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還有兩個多月,慢慢來無妨。」

池玲瓏這胎必定是懷不到十月就要生產的,孫無極初步算了個時間,大概會在明年二月初左右分娩,現在開始起名字,著實不晚。

「兩個月很快的,你和表哥要快快取啊。當初小勺子出生前就有名字了,這三個的待遇也一定要這樣,可不能厚此薄彼。」

秦承嗣好笑的掐一下她因為懷孕變得更加白裡透紅的臉蛋,無奈的說著,「不會,都一樣。」

池玲瓏滿意點頭,困勁兒上來了,打了一個秀氣的哈欠就想睡,倏然想的什麼,卻不由的問秦承嗣道:「今天十五公主和秦承業……是你的主意還是表姐的主意?」

「我。」秦承嗣不緊不慢的順著她的發,輕笑著說,「讓孫琉璃出面不成體統。」

這是說讓小姨子替他打抱不平不成體統,說出去丟人不說,誰臉上也都不好看。

卻又說,「葯是孫琉璃拿出來的。」

最後頗為滿足似地評價一句,「效果不錯。」

池玲瓏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嗔笑著說他,「每次都用這一招,韶華縣主和五皇子那次是這樣,十五公主這次也是……你就只會這一招么?」——毀人清白。

秦承嗣頷首,眸中暖意濃濃,他滿是磁性的嗓子低低響起,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說「,招不在多少,管用就行。」

又緩緩道:「宮裡最少要亂到年根了……」(未完待續。。)

ps:新的一月,求粉紅,有粉紅票的親都投給阿扇吧,阿扇拜謝,嘻嘻。今天更新晚了,但願明天早點,大家晚安。

… ,

第1111章

顧東有點鬱悶。

這小丫頭,還糾結這個問題?

他低頭看着甜甜,「小寶貝,那你希望我贏,還是你爸爸贏呢?」

「哎,顧叔叔,我在問你問題的喲,你要先回答我啦!」

顧東臉色微驚,宋三喜這狗賊,生個女兒咋嘴也這麼利索?

按生日看,她還沒滿四歲吧?

這腦子,夠靈活,會辯論了?

蘇有容暗自樂,這可把自傲的顧東難住了。

顧東只得道:「我當然希望我能贏。」

甜甜點點頭,「嗯,你想贏的話,我就告訴我耙耙,讓你贏就好了。因為,你讓我飛了兩圈。你想輸的話,我就叫我耙耙贏咯!我耙耙是全世界最好的耙耙,他最棒,最聽我話啦!他要釣大魚給我看的噠」

顧東鬱悶的笑了。

這小丫頭,什麼邏輯?

到底是孩子,太小太天真!

顧東輕撫着她的小腦瓜,道:「甜甜,那你可要失望了。叔叔從小在這裏生長,知道這裏,哪裏能釣到大魚的。不說了,到時候看叔叔怎麼釣到大魚,給你瞧瞧?」

甜甜點點頭,「好的,我最喜歡好大好大的魚魚啦,最好一千斤,一萬斤啦!」

孩子的天真和純粹,又引人發笑。

蘇有容也淺笑,認真道:「甜甜,這裏是水庫,不是海洋,沒有千斤和萬斤的魚啊!有一百多二百斤的魚,都是奇迹啦!」

「哦,水庫為什麼不是海洋呢?如果這裏是海洋的話,就可以有啦?麻麻,我想看海啦」

說着,她搖著蘇有容的春衫衣袖,乞求的小表情,令人不可拒絕那種。

顧東剛把手機掏出來,想和宋三喜聯繫,當場就借題發揮:「可以啊甜甜。回頭,顧叔叔有時間了,陪你去看海洋好不好?我們坐顧叔叔的飛機過去,好不好?」

這話,全場又驚了。

原來,這是個有私人飛機的有錢人嗎?

看來,這是榮歸故里啊!

甜甜有點激動,到底是小孩子。

雙手一拍,真打算跳起來叫個好。

結果,蘇有容握着她的手,低沉道:「甜甜,聽話,別鬧!顧叔叔很忙,哪有那麼多時間?來,你得和明明她們去畫畫了。」

說着,她拉着甜甜,招呼一對雙胞胎,回房車裏面去。

同時,扭頭對顧東道:「行了,別逗孩子了,你要和宋三喜比,就聯繫他吧!我不反對,也沒法反對。」

甜甜在車門邊,嘻嘻笑的樣子,「麻麻,你反對也沒用啦,耙耙一定會贏了你的同學的咯,嘻嘻」

蘇有容哭笑不得。

這個寶貝女兒啊,真是古靈精怪的。

顧東攤手笑了笑,搖搖頭,「好的甜甜,我一定要贏了你爸爸。」

甜甜已經進門了。

雙胞胎也跟着進去。

林母呢,算是看出來了。

顧東這個傢伙,肯定是蘇有容的追求者,有點目中無人。

顧東對這小老太太也不講什麼禮數,對一對雙胞胎也視而不見。

顯然,小老太太一點都不高興。

所以,林母也回房車裏去,還帶上林瓏也進去。

房車夠大,很寬敞。

實際上,顧東看到林家母親,心裏的確是不太舒服的。

顧東聽高小玲說過,林家母親和秦長生有一腿。「明天?可以呀!只是薄小姐你好像很著急,是什麼重要的事?是關於孜雨的情況的嗎?」聽出了薄暮煙語氣的不對勁,陳橙以為是劉孜雨的身體還存在其他的問題。

「不是,是私事,如果方便,我明天過去和你們談一談。」薄暮煙否認。

「哦,好,孜雨還要多住兩天觀察一下才能出院,明天我們就在這兒等你吧!」因薄暮煙是劉孜雨的救命恩人,陳橙不會推脫她的任何請求。

「好,謝謝,請幫我和劉孜雨說一聲,我明天會去見她。」交代好后,薄暮……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75章看著你,好下飯 「劉總、楊總,我們這款遊戲的玩法大體的已經講完了,您可以先試玩一下,我們再繼續討論接下來合作的諸多事宜,之後工作將由我的同事吳非女士為主導,我作為補充。」

楊宇對著對面說完,把自己手中的電腦推了過去,劉總等人也接觸到了簡略版的模擬農場,時間就在等待中慢慢流逝,楊宇和吳非就坐在那靜靜的等著。

半小時時間過去,對方公司的兩人先後試玩了十多分鐘,遊戲的基本玩法也已經了解,互相對視一眼,眼神交流間達成了共識。

「吳總,我們通過剛剛蘇總的講解外加我們自己的體驗,確實你們這款網頁遊戲和我們51比較適合,現在我們應該談一下我們的合作方案了。」

「劉總,既然我們已經達成初步的合作意向,這款遊戲的盈利點我想也可以給您介紹一下了,讓蘇總給您講一下,然後我們接著談。」

兩人看到對方有了接著談下去的慾望,吳非對著楊宇試了個眼色,楊宇當即會意,微微點了下頭。

「諸位,我們的這款遊戲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在遊戲中的增值服務,也就是賣道具,想要升級快、作物收穫快,就買化肥用來加速,只要作物收穫的快升級當然也快了。」楊宇對著幾人說道。

「劉總,其實說開了是很簡單的,可是就是這很簡單的一點,我相信不得法門的人想許久都不會想到。」

「我們的誠意是很足的,現在我們可以談一下接下來的合作方案了。」

「蘇總、吳總,你們稍微等一下,我們商量商量。」51的劉總說完,帶著另外的兩人走出了會議室。

緊閉的會議室房門,楊宇吳非兩人還能隱約聽到門外幾人的談話聲,楊宇對著吳非一笑:「看來穩了,我們已經打動了他們,接下來就是談具體的條件了,我相信他們不會拒絕這個有爆火潛質的遊戲的。」

「明哲,接下來看我的吧,我會給我們爭取最大的利益的,如果一會兒我哪裡說的不對,你要及時給我補充啊。」

「放心吧。」

安坐在會議室的兩人並沒有等很長時間,不到十分鐘,劉總幾人已經回到了會議桌前。

「蘇總、吳總,我們談一下條件吧,我們這邊有兩個方案,第一個就是我們51社區直接買斷你們的遊戲,我們出價80萬,第二個方案就是遊戲使用費5萬和每月售賣道具10%的分成,你看你們選哪一個方案。」

「劉總,我們不會選第一個的,第一個看著很多,別看我們年輕一鎚子買賣我們可不會做。我們基本同意第二個方案。」吳非回道。

「那麼我們簽合同吧,小王你把合同擬出來,就按第二個方案擬定。」51的劉總一看對面的兩個年輕人做出決定,馬上讓自家的法律開始擬訂合同。

「劉總,您這還真是欺負我們年輕啊,剛剛吳總說的可是基本同意第二方案,可是其中的分成比例我們可是還沒有同意呢。」楊宇一看對方急急忙忙的就像達成既定事實,就好像逼著自己一方簽合同的樣子立馬反擊。

「哎喲,不好意思,是我們心急了,那麼你們說個價吧,其實我感覺這個分成已經不少了。」負責遊戲項目一直沒說話的楊總接話道。

「劉總、楊總,凡事都是要談的嘛,不談怎麼能夠達成合作呢?我和蘇總對5萬的使用費沒有異議,可分成比例我們的預期是45%。」吳非不緊不慢的給對方回道。

「吳總,你是在開玩笑吧,我們花錢買使用權,分成比例還給我們定這麼高,我們的平台難道不值錢嗎?我們的用戶數量可是有不少的,望蘇總和吳總仔細考慮一下,我們這邊再給你們提兩個點,17%怎麼樣。」

「劉總,我們也降2個點43%吧,51社區確實用戶很多,可是我們國內也不是只有你們一個平台啊,如果我們達不成合作,之後我們的行程不妨告訴您,我們之後會去福建、廣西最後會去北京。」

接下來的時間就進入了拉鋸戰當中,你來我往誰也不讓誰,一開始還是個位數的升降,到了最後零點幾個點的爭奪。

轉眼時間到了中午時分,分成也談到了20.8%,到了如今這個比例,其實早已經達到了楊宇和吳非的預期,雙方的較量也逐漸緩和,楊宇知道這也觸及對方的底線了,現在就在這0.2%的比例上僵持著。

「劉總,現在時間也已經到中午了,我們現在也別糾結了,我們互相退一步怎麼樣。」

「既然蘇總說了,那麼就互相退一步吧,20.9%這個比例就是我們最終談定的數值了啊,蘇總和吳總同意嗎。」

「我們同意,請劉總擬定一下合同吧,中午我請您吃飯,我聽人說滬江這邊有家飯店,杭幫菜做的挺不錯的,我們中午去嘗嘗吧。」

「那走吧,蘇總您先在樓下等我們一會兒,我去我辦公室拿點東西。」

說著幾人從會議室魚貫而出,在去樓下的路上吳非向楊宇問道:「明哲,合同方面的事我們畢竟不是專業的,有個坑我們也看不出來,這個怎麼解決。」

「小傻瓜,等你想起來,我們都被人給賣了,我早就聯繫好了滬江這邊的一個律所,約好的律師一會兒直接去我們吃飯的地方,還有就是借著吃飯的機會讓律師參與進來,這樣也不會引起51公司劉總他們的反感,怎麼樣我想的周到吧,快誇我。」

「行了吧你,別搞怪了,有點正型啊。」

兩人乘著電梯下了樓,賓士S350也從地下停車場駛來,七月的滬江天氣正是炎熱的時候,何況今天楊宇和吳非還穿著正裝,就等車的這一會兒功夫,兩人就微微出了汗,車來了直接鑽了進去。

在車中等了一會兒,劉總三人也出了大樓,看到幾人出來,楊宇下車迎了上去,讓劉總上了自己賓士,其餘兩人劉總吩咐他們開車在後面跟上。

PS:新書期,求收藏、推薦票冷無殤向東方煙和西門水笑了笑,剛想說什麼,便聽到疏影疑惑的聲音:「這是怎麼回事?」

疏影剛剛從外面回來,便看到一樓大堂裡面圍滿了人,以為又出什麼事了。

他推開眾人,好不容易擠到了最前面,也顧不上看清楚周圍都有什麼人,便一臉擔心的衝到冷無殤身邊,見她毫髮無傷,疏影這才鬆了一口氣。

幸好他家老大什麼事都沒有,不然任若寒那個男人不得扒了自己的皮?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

《驚世第一寵妃》七十七章疏影的身份 有聽說過王蒼當年傳奇故事的,一眼就認出了王蒼臉上的傷痕,激動地大喊道:「是王家世子!四大家族的王家世子!」

這一消息,再次引發了極大的轟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