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你們的意思是?」

漢靈帝很是頭疼,扶著額頭問道,慘淡的臉色之上有些不耐煩。

「請陛下下旨,讓賀翎清理這些貼在牆上的妖言,不得設立那借貸銀行,更不得以此亂收學子,蠱惑人心!」

那老臣膩膩歪歪的說道,滿臉的嫉妒之色掩蓋不住,若是賀翎把風頭都佔了,自己等人的飯碗可就保不住了!

「額……善,就按幾位愛卿的意思去辦吧,咳咳,無事退朝!」

漢靈帝雙目無神,有些泛紫的嘴唇上透著深深地無奈,病怏怏的就退了朝

幾個老頭子滿意了,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坐等陛下收拾賀翎的好消息傳來

「去,幫咱家出宮找賀翎,就說有人要對付他了,讓他小心點!」

送走了陛下,張讓陰翳的雙眼之上浮現出一抹精芒,總感覺賀翎這次布局沒那麼簡單,轉告不轉告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必須要給他示好才行

陛下親自下令,還是非常管用的

不到一刻鐘,就有一批執金吾找到了洛陽書院這裡,共有百十來人,個個手持長矛,殺氣畢露,擋在了洛陽書院的大門處,阻斷了那些前來報名的學子

「大膽,你們是何人?」

張大大一怔,怎麼會出動執金吾?

這可是三品大官的工作地點,執金吾來此做甚

「奉陛下之令,前來阻止賀翎建造大唐借貸銀行,不得亂收學子,且在三日之內,清理掉那些貼在牆上的妖文!」

領頭之人冷著臉,上前解釋道。

「為何阻止賀大人!??」

學子們還未進門,怎麼就發現有人來砸場子了,還是陛下親自派的人?

不可能,這一定不可能,如此有利於讀書人的事情,陛下何樂而不為,是如何生起阻止賀大人設計大唐信貸銀行的念頭?

「陛下口諭,賀翎不得設立大唐借貸銀行,且洛陽學子未經官府同意,不可入洛陽學院,另外,大唐鎮需在三日內清楚洛陽城中的妖文!」

領頭人依舊冷著臉,高傲的抬起下巴,大聲宣告道。

那些讀書人一聽是陛下口諭,連忙下跪,可這不是什麼壓制他們聽力的指令,為何不讓設立?

為何洛陽學子進入洛陽書院,還需要官府同意?

還有,妖文是什麼?

「不知將軍剛剛所言的妖文,是何物?」

一個學子站了起來,直接盯著那領頭將軍問道。

「就是那些張貼在洛陽城中的文章!」

總有女神想害我 領頭將軍不屑的看著他,解釋道。

「您可知,那文章是何人所書?」

學子目光微眯,透著一股傲氣,那是學子們尊敬的盧老先生親自提筆的文章,何以言談為妖文!?

這不是在踐踏我們學者的尊嚴嗎?

可以打,可以罵,就是不能侮辱他們心中認為重要的東西,會讓人發火,發怒,從而爆發矛盾

「妖文,自然是妖人所述,若是被本將軍碰上了,一定要嚴加拷打,誅其九族!」

領頭將軍鐵血沸騰,也是不怕那些書生的樣子

「放肆!」

學子們當中有人怒了,指著那將軍便破口大罵,什麼莽夫,無知,粗鄙之語應有盡有,將軍也不是什麼好人,脾氣上來了,直接拿著刀就砍了過去

誰說讀書人膽子小,為了爭辯,一個個迎著大刀往上沖,群情激昂之間,竟然將那些執金吾打的節節敗退!

僅僅幾分鐘,

這件事便以詭異的速度傳遍了整個洛陽,城內的學子們坐不住了,各地開始演講痛斥批判,有野心的世家似乎在推動和期待著什麼

洛陽城,暗潮難平…… 完顏何帶著楊嘯走出大殿,向遠處的一棟房屋走去。

「楊嘯,在帝國學院,只有導師和學員的關係,沒有身份高低尊卑,你是新生,在學院裡面要遵守規矩,否則,一旦你違反學院的規矩,輕則責罰,重則開除,明白嗎?」

楊嘯點點頭,說道:

「我明白,來這裡的人大多是王族的子弟,很多人家世顯赫,如果每個人學員依仗家世背景和自己的官職不停教導的話,那導師還怎麼教育學員?導師不能嚴格教導的話,自然會嚴重影響學員的修鍊效果。」

「嗯,你能明白就好,即便是我現在的帝位繼承人身份,在帝國學院也是普通的學員身份,導師訓練我的時候,也不會講太多情面,學院的長老和導師,大多是王族,而且很多都是我的長輩。」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來到了執法堂。

執法堂長老名叫完顏厝,其實楊嘯剛剛在大殿裡面也是見過的,只不過按照入院的程序,楊嘯作為新人,是要專門在拜見一次的。

「弟子楊嘯,拜見執法堂長老。」

楊嘯跪在地上,對執法堂長老磕頭。

完顏厝臉色冷峻,微微點點頭,說道:

「楊嘯,帝國學院只有學生和導師兩種身份,無論你在學院之外是什麼身份,在這兒只是一名學生,不可以違規,明白嗎?」

「多謝指教,學生記住了。」

完顏厝交代幾句,吩咐道:

「楊嘯,這是進出帝國學院的玉牌,也是進入修鍊堂的鑰匙,你自己拿好了,我這兒的事情已經交代完了,你可以去修鍊堂了。」

「是,多謝長老。」

完顏何帶著楊嘯離開執法堂,走向遠處的修鍊堂。

「楊嘯,在帝國學院,最重要的就是修鍊堂了,日後你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修鍊堂度過,修鍊堂是24小時開放的,任何時候都可以去修鍊。」

完顏何輕車熟路,帶著楊嘯拜見修鍊堂的長老完顏飛。

「弟子楊嘯,拜見長老。」

完顏飛是一個白須老頭,冷傲地看了楊嘯一眼,說道:

「楊嘯,別的我就不交代了,只有一點,修鍊飛豹神功,七分靠天賦,三分靠刻苦,萬事不可強求,順其自然就好。」

楊嘯愣了一下,問道:

「請問長老,按照您的經驗,天賦好的人要從帝級中級境界突破到皇級境界,需要多長時間?」

完顏飛看了楊嘯一眼,淡淡地說道:

「飛豹神功乃是我們完顏王族數千年來自創的基因進化功法,當年正是因為這套功法,完顏族培育出了皇級進化者,才能夠建立飛豹帝國,

飛豹神功雖然可以幫助基因進化天賦高的人進化到皇級境界,卻不能保證每個修鍊者能夠突破皇級境界,

我執掌修鍊堂已經六十多年了,能夠突破皇級境界的也不過五人而已,就連老夫自己現在也只是帝級巔峰,遲遲無法突破瓶頸,

我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多謝長老教誨,弟子明白了。」

「嗯,帝國學院的身份玉牌可以自行出入修鍊堂的藏書閣和修鍊室,具體的事情就有勞王子殿下帶你去了。」

大王子完顏何立即說道:

「飛長老放心,我會帶楊嘯的。」

「好了,你們去吧,藏書閣的飛豹神功秘籍室已經準備好了,你帶楊嘯去學習飛豹神功即刻,

另外,楊嘯,日常修鍊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可以詢問導師,也可以來找我。」

「多謝長老。」

楊嘯和完顏何離開長老的房間。

楊嘯對完顏何說道:

「何兄,你修鍊飛豹神功有一年多了吧,有什麼體會?」

完顏何搖搖頭,苦笑道:

「楊兄,你還不了解我,我的基因進化天賦一般,再怎麼努力,效果也是很小,按照飛長老的說法,五年之內我能突破帝級高級境界就不錯了。」

「這麼慢?」

兩人進入了修鍊堂的藏書閣,沿途遇到一些學員,因為完顏何已經是帝位繼承人,大家都會特意停下里向完顏何問好。

礙於帝國學院的規矩,完顏何進入帝國學院的時間也不長,身份只是師弟,大家一般都會喊一聲:

「何師弟,您好!」

完顏何也都一一客氣地回應,打個招呼。

飛豹帝王讓完顏何進入金牌侍衛隊修鍊,還有另外一個目的,雖然完顏何的基因進化天賦一般,但是在這裡可以認識很多天賦高的人,日常修鍊也可以和這些帝國未來的精英拉好關係,讓他們日後好輔佐大王子的統治。

藏書閣比飛豹學院的圖書館要小很多,只有兩層樓。

一樓是普通學員修鍊的書籍,楊嘯需要修鍊的飛豹神功秘籍在二樓的一個專門的房間。

兩人來到二樓,完顏何站在一間特殊的房間門口,對楊嘯說道:

「楊嘯,這間房屋就是專門存放飛豹神功秘籍的,你使用手中的玉牌,可以打開這個房間,你記住,你只有一次進入這個房間的機會,時間是2個小時,

在房間中央有一個桌子,上面有一個金色的盒子,打開盒子,裡面有一塊記憶玉佩,

將記憶玉牌握在手掌中,催動基因進化能力,玉牌中的信息便會自動進入你的腦海。」

「然後呢?」

「然後?沒有然後,為了防止學員私自將飛豹神功泄露出去,這套功法已經被設置成為了一套隱秘的自動修鍊功法,

當你吸收了記憶玉牌中的飛豹神功修鍊心法之後,這套飛豹神功心法便存在了你的腦海潛意識中,但是你卻無法說出飛豹功法的運行,也無法傳授給別人。」

楊嘯一愣,

「如此簡單?那還需要我們修鍊什麼?」

完顏何笑道:

「你錯了,雖然你的潛意識已經擁有了飛豹神功的心法,但是,你必須執行專門的修鍊方法,才能激活飛豹神功在你體內的運行,

也就是說,這套飛豹神功為了保密,被分成了兩部分,一是外在的修鍊,而是內在的心法,

據我所知,大龍帝國的洗髓功法也是如此,白象帝國也同樣如此。」

楊嘯點點頭,拿出帝國學院的身份玉牌,插入房間前面的防禦光幕。

防禦光幕一陣波動,緩緩打開了一道入口。

牽手不要說再見 楊嘯走入裡面,防禦光幕瞬間合攏,然後再用玉牌打開了裡面的房間大門。

推開房門,走入其中。

房間裡面很乾凈,一塵不染,也很明亮,兩盞燈光散發出明亮的光芒。

房間正中是一個方桌,桌子上有一個金色的盒子。

楊嘯拿起盒子,輕輕打開,裡面有一塊散發著淡淡光芒的黑色玉牌。

「果然和完顏何說的一樣,只是,既然如此簡單,也花不了多少時間,為什麼要給兩個小時的時間呢?」

喜歡你,本性難移 「如果這個心法只能依靠潛意識來運行的話,自然是大打折扣,如果能夠看到這個飛豹神功的心法,主動記憶下來,讓修鍊者時時琢磨體會,這樣修鍊的效果且不是更好?」

楊嘯並沒有急著學習記憶玉牌的功法,把玉牌放回盒子,仔細觀察了一下裝玉牌的盒子。

金色的盒子是用玉石做成的,放在這個桌子上不知道多少年了。

盒子上方的蓋子上雕刻了一頭飛豹圖案。

楊嘯曾經見過二王子完顏英的獸魂,就是一頭飛豹,和盒子上的飛豹外形很類似。

桌面光潔,沒有任何雜物。

房間裡面很空曠,除了靠牆一面有個小書架,上面擺著數十本古書和玉牌,其餘的地方沒有多餘的東西。

楊嘯內心一動,走到了書架旁,隨手拿起一本書翻了一下,裡面寫的都是關於飛豹神功起源的歷史,以及完顏家族的發展,以及家族中有哪些修鍊飛豹神功突破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

楊嘯簡單翻了基本,大致內容都差不多,以各個時期的飛豹神功修鍊者為主,講述了這些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的故事,激勵後學者以前輩為榜樣,努力修鍊,為保衛飛豹帝國出力。

「奇怪,這個房間裡面為什麼擺放這些書籍,這些數完全可以擺在外面的圖書館,讓大家休閑的時候閱讀,了解一下完顏王族的輝煌歷史。」

楊嘯覺得時間充足,便將書架上的十幾本數逐一翻閱了一遍,拿到最後一本書的時候,只聽得「啪」地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從書本裡面掉落下來。

楊嘯一驚,定神一看,在地上躺這一件東西。

楊嘯拿起來一看,卻是一件飛豹形狀的飾品。

「咦,奇怪了,這書本裡面怎麼會有一件飛豹模型飾品?」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楊嘯拿著那個飛豹模型的飾品,看了又看,實在看不出什麼奧秘。

然後,楊嘯又在房間裡面走了十幾個圈,就差點把四面牆壁給拆了,結果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看來是沒有什麼奇迹了,還是趕緊學習了玉牌中的飛豹神功心法然後離去吧。」

https://ptt9.com/2982/ 楊嘯這樣想著,走進房子中央的桌子,再次打開那個金色的盒子。

楊嘯的手剛觸到那盒子的時候,看到盒子上雕刻的飛豹突然,一道亮光在腦海深處閃耀,於是,他又走到書架旁,從書架上拿起那個飛豹模樣的飾品,回到桌子旁。

看了一眼手掌中的飛豹模型飾品,又看了一眼金色盒子,楊嘯內心遊戲莫名的激動。

將那個飛豹模型的飾品慢慢靠近盒子,在上面比劃了一下,飾品的比例大小和圖案,與盒子上的雕刻完全重合。

楊嘯的手微微有些顫抖,深呼吸一下,然後仔細將飛豹模型飾品放入了盒子的雕刻圖案上。

百分百重合,而且,飾品直接嵌入其中。

「嗤!」

一道光華閃現,整個金色的盒子散發出一道奪目的光華。

楊嘯整個人都呆住了,愣愣地盯著盒子。

光芒之中,楊嘯看到一頭栩栩如生的巴掌大的小飛豹漂浮在半空之中。

那金色的小飛豹昂頭一聲嘶吼,化著一道光芒,對著楊嘯沖了過來,楊嘯想要閃避,可是,他距離那金色的小飛豹如此之近,根本無法躲避。

楊嘯感覺胸膛「砰」地一聲,似乎被一種力量撞擊了一下,身體微微振動了一下。

低頭看時,胸口的衣服破了一個大洞。

撕開衣服,楊嘯摸了一下胸膛,卻發現沒有什麼異樣。

「什麼情況?卧槽,不好坑我啊。」

楊嘯凝視了一下體內的基因屬性系統,並沒有什麼新的變化,調息了一下身體,也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懷著忐忑的心,楊嘯將那個飛豹飾品從盒蓋上取出來,然後再次放入其中。

這一次,什麼都沒有發生。

楊嘯彷彿嘗試了多次,確認不會在發出光芒。

「奇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