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

顧銘有些猶豫,劉羽欣問:「嫌麻煩嗎?」

「是啊!!」顧銘承認,他最怕麻煩。

劉羽欣笑著說:「這是交給我和思雨,你負責開心就行了。」

「那行!!」

顧銘答應,

二女開始計劃起派對需要採購哪些東西,以及邀請哪些人。

顧銘也沒有閑著,接到了許鵬的求救電話。

許鵬哭哭啼啼道:「顧先生,救命,救命啊。」

「怎麼了?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顧銘無語的說。

許鵬說:「就剛才,一群人衝到我家,把海子給抓走了,還說讓你六點前必須趕到強哥玉石廠請罪,否則就要了海子的命。」

顧銘:「……」

囂張,太囂張了,簡直是無法無天,他都沒有遇到過這麼猖狂的人。

很憤怒,但憤怒不解決問題,他強壓心頭憤怒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會準時去強哥玉石廠把許海救出來的。」

說完,顧銘掛掉電話。

敵人很兇殘,窮凶極惡之輩無疑,但無論他們在怎麼兇殘,他都必須去,唯有如此,才能保證許家兄弟收購玉渣事業的順利。

只是,他很好奇,強哥玉石廠究竟還有誰敢幹出這樣的事情,吳強的教訓難道還沒有吸取夠嗎?

想不通,他懶得想,告訴秦思雨公司有事需要他去處理后,開車前往強哥玉石加工廠。

強哥玉石加工廠,以前吳強的辦公室,此時,一位陌生男子坐在以前吳強坐的辦公椅上。

他叫坤沙,申海市有名的黑老大。

在他身上,坐著一位三十齣頭的美婦,此時衣衫坦露,露出她身上誘人的風景。

不僅如此,她還不停的扭動著,哼著。

幹什麼,還需要明說嗎?他們干著男女在一起最喜歡乾的事情。

同樣,這位美婦也是大有來頭的人,她正是吳強發達后娶的嬌妻,朱煙。

老公吳強突然入獄,著實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不得不站出來,撐起強哥玉石廠這片天。

可是,她拿什麼撐?她撐不起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強哥玉石廠一日不如一日。

關門,那是遲早的事情,但她不想這樣,她也是有野心的女人,想要干出一番屬於她的事業。

所以,她找到了坤沙,承諾分給坤沙玉石加工廠三成的利潤,讓坤沙出面替他擺平這件事情。

錢坤沙要,但是誘人美婦朱煙他同樣想要。

很貪心,但是別無他法的朱煙成全了他,不僅如此,還跟坤沙在昔日老公辦公的地方干著苟且的事情。

也虧得身處監獄中的吳強看不到這一幕,他要是看到,指定腸子後悔青了。

很快,辦公室的戰鬥結束,朱煙靠在坤沙胸口,憂心忡忡說:「沙哥,你說顧銘會來嗎?」

「不來?」

坤沙冷笑道:「他要是敢不來,老子明天派人連許鵬一快抓了,看他找誰給他收購玉渣。」

朱煙滿意的點頭說:「這一次的事情辛苦沙哥了。」

「不辛苦,不辛苦,小煙妹子剛才才辛苦。」

坤沙壞笑道:「小煙妹子,現在,讓哥哥來疼你吧!!」

說著,坤沙把朱煙抱了起來,放在辦公桌上賣力的……

……

下午三點,顧銘抵達強哥玉石加工廠。

把車停靠在外面街道上,他步行進去工廠。

沒有機器的轟鳴聲,由此可見昔日忙碌的工廠如今已經停工。

工人如何他不知道,但是工廠裡面人卻是不少,一群光著膀子,紋著身子的男人聚集在裡面

許海也在,綁到是沒綁,但苦頭吃了不少,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看到顧銘進來,立馬有人上前問話道:「什麼人?」

「顧銘!!」顧銘自報家門道。

「一個人?」

來人詫異道,忍不住往外面瞄了幾眼,卻是沒有看到還有其它人出現。

顧銘不接話,來人驚訝道:「小子,一個人就敢來這裡,膽子不小嘛,難怪敢跟別人搶生意。」

顧銘淡淡道:「我膽子大不大,跟你沒關係,去把你們老大叫出來吧!你還沒有資格跟我說話。」

「艹!!」

來人怒了,把嘴上香煙往地上一丟,惡狠狠說:「小子,敢看不起我,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廢了你?」

「不信!!」顧銘搖頭,不相信對方有廢掉他的實力。

但是,來人不是這樣認為的,他認為顧銘覺得他沒種,不敢做這樣的事情。

混了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瞧不起他的人,他簡直忍不了。 他怒喝一聲說:「小子,既然你等不急的想要找死,那我現在成全你。」

說著,他含怒一拳打出去。

威力還行,但在顧銘面前不夠看,顧銘伸手,輕鬆抓住他的拳頭,並評價道:「太慢,力道太弱,比娘們都不如。」

「你……」

侮辱!

莫大的侮辱,恨不得現在把顧銘給揍趴在地上。

https://tw.95zongcai.com/zc/48418/ 可是,他的手動不了啊!任他如何掙扎,都擺脫不了顧銘手掌的禁錮。

同時,顧銘手掌上越來越大的力度也令他直呼受不了,臉都疼得變色了。

也是這個時候,圍在一旁看熱鬧的混混才意識到情況不對,才知道他們的兄弟受欺負了。

「快放手!!」

「小子,聽到沒,快放手,你要是在不放手,休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顧銘放手,到不是怕這些混混對他不客氣,而是不想跟這些混混一般見識,他們的大哥才是他這一次來的目的所在。

所以,他放手的同時還說,「現在可以去把你們老大叫出來了吧!!」

一名混混快步離開,很快,坤沙和朱煙出現在工廠中。

坤沙看著顧銘,問道:「你就是顧銘?」

「沒錯。」顧銘承認。

「來認錯的?」

坤沙見顧銘只有一個人來,自以為是的說:「既然你是來認錯的,那就別愣著了,把誠意拿出來,先跪下吧!!」

「我不是來認錯的。」顧銘沉聲道。

「那你是來幹什麼的?」坤沙有點懵,心想,一個人總不會是來打架的吧!這能打得過?

他聽吳強的小弟說顧銘很能打,但沒有往心裏面去。

好漢架不住人多,他不信他今天帶來的這四十幾號能打的手下打不過一個人。

吳強的小弟沒有多解釋。

坤沙的人一來,各種瞧不起他們不說,坤沙還在辦公室玩弄著他們的老闆娘,簡直欺人太甚到了極點,他們巴不得看坤沙吃癟,被顧銘打一個屁滾尿流。

至於代價,能有什麼代價?強哥玉石廠都這樣了,還能慘到哪裡去?

最大的代價就是他們的老闆娘被人幹了幾次。

這跟他們有關係嗎?這跟他們沒有關係,因為坤沙不幹,還會有其他男人干,怎麼的都輪不到他們。

顧銘撇了一眼在場眾人,見他們身上都沒有槍,心中大定,直接說:「今天我就是來打架的。」

「什麼?真是來打架的?」坤沙以及坤沙的一眾小弟傻眼了。

這要不要太自信一點了?要不要再瞧不起他們一點?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泥人都有三分火,更何況坤沙,回過神來后,他生氣的說:「小子,看來你今天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行,既然你想自找苦吃,那我就成全你。」

「動手,教訓他!留口氣就行了。」

坤沙一揮手,他的小弟就開始動,心急的、離顧銘近的、急於立功的人,直接動手。

一名混混從左邊揮拳打向顧銘。

顧銘沒看,也無需去看,感知到左邊有動靜,直接一腳踹出去。

混混被踹飛,慘叫聲響起,還一連撞倒好幾個人,引起罵聲一片。

這預示著戰鬥開始,顧銘沒有留手,直接沖入人群中。

砰砰砰……

三分鐘過後,戰鬥結束,坤沙帶來的幾十號混混全部倒在地上哀嚎,每個人都受了不輕的傷。

這還是顧銘手下留情的結果,如果顧銘下手重一點,估計他們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

不是一個檔次上的人,可偏偏他們沒有自知之明,總來挑釁他,顧銘表示很無奈。

不打,說他怕,打吧!存粹就是虐菜,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他希望來幾個能打的。

當然,有槍的除外,用那玩意,簡直欺負人。

不過,他喜歡,想搞一把槍來防身,同時也避免以後出現敵人有槍他沒槍的悲催故事。

而且,比起別人,他還有一個無與倫比的優勢,那就是他有小天地,把手槍放在裡面,不僅安全,還方便,毫無後顧之憂。

越想,顧銘搞槍的念頭越強烈了,恨不得現在就去。

不過,現在不是時候,還得收拾坤沙。

他把目光投向坤沙,看到坤沙目瞪口呆的模樣,倍感好笑。

這是不信他這麼牛~逼啊!!

敢信?打死坤沙也不敢相信一個人這麼厲害啊!一連揉了好幾次眼。

他懷疑他眼花了看錯了,可是揉了幾次以後,畫面還是不改,他還是看到顧銘完好無損站在那裡,還是看到他手下全部倒地。

這……

瞬間,他一句都說不出來,玻璃心碎了一地。

當然,目瞪口呆的不止坤沙,還有吳強的老婆朱煙,櫻桃小嘴怎麼都合不攏。

她不敢相信世上有這樣的男人,更不敢相信,這樣的男人會是他的敵人。

至於吳強殘留下的那些小弟。

此刻,他們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顧銘更厲害了,比那日要恐怖數倍。

這……

他們嚴重懷疑那日顧銘沒有傾盡全力,心裡一陣后怕。

他們又豈會知道,顧銘的實力是跟他們打完后才提升的。

如果那日顧銘也有這麼厲害,豈會放過他們,非得把他們打個片甲不留,嚇破他們的狗膽。

上一次力有不逮,這一次,顧銘覺得他完全夠資格,有實力嚇破坤沙的膽。

他露齣戲謔的表情,坤沙看到后,頭皮發麻,這是要對他出手了啊!!

他猜得沒錯,顧銘要朝他出手了,一步一步的朝著他走過去。

壓力,強大的壓力,坤沙腦門上的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淌,身子也是忍不住的往後退。

看到這一幕,吳強的小弟心中暗爽,並下意識的把目光投向朱煙,想看看朱煙此刻心情如何。

還能如何?

被給予厚望的男人到最後弱的跟雞一樣,她想哭。

坤沙退,不停的退,顧銘步步緊逼,很快,坤沙就退到牆邊,退無可退。

「小兄弟……」

坤沙擠出一副笑臉說:「這一次算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的虎威,往後,我發誓,我再也不跟你作對了。」

「有用?」顧銘質疑說,其實心裡卻是知道,坤沙說的都是真的,他已經不敢跟他作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