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城門,怎麼打開?」

「里…裡面有人負責開門…」

「讓他們打開。」,歐陽玄推了他一把。

「是…馬上!馬上!」,他靠近了城門,對著門口敲了敲,似乎是什麼暗號,裡面突然傳出一個人聲。

「幹嘛?你不是剛出去換班嗎?」

「那個…胖子,開個門,我有樣東西落在裡面了。」

「東西?什麼東西?」,那個叫做胖子的人問道。

「咳咳,你知道的,我平時守城是在太無聊,拿來消遣的東西。」,隊長咳了咳道。

「哦!是它啊!」,胖子奸詐的笑了笑,「嘿嘿嘿,你小子啊,算了算了,快去快回!」

「好!」

隨著一陣機械聲想起,城門打開了一個小口,剛好容納一個人進去。

歐陽玄押著戰隊隊長,走了進去,城門重新關上后,對著他的脖子一抹,便沒了氣息,「對不起,你已經沒用了。」

「竹竿!竹竿!」,一個圓滾滾的胖子從一旁走了過來,那身材,似乎是周洪的放大版。

然而,等他靠近,他所看到的不是自己認識的竹竿,而是一個手握一柄長槍,其上吞吐鋒芒,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殺氣的年輕人。

而他認識的竹竿,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你是誰!!」,他憤怒的問道。

可是回應他的,則是歐陽玄的拳頭,一拳直接將他打飛,撞在他剛才出來的牆上。

「你…!」,似乎預感到不妙,這個胖子竟然看似隨意的在牆上拍了一下,周圍突然響起鐘聲,然後,他才斷了氣。

「糟糕,怕是敵襲的警告,沒想到這個胖子竟然還有這個手段。」,歐陽玄皺了皺眉。

隨著鐘聲響起,皇城裡的燈火都亮了起來,城樓上點起了烽火,原本因為烏雲遮蔽而有些昏暗的天空,都蒙上了一片火光。

「快!有敵襲!」

越來越多的衛兵集合,前往歐陽玄所在的這個城門,而歐陽玄本人,已經慢慢的走了出來。

「這下可熱鬧了。」,影嘿嘿笑道,「小子,加油啊。」

「盡說風涼話。」,歐陽玄翻了個白眼。

「殺啊!!」

隨著一整震天的殺聲響起,密密麻麻的士兵沖向了歐陽玄,那一幕竟然讓他有些震撼。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多人願意給那個狗皇帝拚命!」,冷哼一聲,歐陽玄緊了緊手中的長槍。

「你們來殺我有自己的任務也職責,可是我也有必戰的理由,不要怪我。」

單手提槍,歐陽玄也朝著他們沖了過去,就像他所說,他也有必須要戰鬥的理由。

鏘!鏘!鏗!

「不要!!」

「啊!!」

「快跑!!」

憑藉著可怕的力量,他甚至沒有動用靈力,就將那些士兵擊殺的不敢上前,因為不論上去多少人,那把槍就像收割機一般全部收走,周圍留下了一汪汪的血泊。

「繼續啊!」,歐陽玄冷冷的看著他們,似乎是被殺怕了,他們沒有繼續上前,而是警戒的和他保持距離。

「要不滾,要不死!」,歐陽玄看著周圍的士兵,眼中的殺氣越來越盛。

如果可以,他們早就逃了,誰也不願意失去自己的性命。不是他們不想逃,而是他們本就受命於人,更何況再怎麼逃,也會被禁衛軍抓回來,所以,只有戰鬥下去的選擇。

「殺!!」

「啊!!」,歐陽玄對著天空怒吼,手上的長槍揮舞,在他的身邊不斷的有人失去生命,屍體也隨著他的前進越來越多。



「陛下!陛下!!不好啦!」,一個聲音在天穹門外響起。

「什麼事!!」,天穹此刻正在休息,他的身旁還有一個窈窕的身影,「不知道朕已經休息了嗎!?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陛下…」,來人似乎並不願意放棄,「有…有人攻打皇城!而且已經把外圍的士兵殺了一半!」

「什麼?!」,天穹驚醒,甚至絲毫不顧飄到眼前那花白的髮絲,「來者何人?來了多少?」

「只是一人!」 「什麼?!」,天穹的眼中流露出驚人的殺意,「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人!你們有幾百人!卻連一個人都攔不住!要你們何用!一群飯桶!」

快速的將黃袍披在身上,天穹不顧床上的嬌嗔,沖著門外的太監吼道,如果不是大敵當前,他甚至都想下令砍了他們。

可是現如今,自己卻也毫無他法,畢竟也是一個戰鬥力。

「陛下!那人是個修鍊者,不知道怎麼進來的,我們根本攔不住啊!」,小太監委屈道。

「唉!!」,天穹當然知道來人肯定是個修鍊者,否則怎麼會連軍隊都攔不住,「如果天賜在就好了,他一定有辦法。」

天賜,就是前太子,天穹的大兒子,可是他現在已經不在了,而且兇手就是天龍,雖然很生氣,可都是自己的兒子,他又怎麼下得去命令,只能縱容自己剩下的這個兒子。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天龍此刻也已經魂歸西土,該來的報應,總會在別的地方補足。

「殿下!快下令吧!」

「傳令下去!讓禁衛軍上!另外,幫我準備一些東西,我要去請客卿長老!」

「是!!」



「哈!!」

歐陽玄大喝一聲,手中的墜天槍再一次刺入一個衛兵體內,感受著他的生命消散,歐陽玄的胸脯有些起伏。

「小子,這就累了?」,影問道。

「廢話,我又不是木偶,能不累嗎?」,歐陽玄站在那一隊衛兵面前,悄悄的用靈力調理全身,疲勞感頓時少了許多。

原本四百多人的衛兵隊已經只剩下幾十個,看著他身後滿是屍體和鮮血的地面,他們也都不敢再上前,卻也不敢逃離,所以只能一點點的退後,生怕下一個死的是自己。

「哈!!」

隆隆!

歐陽玄還來不及鬆口氣,周圍突然響起了一陣驚人的呼喝聲,還有軍隊的行動聲。

「是禁衛軍!禁衛軍到了!!」,有人高興道。

皇城內自然有禁衛軍存在,而且還不少,足足幾百人。別小看這三百多人,畢竟他們都是修鍊者,雖然修為不高,可是駱駝總比馬要大,他們的用作比好幾百人的衛兵隊強太多了。

這也是為什麼皇帝要天龍帶上禁衛軍出門的原因,可惜,天龍太過驕傲,竟然把這一份戰力給了劉羅。

「禁衛軍?」,歐陽玄抬頭,在台階之上出現了許多列陣整齊的禁衛軍,一股特別的氣勢橫掃而來。

「倒是有一絲上陣殺敵的感覺。」,歐陽玄嘴角一咧,將狀態再次提升至巔峰。

之前在丞相府躲避禁衛軍,是因為不想多出事端,怕被劉羅逃走,卻並不代表他不敢面對禁衛軍,雖然會很麻煩。

「殺!!」

一個看似領頭的人拔劍,身後的禁衛軍立刻奮勇上前,朝著歐陽玄殺去。

「哼,跟我比體力。」,歐陽玄冷笑道。

禁衛軍的主要攻擊能力就是拳腳和身體力量,因為修鍊靈力,要比普通的士兵強大的多,天穹也不可能給他們高級的靈決和靈技修鍊,畢竟只是用來當替死鬼。

而以靈皇的身體力量,那些靈衛境的禁衛軍根本不夠看,更何況歐陽玄比普通的靈皇強大的多,他們最多也就只能比普通的士兵多活一會兒罷了。

不說別的,光是手裡那三千多斤重的墜天槍,就足夠把他們砸死。



天穹換好衣服,匆匆忙忙的領著一眾小太監,拿著珍貴的寶物,來到皇宮後面的一棟奢華的建築里。

「長老大人!長老大人!!」,天穹苦苦哀求道,「請長老大人幫幫我,幫幫帝國!有人攻打皇城!請您出手相助!」

那棟樓里的,是天武帝國的客卿長老,其中一個人歐陽玄也見過一面,范統。

「什麼?有人攻打皇城?」,范統首當其衝,直接沖了出來,身上的衣服整齊,顯然是整晚都在修鍊。

「是的,請您出手!」,天穹一招手,身後的人立刻將東西呈了上來,「請眾位長老出手,我必有重謝!」

看著面前的許多靈器,和靈藥,范統眼睛一直,興奮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好!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那我就去幫你一把!」,說著,他伸手向那些東西抓去。

「住手!!」,口中穿出一聲滄桑的聲音,「八字都還沒一撇,就敢收人家的好處?等你完成了再收不遲。」

說話的也是客卿長老之一,原本是想在這皇城中比較安靜,也安全,誰成想遇到這樣的事情,不過有范統當出頭鳥,也沒有人不願意。

「哼! 透視醫聖 幾個王八蛋,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范統一臉恨恨的撇了身後一眼。

「那你們就看好了,你們不出來,到時候寶貝歸我了,你們可別說閑話!」

「好啊!一言為定!」

然而,他們也不傻,一般人怎麼敢攻打皇城?而連皇城都攻打,怎麼會不知道他們的存在?知道他們的存在,還敢打,說明根本不在乎他們,這樣的存在,又怎麼能夠大意?

不過,歐陽玄確實沒有想過帝國會有客卿長老這種東西。

「哼!他在哪兒?」,范統看向天穹。

「我已經派禁衛軍去阻攔他了,他現在應該突破了外圍。」,天穹向他拱了拱手,畢竟關係到國家存亡,一點面子數算什麼。

「長老實力通天,我等靜待好消息。」

「哈哈哈!好!把那些寶貝看好!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等著我來拿!」

范統大笑一聲,身上靈尊的實力暴露無遺,一對與賈嗜冥差不多大小的靈翼撲騰著朝天穹所指的方向飛去。

噹!!!

歐陽玄將長槍立在地上,力度之大,直接將腳下的方石穿透,身後的是數不清的屍體,禁衛軍也死傷慘重,即使是經過培養的死士,也被面前這一幕嚇得不敢上前。

「前面就是皇宮! 都市特種兵 狗皇帝天穹!還有那賈嗜冥!你們等著我!!」

「小子,有人來了!」,影提醒道,「靈尊,似乎你還見過他?」

「見過他?」,歐陽玄眉頭一皺,一個身影從天上飛來,臉上帶著得意的表情。

「哈哈哈!哪兒來的黃毛小子,竟然敢攻打皇城?不知道你范爺是帝國的客卿長老嗎?!」,范統一邊說著,一邊落到了地面。

「這傢伙…范統?」,歐陽玄終於想了起來,面前這個看上去十分眼熟的傢伙,就是在拍賣行氣的昏厥的范統。

「我當是誰,原來是個黃毛小兒,這下那些寶貝肯定歸我了!」,見歐陽玄不說話,范統以為他被自己嚇到了,心中更是得意,「這下看那些傢伙還有什麼話好說,嘿嘿嘿!」 歐陽玄有些奇怪的看著在一旁怪笑的范統,「那傢伙想什麼呢?笑的這麼猥瑣?」

「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影忍不住汗顏,「對方是靈尊,雖然和賈嗜冥一樣並不是很強大,不過畢竟是靈尊,最好速戰速決。」

「明白了!」,手中長槍一甩,歐陽玄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那個叫什麼?范統是吧!」,歐陽玄沖著范統喊道,「要打快點的!小爺我沒空陪你聊天!」

「嗯?」,范統被他這麼一喊,回過神來,「差點忘了要事,不過,我最討厭別人喊我飯桶了!」

「該死的黃毛小子,你敢不敢再叫一遍!」

虐愛總裁追逃妻 「什麼?你的名字嗎?」,歐陽玄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又叫了他一遍,「范統!你不是叫范統嗎?」

他倒確實是叫范統,可是從別人口裡出來,總是有那麼一絲怪異,似乎是在罵他飯桶。

「該死的。」

見歐陽玄真的又叫了自己一遍,范統氣急,身影一晃,已經出現在了歐陽玄面前,那蘊含著恐怖攻擊力的拳頭正向著歐陽玄的腦袋砸去。

歐陽玄也沒有想過這個傢伙會突然攻擊,而且速度簡直快的不可思議,至少他完全看不清范統靠近的動用。

「居然偷襲!」

情急之下,他只能身體下蹲,側翻躲過這一拳,可是范統的速度太快,還是在他的臉上留下了痕迹。

「哼,堂堂靈尊,竟然偷襲一個小孩,你真是給自己長臉!」,歐陽玄諷刺道,心中稍微有些下降的怒意又再次燃燒了起來。

「臉?臉算什麼?又不能吃!」,范統居然恬不知恥的懟了回去,一副看你怎麼辦的樣子,「我今天還就不要臉了!老子拍死你!」

「還來?」,歐陽玄這一次做好了準備,手中的長槍橫在面前,將他這一掌擋住。

噹!!!

一聲輕響和衝擊以二人為中心擴散開,竟然將周圍的禁衛軍生生逼退,而歐陽玄腳下的地面更是龜裂開來,甚至稍微凹陷了進去。

「咦?」,這一次輪到范統驚訝了,「你個小屁孩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要知道,他雖然並不是最強大的靈尊,可起碼是個靈尊,力量又怎麼會是他一個小孩可以比擬的?

但是這情況就這麼在他的眼前發生了!又怎麼會讓他不驚訝?

「哼,小瞧我,是要付出代價的!」,歐陽玄冷笑,其實他也不好受,因為他現在已經接近了極限。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多久?」,范統借力推開,背後的靈翼展開,飄在空中。

「小玄!那傢伙要用靈技了!!」,影感受到空氣中的靈力波動,擔心的提醒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