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哪裡的話,我又沒做什麼。」龍雨連忙說道。「小兄弟過謙了,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跟聯盟作對的,小兄弟能夠挺身而出,實在是讓我佩服,況且,生擒莫里克斯可是你的功勞最大,你說,我不該謝謝你么。」雙面笑眯眯的說道。

「小弟也沒做什麼。」龍雨覺得雙面這番謝謝有些言不由衷的,似乎還隱藏著什麼,也不敢大意,只得虛偽的笑著,且看雙面到底要幹什麼。兩人又你來我往的毫無營養的扯了一陣,還是雙面說明了來意。

龍雨眉頭微微一皺,看著雙面道:「這也是扶靈的意思么?」雙面臉上現出一絲苦色,搖著頭道:「不瞞小兄弟,主人根本不同意,而且,我跟小兄弟說的這些,主人也是不知道的。」「哦」龍雨點了點頭,看著龍雨一副遲疑的樣子,雙面趕緊說道:「小兄弟答應不答應都無妨,不論怎樣,你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仁兄多想了,這件事情我當然答應了,既然能幫的上忙,我怎麼可能拒絕呢,只是,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聖城裡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我處理的。」龍雨如此說道,雙面臉上一喜,高興的道:「小兄弟別擔心,我這裡有去往聖城的通道,管保你來取無阻,另外,我還送你一份大禮。」

「那就太好了,只是,這禮免了吧。」龍雨說道,「小兄弟肯幫忙,這無疑是給我們最大的助力,些許小心意,不成敬意的。」說著,雙面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盒子,龍雨眼前一亮,這盒子跟之前雙面打開的那個傳送門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這是?」龍雨詫異的問道,「一個小的異次元,送給小兄弟了。」雙面笑眯眯的將盒子退了過來,似乎他送的這東西比鴻毛還輕似得,龍雨心裡那是砰砰的直跳,異次元那,這可比什麼芥子空間先進多了,而且看現在的這個異次元,跟一個小型的世界有什麼區別,雖然心裡已經激動的跑開了馬,龍雨還是鎮定的推辭道:「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必須要~!不然的話我過意不去。」說著,不由龍雨再拒絕,雙面直接就將盒子塞到了龍雨的懷中,「時候也不早了,你需要休息,我先走了,等會派個人來好好招待你。」說著,雙面一臉笑容的走了出去。

「怎麼樣?」雙面剛一進來,暗影神母就急忙問道,雙面嘴角一揚,笑道:「我出馬還有失敗的可能么?」「那就是成了?」暗影神母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色,如此一來,超神器在手,不論是對抗聯盟,還是收復扶靈族都有了很大的把握,危機已經解除了一大半。

「當然成了。」雙面回到,「對了,你是用什麼條件讓他答應的?」暗影神母好奇的問道,雙面收住了笑臉,正色道:「沒有條件,我只是提了一下,他就立刻答應了。」「啊?他沒要任何好處?」暗影神母有些不相信的問道,「恩,不過,臨走我硬送了他樣東西,這個人類,不同於那些凡人。」雙面如此評價道。

「雖然我很討厭人類,但是這個人類,卻不得不讓我佩服。」暗影神母嘆了口氣,有所感嘆的說道。「恩呢,有他作為助力,主人這次一定能度過難關的。」懼火龜在一旁搭話道。

「請問,你貴姓啊?」雙面走了之後,龍雨就徑直翻上床睡覺了,臟腑受傷,丹田被震動,他所有的能量都不能再使用,再復原之前,龍雨就跟個普通人一般,倦意上來就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哪知道睡得正香,迷迷糊糊的竟然被摸醒了,睜開眼睛一瞧,一個陌生的美貌女子就睡在自己身旁,一隻搭在自己腿上,姿勢要多撩人就有多撩人,女子看到龍雨睜開眼睛,羞澀的低下了頭,結果,龍雨開口一句就把人家問懵了。

看到女子發愣,龍雨往後退了退,徑直坐起身,女子趕緊爬了起來,雙膝跪在了床上,連聲道:「貴客息怒,貴客息怒~!」龍雨倒是被她這麼一說也弄懵了,我怒什麼呀我怒,將被她撩起的衣服捋下來,龍雨望著床的頂端道:「你是誰,為什麼在我床上。」

「奴婢美杜莎,是雙面大人派來伺候貴客的。」「美杜莎?恩,名字挺好聽的。」龍雨繼續盯著床頂,不是他不看人家,實在是如此一個絕色美人,就穿著一件底衣跪在自己跟前,自己要是多看幾眼,誰知道會不會搖身一變,成為一個食色禽獸呢。

龍雨自認自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他也喜歡美人,但是,他只喜歡自己喜歡,而對方又喜歡自己,也就是所謂的你情我願,現在這女子,明顯就是帶任務在身的,就是再漂亮,龍雨也提不起興緻來。

「你起來吧,我不用你服侍的,你出去吧。」龍雨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免得讓人家以為自己是看不上她,「啊?」女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連忙磕頭道:「貴客千萬不要啊,奴婢哪裡做錯的您說,您不要趕奴婢走,奴婢如果不能完成雙面大人的吩咐,奴婢會···會很慘的。」最後一句,女子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龍雨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天知道雙面那傢伙是怎麼調教下人的,看這女子的神態,如果趕她出去,似乎後果真的很嚴重,想了想,龍雨只得無奈道:「那行,你就睡我旁邊吧,不過,你最好安分點,我可不能保證我能忍得住。」女子抬起眼細細看了看龍雨,聞言笑了:「貴客不用忍的。」那櫻桃小嘴一撅,引得龍雨心裡怦怦直跳。

了不得啊,這妮子太撩人了,龍雨不再說話,翻到就睡,閉上眼睛別的不想,一連念了三遍的歸元經,本門心法念下來,頓時心神寧靜,那些慾念什麼的全部不見了蹤影。美杜莎則是小心翼翼的拉著被子睡在龍雨身旁,這是她第一次陪客,作為一個侍女,她從小接受的就是如何讓男人在床上愉悅的訓練,只是沒想到的是,這第一次接客,居然遇到了這麼古怪的貴客。 美美的睡了一覺,龍雨醒來的時候,美杜莎已經不在身邊,昨天的四名侍女早早的等候在了床邊,更衣洗漱全部不用龍雨動手,穿好衣物之後,活動了下身軀,連龍雨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受了那麼重的傷,竟然一覺之後全好了。

感受著體內澎湃的能量,龍雨輕輕一運功,一道黑色的光芒就「刺刺」的冒出了指尖,龍雨頓時喜上眉梢,他不但傷好了,竟連實力也躥升了一大截,現在再對上莫里克斯,他也有信心再跟他硬拼一場。

活動了沒多久,雙面就親自來找龍雨了,兩人有說有笑的從房裡出來來到了正廳,扶靈高高在上,坐在本來應該是雙面坐的王座上,臉色平淡,暗影神母跟懼火龜規規矩矩的坐在那裡,四雙眼睛盯著龍雨走了進來。

「各位早上好。」龍雨笑著打了個招呼,暗影神母卻是說道:「莫里克斯昨晚差點逃走,我想,你要快點了,不然的話,我們會殺了他~!」「差點逃走?他還有力氣么?」龍雨詫異的問道,那傢伙血液被自己吸了個七七八八,就是體內的能量都被抽掉了一大半,龍雨怎麼也想不出,他還有什麼能耐逃跑。

「別小看莫里克斯,他可是聯盟第一號的裁決者,以他的能耐,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暗影神母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今天就開始。」龍雨說道。「你需要幾天?」問話的是扶靈,龍雨皺著眉頭算了算到:「最少要三天。」

「三天?」扶靈微微皺了皺眉頭,「怎麼,三天不行么?」龍雨問道。「作為裁決者,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向聯盟報告一次,按莫里克斯的行動來說,三天後就是他彙報的時候了,時間很緊。」扶靈解釋道。

「我知道了,我這就開始。」龍雨當即站起身來道,扶靈也不阻止,沖著雙面點了點頭,雙面也跟著站起了身,帶著龍雨往隱秘的地方去了,過了一會兒,莫里克斯也被帶了過來。

雙面將龍雨帶到了一個密封的房間里,房間的四壁上貼滿了皮質的壁紙,壁紙上畫滿了各種符號,雙面指了指屋子四周道:「這裡是絕對安全的,不論你在這裡做什麼,說什麼,只要出了這扇門,就什麼也看不到,也什麼都聽不到,另外,這間屋子防火防水,可以隨你怎麼折騰。」「那可真好。」龍雨打量著四周道。

緊接著,莫里克斯也被帶了進來,雙面識相的走了出去,房門關上,屋子裡就只有龍雨跟莫里克斯了,莫里克斯的臉上滿是傷痕,身上的衣物也破破爛爛的,看來他逃走被抓回來之後狠狠的修理了一頓。

「人類,你可要想清楚。」雖然已經被帶到了這裡,但是莫里克斯還想努力一下,龍雨微笑道:「我想的很清楚了,只是不知道你想清楚了沒?」「我要想什麼?」莫里克斯打量著四周,尋思著還有沒有逃走的機會。

「想怎麼逃走啊?」龍雨似笑非笑的道,莫里克斯臉色不變,雖然被識破,但是依舊硬氣的道:「就算我走不了,也不意味著你能夠讓我屈服。」「希望等會你還能如現在這般的硬氣。」龍雨冷笑了幾聲,從身後的皮囊里掏出了一沓黃色的符紙,符紙上早就畫好了龍飛鳳舞的符咒,莫里克斯掃了一眼就轉過了頭去,努力想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龍雨也不在意,自顧自的準備著所要使用的所有法器,不大一會兒,旁邊的桌子上就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器物,將地上的莫里克斯一腳踢開,龍雨去過黃石粉在地上先畫了一個圈,圈很大,足夠一個人平躺進去,畫好之後,又在黃石粉的邊上撒了一圈硃砂,黃紅交雜,看起來倒也漂亮。

圈畫好之後,龍雨又將七盞油燈擺在了圈得外層,接著指頭微彈,七道火星落在了燈苗上,頓時七盞油燈亮了起來,照的屋子裡大亮。莫里克斯躺在一旁,心裡彷徨的看著,龍雨的行為有些像是進行巫術儀式一般,神色肅穆而又莊嚴,莫里克斯不由得惶恐了起來,極力的想著如何離開這裡。

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道法,要藉助許多的介質,幸虧龍雨平日里無事就搜集一些材料,才使得這會子不至於抓耳撓腮的,大概半個時辰左右,龍雨終於將法陣擺了出來.

「莫里克斯,你是自己進去,還是我幫你進去?」龍雨笑眯眯的問道,莫里克斯冷哼了一聲,龍雨也沒再說,而是一把拎起了他,直接丟進了圈子裡面。

在法陣的前面擺著一個低矮的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臉盆大小的石鍋,鍋里放著各色的晶石,在石鍋的旁邊擺著一些乾枯的草本植物跟一些看起來是頭髮狀的東西,將所有桌面上的東西全部倒入石鍋里,龍雨小心翼翼的拿起了一個瓷瓶,拔開瓶塞,瓷瓶里冒出了一絲黑煙,轉過瓶口,黑煙迷霧中,一股黑色的油狀物體從瓶子里流出落在了石鍋里,石鍋頓時「砰」的一聲冒起了一捧火焰,火焰竄的很高,幾乎要點到屋頂了。

莫里克斯本來還干望著,石鍋里冒出火焰之後,緊跟著,他全身就裹在了黑煙當中,龍雨眉毛微微皺了一下,嘴裡快速的念頭咒語,一邊念著一邊割破了手指,擠了幾滴血液進去,石鍋里頓時再次掀起了一道赤紅色的火焰,火焰竄起之後,包裹著莫里克斯的黑煙也全數變成了赤紅色的火焰,火焰瞬間將他淹沒,只聽的一聲慘叫,莫里克斯就失去了知覺。

「呼」的一聲,龍雨沖著石鍋一吹,石鍋里的火焰頓時被吹滅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黑乎乎的粘稠液體,將石鍋舉了起來,龍雨手指饒了繞,石鍋里的黑色液體就像是被引導了一般,化作一根手指粗細的水流灑了出來,並且全數的落在了莫里克斯的身上。

黑色的液體一接觸到莫里克斯的身體就燙的刺刺作響,要是莫里克斯還清醒著,只怕也還得疼暈過去。不大一會兒,石鍋里的黑色液體就全部流到了莫里克斯的身上,龍雨手指微動著,控制著液體在莫里克斯身上遊動,不大的一會兒,莫里克斯整個人都被染成了黑人,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被黑色液體包裹,看到最後一個空缺也被液體填滿,龍雨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之所以如此麻煩的做這些,就是為了保障莫里克斯的肉身完整,因為,他接下來要乾的事情,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快速的念頭咒語,龍雨雙手結個法印,大概一刻鐘之後龍雨才重新睜開眼睛,眼睛一睜,龍雨輕聲喝道:「抽魂~!」隨著這一生低喝,黑色的能量從龍雨的手上發出,瞬間的功夫就籠罩住了莫里克斯的全身。

能量入身,莫里克斯的肉身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雙手直立開來,竟然下意識的想掙脫束縛,龍雨早已經料到了這個過程是個極其痛苦的過程,一道光芒打過去,莫里克斯頭一歪,再次的暈死了過去。

「起·!」龍雨雙手緊抱,兩隻手的食指並在一起,黑色的能量就是從食指上傳出來的,雙手往上一揚,黑色的能量也離開了莫里克斯的身體,同時離開的,還有一個較為模糊的影子,那影子極為的頑固,龍雨第一下拽的時候並沒有拽出來,換氣的時候被他奮力一拽,竟然自己又躺了回去。

一連僵持了半個時辰,龍雨才算勉強將莫里克斯的靈魂給拉了個上半身出來,模糊狀態的莫里克斯又驚又怒,要不是龍雨事先就封住了他的,只怕不等龍雨動手,他早已經衝出來跟龍雨拚命了。

莫里克斯的靈魂能力很強,普通的收魂方法根本起不了作用,正是因為如此,龍雨才使用錯綜複雜的幽門抽魂大法,這種法術十分的奇特,甭管對方是雙面身份,只要是有靈魂的,就一定能抽離出來,而且這個抽離不需要對徵求對方的意願,最重要的事,抽魂大法抽離出的靈魂無從逃脫,只能掌控在施法者的手中,這也是龍雨選用抽魂大法的其中一個理由。

在又經歷了半個時辰的消耗之後,莫里克斯的靈魂終於被龍雨成功抽出,說實話,莫里克斯的靈魂能力甚至要強過龍雨,將莫里克斯的靈魂關在困神珠當中,龍雨就開始著手下一個法術的準備。

「可惡的人類,你敢碰我的靈魂,我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莫里克斯在困神珠中發狂的大叫道,龍雨沒有理睬他,而是徑直走到了法陣的中央,從莫里克斯的頭上拔下了幾根頭髮來,將那些頭髮混在之前的那個石鍋里,龍雨默念了幾句咒語,然後「砰」的一聲,扔了一把綠色的粉末進去,粉末一進石鍋,立時間爆成了一團綠色的火焰,熊熊燃燒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火焰熄滅,石鍋里再次出現了一些墨綠色的粘稠液體,小心翼翼的將液體倒進一個空的瓶子里,龍雨單手一揮,地上的桌子跟法陣都消失了個乾乾淨淨。「莫里克斯,不知道你有沒有嘗過萬蟻嗜魂的滋味?」龍雨笑眯眯的對著困神珠說道,珠子里的莫里克斯神色大變,不由得高聲叫道:「你要做什麼?」 「我要做一件讓你很爽的事情」龍雨笑眯眯的晃了晃手心,一個小巧的木質盒子出現在了手中,盒子比一般的梳妝盒大不了多少,龍雨掀開了上面的蓋子,頓時只見的黑壓壓的一片東西在蠕動,定睛一瞧,竟是一個個螞蟻,那螞蟻渾身烏漆嗎黑的,個頭卻比一般的要大上好多,莫里克斯從珠子裡面望去,頓時心裡發麻。

「這些是聖城裡比較出名的鐵甲蟻,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龍雨將盒子放在桌子上,單手一撫,一道透明的光罩布在了盒子的頂端,以此來防止這些螞蟻從裡面爬出來,聽到鐵甲蟻,莫里克斯的臉色就變了,這是一種低等級的魔獸,但是也是一種非常恐怖的魔獸,鐵甲蟻生活在分佈有鐵礦的地下,一般在鐵礦石的附近比較多。

這種螞蟻屬於群居性的,其食物多數來自於鐵礦石,牙齒鋒利,無堅不摧,曾有傳言,以前有個開採石礦的商人不小心掘動了鐵甲蟻的老巢,結果引得上萬隻鐵甲蟻竄上了地面,黑壓壓的一片鐵甲蟻,所過之處,寸草不留,就連用來運送礦石的鐵車都被它們啃成了鐵粉。

到後來,有人發現了鐵甲蟻好鬥的天性,進而捉了幾隻開辦賭局,後來達官貴人門也愛上了這種賭局,這才使得鐵甲蟻在聖城裡流行起來,這些螞蟻本來是龍雨買來煉藥用的,但是為了對付莫里克斯,就先拿出來用了。

輕輕的打開瓶塞,龍雨將那些綠色的液體緩緩的倒進了木盒裡,初時莫里克斯還沒有什麼反應,隨著龍雨將蓋子蓋上,盒子里的螞蟻因為被綠色液體氣息而吸引互相開始攻擊之後,莫里克斯的地獄之旅才真正的開始。

龍雨抽出莫里克斯的靈魂,實際上就是為了使用者酷刑的時候,防止莫里克斯自殺身亡,要知道,莫里克斯雖然是個階下囚,但是自殺對他來說一點不難,而龍雨卻不想讓他死去,他只是想讓他屈服,從而能為自己所用。

在龍雨這一系列的動作開始以前,莫里克斯只是有些害怕,害怕未知的遭遇,但是說到心底里,他真的不相信龍雨有辦法能讓自己屈服,但是現在,他只覺得渾身都洋溢在一種瘙癢的痛苦當中,而這種瘙癢伴隨著的疼痛是他所不能減緩的,他想撓上一撓都是很困難的事情。

盒子蓋上一刻鐘過去了,困神珠中的莫里克斯已經說不出話來,面目猙獰的有些可怕,龍雨端坐在凳子上,手裡玩轉著困神珠,等待著莫里克斯求饒的那一刻。

莫里克斯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痛苦,他也想像不到,那來自心底的瘙癢無處不在折磨著他,漸漸地,莫里克斯的眼瞳都開始變化了,困神珠的靈魂凄厲的喊叫了起來,龍雨若無其事的看著,這萬蟻嗜魂看起來邪惡無比,但是它卻是一門實實在在的道法,而這道法正是歸元宗的戳門之刑,凡是背叛師門,墮入魔道的叛徒,都要受這萬蟻嗜魂之刑,最後能量耗盡而死。

如果不是歸元宗已經死絕了,而龍雨又是當代的掌門,以他道心入魔的經歷,他也是要經受這萬蟻嗜魂之刑的,而如今,龍雨卻是在這裡施加刑法給別人,整整半個時辰,那凄厲的嚎叫聲幾乎要掀開屋子的房頂,比之鬼哭狼嚎還要過之,莫里克斯已經陷入了癲狂之中,靈魂在困神珠中翻滾嘶鳴,但是對於他的痛苦來說,卻是一點減緩的作用都沒有。

龍雨站起了身,掀開了盒子上的蓋子,指頭往裡一點,黑色的光芒打了進去,所有的螞蟻瞬間停止了動作,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困神珠中的莫里克斯長嚎了一聲,靈魂直接癱倒在了珠子里,半晌沒有動靜。

「親愛的莫里克斯,這滋味不好受吧,你願不願意歸順我呢?」龍雨將珠子拉到自己跟前,笑眯眯的看著裡面的莫里克斯道,莫里克斯閉著眼睛,一副昏死過去的架勢,但是龍雨很清楚,莫里克斯絕對是清醒的,因為靈魂不存在昏死這一說。

「莫里克斯,不說話是不是代表你沒想清楚?」龍雨等了一會,困神珠中的莫里克斯沒有作答,龍雨嘴角微微上撇,手指一動,盒子里的黑光飛了出來,頓時間螞蟻又開始了混戰,那些身上沾染著綠色液體的螞蟻是其他同類的主要攻擊目標,撕咬,打擊,撕裂,各種各樣的招式層出不窮,龍雨只是看了一眼,就將蓋子蓋上了。

珠子里不說話的莫里克斯頓時跳了起來,撞的困神珠凸起了一大塊,但是困神珠別的本事沒有,困住靈魂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莫里克斯徒勞的退了回去,再次陷入了無邊的痛苦當中,龍雨眼裡一絲憐憫之光都不見,異常冷酷的盯著困神珠裡面的莫里克斯,等待著他屈服。

莫里克斯無疑是個不容易制服的人,殺了他是下下策,龍雨很想收他為己用,在高等精靈王國呆久了,龍雨才發現,真正有身份的人從來不自己出手,想著自己動不動的就要拚命,這實在不是個事兒,以前是找不到合適的人手,現在碰到莫里克斯了,龍雨當然不會放過,莫里克斯本身的實力是龍雨拍馬都追不上的,但是實力強不一定戰鬥力就強。

承影劍是龍雨的一大殺招,這把歷經紫隨風煉製的武器,最終還是放出了異彩,龍雨其實並不明白他們所說的超神器是個什麼級別,但是對於他來說,能夠嚇住這些幾萬年的老妖怪,這已經足夠了。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龍雨收住了思緒,困神珠的莫里克斯跟垂死掙扎已經差不多了,嚎叫聲也沒之前那麼響亮了,龍雨拉近困神珠一看,莫里克斯看上去完整無缺,但是兩隻眼珠子恨不得瞪出來,眼角處甚至有紅色的血流出。

能把靈魂逼成這個樣子,這萬蟻嗜魂絕對稱得上是一大酷刑了,龍雨手指動了動,一道黑色的光芒籠罩住了盒子,所有的螞蟻都停止了動作,困神珠中的莫里克斯長出了一口氣,身子弓了起來,半晌之後才「騰」的一聲落在地上。

「莫里克斯,爽不爽?」龍雨繼續問道,珠子里的莫里克斯沒有作答,龍雨也不急,只是問了一句就再不開口,過了幾分鐘,龍雨再次問道:「你想清楚了沒有。」躺在珠子里的莫里克斯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咬了咬牙,還是忍住沒有說話。

龍雨嘴角一撇,輕輕的笑了,手指一點,黑光從盒子里飛出,螞蟻們再次進入了混戰之中,除此之外,龍雨還撒了一顆大還丹進去,大還丹分量很足,凡是吃了大還丹的螞蟻通通身體漲大了一倍,頓時間,盒子里的廝殺更加的激烈了,伴隨著的事,困神珠中莫里克斯更為誇張的痛苦。

就這樣,斷斷續續的持續了一整天,龍雨每次停下來只問兩次,兩次之後,莫里克斯不作答,新一輪的折磨再次開始,恢復了身體的龍雨不眠不休,有條不紊的對莫里克斯進行著折磨,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莫里克斯才算是屈服了。

「你想清楚了?」龍雨笑眯眯的問道,跪在困神珠的莫里克斯憔悴到了極點,聲音斷斷續續的:「想清楚了,我的主人。」「恩恩,這個稱呼我很滿意。」龍雨滿意的點了點頭,手指一動,黑色的光芒頓時降落到了盒子里,緊接著,龍雨手指一晃,蓋子自動飛上去蓋了起來,龍雨單手一收,盒子就落在了龍雨的手中,光芒一閃,就沒了蹤影。

「回去吧~!」龍雨收了困神珠,莫里克斯的靈魂被塞了進去,片刻之後,躺在地上的莫里克斯醒了過來,重新回到肉身里的感覺十分之好,那種充滿力量的感覺比起自己困在那珠子里要強多了,莫里克斯眼裡神色變幻,拳頭悄悄的捏了起來。

「這盒子在我手中,哪天你不聽話了,我就會再讓你嘗嘗。」龍雨手裡光芒一閃,那盒子重新出現在了他的手中,莫里克斯瞳孔猛地收緊,攥緊的拳頭悄悄的放開了,「屬下不敢。」莫里克斯單膝跪在了地上,這對於驕傲的他來說,無異於奇恥大辱,就是聯盟也從來沒有讓他效忠過,而他,今天卻是向一個人類屈服了。

「我莫里克斯,以我高貴的血統跟榮譽發誓,一生一世當追隨在主人的身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如有異心,當受萬蟻嗜魂之刑~!」莫里克斯知道龍雨在等著什麼,乾脆跪在龍雨跟前進行了宣誓儀式,一道金色的光芒從莫里克斯的額頭飛出,飛快的落在了龍雨的腦門上,接著光芒一閃,龍雨的額頭出現了一個複雜的六芒星圖案,圖案消失之後,這宣誓儀式就算正式成立了。

「這個契約似乎不是那麼的牢靠。」龍雨輕輕說道,莫里克斯身子一震,龍雨雙手合十,嘴裡快速的念動咒語,不大的一會兒,一個紫紅色的六芒星從龍雨的額頭飄了出來,「滴血~!」龍雨睜開眼睛,冷冷的說道,莫里克斯鬢角的血管在不停的抖動,他很憤怒,龍雨釋放出的魔法是主奴魔法,他直接把自己當成了魔獸,想用魔獸契約來約束自己。 重生之軍長甜媳 但是憤怒歸憤怒,莫里克斯還是乖乖的滴血了,血液落在紫紅色的魔法陣上,魔法陣頓時大亮了起來,亮光閃過之後,龍雨指頭一點,魔法陣就一分為二,一部分鑽進了龍雨的腦門裡,另一部分則是進入了莫里克斯的腦門裡。

莫里克斯是懊惱不已,早知道他要用這魔獸契約,自己何必巴巴的再簽一個主僕契約,雙重契約約束,自己這可真是一跳跳進深淵了。「起來吧,從今以後,你就跟著我了。」龍雨揮了揮手,莫里克斯站起身來,恭敬的道:「是,主人。」

「呵呵。」得意的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下,龍雨別提有多興奮了,從現在開始,自己身邊也有個超級高手了,這傢伙撒出去,比什麼都好使啊。剛拉開大門,雙面就已經候在了門外,看到龍雨出來,雙面立即關心的問道:「搞定了?」龍雨笑眯眯的點了點頭,緊跟著,莫里克斯從屋裡走了出來。

雙面當下臉色一變,立即擺出了一副戰鬥姿勢,「別擔心,他已經歸順我了。」龍雨說道,雙面仔細的打量了莫里克斯一遍,發現莫里克斯身上沒有敵意,這才相信了。

「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雙面一語雙關的說道,龍雨眉毛一揚,哈哈笑了起來。等龍雨跟雙面來到正廳的時候,扶靈已經高高坐在了王座上,暗影神母不知道在低聲說著什麼,懼火龜則是百無聊賴的躺在椅子上,一副閑散人員的架勢。

「主人,他辦成了。」雙面對著王座上的扶靈說道,扶靈聞言瞧了過來,兩道火光從她的眼中射出,落在了莫里克斯的身上,莫里克斯臉色不善的冷哼了一聲,扶靈收回了目光,微笑道:「主僕契約,魔獸契約,達西,你可真有本事。」龍雨笑著回到:「過獎過獎。」「莫里克斯,你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吧?」扶靈笑著問道。

莫里克斯冷哼了一聲,撇過了頭去,龍雨卻是笑道:「下人沒管教好,讓各位見笑了。」在場的眾人哪敢見笑,一個個心裡都惴惴的,莫里克斯是神秘人,居然能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還自願簽了契約,這說出去只怕沒人相信。

「既然你收復了莫里克斯,那麼下一步你打算怎麼辦?」扶靈繼續問道,龍雨坐了下來,指著莫里克斯道:「自然是讓他回聯盟曲。」「回去?」暗影神母神色一變,連忙道:「他回去的話,他身上的契約就會被人發現,聯盟有的是高手,不見得解不了契約。」龍雨卻是胸有成竹的道:「這契約,除了我,沒人能解得了,再者說了,莫里克斯自然有辦法讓被人看不出來吧?」龍雨說著望向了莫里克斯。

莫里克斯只覺得胸腔里塞著一堆氣球在不斷的漲大,「是的,主人。」點了點頭,莫里克斯沒有否認,再者說,他也沒辦法否認。「如此以來的話,甚好,只要莫里克斯能替我們隱瞞的話,聯盟找到我們的機會就大大的降低了。」暗影神母頓時放下了心來。

「我想,莫里克斯回去后,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聖城那邊我還有事情要做,如果可以的話,我先回去。」龍雨站起身來道,暗影神母卻是看向了雙面死神,悄悄的沖他使了個眼色,雙面死神臉色平淡,假裝沒有看見。

「那好,你回去吧。」扶靈想了一會,開口道。「哦,對了,這個,我要還給你。」說著,龍雨胸前一道光芒閃過,一個巨大的蛋捧在了他的雙手之間,蛋很重,「騰」的一聲,龍雨放在了地上。

「主人?」暗影神母站起了身,龍雨捧出來的這個正是扶靈的蛋,「你帶回去給它,我現在照顧不了它。」扶靈眼裡流露出母親得光芒來,但是片刻后,還是咬著牙說道。

「不是我不願意幫你,實在是啟沒辦法照顧它,你也知道啟現在的處境,雖然我解封了他一部分身體,但是他依舊處在封印當中,我想,可能的話,還是你先照顧吧。」龍雨回到。

扶靈卻是神色一變,激動的直接站了起來,暗影神母等人也是大吃一驚,就連莫里克斯看向龍雨的眼神也不同了。「你解封了他的身體?這是真的?」扶靈竭力抑制著自己的激動,聲音急促的問道。龍雨點了點頭,其實那次他只不過是誤打誤撞的,他根本不知道聖陵的下面居然封印著啟的身體。

「你就是天?」扶靈的眼中冒出了熾熱的光芒,看著龍雨的眼神就像是看著神靈一般,暗影神母等人更是一臉的驚訝,除了震驚,他們再找不到其他的表情了。

「什麼天?」龍雨徹底迷茫了,暗影神母反應了過來,急忙提醒道:「主人,這些事情他是不知道的。」扶靈這才明白過來,壓制住自己的激動道:「對對對,不能知道。」「額,你們在說什麼?」龍雨看他們似乎發現了自己一個大秘密似得,但是自己卻什麼也聽不懂,不由略帶鬱悶的問道。

「沒什麼,你能解除啟的封印,謝謝你。」扶靈平復了一下心情,龍雨「哦」了一聲,看他們的樣子,似乎瞞著自己什麼似地,但是龍雨也不想刨根究底的問,一般他們這個層面的人知道的秘密肯定不是什麼小事,想到這裡龍雨就頭大。

「這樣吧,我讓神母護送你回去吧。」扶靈突然說道,「啊?護送我?」龍雨頓時懵了,然後定睛瞧了暗影神母一眼,一想到這中年婦女的本體,龍雨就忍不住的打寒顫,龍雨連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我有傳送陣的,一下就回去了。」「那就讓神母保護你把,你一個人類,待在聖城裡,只怕不安全。」扶靈繼續說道。

龍雨繼續擺手,「我安全的很,不勞費心了。」暗影神母則是一臉的黑色,心裡一個勁的暗罵著,可惡的人類,想我堂堂的神母要去保護你,不感恩戴德不說,竟然一副要死人的架勢,本神母很嚇人么?

「這可不行,你幫了我的大忙,又助我們避過了如此大禍,如果不謝謝你的話,怎麼過意的去。」扶靈從王座上走了下來,龍雨再次看了暗影神母一樣,一聯想到這陰氣森森的女人要跟在自己左右,就忍不住的打顫,說什麼也不能讓她來保護自己,龍雨繼續擺手,連連拒絕。

「主人,我看這樣吧。」雙面打起了圓場,扶靈轉過頭來問道:「你又什麼建議?」「神母乃是主人的貼身護衛,少了她,主人很多事情都不方便,這樣,我派個人去保護小兄弟吧。」雙面說道,得了~!剛把蜘蛛打發走,蛇又來了,龍雨雖然膽子不小,但是他們這些本體,多少有些滲得慌,「這個,我看就不必了吧。」龍雨苦著臉道。

「美杜莎如何?」雙面臉上帶著一絲笑意詢問道,他看似是在徵求扶靈的意見,又像是在問龍雨,美杜莎?龍雨皺了皺眉頭,好熟悉的名字,倒是扶靈嘴角微微一揚,回到:「那也好,如果是美杜莎的話,你就不會拒絕了吧?」龍雨還沒想起美杜莎是誰,跟著就搖了搖頭,雙面神色一呆,詫異的道:「美杜莎都不行?」

「我看就美杜莎吧,不然的話,就讓神母去保護你。」扶靈眉角一揚,滿是霸氣的說道,龍雨只得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算了,蛇就蛇吧,總比看自己不順眼的蜘蛛好。

「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直接通知美杜莎,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也可以讓美杜莎轉告給我們。」雙面叮囑道,龍雨點了點頭,再次告辭道:「我都記下了,事不宜遲,我就先走了。」

扶靈也不再留他,叮囑了雙面幾句,龍雨就被送了出來,「去叫美杜莎過來,讓她跟著貴客離去。」雙面對著一個站在門外的侍女說道,侍女點了點頭,飛快的跑走了。

「小兄弟,我真捨不得你。」雙面笑眯眯的說道,龍雨頓時寒毛都豎了起來,這位雙頭美男蛇不會是好那口吧。看到龍雨一副驚悚的表情,雙面哈哈笑道:「別多心,只是覺得跟你投緣。」龍雨這才稍稍的放下心來,「不過,還是要謝謝你。」雙面掃了龍雨身後的莫里克斯一眼,略帶感嘆的說道。

龍雨當即謙虛的笑道:「哪裡的話。」「小兄弟日後若是飛黃騰達了,可別忘了我們才是。」雙面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龍雨頓時迷茫了,調笑道:「我能飛黃騰達到哪裡去,以你的本事,我就是再活個百八十年也比不上。」

雙面則是頗為認真的回到:「那可說不定。」「啊?」龍雨瞪大了眼睛,「主人。」清脆的女子聲音響起,龍雨立即聞到一股懾人的幽香,尋香一望,這女子倒是絕色,而且看起來頗為的熟悉。

「美杜莎,以後你就跟著貴客,要是他有什麼好歹,你知道後果的~!」雙面冷聲道,美杜莎趕忙雙膝跪在地上道:「奴婢知道了,奴婢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起來吧,從今以後,你就是他的人了,不用對我行此大禮。」雙面很會給面子,單手一托,美杜莎就不知覺的站了起來。 「奴婢不敢~!」美杜莎連忙說道。雙面卻是看著龍雨道:「小兄弟,別看她是個美貌女子,但是殺起人來那是一點不差的,雖然比不上莫里克斯,但是比起那些高等精靈來說,當時出眾許多的。」龍雨點了點頭,並不以為雙面是在自誇,以他的身份,調教出來的人豈能太弱,這樣也好,美女保鏢總比暗影神母那個陰冷大媽好的多。

又客套了幾句,雙面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盒子,往地上一扔,盒子再次變成了一個電梯大小的東西,拉開拉門,龍雨等人進去,雙面才問道:「把你送到哪裡?」龍雨想了想道:「漆矛城~!」「好。」雙面沒有多問龍雨為什麼到漆矛城去,而是關上拉門,額頭就射出了一道金光,金光一閃,龍雨等人立即陷入到了失重的狀態中。

等到重新睜開眼睛,一片金光消失之後,龍雨他們竟是落在了漆矛城的大街上,大白天的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耳邊傳來的只有震天的鑼鼓聲跟號角聲,龍雨傾耳一聽,聲音都是從城外傳來的,看來,漆矛城正在進行戰事中。

蠻族的攻擊已經展開,算一算,按照之前的約定,今天正好就是自己答應跟那小蠻王陣前比武的時候,龍雨不急不忙的帶著莫里克斯跟美杜莎往城主府走去了,美杜莎身上穿著的事一件連衣的長裙,裙子華美異常,但是在這漆矛城裡則顯得是特別的惹眼,無奈之下,龍雨只得將戒指空間里雅兒的衣服給了她一套,等她換上出來之後,饒是龍雨,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雅兒的美是那種清純的不可方物,讓人生不出褻瀆之意的美,當她穿上紫色的衣物時,整個人就如紫羅蘭一般的清新,同樣的衣物,穿在美杜莎身上竟然是另一種風味,龍雨從來沒覺得雅兒的衣服有這麼的性感,但是穿在美杜莎的身上,不論是上半身還是下半身,都是讓人看得口乾舌燥的,「咳咳~!」莫里克斯不由得咳嗽了兩聲,龍雨回過神來,笑呵呵的道:「這套衣服倒是蠻適合你的。」

美杜莎則是一副嬌羞的樣子,「謝謝主人。」莫里克斯冷哼了一聲,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龍雨不禁好笑道:「莫里克斯,可是我沒有給你新衣服,讓你不高興了~!」莫里克斯本來是不恥龍雨那一副色迷心竅的相,被他這麼一說,倒顯得是他小氣了。

氣的莫里克斯直哼哼,美杜莎「撲哧」一聲笑出了聲,龍雨撇了莫里克斯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這體型,暫時沒有新衣服,等我處理完事情之後,一定給你置辦幾套。」莫里克斯頓時氣血上涌,差點當街暴走。

龍雨來到城主府的時候,府門口的衛兵都少了許多,當先的一人看到龍雨帶著一個大漢跟一個美女前來,當即上前道:「你是何人,來這何事?」龍雨懶得跟他多話,掏出腰間的令牌就伸了過去,士兵定睛一瞧,那令牌上花里胡哨的幾個道道,他卻不認得是什麼,但是看令牌的質地跟樣式,絕對不是普通東西,而且看這人的氣勢,也不是普通人。

士兵當即敬了個軍禮道:「你等等,我去叫人。」沒一會兒,一個穿著長袍的高等精靈從府里走了出來,這個人龍雨認識,是城主府的管家,「大將軍?」管家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幾步跑了上來,激動得到:「大將軍,真是你~!」

「額,是我,不知道城主大人何在?」龍雨問道,管家急忙道:「城主大人遍尋大將軍,實在是找不到大將軍的蹤跡,只得自己出城迎戰去了。」「他去迎戰了?」龍雨吃驚的道,就算自己不在,希里親王手底下也有不少的高手,他們對付個小蠻王不是什麼難事,怎麼會讓昂多自己出城呢?

「是呀,大將軍,您回來的正好,我家大人本事有限,恐不是那些蠻人的對手,還請大將軍施以援手啊。」管家明白自己這個身份根本沒資格求龍雨,但是眼下這情形,實在是不容他多想,龍雨想了想到:「那好,我披掛好了就去。」說著,龍雨就進了城主府。

城主府內有專門為龍雨準備的房間,上陣穿的盔甲也早已經準備好,美杜莎倒是乖巧,龍雨還未吩咐,她就手腳伶俐的將鎧甲拆解了開來,幫龍雨穿戴了起來,由於是邊城,鎧甲的質量並不是很好,但是總歸是鋼製的,多少都有些防護力,穿戴好之後,龍雨吩咐莫里克斯跟美杜莎留在屋內,莫里克斯沒有拒絕,倒是美杜莎趕緊跪在了地上。

龍雨頓時一個頭有兩個大,天知道雙面是怎麼調教下人的,他們下跪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龍雨都來不及阻止的。「有話起來說。」龍雨無奈地道,「美杜莎要保護主人,寸步不離,不可以離開主人的。」女子跪在地上說道,龍雨勸解道:「我這是要上戰場,你跟著去不方便的。」「方便的~!」不等龍雨再說什麼,美杜莎身上閃過一道光芒,一套一摸一樣的盔甲套在了她的身上,只是就算穿著盔甲,依然掩蓋不住她那出眾的容貌。

「好吧~!」龍雨只得無奈的答應了,人家都做到這地步了,有什麼好拒絕的,倒是莫里克斯,悶聲不響的,龍雨也不理他,跟美杜莎出了門,兩人從城主府出發,帶著十來個隨從來到城門跟前的時候,城外已經喊殺衝天了。

希里親王坐著一張虎皮凳子,手裡端著酒杯,饒有興趣的看著城下面的廝殺,城外的戰場上,昂多手持一把長柄戰斧,跟一個騎在雙頭魔狼身上的高個蠻族人打的正酣,蠻族人手裡握著一把長柄狼牙棒,兩人的兵器你來我往的,火花四濺,看起來十分具有質感。

「稟告親王殿下,大將軍來了。」昂多的屬下快步跑上城牆稟告道,昂多出城了,整個漆矛城最大的就是希里親王了。「哦?請他上來。」 花落花開孤成凰 希里撇過頭說道,希里身邊坐著的正是那位薩滿大祭司,「宮大師,似乎你算得不準那。」希里親王語有所指的說道,宮九丸也是臉色陰沉沉的,他明明算過,龍雨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他為何還會出現,他去了哪裡?

宮大師一肚子的疑問,龍雨卻是笑眯眯的帶著一個清秀帥氣的隨從走了上來,希里親王眼前一亮,盯著美杜莎看了好幾眼,龍雨也不在意,直接敬禮道:「下官來遲,還望親王大人恕罪。」希里收回了看著美杜莎的眼神,笑道:「大將軍言過了,這守城的責任本來就是昂多將軍的,大將軍只是出於好心幫他守城,來的遲與不遲,我想這裡沒人敢反對吧?」

「謝謝殿下。」龍雨回了個禮,順著城牆望下去,昂多跟對方的打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趨勢,對面的蠻族人渾身肌肉鼓起,在這冬日裡大汗淋漓,手裡的狼牙棒每揮一下,都可以看到一絲空氣的波動,反觀昂多,白色的光芒籠罩著他的戰斧,但是每次要打到那蠻族人身前的時候,斧頭上籠罩著得能量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緊跟著,狼牙棒一揮,就會將昂多打回來。

雙方看起來拼的旗鼓相當,但是龍雨看得很明白,昂多敗北只是個時間問題,因為那個狼騎士身上披著一件驅魔斗篷,昂多的武技根本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來,單拼力氣跟耐力,高等精靈又怎麼是蠻族人的對手。

「依大將軍看,昂多將軍是輸是贏。」希里突然問道,戰場上的兩人打的雖然熱鬧,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昂多隻怕是凶多吉少,龍雨也不直說,眯著眼睛望著那個蠻族人道:「這位就是小蠻王?」

希里聞言笑道:「這哪裡是小蠻王,這隻不過小蠻王手下的第一勇士。」「額?不是說小蠻王挑戰的么?」龍雨問道。「不知道哪裡來的英雄,將小蠻王打了個半死,如今的他只怕還躺在床上,這場比斗,只有他手下代替了。」希里回到。「聽說這小蠻王勇猛無比,不知道何人能夠將他打得重傷。」龍雨不無好奇的說道。

希里搖了搖頭道:「不得而知啊,不過,以大將軍的身手,就算小蠻王不受傷,只怕也要折在這裡。」龍雨連連擺手道:「親王殿下高看在下了,在下不過是山野之人,略懂皮毛罷了。」希里卻是笑了笑道:「大將軍是深藏不露才對。」

「敗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場上的形勢大變,蠻族人一記直搗黃龍,狼牙棒的頂端剛在了昂多的戰斧面子上,大力襲來,昂多的戰馬竟然陣前失蹄,一個趔趄就倒了下來,順帶著昂多也被摔了出來,戰馬一失策,狼騎兵立即催著坐騎趕了上去,雙頭魔狼獠牙一撕,兩個頭一左一右,「刺啦」一聲記將戰馬撕成了兩半,頓時間血濺當場,蠻族人的部隊中立時間發出了興奮的嚎叫聲。

https://tw.95zongcai.com/zc/66133/ 昂多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正要去拾落在地上的武器,卻是一記狼牙棒從側面打來,身子一扭,昂多躲過了這一記,但是狼蹄子卻已經踩到了他的武器之上,想拾起戰斧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誰都看得出昂多敗了,狼狽的昂多抽出了腰間的闊劍,闊劍能有多長,何況他是馬下作戰,蠻族人得意的大笑著,手裡的狼牙棒一揮,沉重的棒子砸在了闊劍之上,昂多幾乎是沒有任何反抗的就倒飛了十幾步,撲通一聲跌倒在了地上,渾身又是泥又是雪花的,看得城牆上的人揪心不已,那些跟隨昂多出戰的士兵更是士氣低落,有心上前救援,但是陣前比武,一旦全軍出動,那就是自動認輸了。

「大將軍,該你出手了吧?」希里掏出了玉矬子,摸了幾下指甲說道。「呵呵,殿下別急,昂多將軍不見得會輸。」龍雨笑盈盈的說道,「人都已經落馬了,難道他還會回天之術不成?」希里不無嘲諷的說道。

「殿下耐心看下去就是。」龍雨說道,昂多再次爬了起來,剛才的那一記狼牙棒,巨大的力道將他身上的盔甲都給打的變了形,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絲,昂多提著闊劍奔跑了起來,嘴裡發出「殺」的大喝聲,騎在雙頭魔狼上的蠻族人根本沒有在意昂多的困獸之爭,手裡的狼牙棒一橫,眼裡閃過一道寒光,只等著昂多進入攻擊範圍,一棒子就敲碎他的腦袋。

但是「啊嗚」一聲狼嚎,蠻族人坐下的雙頭魔狼竟然抓狂了,兩隻狼頭狠狠的互相撞擊著,巨大的身軀就像是抽風了一般,不斷的跳上跳下,看那架勢,竟像是要把蠻族人甩下來,蠻族人也是臉色大變,他也搞不明白自己的坐騎這是怎麼了,蠻族人的部隊中立刻瓮聲一片,「撲」的一聲,任憑蠻族人如何呵斥,坐下的魔狼已經抓狂,竟然直接將他甩了出去。

而這甩去的方向,好巧不巧的正式昂多奔過來的方向,昂多已經抱了必死的念頭,這等變故也是嚇了一跳,蠻族人甩的七葷八素的,落在昂多跟前,眼前的眩暈感還未消失,一道寒光就已經劃過了,劍起頭落~!

昂多竟然勝了~!漆矛城的士兵齊齊發出了喝聲,頓時間戰場沸騰了起來,蠻族人則是一臉惶恐的不知道嘴裡在說著什麼,那隻將主人甩下去的魔狼更是轉過了頭,瘋狂的向著蠻族人的隊伍沖了過去,頓時間,戰狼沖了進去,前排的士兵被沖的七零八落,昂多顧不得享受勝利的喜悅,闊劍一舉,所有的士兵開始反擊,頓時間,黑色的戰甲猶如潮水一般的席捲而去,狠狠的撞擊在了蠻族人的隊伍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