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退後,都退後…」

在陳元的安排之下,已經有士兵疏散人群,雖然方陽等人會控制,將戰鬥場所移動到高空,但畢竟是輪轉境,他們戰鬥的餘波都可能會將整個江城毀滅。

最中央位置,陳元和燕小東依舊站著。

「陛下,還是先離開吧。」徐老在一旁勸說著。

陳元眉頭一皺,沒有說什麼,決定權在燕小東身上。

燕小東搖了搖頭,聲音雖輕,但卻異常堅定,「離開,要躲嗎?有用嗎?這是天辰王國成立的一場浩劫,若是輸了,一切就都無法挽回,別人可以走,我必須留在這裡,我要看著結果的發生。」

聞言,陳元點了點頭,這是他想要的,這樣的燕小東才像是一個帝王。

若是說,在危急關頭,一國之君讓別人抵擋強敵,自己先行逃跑,這固然是為了保存性命,但留下來的人會怎麼想。

「今日是天辰王國立國之日,諸位過來,蓬蓽生輝,諸位是來賀喜的?」

燕小東依舊想要迴轉一下,盡量避免這一場戰鬥,從牌面上看,天辰一方遠不是對手,妖蠻一方有四個如孫超這般強大的人,而天辰一方只有兩人,方陽和孫超。

雖然在普通輪轉境方面,天辰一方佔據優勢,但只要一個至強輪轉境出馬,普通輪轉境強者根本沒法抵擋,即使有數量的優勢,那也不行。

「賀喜?哈哈…」虎溪大笑一聲,身上爆發出恐怖的氣息,壓迫向燕小東。

如同天地之威,燕小東兩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

燕小東咬著牙,牙齦滲出鮮血,雙腿顫抖著,沒有跪下去。

「啊…」方陽突然怒喝一聲,紅色氣焰升騰而起,將虎溪帶給燕小東的壓力驅散殆盡。

燕小東大口喘氣,在那強大的壓迫之下,他以為自己就要死了。

「若是想戰鬥,我們奉陪!」方陽冷聲道。

「咦?」虎溪驚奇看著方陽,在之前,方陽身上並沒有這麼強大的氣息,在紅色氣焰升起時,方陽的氣息番了好幾番,已經到了可以跟虎溪一決高下的地步。

「有意思,怪不得虎雲說你很古怪,果真古怪,原先並不強,突然卻又變得這麼強。」虎溪道。

突然,鷹林上前數米,攔在方陽和虎溪中間,轉頭對著虎溪道:「虎溪,別忘記我們所約定的。」

虎溪眉頭一皺,收回澎湃的氣息,道:「我自然不會忘記。」

鷹林點了點頭,看向身後的另一個鷹妖蠻,「鷹傲,你上來吧。」(未完待續。。) 上前的人,自然就是方陽的老熟人,在聖地中差點讓方陽功虧一簣的鷹妖蠻鷹傲。

出聖地時,鷹傲曾說過,他會打敗方陽的,而且是靠自己,這一次,他真的來挑戰方陽了,雖說他知道方陽很強,但依舊義無反顧,這是鷹族的傲氣。

鷹傲看著紅色氣焰中的方陽,眼底戰意迸發,他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為了這一刻,這些年鷹傲從不懈怠,加上鷹族全力協助,實力才到達這個地步。

「啊…」鷹傲大喝一聲,身體內恐怖的力量澎湃著,鷹傲直接沖向了方陽。

方陽眉頭一挑,鷹傲已經是輪轉境了,不過只是普通的輪轉境,不是方陽的對手。

天辰一方其他輪轉境身體閃動,想要阻止。

咻!咻…

連續的殘影出現,妖蠻們攔在天辰一方輪轉境的前方,不讓他們上前。

「這是他們之間的戰鬥,誰都不準插手。」鷹林冷聲道。

鷹林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將空中的白雲都轟得粉碎。

所有人臉上都是一驚,真正爆發出來,鷹林的實力竟然比虎溪、虎雲、獅嶺三人還要強上一線。

鷹林藏得很深,就連虎溪等人都不清楚鷹林的實力,僅僅知道他很強。

……

「跟我到上面去。」

這句話依舊代表著方陽接受鷹傲的挑戰,不過。這戰鬥要到高空去,方陽不想影響到江城的一切。

方陽化成一道紅光,呈直線。直衝上高空,鷹傲沒有猶豫,緊隨其後,化作黑光,沖了上去。

不管是天辰一方的輪轉境,或是妖蠻一方,他們都緊隨其上。

同一時間。所有的輪轉境都化為了小黑點,直至消失不見。

燕小東雙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他是硬著頭皮扛著虎溪的壓迫的,雖然說在最後有方陽出現,但燕小東已經要虛脫了,幸好。在即將摔倒的時候。陳元上前一步,扶住燕小東。

「他已經做得夠好了,之後的,就要看方陽你們了。」陳元心底暗道。

現在,也只能選擇相信方陽他們了,他們若是抵擋不住妖蠻一方的攻勢,那天辰王國就真的潰敗了。

……

高空中。

豪門暗鬥:棄婦不可欺 一道散發著紅色氣焰的身影,一道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身影。距離約有數十米,二人身上都有著恐怖的氣息。

「十五倍的界王拳!」

一上來。方陽就使出了十五倍界王拳,他對鷹傲很重視。

鷹傲的羽毛泛起淡淡金色,就像鍍了一層金,閃閃發光,看起來異常漂亮。

淡金色羽毛不光漂亮,更是鋒利至極,輕輕舞動間,空氣都被撕裂,方陽看到,眼底有著一點凝重。

「是個好苗子,竟然能夠將羽毛轉化為淡金色。」鷹林暗中點頭。

羽毛轉換色彩,這是鷹妖蠻中天賦極佳的才可能做到,轉換色彩后,能力將會有較大提升,這一點就算是鷹林都沒有辦法做到,能夠轉換色彩,就鷹林所知,在整個鷹族中也就寥寥數人。

「這一次,我一定要擊敗你。」鷹傲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切過方陽的身軀。

咻!

空氣劇烈的震動,淡金色閃電劃破空間。

同時,紅色光芒閃現,方陽速度極快,化為一道紅色閃電,沖了過去。

淡金色閃電,紅色閃電,在高空中不斷碰撞,空氣在不斷顫動,一道道透明的波紋擴散出來,這些波紋經過眾多輪轉境的身軀時,僅僅只是讓得他們的衣袖飄蕩。當然,這是因為他們是輪轉境級別的強者。

碰撞間,淡金色閃電在逐漸敗退,完全被紅色閃電壓制住。

方陽和鷹傲都沒有使用能量波、能量球,他們都依靠自己的身體在戰鬥。

原本,妖蠻一族的身軀是極強的,鷹族雖然顯得削廋,但他們身為強族,身軀也是極強的,但依舊被方陽壓制住。

一旁觀看的虎雲眉頭一皺。

「他的實力似乎又有精進。」虎雲有些沒底,妖蠻一方陣容豪華,但方陽依舊是一個不定項。

上一次也是如此,在明面上,妖蠻一方實力強過江城一方不少,但出了一個方陽,因此,妖蠻一方敗得一塌糊塗,損失不少輪轉境強者。

這一次,妖蠻一方的陣容更加豪華,但虎雲依舊有所擔心,他是經歷過上次荒漠之戰的。

「虎雲,你在想什麼?心不在焉的。」虎溪詢問道。

虎雲搖了搖頭道:「沒什麼。」

虎雲並不想將自己的擔憂說出來,那樣只會讓虎溪嘲笑,確實,妖蠻一方的陣容太強大了,根本不可能失敗,這一次好運不會再眷顧方陽等人。

轟!轟!轟…

雖是在高空戰鬥,但陳元和燕小東依舊可以聽到那可怕的碰撞聲。

在碰撞下,陳元和燕小東都可以感覺到天地在震動。

可以想象,若是這戰鬥發生在江城中,那這些看似堅固的房屋估計都會在瞬間被摧毀。

高空中的戰鬥依舊在繼續,淡金色光芒已經暗淡了,而紅色光芒則越加耀眼,似乎越是戰鬥,方陽會越強。

以戰養戰!

「差得太多了。」鷹林暗中搖頭,他對著鷹傲大聲道:「鷹傲,停手吧,你不是他的對手。」

鷹傲急速向前沖的身軀停頓一下,但隨後,鷹傲身上金色光芒更加濃郁。

「方陽,這是我最後的一招,小心了。」

鷹林驚呼一聲,「鷹傲,你…不要。」

方陽臉色有些凝重,他從金光大盛的鷹傲身上感覺到一絲危險,就如同鷹傲所說的,這是他最後的一招,也是最強的一招。

鷹傲的所有羽毛都散發著刺目的金光,而且都豎立起來,閃爍著森寒的光芒。

「給我去!」

整片天空都被金光所覆蓋,光是從場面上看,鷹傲這一招就相當可怕了,那金光就是地面上的陳元等人都看得見,只是他們不知道那金光究竟是什麼。

方陽眼睛一縮,他看到一根根急速射來的金色羽毛,鷹傲竟然將羽毛當做了武器。

從這些金色羽毛中,方陽感覺到危險,方陽身上的紅色氣焰驟然變得更加凝實。(未完待續。。) 漫天的金光異常漂亮,陳元和燕小東心底卻滿是擔憂。

「他們開始戰鬥了嗎?這金光就是攻擊?」

「誰會贏?方陽?」

「方陽肯定會贏那鷹妖蠻的,只是還有其他的妖蠻。」

……

金光久久不散,很快,鷹傲身上艷麗的金色羽毛消失了,臉色異常蒼白,像是元氣大傷。

鷹傲從雄鷹成了禿毛鳥!

濃郁的金光中,淡淡的紅色光芒閃爍著,始終堅挺著,沒有被撲滅,直至金光快要消散。

「啊…」

金光之中,一聲爆喝響起,紅色光芒猛然衝破金光圍堵,直衝上高空,從旁邊看,就如同一團金色光芒中央出現一道紅色光芒,這道紅色光芒將金光壓制。

轟!轟!轟…

金光與紅光的碰撞,不斷有轟鳴聲響起,每次轟鳴聲后,都有著一縷金光和紅光消散。

紅光在不斷擴散開來,金光在鷹傲身上羽毛褪完之後,就已經後繼無力,逐漸的消散了。

「我輸了!」鷹傲無力的說出這句話,在看到紅光突破金光的重圍后,鷹傲就知道自己敗了,拼著元氣大傷使出的最強招式依舊被方陽破解,而且,在紅光閃爍起來時,鷹傲感覺到一股更為強悍的氣息。

不過,這一股氣息一閃而逝,鷹傲都不敢於確定,那究竟是真的,還是錯覺。

金光消失了。膨脹的紅光也恢復正常,變為紅色氣焰覆蓋在方陽身上。

方陽顯得有些許狼狽,鷹傲將羽毛化為武器。這太過突然,方陽也沒有及時反映過來,在一開始時,方陽被好幾根鋒利的羽毛攻擊到,上衣被劃出幾道口子。

不過,也僅此而已!

鷹傲認輸后,立即退到鷹林身後。他已經沒有力量抵抗方陽的攻擊了,只能夠勉強停留在空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