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這不會是真的吧?!」

月戈和不理二人彷彿石化在了原地,下巴簡直要落下了地上!彷彿見到了這個時間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秦嫣導師的第一次……真的被他拿了!」不理喃喃自語道。

剎那間,周圍無數道殺氣騰騰的目光朝他射來。

月戈和不理幾乎下意識的堵住了對方的嘴!

兩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簡直太可怕了……疆場上恐怕都沒有這麼盛的戾氣!

評審席位上,秦嫣起身,一襲飄逸衣裙,踏水凌波,翩若驚鴻彷彿九天之上的神女。

她體態輕盈,又有絕世容顏,毫無架子,在整個碧泉宗人氣非常之高,穩居女神榜前五,是無數男弟子夜中所夢。

「第一個弟子要親授,親授啊!末軒這個禽獸!」一位男弟子在怒吼。

「嫣女神那白嫩小手,若是給我碰一下,換我十年不洗手我也情願。」一個長相略胖,較為圓潤的男弟子喃喃自語道,一副滿足的模樣。

「我一定要挑戰這小子!一定!」一位弟子緊緊的抓著拳頭,周邊的空氣彷彿被點燃了。

「嫣兒小姐姐,你不會是在變相的報復我吧。」看著所有男弟子殺人般的目光,末軒沉聲道。

「你猜。」秦嫣掩嘴一笑,手故意在末軒的身手停留了一兩秒,造成了一個末軒遲遲不肯放手的假象!

「禽獸!」見到這一幕,一些弟子瞬間炸了!

「居然佔便宜,不要拉著我,我要殺了他!」一位弟子腳踩上護欄,欲要衝下去,周圍的弟子急忙將其攔下。

就這樣,末軒在這種詭異氣氛之下,領取了秦嫣所賜令牌。

「我趙亮不服,憑什麼你能入秦嫣導師門下,末軒我要挑戰你!」只見一個身著灰袍,樣貌路人的青年男子跳了出來,大聲咆哮道。

「我也不服! https://tw.95zongcai.com/zc/57160/ 末軒我要挑戰你!」

「我們也不服!末軒我要挑戰你……」

………..

全場,如同傳聲筒一般,從頭傳到了尾,聲音愈烈。

「哈哈,這蠢蛋居然敢打秦嫣導師的注意,莫非是被之前那件事刺激到了!」田進一副看笑話的模樣。

總裁幫我上頭條 田剛此時眼眸也變得深邃了起來。

主席位上,一些導師和長老們神色都無比的尷尬。

他們知道秦嫣的人氣高,但卻未曾料想居然達到了這麼一個地步。

宗門弟子進行挑戰,他們作為長老和導師,無權阻止。因為規矩是宗門長老會集體制定,就算是宗主在這條鐵令面前都無可奈何。

「不好意思,這位師兄,我今天身體不太好,不接受挑戰。」末軒眯著眼笑道。

「我趙亮是第一次挑戰,你不能不舒服!」只看到那趙亮聲音落下之後,築基二重天大圓滿的實力盡數展現而出。

他手將真氣凝聚在一起,一記鷹爪手朝著末軒襲擊過去!

那些長老和導師此時都坐在原地,靜靜地看著面前這一幕,一些導師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冷漠。

這種事情每年幾乎都會發生那麼一兩起,一些想要證明自己的弟子會在這種場合約戰,這是最好得到諸位導師和長老關注的方式。

只不過今年有些特殊,因為這一次被約戰的是一個新人!

「既然你找死,那就不能怪我了!」末軒冰冷的聲音落下,雙目緊緊盯著對方前來的方向。

「他……不會是嚇傻了吧。」一個問道。

愛已成殤:冷麪閻羅的殘妻 「不知道,聽說他三個月前還是築基一重天大圓滿,恐怕剛剛的修為是用某些秘法提上去的也不一定。」另一個弟子回答道。

就在二人聲音落下的那一剎那,末軒動了。

只看到對方以及其迅速的速度繞道趙亮的後方,緊接著在趙亮攻擊落下的那一剎那,一道銘文符籙貼在了對方的背上,剎那間,一聲轟隆的爆炸聲,整個試煉場一陣黑煙冒起。

那趙亮被炸得體無完膚,零碎的衣服春光乍現。

「卑鄙,不要碧蓮!居然使用符籙!」一位弟子憤憤道。

「真夠陰險,這末軒不是後勤的子弟嗎?怎麼有錢買符籙!」又是一個弟子憤憤的說道。

場上,所有人在這一刻也都有些懵了,剛剛聲音踴躍的人,此刻都平息了下來。

雖然他們此時憋著一肚子火,可誰能料定對方手上是否還有符籙。若是像趙亮這樣,興緻沖衝上去,隨後被抬下來,還春光無限,恐怕在整個碧泉宗要出名。

「還有所謂的第一次嗎?」末軒環視全場,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說道。

幸好之前他在教嫣兒小姐姐的時候留了一手,那些示範的銘文符籙還留著,能挑戰自己的弟子,等級不能高於自己,並且按照規定自己一天最多只能進行三次戰鬥。

嫣兒小姐姐你的算盤恐怕要打空了。

末軒朝著評審席位上的秦嫣看去,嘴角揚起微微弧度。

「這傢伙!」秦嫣透著嬰兒嫩紅的手緊緊的抓著裙子,本來想借著這些弟子試試對方深淺,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還留有後手。

這兩個多月的接觸,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琢磨不透對方了。

對方對銘文的領悟,每一次來都是一個新高度,並且氣息也比之前強上了數倍,完全不像是一個築基三重天初期的修士,倒像是一個煉精境界的修士。

她也藉機接連數次試探,可對方不是服軟就是認輸,簡直要把她氣炸了。

「末軒,你敢不敢再接受我的挑戰!」

…………

(未完待續……) 34章不搖碧蓮

就在這時,不理他們後方,田進一躍而出,箭步來到了試煉台上。

「田進?」末軒見那田進出現,眉頭輕挑。

「怎麼,不敢!?」田進冰冷的眼眸盯著末軒。

「既然你想送死,那就不要怪我了。」末軒嘴角揚著冷笑說道。

一天之內一位碧泉宗弟子最多可以接受三次挑戰,三次過後,誰也不能強求他進行任何挑戰。

若是他迎戰田進,那就相當於把第二次機會用去,至於第三個到底是誰,到時候見機行事。

並不是他刻意要隱藏實力,要是自己將實力展現出來,必定會引人矚目。

到時候想要抽身去做些其他的事情,恐怕要麻煩的多。

將築基三重天初期境界修為展現出來,已經是他的最大限度了,多了肯定會引人懷疑。

「今日我讓你倒在我的劍下!」只看到田進手中一道靈光,剎那間,一柄長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這居然是,下品凡器!」一些弟子見到這一幕,有些驚訝道。

「那末軒剛進入築基三重天,怕是面對擁有凡器的田進,這局結果已顯而易見。」一位弟子說道。

這一場戰鬥,將全場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那武鬥場上,輕風吹動二人衣裳,一股驚天之勢在此刻湧現,兩人的雙目相對,彷彿百萬伏的電光乍現。

然,下一秒只見那末軒嘴角淡淡一笑,中食二指抽出兩道符籙。

「卧……卧槽!」

「不要臉,居然還有符籙!」

「末軒,你個不搖碧蓮!」

這突然反轉的一幕,彷彿乾柴點中了烈火一樣,瞬間點燃了所有弟子的怒氣,剎那間罵聲一片。

「末……末軒這是在拉仇恨嗎……」不理撓著後腦勺,一副汗顏之勢。

「不知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想隨波逐流。」月戈看著前方,淡淡的自語道。

一副正經的模樣,把不理瞬間給逗樂了。

「鴿子,你說你咋這麼可愛,這麼一句正經的話,從你嘴裡跑出來,我就忍不住想笑。」

不理瞅著月戈,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樣子。

「走開,我對你沒興趣。」月戈手輕輕一擺,將不理的臉推到了後方。

此時,場上依舊罵聲一片。

「我既然敢上來,怎麼可能才這麼點底牌!」田進嘴角帶著冷笑,也是拿出了一張符籙!

這是他哥哥給他的,本來還想拿來壓箱底,誰知道這末軒居然還有符籙,既然對方想速戰速決,那就乾脆速度一點!

秦嫣一副無奈的模樣看著下方,「這傢伙……」,輕嘆了一口氣。

「現在的外門新生都這麼豪了嗎?就光一個複試就拿出了好幾張符籙。」一位年長的弟子嘆氣道。

他們這些老學長,沒天賦沒人緣沒本事的話,恐怕十來年才能掙下一張符籙。

好傢夥,這兩人上場,一個手持兩張符籙,一個一把下品凡器,一張符籙。

「是呀,聽說這兩人還是個外門後勤的子弟,莫非這後勤的油水那麼多。」另一個弟子的也是有些驚詫。

「受死吧!」田進全身肌肉迅速緊繃,將一張符籙甩手而出。

符籙上,十幾道金色的銘文盡數展現,剎那間狂暴的氣息席捲全場。

銘文是賦予符籙上力量的本質,銘文的多少決定著符籙威力的高低。

末軒見到這一幕,手中也是一道符籙,在對方攻擊將至剎那捏爆,一道綠色的結界擋在了他的面前。

那結界上,金色的銘文繚繞,銘文的數量竟高達二十道!

此時,二人使用的皆是一品符籙。

符籙的品級與銘文師等級一樣,皆分為九品。

每增加一道銘文,符籙的威力便會增強數分,當銘文的數量突破一百之時,符籙的品級就晉陞為了二品。

「一道符籙,就這樣用去了……」一位弟子一副肉疼的模樣。

在第一道攻擊落下之後,田進箭步而去。

手中長劍迅速施展劍訣。

只看到那洶洶的真氣在劍刃涌動,以劈山破海之勢向末軒攻擊而來!

「我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將修為提升到如今的境界,但我告訴你,我田進就是你無法逾越的一道坎!」

田進冰冷的聲音響起,狂劍劈下!

一些女弟子此時緊抓著手,心都揪得高高的。

雖然末軒剛剛的行為有些不和男弟子之意,但是對方顏值高啊,在一些女弟子眼中,沒有什麼是帥不能平息的,有的話那就是更帥一點。

當然,在全場緊張,揪心和期待的各種氛圍之下,還有幾人臉上那是相當的閑適。

那就是孫不理和伍月戈以及秦嫣三人。

三人臉上都是一副無所謂的神情。

廢話,這三人可都是見過末軒真正實力的人,要是一個築基大圓滿的田進都解決不了,那他早就死無全屍了。

所以這一場戰鬥是毫無意外的,就算有意外,那也是故意的。

此時,場上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很多修士都為田進默默哀悼。

遇上末軒這個不要碧蓮,連續被符籙轟炸了三四次。

幸好那些符籙是幾個銘文的低級符籙,不然此刻田進恐怕要抬出去了。

不過,雖然這些事低級的符籙,但那是將田進弄得十分的狼狽。

此時的他雙眼充滿血絲,衣服零碎掉落,身上一道傷痕一道血痕,就連頭髮也被火焰燒掉了些許,十分的狼狽。

「末軒,我要殺了你!」田進怒吼著,提著長劍飛馳而去!

「嘿嘿……」末軒嘴角帶著壞笑,一副毫無畏懼的站在原地。

「莫非這不要碧蓮還有符籙!」一位弟子見此,震驚道。

「不知道,這田進也真夠頑強的,居然撐到了現在,看他那下品凡器都左掉一塊鐵,右落片鋒了,咱兩還是默默為他祈禱吧,希望不要炸得太嚴重。」一位男弟子有些哀傷的說道。

當然,此時場上,分成了兩個幫派,一些女弟子如同啦啦隊一般,拚命的為末軒吶喊加油。

在她們看來,剛剛末軒的姿勢,簡直是帥炸了。

一道符籙,輕輕鬆鬆的就將對手給炸得跟烤火雞一樣,簡直是標準的男神。

致富從1998開始 「啊!啊!啊……」

田進在咆哮,箭步一躍一把長劍當空劈下。

末軒嘴角依舊帶著玩味的笑容,只看到他直視田進,手以掩耳不及之勢迅速抽出兩張符籙!

田進瞳孔緊縮,全身的肌肉如同抽了水的海綿一般,迅速收縮!

竟強行將自己的招數中止,玩命般後退到遠方!

連續被炸數回的他,此時心理陰影面積就跟一片草原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