有人想要傷害您嗎?那個人是誰?「

卡洛維奇搖了搖頭,說道:「他們之所以來找我,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武神令!」

「武神令?」木白聽言一驚。

「什麼!他身上擁有武神令?」瑞安忍不住驚呼出聲。

「瑞安導師,你這麼驚訝幹什麼?」木白聽到瑞安的聲音后,心裡吃驚不小。

「武神令!我原本以為那只是傳說中才存在的東西,沒想到……這居然是真的!這麼說話,卡洛維奇他曾經因該是那裡的人。」瑞安稍微冷靜下來以後,話聲逐漸凝道。

「木白,從現在開始,你要答應我,幫我好好保管武神令,千萬不能讓它落入外人手中,否則的話,大陸將會歷經一場風雲大變,這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卡洛維奇鄭重的道。

對於卡洛維奇的話,木白一時感到了極大的壓力,雖然不明白武神令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他知道,這東西肯定是非常貴重的。

PS:關於利昂這個人物,我臨時做了一些修改,昨天忘記提前通知給大家了。 只見卡洛維奇緩緩從懷裡拿出一塊四方形的金色令牌,大約有手掌大小,令牌中央,刻畫有『武神』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他交給木白道:「這是第一代武神的遺物,擁有它便可號令武神門徒。傳說,武神令中擁有一個秘密,如果誰能解開這個秘密,就能找到邁入武神境界的修鍊功法,我現在把它交給你,從現在起,你就是武神門的第二十八代繼承人。」

「什……什麼?武神門?」木白聽了卡洛維奇的話,只覺喉嚨一陣發乾,吞了一大口口水,那塊武神令握在手中,彷彿就似有萬斤重一樣。

「武神令……第二十八代繼承人……我的天啊……這個小子!他居然獲得了繼承武神令的資格!」瑞安的心被徹底震驚了。

「木白,我只能告訴你這麼多,今天的話你一個字也不能對別人透露,否則,你會遭到大陸頂級殺手永無止境的追殺!我知道你心裡現在有很多疑問,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等你從學院畢業進入大陸闖蕩的那一天,你會慢慢明白的。今天過後,你就不再和我有一絲關係,當做從來都沒認識過我吧,該交你的武技,我都已經傳授給你了,日後靠你自己勤加修鍊,我相信你一定有超越過我的那一天。」卡洛維奇說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了房間。

「卡洛維奇爺爺。」木白身子一震,望著卡洛維奇離去的背影,心裡久久不能從他剛才的話中回過神來。

「為什麼事情會突然變成這樣?」木白獃獃望著手中的武神令,心裡極為不解。

「小子,快把武神令收好,別讓人看見了。」瑞安急忙對木白提醒道。

木白聽了瑞安的話,心頭一動,連忙把武神令收入空間戒指內,對瑞安問道:「瑞安導師,這裡面的事情,你因該知道很多吧?」

「這個,我是知道一點,但是也不能肯定。」瑞安道。

「那你就快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木白問道。 「剛才,卡洛維奇已經跟你說過,武神令是武神門第一代武神的遺物,他能擁有武神令,我可以肯定,他曾經是武神門的人!那裡,是大陸至高存在之一。」瑞安道。

「瑞安導師,你就告訴我吧,你說的『那裡』是什麼地方?」木白問。

「唉……」瑞安輕聲一嘆。

「武、魔、弓、獸四神塔,代表著大陸斗魂師的頂級存在,位於神塔頂端的人,則被稱之為神!武神門,便是代表著其中的一座武神塔。四大神塔在傳說中是由四大神級斗魂師一手創立,但是,是否真的有神級斗魂師存在,這一點兒,從來都沒人親眼見證過。四大神塔建立之初的目的,便是為了維持人類在大陸的統治地位,抵擋異族入侵。我們天恆大陸,只是宇宙中的一個狹小的位面存在,在其它的一些未被探知過的位面中,那裡生存著很多實力強大的異族。據說,很久以前,精靈族曾是大陸的統治者,可就是因為異族入侵,使精靈族付出了極大的傷亡代價,才將這些異族趕回自己的位面大陸,精靈女王在那一戰中隕落,整個精靈族也正是從那時起走向末路,大陸開始出現很長一段時期的混亂局面,直到最後被我們人類統治。四大神塔的存在,就是為了防止我們人類重蹈精靈族的覆轍。」

「四大神塔!」木白心頭大震,現在他才知道大陸上還有這麼一個和神一樣存在的地方。

「卡洛維奇曾經是武神門的掌門人,可能是他實力出現倒退的原因,遭到同門排擠,才會帶著武神令隱匿到學院里。這裡的確是很安全的地方,不過他的行蹤還是被查到了,他現在的情況很危險,為了不讓你受到連累,所以才要和你斷絕關係。」瑞安猜測道。

「可惡!是誰想要傷害卡洛維奇爺爺?」木白握緊了雙拳問道。

「這個……現在還不好說,學院里的情況很複雜。現在武神令在你手中,你要是能夠破解裡面的秘密,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瑞安道。 木白臉上倒是沒有多少高興的神色,心裡想的全是卡洛維奇的安危,從現在起,兩人已經算是徹底斷絕了關係,他的心情很沉重。

「木白哥哥,你這是怎麼了?」迪拉走進房間里,見到木白一臉沉重的站在原地,立即關心的問道。

「沒……沒什麼,我們現在去看看無悔吧。」

……

劍無悔的病房中。

只見他此刻正躺在床上望著窗外發獃,渾身被繃帶包裹得就像是個粽子,他的四肢受傷極重,幾天內根本不能行動。

火狼則坐在他身邊,負責看護。至於木白那裡,有迪拉照料,他也用不著太為木白擔心。

「無悔他還好吧?」

這時,木白帶著迪拉走入房間里,對身前的火狼問道。

火狼陡然聽到木白的話,微微驚訝的回頭望著兩人,嘆息道:「傷勢很嚴重,至少需要一個月才能復原。」

「一個月?」木白臉色微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