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遵命!」巨牛答應一聲,兩隻犄角射出兩道尖錐形的光芒,擊打在鐵鏈之上,直打得火星亂冒,可是鐵鏈仍然沒有斷裂的跡象。又用犄角對準石壁撞去,頓時石屑紛飛,就連洞頂都快要坍塌了,這才停了下來。

「主人!這條鐵鏈被強大的法力祭煉過,小神也無能為力,您還是另想辦法吧!」巨牛說完,身影閃了兩閃,消失不見了。

五鼠見到就連巨牛這般強大的法力都不能把鐵鏈給弄斷,不禁慌了手腳,正在無計可施之際,燒火童子忽然想起南海派廚房裡的大師傅曾經說過,用童子尿可以破除法力,也不知道這個方法管不管用,於是對五鼠說道:「我還有一個法子可以破除鐵鏈上的法力,只是一會兒得罪莫怪。」

五鼠一聽還有辦法,都欣喜地回答道:「小主人只管施法,不必顧慮太多。」

燒火童子笑嘻嘻地說道:「那你們先把眼睛閉上,本仙官要施展大法了,不叫你們不許睜眼,否則就會半途而廢,聽清楚了嗎?」

五鼠欣然領命,都緊閉了雙眼等在那裡。

燒火童子在五鼠的脖子上撒了一泡尿,只見鐵鏈上冒起了一股股青煙,全都消失不見了。

五鼠只感覺有一股濕濕的,熱乎乎的東西淋到了頭頂上,還沒有弄清楚是什麼東西,脖子上的鎖鏈就消失不見了,這位小主人的法力可真夠強大啊!初得自由,歡蹦亂跳,高興得不得了,哪裡還去管燒火童子是怎樣施法的啊!

五鼠手舞足蹈了一番,重新又過來給燒火童子磕頭,感謝救命大恩,燒火童子從腰間解下乾坤袋,打開袋子口讓五鼠鑽進去,又找到芭蕉扇,收進袋子里,然後繫上袋口,掛在腰間。

這一次進洞,他可是發大發了,得了芭蕉扇和乾坤袋兩件重寶不說,又收了五鼠做為臂助,能不高興嗎?

燒火童子裝好身上的寶物,蹦蹦跳跳地往洞外走去。 燒火童子從雷公洞里出來,拿出來那把新得的芭蕉扇,此時扇子已經被縮小成巴掌大小,在扇面上滴了幾滴精血,扇面頓時靈光閃現,精血很快就被吸收了,又往裡注入了大約全身法力的二分之一靈力,扇子這才吃飽,發出一陣翁鳴,停止吸收法力,體形一漲,變得巨大無比,扇面靈光閃動,算是被徹底煉化了。

他揮動扇子用力煽了兩下,頓時颳起一陣狂風,地面上飛沙走石,隱隱還夾有風雷之音,聲勢好不驚人。知道這是只有金丹期的大高手才能擁有的寶物,心裡非常高興:「以後就叫它風雷扇吧!這個名字不錯!」收起寶扇,找了一塊大青石,坐在上面調息休息,打坐了兩個時辰左右,覺得身上的法力漸漸充沛,完全恢復了。

「那個離火派的小妖女在自己的體內究竟種下了什麼禁制?我得查看一下能否自行解開。」燒火童子自言自語道,又把靈力在全身慢慢遊走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阻礙,不禁心生疑惑:「難道是那個小妖女在拿大話誆騙自己?並沒有真的下什麼禁制?否則自己應該有所感覺才對!怎麼連一點感覺都沒有?唉!還是別管那麼多了,早點去往黑山,司機奪回那顆蛇珠再說。」

想到這裡,馬上停止了打坐,取出風雷扇站了上去,朝著北方飛去。

https://tw.95zongcai.com/zc/65505/ 這把風雷扇的速度簡直就是風馳電掣一般,即使下面有妖獸想要攻擊,還沒等它反應過來,燒火童子早就沒有影子了。

「這金丹期大高手的法寶就是不一樣啊!自己要是吃了九轉金丹以後,說不定馬上也能進階到金丹期,可是要是等進階以後再去,那條青龍的小命八成早就沒了,早就變成黑山巨鬼的下酒菜了,自己有金剛不壞之身,再加上還有隱身符護身,到那裡見機行事,說不定有可能把青龍給救出來,那可是金丹期的大高手啊!如果成功,自己就多了一個朋友。不過那隻黑山巨鬼可是地魔級別的怪物,可以說一隻腳已經邁進了金仙期的境界了,自己此行可要多加小心!」

想到這裡,極目遠眺,前方隱隱現出一座高山,山頂上籠罩著一層濃厚的黑氣,知道是住著巨鬼的黑山到了。

以這風雷扇的速度,三千里的距離只用了四個時辰就到了,要是自己進入到金丹期的話,還能提前一個時辰左右,他不想驚動山裡的鬼怪,找一塊空地落了下來。

收起風雷扇,想要打坐調息一下,恢復一下損耗的法力,可是心緒久久不能平靜下來,他忽然想起了玉兒仙子,不知道這位小師妹現在怎麼樣了?一想到此女,燒火童子的心理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自己被她莫名其妙地拉去偷了師門的寶物,開始了逃難生涯,又莫名其妙地進入到了洪荒秘境,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同門的那場比試也不知道誰輸誰贏了······這一次能不能被黑山巨鬼發現······想著想著,心中不禁波瀾翻滾,亂了心境,急忙閉氣凝神,調息起來。

燒火童子盤膝打坐了一會,覺得心境漸漸平穩下來,就站起身走出了樹林。

離樹林不遠處有一條小河,燒火童子正覺得口渴,就來到了河邊,看見河水清澈見底,便用手掬起喝了兩口,只覺得入口清涼,全身為之一爽,身上的疲勞感消去了不少,於是坐在河岸上,把兩隻腳浸泡在河水裡。

這時候,從小河的上游蹦蹦跳跳地跑來了一隻獨腳鬼,長得有點像一隻猴子,藍靛臉,紅鼻頭,嘴角上長著兩撇白鬍子,身子下面長著一隻獨腳,在那裡蹦來跳去。

獨腳鬼正在河裡用爪子撈小魚吃,猛然一抬頭看見了坐在岸上的燒火童子,頓時高興得手舞足蹈,用一隻獨腳跳過來,伸出爪子要抓他。

燒火童子喝道:「你這個畜生怎麼才來!是你們鬼大王派你來接我的嗎?」

獨腳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站在那裡抓耳撓腮不知所措。

燒火童子見幾句大話還真就把它給唬住了,心中暗暗好笑,心想我得讓它把我送到山上去,於是說道:「怎麼?難道你們鬼大王還沒有告訴你嗎?」

獨腳鬼「吱吱」地叫了兩聲,點了點頭。

燒火童子又繼續說道:「一定是你們鬼大王忘記告訴你了,幸虧你在這裡遇見了我,要不然它要是發起火來,所有的過錯還不得全賴在你的身上。」

獨腳鬼撓了撓腦袋,高興地點了點頭。

「你們鬼大王前幾天捉到了一條青龍,是它請我來吃青龍肉的!我是掌管南海的大王,本大王的腳都走累了,還不快去找一頂轎子把我抬上山去!」燒火童子嚇唬它道,心裡卻暗暗偷笑。

獨腳鬼半信半疑,圍著燒火童子跳了兩圈。

燒火童子假裝發怒道:「還不快去?再若遲延,我叫你們鬼大王把你當點心給吃了!」

獨腳鬼聽了非常害怕,嚇得一溜煙似的跳走了。

等了一會,那隻獨腳鬼又招來了一個同伴,兩隻獨腳鬼抬來一幅滑竿跳了過來,二鬼放下滑桿,請燒火童子坐上去,然後抬起滑桿蹦蹦跳跳地走了起來。

燒火童子笑嘻嘻的坐在上面,誇獎道:「你們兩個還真挺懂事,好好把本大王抬上山去,一會兒吃龍肉時,我讓你們鬼大王也給你們分上一份,也嘗嘗龍肉是什麼滋味。」

兩隻鬼魈高興得連連點頭,「吱吱」地叫了兩聲,抬起滑桿跳得更快了,燒火童子坐在上面一會被顛得彈了起來,一會又落下來,覺得非常有趣。

兩隻鬼魈跳得很快,一會兒功夫就來到了山腳下,又有幾隻鬼怪把守在那裡,只是一些普通的小鬼,沒有修為高的大鬼。

燒火童子心想:「先把這幾隻鬼怪解決掉,免得一會兒鬼怪多了動手時麻煩。」

於是大喝了一聲:「停下!快停下!」

兩隻鬼魈急忙停了下來,把滑竿放在地上。

燒火童子取出燒火棍,眼睛一瞪,罵道:「你們這些小鬼知道本仙官是誰嗎?」

幾隻小鬼一時愣在了那裡。

燒火童子介面說道:「實話告訴你們吧,我本是上天派來的使者,是專門來消滅你們這些害人精的!我並不是你們鬼大王的朋友,我是來收拾它的!」

幾隻小鬼面露怒色,張牙舞爪地撲了上來。

燒火童子收拾它們幾個那還能費什麼勁啊,一棍子打倒一個,然後用燒火棍放出幾個火球,把它們全都化成了灰燼。

燒火童子收起燒火棍,取出那枚隱身符往身上一拍,頓時消失了蹤跡。

山頂上黑氣滾滾,鬼氣森森,堆滿了各種吃剩下的白骨,也不知道這伙鬼怪到底殘害了多少生靈,有一群鬼怪守衛在一個巨大的洞口前,領頭的鬼將竟然是金丹期的大高手,連燒火童子也看不透它的修為。

燒火童子並沒有把它們放在心上,心想:「要只是這幾隻的話,我放出五鼠和六畜神將,就能把它們解決掉,現在可不能先打草驚蛇。」於是小心翼翼地繞過它們往洞里走去。

守門的鬼將好像感應到了什麼,往四下里看了看,嘴裡自言自語地說道:「怎麼好像有一股生人味,不會有生人混進來了吧?」

「誰敢到這裡來啊!那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是您感覺錯了,可能是剛才回來的兄弟吃了人,身上帶回來的氣味吧!」其它的鬼怪急忙討好地回答道,那個鬼將聽見同伴這樣說,也就釋懷了,又問道:「大王回來都睡了好幾天了,也快睡醒了,一醒過來就要大吃一頓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山洞裡怪石嶙峋,鬼霧繚繞,好像迷宮一般,有好幾個洞口都連在一起,而且還有一股刺鼻子的腥臭氣味,燒火童子捂著鼻子摸索著往前走去。沒走多遠,就聽見有一個方向傳來了打雷一樣的鼾聲,知道是那隻巨鬼還在睡覺,心中竊喜,想了想,就朝著一個側洞走了進去。

走了一會,看見有兩條巨蟒盤踞在兩根石筍上,可能是這裡的守衛。燒火童子收起隱身符,從腰間解下乾坤袋,打開袋子口,把五鼠放了出來,他想試試五鼠的本領到底怎麼樣。

五鼠從袋子里跳出來,心中高興,齊聲問道:「小主人放小的們出來不知道有什麼吩咐?」

燒火童子用手一指:「那裡有兩條蟒蛇,你們去把它們解決掉!」

五鼠往燒火童子手指的方向一瞧,全都嚇了一跳,就見那兩條蟒蛇足有碗口粗細,盤在石筍上,吞吐著殷紅的毒信,相貌十分的兇惡,蛇類本來就是鼠類的剋星,五鼠一見到這兩條蟒蛇,心裡不免有些發怵,知道是小主人有心試探它們,只得勉強抖擻精神沖了上去。

這時候兩條蟒蛇也發現了燒火童子他們,眼睛里射出兇狠的綠光,張著血盆大口撲了上來。

刺鼠把身子團成一個大刺球,跳起來,一下子飛進一條蟒蛇的大口裡,那條蟒蛇吞又吞不下,吐又吐不出來,沒奈何把頭往石壁上亂撞,直打得石壁上石屑紛飛,火星亂冒,就是不能把刺鼠給弄出來。鼴鼠,黑毛老鼠,和黃鼠狼一見機會來了,一齊撲到蟒蛇身上撕咬起來。

另一條蟒蛇急忙游過來馳援同伴,飛鼠飛過去攻擊它的眼睛,蛇眼是蛇身上最脆弱的地方,那條蟒蛇受到攻擊,沒有辦法脫身,只得和飛鼠斗在一起,飛鼠忽上忽下,身形靈活至極,蟒蛇一時也奈何不了它。

那一邊,四鼠眨眼工夫已經把那條蟒蛇撕扯成幾段,動彈不了啦!四鼠又奔過去馳援飛鼠。

此時,飛鼠已經把那條蟒蛇的一隻眼睛抓傷,五鼠合斗一條蟒蛇,刺鼠最是兇猛,團成一團,上下滾動,好像流星一般撞向蟒蛇,尖刺深深刺進蟒蛇的身體里,工夫不大,這條蟒蛇也僵直不動了。

燒火童子看見五鼠的本領獨特,心中驚訝不已,沒想到這幾隻醜八怪還有這樣奇特本領,看來是收對了,不由得心花怒放,高興不已。

正在這時,從側洞里又傳出來一陣聲響,燒火童子心中一驚,「不好!難道又有什麼鬼怪要出來了?」 燒火童子等了一會,並不見有鬼怪出來,就率領五鼠往洞里走去。

進到洞里就看見在洞壁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全都被鐵釘牢牢釘在石壁上,其中竟有一隻羽毛雪白的美麗鳳凰,氣息微弱,傷口處滲出斑斑點點的血跡。

百獸們看見燒火童子進來,全都掙扎著呼喊「救命……」

燒火童子心想:「那條青龍可能也被關在這裡,於是又繼續往裡面尋找。當他尋到洞底的時候,就看見那條青龍和一條黑龍被一條鐵鏈穿了腮,掛在一起,青龍看見了燒火童子,兩眼流下淚來。

燒火童子見二龍可憐,就把它們從鐵鏈上放了下來,這真是:打開牢籠飛彩鳳,遁開金鎖走蛟龍。二龍一得自由,馬上旋起一陣黑風,往洞外逃去。

燒火童子索性把洞壁上掛著的飛禽走獸全都放了下來,告訴它們道:「黑山巨鬼還在洞里睡覺,你們趁這個機會快點逃命去吧!」

這些飛禽走獸也都一窩蜂似的往洞外涌去。

可是過了沒有多長時間,這些鳥獸們又都驚慌失措地跑了回來,燒火童子覺得奇怪,於是問道:「你們怎麼不去逃命?又都回來了?」

有一隻白狐狸對他說道:「恩公!不好了!黑山巨鬼醒過來了,帶領手下把出去的洞口給堵住了,我們身上有傷打不過它們,只好又回到這裡,您也快點躲起來吧!」

燒火童子想了想對鳥獸們說道:「不要慌!你們全都躲進我的乾坤袋裡來吧!我有隱身符護體,會帶你們安全出去的。」說完,把腰間系的乾坤袋解了下來,打開袋子口,那隻狐狸想了想,就一頭鑽了進去,其它的鳥獸見了,也都紛紛躲進袋子里,燒火童子把袋子口系好,又掛回腰上。

不一會,青龍和黑龍也飛了回來,渾身上下鮮血淋淋,氣息微弱,好像是又受了很重的傷,燒火童子也把它們收進了袋子里。

燒火童子小心翼翼地往洞外走去,讓飛鼠在前面探路,其它四鼠用土遁術隱藏在地底下。

走了一段路,飛鼠飛回來報告說:「小主人!前面發現有一名女子在那裡,好像是受了重傷。」

轉過一個彎,就看見一名白衣少女用手捂著胸口,靠在洞壁上輕輕地*。

這名白衣女子身材苗條,面容甚美,大約有十五六歲的年紀,雖然臉上略帶有一絲的慘白之色,卻難掩傾國傾城之姿,白衣女子看見燒火童子走過來,急忙說道:「恩公慢走!前面有危險!洞口已經被鬼怪堵住了,正在抓捕逃走的百獸。」

「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啊?」燒火童子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奴家就是您剛才救下的那隻玉鳳,我本是鳳凰山鳥王火鳳的第二個孫女,您今天救了我的性命,我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女子言語懇切,充滿了感激之情。

燒火童子心想:「原來那個小妖女的二姐還真在這裡啊!還真是巧得很,又了了一個心愿,她的二姐竟然是一隻鳳凰,這麼說那個小妖女也是一隻鳳凰了?······」

正在這個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了鬼怪的吼叫聲,白衣少女臉色大變,驚呼道:「不好!鬼怪們追進來了,快找地方藏起來吧!」

燒火童子想了想說道:「玉鳳仙子,不如你也躲進我的乾坤袋裡來吧!我有隱身符護身,可以把你帶出去的!」

白衣女子聞聽頓時喜出望外,白光一閃,變成了一隻白色的鳳凰,縮小了身形飛進了乾坤袋裡,燒火童子把乾坤袋系在腰間,取出隱身符隱去了身形。

就在這時,從洞外衝進來許多鬼怪,正是把守洞門的那個鬼將,帶領著它的手下進洞里來捕捉那些逃走的鳥獸。而洞外傳來了巨鬼驚天動地的怪吼聲,好像是正在和什麼人鬥法拚命。

燒火童子心想:「能和巨鬼鬥法的一定是來了金仙級別的大高手啦!看來黑山巨鬼一時半會兒還不能進到這裡來,還是先把洞里的鬼怪解決掉再說。

一群鬼怪正在搜索逃走的鳥獸,忽然看見紅光一閃,眼前出現了一頭高大的巨牛,巨牛的兩隻犄角上射出兩道錐形的白光,打在兩個鬼怪身上,兩個鬼怪一翻身倒在地上化為了兩道青煙潰散掉了,巨牛「哞哞」地叫了兩聲,瞪著兩隻燈籠一樣血紅的牛眼,挺著頭上的尖角,闖進了鬼怪群里,橫衝直撞,鬼怪們被踩踏而死的不計其數,等它們反應過來,集中所有法器和黑光攻擊過來,巨牛的身影閃了兩閃,消失不見了。

還沒等鬼怪們鬆一口氣,紅光一閃,一匹高大神駿的白馬顯現出來,白馬昂首一聲長嘶,抬起兩隻巨大的前蹄,射出兩道蹄形的光影,打死了兩名鬼怪,又發出一聲長嘶,闖進了鬼怪群里恣意地踐踏衝撞,鬼怪們又死傷無數,當它們集中法器和黑光攻擊過來的時候,白馬的身影閃了兩閃,消失不見了。

緊接著,紅光一閃,顯現出一頭巨大的野豬來,兩顆巨大的獠牙突出唇外,獠牙上光芒一閃,射出兩道光錐,打死了兩名鬼怪,巨豬挺著獠牙在鬼怪群里來回衝突了幾趟,鬼怪又死傷不少,當它們集中所有的法器攻擊巨豬時,巨豬的身影閃了兩閃,消失不見了。

鬼怪們還沒有從驚恐中緩過神來,又看見紅光一閃,顯現出一隻高大的公雞出來,公雞昂首發出一聲響亮的鳴叫,從尖嘴上射出點點錐子形狀的金光,又打死了幾名鬼怪,尤其是聽見公雞的鳴叫聲,那些修為低些的鬼怪,當時就抱著腦袋,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嚎叫,昏死過去了,當鬼怪們反應過來,想要反擊時,公雞的身影閃了幾閃,消失不見了。

領頭的鬼將見帶進洞來的五百多名鬼兵死的死傷的傷,一清點,只剩下一百多名了,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到底對手是誰,不由得一陣心驚膽寒,剛想帶領剩下的鬼怪逃離這裡,紅光一閃,一頭高大的老山羊顯現出來,擋住了它們的去路,老山羊「咩咩」地叫了兩聲,嘴角白光閃動,吐出一塊塊巴掌大的靈石來,鋪天蓋地砸了過來,鬼怪們抱頭鼠竄,四處躲藏,當領頭的鬼將反應過來,打出一道黑光,老山羊的身影閃了兩閃,也消失不見了。

鬼將回頭一瞅自己的手下,只剩下十幾個沒有死的了。鬼兵們早就嚇得心膽俱裂,也不等領頭的鬼將吩咐,一齊往出口涌去。

這時候,只見又是一道紅光一閃,一頭巨獸在紅光里顯現出來,巨獸的兩隻眼睛里射出兩道綠光,死死盯住領頭鬼將不放,領頭鬼將一感應到巨獸身上釋放出的強大氣息,頓時嚇得亡魂皆冒,也不管自己的手下了,就想化作一道黑光逃走,但是被巨獸的兩眼盯住,卻變不了身形,巨獸縱身撲了上去,頃刻之間把它撕扯粉碎,頭顱上飛出一團綠光,想要逃走,卻被巨獸一張嘴吸進肚子里吃掉了。

其它的鬼怪想要趁機逃走時,卻被五鼠從地下鑽出來抓住了雙腳,動彈不得,也被巨獸撲上去吃掉了,當巨獸消滅了洞里的所有鬼怪之後,巨獸的身影閃了兩閃,也消失不見了。

到此為止,六畜轉輪法盤裡所封印的「牛、馬、豬、雞、羊、犬」等六位神將全都閃亮登場了,燒火童子把它們逐個使用了一遍,好了解它們的真實本領,做到心裡有數,六畜神將中,犬神將的攻擊力最強,能夠秒殺金丹期的魔修;牛神將的力氣最大;馬神將的速度最快;豬神將最為兇悍;雞神將能夠驅鬼辟邪;羊神將就不用說了,能夠吸收天地的靈氣轉化為修士修鍊用的靈石,是他以後的錢袋子。

燒火童子一見心中高興,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把五鼠也都一起收進了乾坤袋中,隱蔽了身形,往出口走去。 雖然燒火童子用隱身符隱去了身形,但是黑山巨鬼是地魔級別的妖魔,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瞞過它的耳目,燒火童子心裡確實沒有底,好在它正與人纏鬥,無暇分身,卻是一個天賜的良機,於是小心翼翼地往洞外走去。

燒火童子剛來到洞口,就感覺到有一股熱浪撲面而來,好像置身在火爐里一般,聽見外面風雷陣陣,吼聲震天,探出半個身子往外觀瞧:「只見黑山巨鬼變得數百丈高大,正在和天空中一隻像小山一樣龐大的怪鳥爭鬥著。

那隻怪鳥形狀好像一隻野鶴,身體為青褐色,兩隻翅膀卻是黑色,口中吞吐火焰,極為怪異!

怪鳥煽動兩翅夾帶著漫天的火雲壓將下來,巨鬼用兩隻巨大的鬼爪釋放出滾滾的黑色鬼氣抵擋住了火雲的攻勢,兩隻鬼眼裡還不時地飛射出兩道鬼火,朝著怪鳥攻擊過去。

怪鳥一邊躲避著鬼火的攻擊,一邊控制著火勢,始終保持著對鬼氣的壓迫,顯然是佔了上風。

巨鬼嗡嗡地發出了一陣怪笑:「畢方道友!你今天的火氣也未免太大了點吧!你我各據一方,互不侵犯,為何今日這般興師動眾啊?一上來就動用火雲大陣將我的黑山圍住,連話也不肯多說一句。」

天空中傳來了一名老婦的怒罵聲:「和你這個魔頭有什麼好說的!若真是相安無事也就罷了,本老祖才懶得管你的閑事!可是你三番五次抓走了我眾多的族人,最近連我最疼愛的幾個嫡系子嗣也失蹤了,幾經查訪才知道是遭了你這個魔頭的毒手,今日你若肯乖乖交出本老祖的族人便罷,如若不然我要火煉你的黑山,把你這裡變成一片火海。」

「呵呵!畢方道友!話可不能這麼說,本王也沒有去過你的領地,你的子孫走丟了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況且你我都是地魔中期的修為,實力相當,何必非得拼個你死我活啊!」黑山巨鬼嘴裡發出嗡嗡的話語聲。

「老鬼!都這個時候了,還在花言巧語想矇騙過關嗎?本老祖可不吃你這一套,既然不肯放出我的子孫,本老祖可就不客氣了。」

怪鳥氣急了,施展出大神通,一隻百丈長的金色爪影閃電般地從天而降,往巨鬼的頭顱狠狠抓下。

巨鬼一驚,也把巨大的鬼爪迎了上去,只聽見驚天動地一聲巨響,兩股無形巨力撞擊到了一起,巨鬼的身軀被震得往後倒退了好幾步,天空中的怪鳥也感應到了這股勁力波動的強橫,一展翅膀往旁邊避去,這一擊顯然又是怪鳥佔了上風。

「道友!停手吧!你我是半斤八兩,分不出高下的,你可別忘了,本王可是有根基的,你若是再這樣糾纏下去,等本王的幫手來了,一定會踏平你的領地的,而你的那些同族只會和你爭搶領地,根本不會管你的死活,你一隕落,馬上就會有人接管你所統治的區域,到那時候,你的子孫們沒有了你的護佑,全都會成為本王肚子里的食物的!哈哈!」黑山巨鬼發出了一陣得意的怪笑。

怪鳥心裡明明知道黑山巨鬼是在有意激怒自己,使自己亂了方寸,好找機會下手,可是偏偏壓不下心頭怒火,施展神通不斷地進行攻擊,黑山巨鬼也拚命地抵擋,雖處下風全無懼怕之色。

燒火童子本來還想,趁黑山巨鬼分神之際,偷襲它一下,可是後來才知道是自己想左了,兩位金仙級別的大高手對陣,所釋放出來的靈壓氣場,百丈之內都無人敢接近,憑自己這一點微末修為,連人家的邊都沾不上,就更別說暗算人家了,他這才深深地體會到修為上的差距有多麼大!還是回去踏踏實實地好好修鍊,早日進階,否則憑自己現在的修為,也只能勉強對付幾個金丹期以下的小嘍羅而已!

燒火童子本想趁機溜走,可是黑山周圍都被怪鳥用火雲大陣困住了,現在出去,非得變成烤鴨子不可。

正在無可奈何之際,外面戰局突然發生了變化。

忽然遠處天邊傳來了一聲巨響,接著火雲一陣地翻滾,傳出一聲老婦人的怒叱:「西天鬼王!你竟敢偷襲我!……」

雲霧中突然多出一股綠氣,裡面傳來了「咻咻」一陣鬼笑之聲。

黑山巨鬼一看來了幫手,精神頓時為之一振,立刻催動鬼霧夾擊了過去。

怪鳥收起火雲,往遠處退走,巨鬼的黑色鬼氣和那股綠氣隨後跟蹤而去,這裡又恢復了片刻平靜。

火雲一撤,燒火童子急忙收起隱身符,取出風雷扇,坐在上面,往巨鬼追去的反方向飛下山去,這一口氣飛出去三個多時辰,才找了一處樹林停了下來。

燒火童子從腰間解下了乾坤袋,最先把那些飛禽放了出來,那些飛禽圍著燒火童子盤旋鳴叫了幾聲,都拍拍翅膀飛走了,接著白光一閃,飛出來一隻雪白的鳳凰,變成了那名白衣少女,正是玉鳳仙子。

玉鳳仙子一見果然脫離了危險,心中感激,朝著燒火童子飄飄拜了兩拜,口中說道:「奴家是鳳凰山鳥王火鳳的二孫女玉鳳,來不咸山修鍊,被黑山巨鬼抓進洪荒古境,今天你救了我,奴家日後一定會重重報答你的,不知道恩人你叫什麼名字?」

燒火童子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撓了撓頭,說道:「我是南海派的弟子,我也沒有什麼大名,師兄們都叫我燒火童子!救你只不過是碰巧而已,我們修道之人怎麼能夠見死不救呢?玉鳳仙子請不要太放在心上。」

玉鳳仙子捂著嘴輕笑了兩聲,嬌聲道:「燒火童子!挺奇怪的名字,奴家會記住的,救命大恩怎麼敢輕易忘記啊?那會遭到報應的。我原本是金丹期的修為,現在已經掉落到了鍊氣期了,要不是服用過化形丹,恐怕此刻都不能變成人形,得趕緊回去想辦法補救才行,不知道恩公你現在還有什麼要求沒有?奴家一定會盡量滿足你的。」

燒火童子剛想說出不用報答的言語,忽然想起了身中禁制之事,於是說道:「我還真有一件事想要麻煩仙子!」

「哦!你說來聽聽!凡是我能辦到的,一定儘力而為。」玉鳳仙子笑眯眯地望著他。

「我的身上被人種下了禁制,聽說只有你們鳳凰山的功法才能解除,不知道仙子能否幫忙?」

玉鳳仙子放出神識在燒火童子的身上掃視了一遍,黛眉緊鎖,幽幽說道:「卻是我們鳳凰山的手法,而且是鍊氣期八層的高手種下的,不過我現在被打落了境界,只有鍊氣期六層的修為,根本就解不了這種禁制的啊!」

燒火童子聞聽此言心中焦急,看來自己還真的被種下禁制了,竟然連玉鳳仙子也解不了,這該怎麼辦啊?

玉鳳仙子看見他的神情,抿嘴一笑,說道:「恩公不必著急,只要你遠離下禁制之人百里之外,這種禁制並不會對你造成多大危害,等我回到鳳凰山之後,把掉落的法力修鍊回來,一定下山找你,幫你解除就是。」

燒火童子心想也只得如此,只得點頭同意,並沒有再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