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你去找周家弟子算賬啊!為何找我們?」田有龍欲哭無淚。

遠處的周浦聽見,嚇得一個哆嗦,冷沐風轉身朝他這裡飛來:「馬上放了靈兒和圖魯,否則老子追著你到神都!」

「快,快放了他們!」周哺急忙喝道,隨即帶著張玉兒、周琦和周家弟子向遠處飛去。

火靈兒扶著渾身是傷的圖魯,看著冷沐風身後越追越近的六翼黑魔蛇,焦急萬分。

「你帶著圖魯留在這裡,等師父過來!」冷沐風大喝一聲,轉身又朝田有龍飛去。

剛剛停下來的田有龍一看,眼淚都留了下來:「你、你為何又來找我?」

「我對你們田家有好感,讓我們親近親近!」

田家的弟子直罵自己倒了血霉,只好又四散逃開。

冷沐風追著田有龍四處亂跑的時候,雲飛揚也和金翅大鵬邊打邊退。

岳嘯天、妙無計、雄霸天、歐陽倩兒、周勝、周坤也慢慢圍了上來,驚疑不定的打量著雲飛揚。

「這是何人,一身修為竟不低於我等!」雄霸天驚訝的說道。

「他方才將一個包裹交給冷沐風,莫非是古武帝國的舊人?」岳嘯天說著,打量了一眼周坤、周勝。

妙無計神色不善的看向周坤,方才他突然逃走,害得自己險些喪命,被迫將神器鳳舞九天顯露出來。

「未必,即便是古風太子的遺囑,這人也有可能是圖魯、冷沐風從別處找來的幫手。他們早已計劃周詳,我們都被騙了。」周坤說道。

歐陽倩兒聞言,心中一動,他想起冷沐風說的,他有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師父,莫非就是此人?

「哼!周老一向將別人當槍使,突然間發現自己被別人當了槍,莫非還不太適應?」妙無計冷聲說道。

「放肆!」周勝一把抽出紅色長刀:「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們不是很明白嗎?」妙無計冷冷的說道。

雄霸天、岳嘯天、歐陽倩兒在一旁看著他們,周坤阻止住周勝,說道:「我們現在的目標是冷沐風,有什麼事情,之後再說。」

「好!」妙無計目光炯炯的看向周坤:「那我們之間的事情,就以後再算。」

雲飛揚與金翅大鵬打鬥中,見周坤等人在一旁虎視眈眈,身形一飄,向周哺等人的方向飛去。

周坤見狀大驚,這人修為不凡,一旦抓住周哺,後果不堪設想,揮舞奪命金刀沖了過來。

「哪裡走!」

周勝暴喝一聲,正欲追來,周坤喝道:「你去保護太子!」

「大哥小心!」

白少的億萬寵妻 周勝說完,急忙向周哺等人飛去。一塊黑色石塊飛了過來,突然打出一道閃電,將他攔了下來。

周坤、周勝、雲飛揚、金翅大鵬瞬間混戰成一團,岳嘯天、妙無計見狀,幾乎身形同時一晃,向冷沐風追來。

歐陽倩兒、雄霸天慢了一拍,身形一晃,也要追來。卻被雲飛揚攔住,五名武皇和一隻堪比武神修為的九級妖獸,在空中混戰起來。

岳嘯天、妙無計繞過六翼黑魔蛇,從左右兩側逼近冷沐風:「交出神器,我幫你對付六翼黑魔蛇。」岳嘯天喝道。

「交給我,我帶你到神機帝國,幫你實現任何願望!」妙無計意味深長的說道。

冷沐風冷笑一聲,身形緊追著田有龍不舍,田有龍暴跳如雷,卻又不敢有絲毫停頓。冷沐風修為雖不如他,但身法靈活,速度奇快。

火靈兒和圖魯見狀,騰空而起就要去阻攔,冷沐風急忙喝止住他們:「你們不要過來!」

火靈兒氣極,轉身朝凌雲宗的弟子飛去:「岳嘯天,你再不停下來,休怪我對凌雲宗弟子不客氣!」

炙陽劍冒出數尺長的火焰,向一名凌雲宗弟子刺去,慌得那人急忙逃命,不敢與火靈兒交手。

岳嘯天臉色一變,看了一眼六翼黑魔蛇和妙無計,突然停了下來:「火姑娘不要誤會,我是在幫冷公子。」

「哼!有拿著劍追著人幫忙的嗎?」

「六翼黑魔蛇太過兇險,冷公子不是對手,我也不得不自保。」

「不用!」

「好吧!」火靈兒一句話,竟逼得高高在上的岳嘯天停了下來。 妙無計卻是沒有停,手拿鳳舞九天神器,身形急追冷沐風。火靈兒急得大喊:「妙無計!你神機閣是要與我為敵嗎?」

「哈哈!火姑娘在蒼龍帝國說一不二,不過我卻是在神機帝國,奉我家陛下之命,神器勢在必得,得罪了!」妙無計哈哈大笑道。

「你!」火靈兒氣得往神機閣眾人殺去,不過那些人卻不懼她,立時有數人迎了上來,圖魯手握霸王刀也沖了過來,與火靈兒一起迎上神機閣這幾人。

妙無計一直隱藏自己的修為,此時全力施展開來,速度竟不比雲飛揚慢多少,顯然也是高階武皇修為。

冷沐風暗叫不妙,身形一晃,舍掉田有龍,往九級妖獸領地深處飛去。

妙無計緊追不捨,與六翼黑魔蛇一前一後追了過去,轉眼消失在眾人眼前。

遠處的周哺見狀鬆了一口氣,冷沐風沒有妙無計速度快,被追上是遲早的事。不過有六翼黑魔蛇在,妙無計要想得到冷沐風手中的神器,也沒那麼容易。

看了一眼火靈兒和圖魯,周哺低聲道:「捉住圖魯,不擇手段逼問出下一個神器的埋藏地點。」

「是,太子!」周琦應了一聲,跟隨周哺、張玉兒向圖魯沖了過去。

總裁請接客 那幾名神機閣的高手雖不怕火靈兒,但也顧忌她身後的力量,沒有全力出手,與他們兩人戰個旗鼓相當,只是將他們攔了下來。

「神機閣的兄弟,我們來助你們一臂之力。」周哺來到近前,喝了一聲,直取圖魯。

「他想抓走圖魯,得到下一個神器的埋藏地點。」火靈兒天資聰穎,迅速識破了周哺的計謀。

神機閣的眾人反應過來,一擁而上殺了過來,與周家的弟子殺成一團。更有幾名高手過來,企圖將圖魯搶過去。

樂天佑、郭猇、秦開和田有龍,在遠處冷冷的看著,沒有上來幫忙。這一次他們損失慘重,能不能活著回去還是兩說,對周家徹底失去了信心。

周哺機關算盡,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下場,神機閣中的人,都是久經戰陣的高手,遠不是自己這些家族弟子能抵擋的,很快便落於下風。

火靈兒拚死守住圖魯,炙陽劍左衝右突,阻擋周哺和神機閣的人將他掠走。

圖魯雙目猩紅,自己現在不但不能幫到太子,反而拖累了太子的後腿,看著火靈兒拚死守護自己。

圖魯仰天怒嘯,進入暴怒之中,霸天狂刀斬出的層層刀影,「倏」地一變,有數十道,增加到數百道,威力大增,兩名周家弟子閃避不及,被瞬間斬成屍塊。

冷麪總裁要借婚 周哺大吃一驚,他曾聽父親說過,古家的霸天狂刀真正的威力,是在施展者進入暴怒狀態之後,才能發揮出來。

當初就是忌憚霸天狂刀的威力,才下毒毒害古風,讓他無法修鍊。沒想到這個圖魯,竟然在無意間,在自己的逼迫下,掌握了霸天狂刀的精髓,心中懊惱不已。

再說圖魯,只感覺自己進入一個奇妙的狀態中,憤怒的火焰將他包圍,但意識卻十分清醒,只感覺渾身有使用不完的靈氣。

霸天狂刀每一刀劈出,都能讓他有一番新的感悟,這天彷彿就在自己的頭頂,伸手就可抓住。這地就在自己的腳下,彷彿自己一個跺腳,就能將大地崩塌。

火靈兒吃驚的看著越戰越勇的圖魯,每一刀劈出,都帶有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竟能將武宗、武王修為的高手逼退。

周哺看得清楚,心中殺意滔天,圖魯已掌握霸天狂刀的秘密,絕不能放過他!

在張玉兒被圖魯一刀劈退之後,周哺手握天武神雷刀悄無聲息的撲了上來。

天空烏雲密布,一道霹靂朝圖魯腦頂打來,周哺一上來就使出了最大的殺招,用天武神雷刀從虛空招下一道無堅不摧的閃電。

「卑鄙!」火靈兒怒喝一聲,將炙陽劍拋向空中,意圖阻止從天而降的霹靂。

神機閣的眾人紛紛撤退,圖魯正沉浸在那個奇妙的狀態中,突然察覺危險向自己襲來。

暴喝一聲,雙手握刀,朝天空的那道霹靂斬去,渾身戰意滔天,竟像要開天闢地一般。

但他的修為還是太低,霸王刀又是幻器級的法寶,如何能抵得住那道霹靂。

萬分危險之際,一道黑影從遠處飛來,人還未到,便已拍出數十掌,直打向從天而降的那道霹靂。

在那道霹靂就要打到圖魯頭頂時,那個黑影也衝到了圖魯身旁,揚手打出數道金光,將那道霹靂震散。

「你什麼人?敢插手大周帝國的私事?」周哺看得提心弔膽,竟有人隨手化去自己從天空招來的霹靂。

來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周哺。火靈兒卻認了出來,黑衣人這身打扮,正是當日從周坤、周勝手中救下自己和冷沐風、圖魯的那兩名黑衣人中的一個。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火靈兒行了一個禮。

圖魯被那道閃電打醒,也認出了眼前之人,跟著火靈兒行了一禮道:「多謝前輩再次救命之恩!」

那黑衣人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周哺和神機閣的人不上前,他也不動手。

「前輩,我們大周帝國在追殺前朝餘孽,還請您不要插手。」周哺停了一會,見那人沒有動靜,便試探著說道。

黑衣人沒有說話,卻是從懷中掏出兩粒金還丹,給火靈兒、圖魯一人一顆服下。

周哺眉頭一皺,偷眼看了一下遠處,周坤、周勝、歐陽倩兒、雄霸天和那個神秘的武皇,以及金翅大鵬還混戰在一起,一時半會難分出勝負。

岳嘯天好似整暇的站在一邊,靜靜的觀察著戰場,好像這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一樣。

「岳宗主,只要你能助我擒下圖魯,我助你奪回冷沐風手中的神器!」周哺遠遠對岳嘯天喊道。

岳嘯天看了一眼火靈兒沒有說話。

「大周帝國境內,所有地方隨你挑選,只要你看上,便可作為凌雲宗的新山門。」周哺拋出了一個更大胡蘿蔔。 岳嘯天似乎意動,看了一眼那個黑衣人,火靈兒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

正在這時遠處的森林中,突然傳來一聲咆哮,大地震動,樹木被撞斷的聲音接連傳來。

所有人都吃驚的看了過去,一個身影從遠處疾飛而來,正是妙無計,洒脫不羈的他,此時狼狽不堪,看著眾人大喝一聲:「快逃!」身形不停,直接往遠處飛去。

岳嘯天飛身朝來時的路逃了過去,遠遠的對凌雲宗的弟子喊道:「分散逃回去!」

其他人還在驚疑不定,虛空中突然又出現一個黑影,正是另一個黑衣人,他身上背著渾身是血的冷沐風,快如閃電衝了過來。

身後傳來一聲震天的咆哮「吼!」,一個身長足有五丈,背生兩翼的猛虎從背後追了過來。

猛虎雙翅一展,便飛行數千丈,緊緊追在那黑衣人身後,在往後便是重傷的六翼黑魔蛇,嘶吼不已,騰雲駕霧追了過來。

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瞬間大亂起來,「又來一隻九級妖獸!」有人大喊道。

他的話音還未落,從遠處的樹林中衝出一隻身高有十丈的黑熊怪,這隻黑熊怪渾身黝黑,雙目赤紅。雙臂一揮,數棵三人合抱粗細的參天大樹,被攔腰砸得,樹榦呼嘯著向眾人頭頂砸來。

「又來一隻,快逃啊!」隨著一聲大叫,所有人都驚慌的逃竄起來。

那個黑衣人雙手拉起火靈兒和圖魯,如閃電一般向遠處逃去。

周哺見狀,拉起張玉兒就向外逃去,周琦率領周家弟子緊隨其後。

周坤看得清楚,對雲飛揚喝道:「此地不宜久留,不如我們一起撤去?」

雲飛揚早注意到冷沐風被一個黑衣人背在背上,不過他依舊生龍活虎,正揮舞一塊板磚朝一名田家弟子腦袋上砸去。

「砰!」的一聲,那名弟子躺在地上一個抽搐,便動彈不得了。

「好,一起撤!」雲飛揚喝道。

幾名武皇互相看了一眼,大喝一聲,一起向金翅大鵬攻了一招,趁勢撤了出去。

周坤、周勝急忙向周哺逃走的方向追去,無意間,周坤扭頭看向雲飛揚,卻見他身形像一道殘煙一般,正快速向另一個方向逃去,竟沒有與冷沐風匯合。

難道他和冷沐風不是一夥的?周坤暗道,不過擔心周哺出事,來不及多想,和周勝快速的追了過去。

歐陽倩兒和雄霸天逃向了另一個方向,注意到雲飛揚向別處逃走,歐陽倩兒和雄霸天不由互相看了一眼。

「莫非神器在他身上?」歐陽倩兒驚訝道。

「你是說他是利用冷沐風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他奶奶的,我就奇怪,一個武皇怎麼會將神器放在一個小小的武宗身上。」雄霸天罵道。

兩人有心向雲飛揚追去,那隻金翅大鵬追了過來,神女峰、天譴傭兵眾弟子,在那隻飛虎和黑熊怪的追擊下,正四處逃命。

「罷了!想不到冷沐風竟找來三名武皇做幫手,此事只能以後再提。」歐陽倩兒說罷,飛身沖了下去,引開黑熊怪,神女峰的弟子,能跑一個算一個吧。

冷沐風在那黑衣人背上,拍黑磚拍的正過癮,死在他偷襲下的四大家族的弟子已經有數十人。

正大呼小叫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那個不靠譜的師父,一溜煙的往他逃來的方向飛去。

冷沐風一愣,生怕雲飛揚遇到危險,拍了那個黑衣人肩膀一下:「老大,我師父往那個方向跑去了,我怕他有危險,您快去救他一下吧。」

黑衣人聽到這裡,二話不說,轉身又朝後飛了過去,冷沐風心中暗爽。

他在被妙無計追得無路可逃時,突然遇到了一隻會飛的猛虎和一隻巨大的黑熊怪,正打得熱鬧。

見他闖了進來,一虎一熊,停止了打鬥,聯手朝他追來,妙無計是扭頭就跑。冷沐風也轉身就跑,不過他卻看到,凌亂不堪的戰場上,有一處保存得很好,有金光從裡面閃出。

這會飛的猛虎和黑熊怪一定在爭奪什麼天材地寶,冷沐風正好趁機返回去看看。

四大家族、凌雲宗、神機閣、天譴傭兵眾人,在四隻九級妖獸的圍攻下,損失慘重,每個人都慌不擇路的四散逃竄。

歐陽倩兒和雄霸天長嘆一聲,只好仗著法寶,獨自突圍出去。

冷沐風在那黑衣人的背負下,很快來到會飛的猛虎和黑熊大戰的戰場上。

遠遠看到雲飛揚正鬼鬼祟祟的朝戰場上,保存很好的那處草地溜過去。

黑衣人停了下來,背著冷沐風藏在一棵斷樹後面。

「你師父好像發現了什麼寶貝。」黑衣人輕聲說道。

冷沐風心中一緊,卻沒有太過於擔心,這黑衣人是他險些喪命猛虎之口時,突然衝出來救他一命。

冷沐風認出,這人正是那晚從周坤、周勝手中救下自己和圖魯的兩個黑衣人中的一個。而且他看得清楚,就在剛才,另一名黑衣人帶著火靈兒、圖魯逃了出去。

如果說這人對自己有歹意,自己只怕早已死了多時了,雖然如此,冷沐風還是防止他見寶起意,隨口說道:「這裡能有什麼寶貝呢,我師父一向不靠譜,這次肯定又看花眼了。」

「能讓烈焰天虎、赤瞳黑熊怪搶奪的,一定是了不得的天材地寶。」黑衣人漫不經心的說道。

「呃,原來那隻會飛的猛虎叫烈焰天虎,果然十分形象。」

「你放心,我對你沒有惡意,那烈焰天虎和赤瞳黑熊怪快返回了,告訴你師父快些。」

冷沐風探頭出來,發現雲飛揚正小心翼翼的蹲在地上,似乎在採摘什麼仙草,也不敢出聲驚擾他,取出龍鱗劍和板磚,小心的看著後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