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傳言中的星空海船!曠古絕今的座架法器!」

三人的眼瞳急劇的縮動著,他們終於見到了傳言中的龐然神物。

而在認出星空海船的同時,他們也知道是誰來了。

「鹿羽來了!」

現在天下誰人不知,鹿羽駕乘著這星空海船,有如帝皇巡邊,輝煌無限。

他們也馬上鎖定了星空海船上的那個少年身影。

他們的眼中,泛著火花。

對於他們來說,鳳情宮的懸賞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在寶聖女皇洛姬的幫助下,他們說不得能就此突破瓶頸,有機會踏足到神往無限的至尊境!

「師尊!」

旁邊響起著一道通天徹地的激烈叫喊。

這一聲叫喊讓他們三人猛然驚醒。

是袁陽子在呼喚!

無比激動的呼喚!

袁陽子療傷之後,萬里尋找自己的師尊,歷經千難萬險,更是差點被蕭戰這三個人王所殺。

如今能見到自己的師尊,一切都是值得的。

宿主 「這怪物在叫鹿羽為師尊?」

蕭戰等人很是詫異。

他們本來就對袁陽子這怪物非常的疑惑,如今看到袁陽子叫鹿羽為師尊,那就更看不懂了。

「鹿羽,你來的正好!你可知,如今有多少人想要你的性命!」關山刀冷笑。

鹿羽厲聲質問:「關山刀,蕭戰,你們兩人難道不知,大宇刀宗乃受魔族操縱!當時在龍釗天域,大宇刀宗的宗主霍天宇現身,世人都知霍天宇乃是魔!你們明知大宇刀宗被魔族操縱,居然還敢和他們的人聯手!」

「你們可知,你們這樣等若是背叛了人族!所有背叛人族的下場,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鹿羽一字一頓,非常的嚴厲。

有如是晴天霹靂,劈在空間中,有一種震徹人心的力量。 「師尊說的沒錯,所有背叛人族的人,只有死!」

袁陽子嘶厲的叫道。

「背叛人族?」

霍道成的眼神非常的不善。

他當然知道,自己大宇刀宗的掌門人霍天宇已是被魔奪舍,整個大宇刀宗都受魔族的操縱。

但是對他來說,這沒有什麼。他反而覺得這樣一來,他們大宇刀宗更加的有前途。

本來在所有武道聖地中,他們大宇刀宗就是上不上下不下的,如今乃是難得的稱霸的機會。

「背叛人族還由不得你們來說!你們有什麼資格來代表人族!」

霍道成冷聲笑道。

「有什麼資格代表人族?」

鹿羽忽然笑了,笑的尤其的劇烈。

沒有如果 他的眼光忽然凝聚的越發的狠厲,他一字一頓的說道:「憑什麼,就憑我們天帝宮為人族拋頭顱灑熱血,就憑我們為人族而戰!」

當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似有八面風雷在周圍天地炸響,非常的震懾人心。

「天帝宮?」

蕭戰等人身軀一震。

他們注意到,鹿羽話中提到的天帝宮。

但是他們來不及多想,星空海船那邊已是傳來大動蕩。

星空魔炮隆隆運轉,正調動著自己的炮口,對準著他們這邊!

「袁陽子,且待為師出手,幫你鎮殺眾敵!」

鹿羽一聲大喝之下,袁陽子非常的聽話,直接閃避離去。

瞬息萬里而過。

在他的身上自動凝結出一層劇烈的毒道光膜,籠罩住全身。

他的身後,響徹著一聲震動寰宇的巨響轟鳴。

「轟隆隆!」

星空魔炮激射之下,大地被分裂,天空成轟鳴。

有無盡的塵煙滾滾而起,有熾烈的光芒席捲天地。

星空魔炮上次開啟之後,進行了長時間的恢復,如今鹿羽能夠再度催動一次。

下方的蕭戰三人不信邪,自信於自己三人巔峰人王的聯手實力。

硬抗了星空魔炮這一激射。

結果是,他們三人在強力中漸漸支撐不住,先後倒飛出去。

颼!颼!颼!

三道身影化作三道光影,同樣是瞬息萬里。

不過他們已多多少少都受了傷勢。

這次倒飛出去,他們的情況可不好。

星空魔炮的強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他們輕敵在先,總要付出代價。

好在都是巔峰人王,並且是三人聯手,不然的話,只怕都有人死在這一招之下了。

星空魔炮發射一下之後,星空海船的氣息都有些紊亂。

畢竟鹿羽現在還沒有掌握正確操縱星空魔炮之法門,比上次的情況好不了多少,依然是讓這一招給掏空了星空海船。

「看來星空魔炮還是沒辦法多施展。」

鹿羽深深的說道。

使用非正確的方式催動的話,只怕會讓星空魔炮受損。

不過好在,這次也算是達到了目的。

蕭戰三個巔峰人王,被驅散走了。

「師尊!」

那一邊,袁陽子重新跑了回來。

他為星空海船的強大而震驚,為自己師尊如今的更輝煌而自豪驕傲。

鹿羽也自九天之上緩緩飄落下去。

看著袁陽子這五大毒物拼湊而成的身體,鹿羽的眼神中仍舊難掩一絲哀傷之色。

「師尊,弟子終於找到你了!師尊這是要前往哪裡?」袁陽子激動的說道。

「此去冥河。」

鹿羽說道。

「願追隨師尊於冥河!」袁陽子堅定的說道。

鹿羽卻搖頭,他說道:「袁陽子,為師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交待你去做。」

「什麼事情?」袁陽子不舍離開鹿羽。

但鹿羽既然說了是更重要的事情,他也不得不遵守。

「四大秘境。」鹿羽緩緩說出四個字。

接下來,鹿羽向袁陽子說明了四大秘境如今的情況。

「末日詛咒愈演愈烈,世界禍亂越來越大,閆碩他們只怕不足以支撐天武大陣,你既然來了,正好可以過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鹿羽語重心長。

「為人族未來,袁陽子誓死而行!」

袁陽子鄭重無比的說道。他能感受到如今四大秘境的重要性。

這一次鹿羽交代的任務,非常的緊急!

「師尊,保重!只願您老人家永遠平安!」

最後,袁陽子向鹿羽告別,灑落一些蛇淚。

都說蛇淚是冰冷的,但是袁陽子那一雙蛇目流下來的淚,卻是熱淚!

鹿羽駕乘著星空海船,繼續進發。

距離冥河越來越近了。

前方,那片蒼茫的大地上,一片血色的霧靄籠罩著一切,周遭空間都變得非常的模糊。

在這片血色模糊的大背景下,冥河就顯得尤其的顯眼了。

鑲嵌到大地最深處,一條長長的河流,奔涌到無限遠的地方。

冥河的水是幽綠色的,透著無以倫比的死氣。

無限的恐怖在這裡降臨。

死亡和幽靈,是這裡不變的主題。

冥河的水是靜止不動的,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死水,沒有任何的生機。

在冥河上,散布著眾多的怨靈。

怨靈稀稀落落,幽森可怖,隨著冥河一起,一直延伸到那無限遠的地方。

「桀桀……」

那些怨靈不時發出著一些叫聲,似乎在怪笑著。

任誰看到這裡的情景,都要被駭出一身的冷汗來。

整片世界都是綠色的!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都是幽暗的!

這裡沒有大風吹鼓,但卻給人一種由衷的寒意。

寒冷刺骨!

刺鼻的惡臭熏到天際,讓人都要崩潰了。

「冥河,我又來了。」

鹿羽看著那越來越近的冥河,眼光變得越發的深沉。

世人都知冥河的可怖,卻哪裡知道,在萬年前的上古時代,有不少的強者前來這裡。

那些強者最終都因蒼冥血鴉而死。

一來到這裡,蒼冥血鴉的身體顯得尤其的蕭瑟,它的眼眸變得無比的深邃。

緊緊的盯著冥河的深處。

都市之萬界二維碼 沒有人比它更清楚,在冥河的深處,那個可怕的存在。

糾纏了它的一生,折磨著它的心靈。

是它一輩子的夢魘。

即便它最終掙脫著離開了這裡,那個可怕的存在,依然時刻折磨著它。

它的痛苦揮之不去,它時刻想要殺死埋葬自己,都是因為冥河深處的那個可怕存在。

「血鴉,這一次我們不僅要找到夜天子,我還當幫你永遠的化解開那個心結。」 鹿羽深深的說道。

這是他對蒼冥血鴉的承諾。

心向陽光的蒼冥血鴉,不該承受這麼不公平的對待。蒼冥血鴉應該獲得真正的自由和解脫。

也只有解開這個心結,蒼冥血鴉才能迎來真正的銳變,恢復,甚至超越當年的蒼冥鴉尊。

「吱呀。」

蒼冥血鴉鄭重的點頭。

這一世,至少,她是有勇氣的。

敢於面對它最為可怕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