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魔天州少尊主,竟然不知不覺將三種天地大道屬性之力意境,都是領悟到了四重天,好可怕的天賦!」

這個時候,整個魔天城中,響起了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

而這個時候,古城牆對面的大地上。

林寒站在那裡,看著顏安背後的十二頭遠古龍象,依舊神色淡然無波。

「這小子,難道就從來不會恐懼嗎?」

看著林寒那淡然的神色,顏安只覺得心中一陣戾氣四射。

他現在最想要的,已經不是殺了林寒。

愛暖情森 而是,要讓林寒恐懼,屈服在自己的強大力量之下。

但自始至終,顏安發現,林寒都是一副淡然無波的模樣。

這種風輕雲淡,並不是裝能裝出來的,讓顏安心中生出一絲絲猙獰之意。

不過就在顏安準備釋放十二頭遠古龍象之力,將林寒徹底滅殺的時候。

「吼!」

「吼!」

「……」

突然,一道道比之顏安剛才更加頻繁的咆哮聲,轟然響起。

林寒背後虛空之中,一頭頭巍峨古老的龍象,從虛空中踏步而出,像是從古老的洪荒年代踏步而來。

整整十三頭遠古龍象。

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之力的二重天之境,加起來十頭遠古龍象。

再加上林寒剛剛突破的三重天雷屬性之力,三頭雷霆凝聚的遠古龍象。

一共十三頭遠古龍象,仰天咆哮,嘶吼蒼穹。

林寒沒有釋放出自己所有屬性所能凝聚的遠古龍象,他怕太過招搖。

但縱然如此,當整整十三頭巍峨龐大的遠古龍象出現在林寒的背後虛空時候。

整個天雷城,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所有人的目光,本來是盯著顏安背後的十二頭遠古龍象。

但現在,那一道道目光,都是帶著一份顫抖,死死鎖定在了林寒背後的十三頭遠古龍象上。

倒不是因為林寒的遠古龍象數目多,而是……種類!

「六……六種……屬性?!」

所有人都是呆若木雞,感到深深的震撼,有的人,甚至連心臟,都是差點嚇得從嗓子眼跳了出來。

「這還是人嗎……」

無數來自各大州的天驕,這一刻的神色,都像是見到了鬼一般。 十三頭遠古龍象,散發著可怖的氣息,由六種不同屬性之力凝聚出來,古老而巍峨,在林寒背後的虛空中,仰天咆哮,嘶吼山河。

所有人看著那綻放不同屬性神光的遠古龍象,都是感到一陣窒息。

「六種……屬性之力?」

此時,就算是顏安這位魔天州的少尊主,都是眸光一片獃滯。

同時參悟六種屬性的存在。

好像,就算是是他那恐怖無比的大哥,都是未曾達到的成就。

不!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靈武大陸千百年來,好像根本就沒出過能夠同時領悟六種屬性之力的曠世奇才吧?

但隨即,顏安狠狠吸了一口冷氣。

他知道,這種人,必須要趁著其還很弱小的時候,徹底抹殺。

不然,到了日後強大的時候,絕對會成為最為恐怖的敵人。

「嗡!」

一時間,顏安神色陡然變得殺機森嚴。

他死死盯著林寒,口中譏諷一笑,道:「林寒,你真的以為,遠古龍象的數目比我多,就能將我壓制了嗎?」

嗡!

幾乎就在顏安話音落下的瞬間,他手掌一翻,手心出現了一顆散發著混沌之光的晶石。

「這是?」

林寒神色微微一動,他從那散發混沌之光的晶石上面,感受到了一種危機感。

而這個時候,一道帶著驚喜和急迫的聲音,陡然在林寒耳邊響起:「林寒,將那什麼顏安手中的那塊混沌異晶搶奪過來,那是絕世寶物,是絕世寶物啊!那小子肯定不知道那種混沌異晶的珍貴,隨隨便便就拿出來,快點將其搶過來,對林寒你有天大的好處!」

這聲音,自然是小白的聲音。

它在快速剖析和瓦解周圍的鎖困大陣,但依舊有著時間傳音過來,語氣還那麼的急切和驚喜。

林寒知道,那顏安手中的混沌異晶,絕對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連小白這個萬古老魔頭,都是如此的急切和貪婪。

一時間,林寒看向顏安手中的那混沌異晶,也是目光一定,心中暗暗算計,要將那晶石奪到手。

「龍帝的記憶寶藏中,並沒有有關這種混沌異晶的記載,看來,龍帝雖然當年武功蓋世,但也不是萬能的。」

林寒心中想著,隨即他看向顏安,道:「出手吧。」

「哼。」

顏安冷笑一聲,他將背後三種屬性遠古龍象之力,全部注入了到了手中那混沌異晶之中。

林寒則是眼神帶著一份驚異,看著這一切。

他似乎,是猜到了一些東西。

「嗡!」

顏安手中的混沌異晶,陡然產生一種無比可怕的光芒。

隨即。

「轟!」

一道三種屬性纏繞著的混沌光柱,陡然從那異晶中衝出,瞬間撕裂了長空,像是一桿無堅不摧的長槍,瞬間射向林寒。

「三種屬性的力量,竟然融合到了一起,爆發出比單種屬性聯合起來,要強大三倍的力量!」

林寒魂力十分強大,一瞬間就感應到了那種混沌光柱的不凡力量。

他終於明白,為何顏安比自己屬性遠古龍象之力要弱一頭,還如此自信。

總裁的蜜寵嬌妻 「我可沒有傻到要和你正面碰撞。」

林寒淡淡一笑,他體內,四聖圖中,閻鬼瞬間踏步而出。

「轟!」

一股無比可怕的極致暗屬性遠古之力,從閻鬼身軀中轟然爆發出來。

他整個人,像是一瞬間,成為了一位蓋世魔尊,與顏安那混沌光柱轟然碰撞在了一起。

整個高空,都是被一股巨大的風暴給籠罩在其中。

這一瞬間,底下魔天城眾人,根本就沒有看清高空上碰撞的真正情況。

重生嫡女種田忙 他們只是在期待。

林寒會不會在這強大的一擊下死亡。

包括顏安,由於那通過混沌異晶釋放出來的三種屬性融合光柱,太過耀目,他自己都沒有看見,一道黑袍身影,從林寒的體內衝出。

當煙塵散去,林寒所在的位置,空無一人。

「死了?!」

魔天城中,所有人都是神色狠狠震動。

他們沒想到。

林寒。

這麼強大逆天的一個曠世奇才,竟然死在了顏安的這一擊之下。

「哈哈哈,小崽子,你終於是死了,我從一處冥古遺迹之地到來的寶物,果然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顏安看著那空蕩蕩的對面高空,也是一瞬間放肆大笑起來。

「哦,我的顏少尊主,你真的就這麼確定,你那一擊,就這麼輕易將我轟殺了?」

驀地,一道帶著淡淡譏諷的聲音,突然在顏安的背後響起。

「什麼?!」

這個時候,魔天城所有人聽到這突然響起的聲音,都是神色猛的一震。

隨即,他們看到了,林寒的身影,像是鬼魅一般,竟然不知不覺,出現在了顏安的背後。

「這林寒,怎麼突然間就到了顏安的背後?」

「不對勁啊!剛才那麼恐怖的一擊,是誰擋下來的?」

……

底下,魔天城中,一片嘩然之聲。

所有人都是眼神帶著深深的好奇和驚疑不定。

此時,顏安聽到了背後那響起的帶著淡淡譏諷的聲音,也是瞳孔猛地一縮。

「砰!」

但就在顏安準備快速逃離的瞬間,一隻黃金色的大手,已經轟在了他的後背。

「咔嚓!」

一陣骨裂聲響起。

「啊!」

顏安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痛呼聲。

他整個脊骨,都是被那像是一座山嶽般的黃金大手,給轟得斷裂成了一塊又一塊,碎骨刺入了他的五臟六腑,雖然不足以致死,但卻是痛苦萬分。

「小子,我要你死!!」

顏安發出滔天的怒吼:「所有人,將殺陣給我引爆,轟殺這個萬惡的小子!!」

但下一刻。

讓顏安神色陡然變得僵硬的是。

整個魔天城外的空地上,那殺陣,根本就沒有爆炸,而是逐漸消散開來。

「怎麼會……」

看到這一幕,別說顏安,就是魔天城中的一眾天驕,都是一瞬間像是見到了鬼一般。

唰!

而就在顏安愣神的時候,林寒的身影,卻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混沌異晶,你根本發揮不了它真正的力量,就交給我來保管吧。」

林寒大手一抓,直接將顏安手中的那混沌異晶給抓取了過去。

「不!!」

顏安終於反應了過來,原來林寒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搶奪自己手上的這顆晶石。

而看到林寒如此重視,顏安突然意識到,自己偶然撿到的這塊晶石,絕對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

一時間,顏安有種自己最為珍貴的東西,被人生生奪走的痛苦感覺。

「小子,給我回來!」

顏安忍著體內骨頭刺入五臟六腑的疼痛,他渾身陡然血光大盛,似乎施展了一種秘術,戰力瞬間爆增。

「哈哈哈,被我搶到手的東西,還從來沒有被人搶回去過,你們慢慢玩,小爺我走了!」

伴隨著林寒的長笑聲,他的身影,和一道白色肥貓的小小身影匯合,隨即幾個瞬間,便是消失在了天際遠處。 魔天州再次被林寒坑了一波的消息,很快就通過魔天城中的一眾天驕,傳遍了整個冥古戰場的南域。

整個南域戰場上,來自各大州的天驕們,都是對那素未蒙面的林寒,產生了一種若有若無的敬畏。

畢竟,能夠一次又一次將一個高級大州坑的這麼慘的人,絕對不簡單。

而此時,就在整個冥古戰場南域的所有人,都是在默默討論這個像是突然崛起的逆天奇才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