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倒也沒事,這裡的事情我會處理,你就安心去帝都學院報道。」

「我知道了。」顧明析對此也不意外,她相信爺爺會處理好此事,「五叔那邊?」

顧明析覺得有點對不起五叔,喪女又喪妻,多少與她有點瓜葛,五叔平日待她不錯,顧明析覺得心下不安。

顧陽平聽了這話說道,「這你倒不用擔心,他離開靈大陸了。」

「什麼?」顧明析覺得十分意外。

「武家傳來的消息,具體不知。」顧陽平心下一嘆,顧茂齊的打算他多少能猜到,顧陽平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你後院那個奴僕去帝都找你了。」

「牧千?」

「是這個名,你失蹤的第二天就走了。」

「我知道了,那爺爺到帝都后我再聯繫您。」

顧明析結束了通話,靜坐了許久才推開門,青兒守在門外,看到顧明析出來,施了一禮,「大小姐。」

「出去逛逛。」

青兒關上房門跟在了顧明析身後,門口重已經在那等著了。

兗州有東南西北四城,西城又被稱為水果之都,西城有一處地擁有神土,靈大陸所有地區的水果都可在神土內種植。 【不好意思,今早的自動發布我忘記弄了】

「強倒是並不強啊。這些動物雖說是被感染了,但除了體型之外,並沒有太多的強化。」夏小雷用寄蟲裝甲延伸出的長劍輕巧地將一頭巨熊斬成了兩半,搖了搖頭,奇怪地對輪胎道。

幾人所在的位置,是格里菲斯公園的門口。周圍的地面上到處都是殘缺的人類屍體,以及被擊毀的車輛。大門殘破不堪,周圍的圍牆也倒塌了一半。

在隕石戰隊一行人來的路上,已經躺下了數十具變異生物的屍體。

而洛杉磯城內,現在已經是一片地獄。

根據夏小雷的探測,動物園周邊的變異生物,只佔了總數的大約三分之二左右。而餘下的三分之一,則統統分散了開來,在城區內四處屠殺破壞著。

雖然對於覺醒者和玩家來說,這些變異生物的實力並不算太強,但對於普通的市民來說,那就是一群無法抵抗的屠殺者。

「那是因為你們變強了,眼界也相應地變高了。」妮可掃了一眼夏小雷,搖頭:「對於普通水準的玩家和覺醒者來說,這些傢伙雖然不至於到了無法應付的程度,但是也不是可以完全無視的對象。」

「妮可說的沒錯。」輪胎點頭。

雖然一路上,這些變異的野獸幾乎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威脅。它們除了體型變得更大,原本的物種特性變得更為明顯之外,並沒有進化出什麼其他的特殊能力。

但這更多的是因為隕石戰隊現在,早已成長為了一支幾乎沒有短板的團隊。無論是近戰、遠程、魔法、科技、偵察、防禦,都能夠兼具,並且還擁有極好的配合。

只要面對的不是如同荊棘花團或是曾經的零城常駐團隊這樣的對手,隕石戰隊已經沒有什麼對手是值得害怕的了。

「我現在更在乎的是,這些所謂的外星基因究竟有沒有傳染性。」輪胎指著地上那頭巨熊的屍體:「去,再做一次檢測。」

夏小雷乖乖地點點頭,蹲下身,右手的食指刺入了巨熊的體內,再拔出時,指尖上已經演化出了幾根倒刺,鉤出了幾根肉絲。

「確定了,沒有。」夏小雷閉上眼睛,過了一會,肯定道:「DNA里有一部分外來的植入片段,但是不具備主動複製與擴散的代碼。」

「很好。」輪胎放心地點了點頭。

一路上每遇到一波變異野獸,他都讓夏小雷使用寄蟲裝甲檢驗了屍體上的DNA,只為了百分百地確保這些變異生物不會將基因擴散出去。

雖然副本描述里已經說明了,這些外星基因不會對玩家與覺醒者造成感染,但輪胎同樣擔心,洛杉磯城內的普通居民也產生變異。

如果真的那樣的話,以這種龐大的數量,倒是很讓人頭疼了。

「行了,一路上你已經讓這小子檢查過十幾次了,還不放心么?」天烈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趕緊走吧。阿德里克那傢伙,應該就在這個公園裡。小子,是這樣吧?」

「我這裡的探測結果顯示,公園裡有大量的生命體聚集。」夏小雷點了點頭:「而且密集程度比外面高上了一個數量級。考慮到原本公園裡就算有遊客,現在也應該早就被殺光了,那麼只可能是這些變異生物了。」

「一個數量級?」輪胎思索了一下:「意思是十倍以上是吧?」

「就算是兩個數量級也無所謂。」天烈咧嘴大笑:「除了阿德里克本人之外,這些傢伙就是再多也沒有半毛錢的意義。」

「那倒是。」輪胎皺著眉頭想了想,點頭道:「走吧,繼續前進,但……還是要保持警惕,不能掉以輕心。別忘了荊棘花團那個隊長是怎麼死的。夏小雷,你的探測能力時刻要保持開啟,絕不能讓我們也被偷襲一次。」

「明白。」夏小雷立刻鄭重地點頭。

妮可已經對他們解說過了阿德里克的技能。在這種能夠直接傷害到靈魂的攻擊方式,無論是天烈的金屬數據流身體,還是他被寄蟲裝甲強化后的肉體恢復能力,都無法豁免。

歸根到底,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無敵的能力。就算再強的技能,也一定有其弱點存在。

天烈雖然壓根沒有把這些變異生物放在眼裡,但是對阿德里克的靈魂攻擊還是有不少忌憚。嘴上雖然仍舊狂傲,但卻也沒有過於託大,點了點頭,邁步向著公園的大門內走去。

公園內的變異生物,果然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上,都比之前沖向市區其他地方的高了一個台階,而且更多是聚攏在了一起,向著隕石戰隊同時發起了衝擊。

這些變異生物雖然仍舊看似沒有受到來自阿德里克的指揮,但裡面卻有相當一部分是群居的昆蟲。諸如巨型的螞蟻和蜜蜂之類,有著自身的組織。再加時刻提防著阿德里克的潛行突襲,一行人前進的速度並不算快。

格里菲斯公園是美國最大的城市公園,除了洛杉磯動物園之外,還包括了諸如天文台、高爾夫球場、劇院與博物館等一干設施,佔地足足有四千三百多英畝。隕石戰隊的一行人是從西南方的入口進入的公園,而根據寄蟲裝甲的感應器官上顯示,變種生物最為密集的方向正在公園東北角的動物園處。

「就是那裡了。」夏小雷指著前方道。

眾人剛剛翻過了一個山頭,站在山頂,望著不遠處的山腳下,最近處的緩坡是高爾夫球場,再過去一些則是高大的遊樂園設施。

而現在,遊樂園裡的過山車一類器械早已被摧毀得殘破不堪。更遠處,是動物園內的各種場館。場館之間的道路已經擠滿了各種怪物。各種變異生物正在其中四處遊走。

「數量不少,不過問題不大。」妮可簡單在心中估算了一下雙方的力量對比:「相比於這些怪物來說,怎麼對付阿德里克才是更關鍵的。」

「是的。」輪胎點了點頭:「我們得好好謀劃一下作戰方案。不管是還沒有發現我們,還是暫時分不出手來對付我們,但至少現在阿德里克還沒有出現。妮可,你曾經是天使軍團的成員,把你對他的所知都說出來吧。」

這半年來陳小練離開了團隊,帶著隊員們出生入死,輪胎已經很是有了一副團長的模樣了。

而這一次,是隕石戰隊即將面臨的最強對手。

除了天烈之外,他們還沒有和第二個S級的對手交戰過。

而即便是上一次,也是湊足了種種一切機緣巧合,藉助了地形,又犧牲了妮可,才好不容易殺掉了天烈。

即便如此,隕石戰隊也是險些團滅。

而這一次,佔據了地利的一方已經變成了對面。

就算現在團隊里的每個人都已經成長到了遠遠超越當初的地步,但再次面對一個S級的對手,尤其還是佔據了副本優勢的情況下,如果不好好謀劃一下,或許這一次就真的要迎來團滅了。

「阿德里克閣下……是一個刺客。」妮可想了想,緩緩道。

「廢話。」天烈翻了個白眼:「這裡所有人都看過了他是怎麼出手幹掉加沙的,然後立刻離開戰場的!他不是刺客,難道還能是個狂戰士?」

「閉上你的嘴聽我說!」妮可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天烈:「我說的不是他的強化方向,而是他的行事風格!」

「好吧,說下去。」天烈摸了摸下巴,不再插話。

「阿德里克閣下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這一點,你們隕石團隊的人應該最清楚不過了。」妮可望著輪胎:「在復活之後,我曾經回過幾次零城,聽說過陳小練代替刀山火海出戰血裁的事情。」

「嗯。」輪胎點頭:「我知道這件事,他替藍海乾掉了一個羅德里亞團的人,還有一個黑暗騎士團的人。」

「其實,血裁原本是有三場的。」妮可望著遠處山腳下的動物園:「但在第二場,雅各布被陳小練擊殺之後,阿德里克閣下立刻就放棄了繼續派隊員出戰,承認了刀山火海的勝利。儘管為了那一天,他已經謀劃了很久。」

「很久?」喬喬瞪大了眼睛看著妮可:「多久?」

「天刀消失了多久?」妮可似笑非笑地反問道:「一個失去了S級高手坐鎮的團隊,憑什麼繼續享用零城常駐團隊的各種權力?

雖然從來沒有公開宣揚過,但從天刀消失的小道消息開始在零城內流傳開來之後,所有的團隊都開始了蠢蠢欲動,打算將這支即將隕落的團隊分而食之。當然,這和我們無關,因為在零城之中,唯有天使軍團永遠保持著純潔性與獨立性。但其中最積極的那一個,就是黑暗騎士團了。

但即便如此,在看見了陳小練的雷霆一擊,判斷出他已經晉身S級之後,阿德里克閣下卻立刻做出了決定,放棄之前的一切努力,承認血裁的失敗。」

「一個梟雄。」輪胎緩緩點頭。

「是的。」妮可淡淡一笑:「正如剛才殺掉加沙的那一擊。無論是在戰鬥中的作戰方式,還是對於整個團隊的謀划,他都永遠是這種風格——從不會害怕浪費太多的時間,靜靜地隱忍,蟄伏,等待,直到一擊必中的那一刻到來。而一旦發現事不可為,他也從不會有任何猶豫,立刻就會放棄已經付出的一切,絕不拖泥帶水。」

「嗯。」輪胎點了點頭:「那麼,他有什麼弱點?」

「覺醒者之間,自己的技能是最大的秘密。我不是黑暗騎士團的人,不會知道得那麼清楚的。」妮可搖了搖頭:「雖然對於S級高手來說,總是不可能完全避免各種傳言,但是除了他的技能能夠直接攻擊對手的靈魂之外,我也不清楚更多的其他事情了。但大致上,他會更偏向近戰一些。而這種等級的強者,也不太可能有什麼慣常思維下的弱點,比如刺客的防禦更差,或是戰士的遠程攻擊能力太弱之類。而且——」

妮可用眼角瞥了一眼天烈:「所謂的S級,只是意味著曾經在單對單的戰鬥中,擊敗過至少三次A+級別的對手而已,卻並不意味著所有被冠以S級頭銜的覺醒者,都是同樣的水準。不但S級之間也有強弱之分,甚至在特定的條件下,S級的高手也有可能會被數量更多的低級對手擊敗。」

「你在影射我?」天烈望著妮可,嘖嘖了兩聲。

「不是影射,我就是擺明了在說你。」妮可乾脆伸手指著天烈:「我和這傢伙復活之後,一起戰鬥過很多次,很清楚他的能力。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幾乎打不死的恢復能力,但要是論起出手殺人,一錘定音的能力,他終究還是差了一些。」

「你覺得我沒辦法殺了你?」天烈捏了捏拳頭,對妮可獰笑了一聲。

「少廢話。你知道我說的是和其他的S級相比。」妮可根本沒被天烈的威脅所嚇到:「虐菜可不算什麼了不起的本事。」

「所以,你的建議是?」輪胎表情嚴肅道。

「談不上建議,只是一個警告而已。」妮可搖頭:「阿德里克閣下帶領黑暗騎士團崛起,成為零城的常駐團隊,已經二十一年了。我再說得直白一點——他的綜合戰力,只可能在天烈之上,不可能在他之下。並且他的行事風格,是從不輕易出手,但一旦出手,就是一擊必中。我們只怕不太有可能像上次一樣,使用連拖帶跑的戰術。並且——最好先做好死掉一半人的準備。」 「操,就他媽猜到還有!」

備胎往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這是大廈的最頂層,一個大型宴會廳。

地上已經橫七豎八地躺滿了幾十具屍體。

大部分都是普通人類的,但還有三隻變異體,已經被隕石戰隊擊殺,殘缺不全地倒在了地上。

「應該是變異了三隻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殺掉了這一層的其他人,然後感應到了天台上的我們,打破了樓板對我們發起攻擊。」輪胎環視了一下四周的情形:「這麼看來,不是所有人都會發生變異了。」

但這些變異體的外形,倒是各自不同,甚至和剛才天台上的那一隻也不一樣,但畸形與古怪的程度卻相差彷彿。

「應該是存在某種幾率的,而且會根據個體的不同,產生不同的突變。」喬喬站在其中一隻變異體的面前,伸出腳踢了一下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屍體:「比如這一隻,就能夠噴出酸性體液來。雖然腐蝕性並不算特彆強。」

夏小雷強化了感知器官,不斷地在這一層里四處尋找著,突然快步走向了牆角。

「喬喬姐,按理說……五星級酒店裡,不該長蘑菇出來的吧?」

夏小雷轉過臉,遲疑地望著喬喬。

「蘑菇?」

輪胎連忙快步走向了夏小雷的方向。

在角落的木質地板上,叢生著一片片灰白色的小蘑菇。

「當然不可能。」輪胎和喬喬異口同聲道。

這種級別的酒店,每天都會細緻地打掃,洛杉磯又坐落在美國的西南海岸,屬於溫暖乾燥的地中海氣候。沒有陰暗潮濕的環境,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天之內就生長出蘑菇來。

很明顯,這一定是出自阿德里克新得到的能力。

夏小雷伸出手,只輕輕碰了一下,那從蘑菇便突然發出了一聲沉悶的爆響聲,炸了開來。

一蓬灰塵一般的孢子炸開,散落在了屋角。

孢子很快就飄散在空氣中,消失於無形,但輪胎的眉頭卻皺了起來,面色也變得凝重:「別亂碰!我們也被感染了怎麼辦!」

「沒事。」喬喬搖頭:「副本描述里已經說過了,這個副本里出現的外星基因,無法對玩家造成影響,當然也包括了我們覺醒者。再說了,既然那架直升機上的駕駛員能被感染,這屋子裡的避難者能被感染,那這座城市裡,一定早就充斥著這種孢子了,也不差小雷碰的這一下。」

「就是提醒他以後注意。」輪胎點了點頭。

「這麼看來的話,美軍是沒機會了。既然連直升機的駕駛員都能夠被感染,那麼所有的人應該都已經被感染了,只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發作而已。」羅迪抓了一下頭髮,苦著臉:「雖然目前還不知道變異的幾率究竟是取決於個體,還是時間,或者兩者皆有,但不管怎麼樣,我們最擔心的情況已經發生了。」

再強的軍隊火力,也只能在正面發揮作用。當擁有足夠的裝備時,拉開距離,打出漫天的火力網,當然可以將這些只有肉體的變異生物遠遠打成碎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