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五個小傢伙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啊。」若說感慨最多的莫過於葉刑天了,畢竟他時刻在關注這『柳府』的情況。

裡面的風吹草動都無法瞞過他,不管是周丹表現出來的妖孽,還是其他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葉刑天都相當的滿意。

「哎,我當初也僅僅只是在裡面待滿一周的時間,也不知道這幾個小傢伙能有幾個超越我。」夜小一微微笑道。

「一周已經是傳說,你也對他們太有信心了。」葉刑天卻是打趣道:「再怎麼說你也是神獸中的王者,他們就是資質在妖孽,只怕也比不上你一半的潛力啊。」

然而對於葉刑天的話,夜小一卻沒有做任何回答,不過她骨子裡也有屬於自己的高傲,畢竟她是神獸中的王者,資質豈是尋常人可以比的?

當然了,她現在也不會忘記參加考核的還有一頭神獸,這頭神獸從另一層角度來說,潛力比她只強不弱。

畢竟小雷晶虎原本只是天階妖獸罷了,但是脫變成功的雷晶虎,的確有資格穩定神獸中的王者。

此時夜小一也很期待,期待小雷晶虎是不是可以給她帶來驚喜。

「你說會不會有人破了你的記錄?」 悠閑鄉村直播間 夜小一突然轉過頭看著葉刑天,那表情是相當的精彩:「如果破了你的記錄,只怕不久的將來你就不是總院第一人了。」

葉刑天笑而不語,他也希望有人可以破了他的記錄,可是這難度太大了,因為曾經的他,記錄是九百七十八層。雖然沒有衝到最後一層,但是正是如此,他才會被『柳帝』給收為親傳弟子。

而夜小一的記錄則是七百六十二層,至少現在看來,這些人都有可能突破她的記錄,不過最後情況如何,還得看最終的結果。

畢竟七百層之後那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挑戰的。

丹王武神 三天的時間周丹已經從原來的五百層一路斬殺而上,雖然這過程很辛苦,可仍舊擋不住周丹的步伐,此時他赫然已經站在第七百層了!

而另外四處天梯,其中兩處光芒逐漸的衰弱,最終便是消失。

兩道人影從天梯上跌落下,隨後便出現在通天峰山頂之上。

這兩人一男一女,正是龍傲天與倩馨兒。

龍傲天的實力也算強大,不過他終究擋不住了,當他步入地五百層的時候,瞬間一回廝殺便讓他從天梯上跌落下來,根本擋不住第五百層的戰儡。

所以龍傲天最終只是闖到了地四百九十九層。

至於倩馨兒成績要好一點,不過也僅僅比龍傲天高了兩層而已,而此時她香汗淋漓,顯然這一次考驗讓她非常賣命,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三天的時間她總算咬著牙度過了。

「看來快了。」葉刑天眯著眼笑道,對於龍傲天與倩馨兒會在此時淘汰也在意料之中,畢竟兩人的境界也沒有太高,皆為至尊境,甚至倩馨兒還步入至尊境沒有多久。

而今留在『柳府』中接受考驗的還有三人,除了周丹這個異數外,另外兩人皆都極為強大,比如說儒通就是半步永生境層次,自然一路勢如破竹,不過現在他的步伐也因為進入第六百層而被襠下了。

至於小雷晶虎剛猛無比,甚至三天後連周丹都被他遠遠的甩在後面,三天的時間小雷晶虎已然進入七百五十層,不過他仍舊極為強悍,在第七百五十層僅僅逗留了十分鐘的時間便登上了七百五十一層。

轟隆。

三個小時后,『柳府』內的三處天梯再次消失了一個,而那消失的天梯正是儒通所在的地方。

天梯的消失預示著儒通最終也敗了,他只是闖到了六百二十四層罷了。

十八人的隊伍而今就剩下周丹與小雷晶虎。

此刻他們並不知道十八人已經淘汰了十六人了,他們正在竭力的對抗著可怕的戰儡。

「小千靈陣!」周丹猛地一喝,兩百套小千靈陣凌空而立,通過將近四天的考驗,他的神念竟然不知不覺見增加了不少,而今已經從原本只能控制百套小千靈陣增加到兩百套了。

不過饒是周丹的神念增強了不少,但是要駕馭住兩百套小千靈陣仍舊有些勉強,至少現在使用一次后變感覺腦袋一陣眩暈。

「看來只能等我突破天尊了,那時候掌控一兩百套小千靈陣也沒多大的問題。」

整整兩百套的小千靈陣極為兇悍,幾乎是一個來回便將所有的戰儡給摧毀,而後稍作調整后便登上更加高層的天梯。

九重天梯極為神秘,傳說能夠打破第九重天梯可以得到一件神秘之物,至於是否屬實只有葉刑天一人知道,因為自從他成為『柳府』的主人後就再也沒有人能夠打到第九重了。

如此又過去了三天的時間,距離周丹進入『柳府』內已經整整一周了。

站在山頂上的眾人皆都吃驚不已,特別是夜小一,這時間點已經是當初她的成績了,沒想到多年後的今天卻有兩人打破了她的記錄。

「應該快結束了吧。」夜小一心中念叨,雖說小雷晶虎是脫變成功的神獸,相當於神獸中的王者,可是夜小一本身就是神獸中的王者,所以她才敢斷定小雷晶虎應該也差不多要出來了。

可是這一等卻又是三天,甚至他們都已經麻木了,兩人這是打算在『柳府』中呆多久?這都十天了,難道真能衝擊到最後一層了么?

葉刑天面容也有些僵硬,不管是小雷晶虎還是周丹,他們的實力與潛力讓葉刑天感到震驚。

十天的時間,周丹登上了第八百層,算是已經進入九重天梯的最後一層了,只不過這一重卻有整整兩百層天梯。

能夠走到最後,還得看周丹的造化。

而小雷晶虎的成績更讓人咋舌,八百二十一層了,而且自從登上八百層后,以每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在前進一步,這樣的速度就是以前的葉刑天都無法做到。

而周丹相對來說比較緩慢,自從登上八百層天梯后,有時候一層就需要大半天的決戰時間,甚至最長的一次都用了整整一天。

「還是不夠,還是不夠。」看著眼前百個永生境級的戰儡,沒有半點懼意,反而是哭笑連連,這是第八百一十三層了,自從八百層后,一路過關斬將,十三層皆都是百個永生境級的戰儡。

雖然這陣容不是前面八百層天梯可以媲美的,但是卻仍然無法給周丹帶來可怕的壓力,也就是說這八百一十三層的天梯沒有沒能給周丹帶來壓迫,頂多給他帶來精神上與體力上的消耗。

距離劍道法則突破沒有半點作用!

「殺!」周丹不願意半途而廢,不管最終能不能讓劍道法則突破到第二階段,他仍舊要試一試。

十天後,通天峰上已經雅雀無聲了,因為他們都感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他們眼前。

整整二十天的時間,周丹與小雷晶虎竟然在『柳府』內待了整整二十天的時間。

「他們過到那一層了?」夜小一非常的難過,她本以為小雷晶虎就算成為神獸,資質與潛力應該與她相差不大,可是她錯了,小雷晶虎能夠在『柳府』中待上二十天的時間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了。

她當初也不過在『柳府』中待滿了七天的時間,可是小雷晶虎卻幾乎是她的三倍時間。

「你那小傢伙現在被卡在八百九十八層。」葉刑天調整了一下心情,不管怎麼說這兩人都是他們柳州學院的人,更是被他認定為柳州學院的未來和九洲大陸的守護者,他們能在『柳府』待的時間越長就表明他們越有潛力。

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儘管他當初所留的記錄已經被打破了,可葉刑天有的只是無盡的欣慰。

看來這一次九洲大陸有望度過這次危機了。

「周丹呢?」夜小一忍不住問道。

葉刑天頓時苦笑道:「那小子更可怕,現在已經超越了小雷晶虎了,步入第八百九十九層了,僅差一步就邁入九重天梯的最後階梯了。「

九重階梯的最後一重雖然有兩百層的天梯,但是八百到九百之間算是一個過渡期,能夠進入九百層后的才算真正的可怕。

而周丹如今差不多要做到了,僅差一步就邁過去了。

只是周丹而今也被卡在第八百九十九層了,看樣子差不多要失敗了。

不過兩人所展現出來的潛力與實力的確讓眾人大跌眼鏡,哪怕葉刑天都不得不承認,這兩人已經比他當初要強的太多了。

「吼!」小雷晶虎在第八百五十層后便變化出本體,所以他才能夠一路進展到第八百九十八層,可是現在他遇上麻煩了。

在這一層中,足足有萬個永生境級的戰儡,哪怕他幻化出本體,仍舊被打的傷痕纍纍。

但是他仍舊咬著牙,不要命的與這萬個永生境級的戰儡廝殺在一起。

轟隆。

天地彷彿都在顫抖,小雷晶虎渾身是血,最終消失在地八百九十八層,進入下一層的天梯。

只是當他抵達這一層天梯的時候,那龐大的身軀直接從天梯跌落而下,最終消失在『柳府』內,出現在通天峰山頂上。

第二十五天,小雷晶虎落敗,從『柳府』中淘汰出來。

而今『柳府』內就剩下周丹一人,而他仍舊在浴血奮戰,而隨著傷痕的積累,他的戰力不僅沒有絲毫減弱,那戰意更是如同寒芒,散發著凌厲的氣息。

周丹大笑一聲,整個身軀徒得消失在原地,而那二十萬個永生境級的戰儡卻在這時全部倒地不起,甚至連氣息都開始滅絕。

進入『柳府』一個月的時間,周丹踏上了第九百層天梯,而他的劍道法則也在此刻邁入了第二階段,三大法則之王徹底持平。

「來吧!」看著第九百層的天梯內出現了整整五十萬個永生境級的戰儡,周丹雙眸中爆發出可怕的寒芒,整個人化為一道道劍芒,朝著那五十萬個永生境級的戰儡切割而去。 周丹已經不知道自己廝殺了多久,他知道劍道法則突破的那一刻,他的壓力驟減,不管面對這整整五十萬的永生境級戰儡,他仍舊受了不輕的創傷。81中文網

斬殺掉二十萬個永生境級戰儡后,周丹身形爆退了出去。

「而今我劍道法則已經突破,就沒有必要繼續堅持下去了。」周丹眉頭突然微蹙,他本是不想太過招惹人眼,可是劍道法則遲遲不突破讓他很是無奈,每一次要突破的時候卻現對手沒有了,如此一來就必須重新再戰,而一戰直到第八百九十九層后,在最後一秒他終於明悟了劍道法則的本心。

何為劍道,劍道的真諦是什麼,在面對十萬個永生境級的戰儡,他差點被壓垮,幸好在最關鍵的時刻他明悟了劍道的真諦。

那遲遲不突破的劍道法則終於進入了第二階段,與死亡法則和心力法則持平,三**則之王皆都邁入了第二階段。

周丹進入『柳府』接受考驗無非就是想要見識一下這考驗到底是什麼,而且他也可以藉此來讓劍道法則突破,好在這一切並非是空想,最終在進入『柳府』的一個月最後一天他突破了。

所以他沒有必要在留下來了,畢竟他是不會拜師的。

而周丹並不知道自己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讓葉刑天動容了,甚至在周丹劍道法則突破的那瞬間,葉刑天都察覺到了。

轟!

剩下的三十萬永生境級戰儡突然犯難,但是面對這凌厲的攻擊,周丹眼中也是有著寒芒略過,他是不打算繼續了,但這並不代表是這些戰儡可以欺壓的。

瘋狂的劍意在配合死亡法則與心力法則的加持,一股浩瀚無邊的氣息將三十萬永生境級戰儡籠罩著。

而這時候三十萬個永生境級戰儡竟然嘎然停止了動作,似乎受到了影響,難以動彈。

兩百套小千靈陣在周丹的加持下,一個個永生境級戰儡倒地不起,不過在最後的一個名永生境級戰儡下,兩百套小千靈陣突然消失,那可怕的氣息也在此刻蕩然無存,在這時刻一口鮮血更是從周丹口中咳出,他面色蒼白無比,所有的攻擊都在此刻停止。

最後剩下來的永生境級戰儡似乎看到周丹身受重傷,知道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竟然直接來到周丹身旁,一拳朝著他的胸膛處轟擊而去,將周丹整個人打入萬丈深淵。

一道人影從天梯上跌落而下,不過就在他要跌落到地底上的時候,一道紅光突然出現,將他包裹了出去,甚至在這一瞬間周丹體內的傷勢全部被醫治好了。

「不是吧,這麼敗了?」葉刑天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在周丹步入第九百層天梯的時候,整個心都提了起來,看著原本佔據優勢的周丹卻突然在最後關頭敗了,葉刑天有說不出的苦澀。

他怎麼會看不出來這一切都是周丹故意裝出來的,至於其目的是什麼,葉刑天大概也能猜出來了。

只是葉刑天感到非常可惜,他很想看一看周丹能不能將最後的一百層都度過去,如果真的能做到,也算了卻他的一個心愿了。

只是周丹擺明了不會滿足的他心愿!

嗖!

一道身影出現在山頂上,但是卻沒有人出任何聲音,僅僅只是一種眼神,一種同樣的眼神。

詫異!

眾人如同看怪物般的盯著周丹,臉上寫滿了無盡的佩服,就算是七大紅衣老者都忍不住多看了周丹幾眼。

若是對『柳府』最了解的,除了葉刑天與夜小一之外,就屬於他們七個人最了解了。

雖然不知道周丹最後殺到了第幾層,但是能夠在『柳府』中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已經足以說明了一切,這個記錄不僅突破夜小一的,就連他們院長的記錄也被打破了。

他們已經不知道要用什麼詞來形容周丹了,這已經屬於傳說中的存在了。

妖孽中的傳說,一旦可以成長起來,必定是一個不朽的傳奇。

而且還極有可能成為大帝境的存在,現在的九洲大6底蘊不厚,面對異族的侵犯必然會陷入被動,如果能夠出現一名大帝境強者,一切都可以逆轉局面,讓九洲大6安然度過第三次大劫。

「你小子太抗人了。」葉刑天打破了沉寂,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眼眸中有著濃濃的責怪之意。

他真的很渴望見到一名煉神境層次的小傢伙是否真的可以打破傳說,順利登上第一千層,可是最終讓他太失望了。

周丹繞了繞額頭,內心則是有些尷尬,他知道葉刑天在說什麼,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葉刑天可以看出來。

對於葉刑天的責問,周丹只能報以歉意。

「哎。」葉刑天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到最後周丹沒能滿足他的希望,但是至少破了他的記錄了,相信如果他師尊還在世的話,周丹定然也會被看重的。

很久以前,葉刑天就是因為一路闖到八百層,最後才被柳帝給收為親傳弟子,無盡的歲月過後,總院再出現一名打破他的記錄並且成功進入第九百層的學員,如果柳帝還在世,必然會再次收徒。

可見周丹如今具備了何等的潛力了,這種潛力就連葉刑天都無法相比。

萬古帝神訣 「我說大哥,你也太變態了,居然在裡面待了一個月的時間!」別人不敢說話並不代表小雷晶虎不敢出言,他一臉怪異的看著周丹接連的說道:「我都在外面等了五天的時間了,你要是再不出來我都懶得在等下去了。」

周丹微微一怔,這就是過去了一個月了?

其實這並不能怪周丹,因為當時眼看劍道法則就要突破了,他幾乎忘卻了時間,一路挑戰而去,卻沒想到足足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了。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可以讓劍道法則進入第二階段,周丹也感覺值了。

至少這一次的考驗沒有白白浪費時間,要不然周丹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令劍道法則進入第二階段。

劍道法則雖然處於第一階段的頂峰,可是想要邁出那一步是何其的艱難,至少周丹可以斷定,若是沒有這一次的考驗,他的劍道法則在半年之內都不可能進入第二階段。

「好了,我宣布此次考驗結束,恭喜各位順利通過考核。」葉刑天將這遺憾給拋之腦後,隨後將目光放在儒通與小雷晶虎還有倩馨兒、龍傲天四人的身上:「你等都在九重天梯上待滿了足夠的時間,所以現在由你們選擇師尊,當然因為你們表現的很優秀,我可以收你們其中兩人為記名弟子。」

四人彼此相視,除了小雷晶虎沒有任何反應外,其餘三人都連忙單膝跪下:「徒兒拜見師尊。」

是的,小雷晶虎對拜入葉刑天的門下實在沒有太大的興趣,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拜入夜小一的門下,或者說不好聽一點,他最終的目的就是想要纏著夜小一。

葉刑天頓時露出一道淡淡的苦笑,看來這小傢伙志不在此啊。

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他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小雷晶虎的打算了。

小雷晶虎一臉興奮的在夜小一的身上四掃著,而夜小一就彷彿被毒蛇給盯上般,全身一陣麻。

「美女,美女,哥哥我來了。」果不其然,小雷晶虎終於壓制不住內心的亢奮,一下子便來到夜小一的近前。

他的手抓住夜小一的衣角,滿是期待的色彩。

夜小一驚呼一聲,一下子將小雷晶虎給震開,退到了百米開外,警惕的看著小雷晶虎:「你別動,再動我不客氣了。」

小雷晶虎頓時滿臉的委屈:「我這不是通過考驗了嘛,我要拜你為師啦。」

「我受不起,你還是另找高人吧。」夜小一有些生氣的說道。

小雷晶虎頓時將目光鎖定住葉刑天,那臉上充斥著質問的味道,意思很明顯,你不是說可以學員選擇老師嗎,怎麼老師可以反悔的!

葉刑天內心無奈,這應該算躺著也中槍吧?

不過這話的確是他說的,正所謂一言九鼎,所以他還是動身來到夜小一的身邊,再起耳邊嘀咕了一陣子后,最終夜小一才面色緩和了下來。

至於兩人到底在說什麼,並沒有第三者知道。

「你聽著,既然要拜我為師,那以後的事情都得聽我的,知道不?」夜小一對著小雷晶虎不客氣的說道:「如果哪天我看你反對我的意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