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就快做吧!」

隨著劉峰的言語落地,根源之渦開始行動了,不過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而在冬木市那邊,情況就不是太好了。

隨著廝殺持續,那些腐化魔物們的力量竟然在逐漸提升,越打下去,眾人就發現戰鬥越發艱難,讓愛爾特璐琪一夥都被迫與蕾米莉亞他們合作了——愛爾特璐琪一夥也在被腐化魔物攻擊。

大家都明白,這種時候,以前的立場都必須放下,唯有通力合作才能應付危機,否則大家都要完蛋。

在被此世之惡封鎖的情況下,無論是愛爾特璐琪還是愛爾奎特,都被隔絕了與世界之間的聯繫,使得她們最大的優勢難以發揮,實力大幅度減弱,各自的強大招式皆不可用,以至於被腐化魔物給壓制了。

這種情況下,縱然愛爾特璐琪和愛爾奎特這對黑白姐妹不和,也沒有鬧騰,只是在嘴上互相諷刺針對了一下而已。

沒過多久,新的驚變出現,黑聖杯所在的地方,一個黑色的人影突然從裡面走了出來,他與其他的魔物不同,顯然是有自我意識的,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吐露沙啞詭異的聲音道:「這就是聖杯的力量嗎?真是……太棒了,我可以清楚感覺到,我現在擁有無可匹敵的力量。」

說話間,這個人影握緊了雙拳,目光則投向眾人所在的地方。

只見他微微屈膝弓腰后不到一秒,整個人就如同炮彈一般轟的一聲沖了出去,以超過聲音兩倍有餘的速度轉眼間就衝到了愛因茲貝倫城堡處,並一下撞在慎二的須佐能乎上。

霎時,只聽見一聲轟鳴響起,須佐能乎的胸口被直接撞穿,巨大的須佐能乎被迫散去。

眾人面對這種情況都是驚駭不已,須佐能乎的強大有目共睹,更何況是完全體的須佐能乎,那是連頂級寶具都難以破壞的力量,而現在卻被一擊打破,這突如其來的敵人又強到何種地步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所有人都愣住了,皆將注意力投降來襲的黑泥人,蕾米莉亞更是毫不猶豫的擲出了神槍-岡格尼爾。

唰!

一聲悶響中,岡格尼爾刺穿了黑泥人的身體,然還沒等蕾米莉亞高興一下,她就面色一變,連忙伸出右手並大喊道:「回來!岡格尼爾!」

然而,這一次岡格尼爾卻沒有聽從蕾米莉亞的話,依然插在黑泥人身上,只是在顫抖不止,似乎在掙扎一樣。而定眼一看,槍身上竟有黑色的氣息在延伸,顯然是黑泥人的此世之惡正在污染神槍。

蕾米莉亞見狀驚怒交加,臉色變得相當難看,憤怒的情緒流於臉上,畢竟神槍可是她最喜愛的武器,雖然那把岡格尼爾和現在的她一樣,只是降臨於月世界的意識投影。

可就算是假的,對蕾米莉亞也是難以接受的事,她的高傲可不容許她什麼都不做,當下便大喝一聲,爆發出恐怖的魔力,放出鋪天蓋地的魔彈向黑泥人襲殺過去。

黑泥人發出陰沉的冷笑,竟同樣放出了諸多黑泥向蕾米莉亞反襲過去,竟將蕾米莉亞壓制了。

而在壓制蕾米莉亞的同時,黑泥人將目光投向其他人,眾人頓時有一種被兇殘野獸盯著的感覺,不由心頭一顫。

唯有慎二用輪迴眼盯著黑泥人看了一陣后冷哼一聲道:「遠坂時臣,雖然變成了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不過,看來你的心情很不錯嘛。想來你很滿意現在的姿態了。」

一聽這話,眾人皆吃了一驚,實在想不到那噁心的黑泥人竟然是遠坂時臣。

而很快,黑泥人開口說話了,其言語也讓眾人將最後的疑問給消除了:「你那雙眼睛真是神奇啊,竟然能看出我的真實身份。」

其聲音陰冷而沙啞,但卻是有遠坂時臣的音色在裡邊,其口吻也證明他的確是遠坂時臣。

愛爾特璐琪眯起了眼睛:「遠坂時臣。看你的樣子,是不打算遵守我們之間的盟約了吧?」

黑泥人遠坂時臣看向愛爾特璐琪道:「啊,是黑公主殿下啊,放心吧,黑公主殿下,在下會遵守約定的,並且在那之後。會讓黑公主殿下成為在下的妻子,與在下一起統治這個世界。」

聽完這話,愛爾特璐琪和她的手下們都是勃然大怒,她的忠犬靈長類殺手更是狂怒的吼道:「下賤的螻蟻,竟然褻瀆主人,受死吧!」

吼叫間。靈長類殺手化為巨大的巨狼之影,向遠坂時臣襲殺而去。

然面對這恐怖的攻擊,遠坂時臣只是揮了揮手,便放出鋪天蓋地的黑泥與巨狼之影相撞,瞬息之間將巨狼之影轟破。

面對這一幕。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靈長類殺手含怒一擊。其威力堪比A++級對城寶具解放真名,卻不想竟讓被遠坂時臣揮揮手就破除了,這遠坂時臣到底強到何種地步啦?

一念至此,所有人都心情沉重,而深知與遠坂時臣不死不休的間桐慎二二話不說便放出新的須佐能乎,並揮舞劍擊攻擊遠坂時臣。

面對這等攻擊,遠坂時臣所做的只是抬起手,放出黑泥便擋住了攻擊。加上依然在猛攻的蕾米莉亞,遠坂時臣相當於輕輕鬆鬆擋住了兩名高階英靈的全力攻擊。

實力差距太懸殊了!

愛爾奎特見狀,二話不說也發起攻擊,然她的攻擊還是被遠坂時臣擋下了,受此世之惡阻斷與世界之間的聯繫,愛爾奎特的實力下降了六成,從世界最強者之一直接跌落成了與頂尖英靈一個水準的地步。

遠坂時臣呵呵笑道:「這不是白公主殿下嗎?真想不到,連白公主殿下您也來了,這樣很好,很不錯,如此一來,我就能將你和你姐姐一起娶回去了。放心吧,我們將會成為世界之王,就算是朱月-布倫史塔德復活也無法改變這一切。」

聽到遠坂時臣的話,愛爾奎特和愛爾特璐琪一夥都是怒不可歇,愛爾特璐琪深知不解決遠坂時臣的話,她們全部都不會好過,當即向自己的手下下達命令,所有人一起圍攻遠坂時臣。

於是,一場一對N的大戰就此展開,失去了其他人保護,衛宮切嗣一家便不可能待在原地抵抗黑泥怪物,只能且戰且退。好在遠坂時臣的到來似乎影響了黑泥怪物,讓黑泥怪物的數量減少了不少,衛宮一家雖然很辛苦,卻是將敵人給擋住了。

雙方的大戰一路從愛因茲貝倫城堡打回了冬木市,將本來就破敗的冬木市給搞得更加崩潰,無數建築轟然倒塌,無數東西全部化為廢墟,這一切,此地只剩下破壞,或許過了今天,冬木市就會成為一段歷史。

隨著時間推移,情況漸漸對慎二一方不利了,因為遠坂時臣的力量就像源源不絕般,無論怎麼攻擊都無法削弱,相反,遠坂時臣的力量帶有強大的腐蝕力量,受其攻擊后,所有人都會受到很大影響,戰力不可避免的降低著。

時間在繼續,戰鬥在繼續,面對越來越不利的局面,所有人都開始想辦法,而很快,其中幾個聰明人就想到了一個辦法——既然無法打倒遠坂時臣,那就破壞遠坂時臣的力量來源吧!

遠坂時臣的力量來源,毫無疑問就是腐化的黑聖杯!

於是,在場擁有大面積破壞能力的蕾米莉亞和間桐慎二當即調轉槍頭,向黑聖杯發動攻擊了。其他人深知二人是關鍵,便主動為二人擋住遠坂時臣,防止遠坂時臣追擊。

可是,面對二人的舉動,遠坂時臣卻毫無怯意,反而露出了陰冷的笑意,而當兩人靠近黑聖杯后,就遇到了讓他們驚愕的事。

那便是這次聖杯大戰中,除了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外,所有死掉的英靈都『復活』了——他們成了被此世之惡所污染的黑化英靈。

雖然沒有吉爾伽美什,可英靈數量還是有五個,五打二的情況下,即便單個的實力無法與二人相比,可群毆之下就不弱了。而有黑聖杯支持,黑化英靈們的力量幾乎是無窮無盡的,寶具都是不要錢的解放真名,頓時讓蕾米莉亞和間桐慎二身陷險境。

若非蕾米莉亞的生存能力超強,而慎二的輪迴眼足夠逆天的話,兩人恐怕就要撲街了。

不過,饒是如此,兩人的情況也相當不好過,要想破壞黑聖杯,卻是難上加難。

至於另一邊的愛爾奎特姐妹一眾則因為失去兩大強援的關係,與遠坂時臣的戰鬥變得更加困難,也是身陷險境。

一時間,所有人的情況都變得不妙了。

對於這種情況,遠坂時臣感到非常滿意,雖然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因為太過高傲的關係,連此世之惡都無法污染,可就算沒有吉爾伽美什,其他英靈也足夠了,有了這些黑化英靈,他征服世界的計劃就會變得更加順利。

一直以來,遠坂時臣追求聖杯的目的就是達到根源之渦,可被黑聖杯污染后,他的思想就改變了,覺得以前的只求十分膚淺和愚昧,並因此野心無限擴張,最終變成了一個想要利用聖杯之力征服世界的野心家。

而且,所謂的征服世界可不僅僅是他所在的世界,還有月世界里所有的平行世界。待做到那一步后,他就可以代替根源之渦的位置,成為整個月世界的唯一神!

這,便是月世界的世界意識根源之渦想要毀滅此世之惡的原因,實在是因為此世之惡太過危險!

冬木市的大戰情況,劉峰都知道,因為他在根源之渦的空間里看到了一切,眼見眾人的局勢越來越糟糕,他不禁用有些不耐煩的語氣沖根源之渦道:「還沒好嗎?」

「再等一下……好了!」根源之渦的話一落地,劉峰前方頓時打開了一個時空隧道,「進去吧,記住,毀滅此世之惡與黑聖杯后,你就不能再使用你的力量,否則,我的世界就會崩潰。」

「知道了。」丟下一句話后,劉峰當即沖入了時空隧道。

下一刻,劉峰就衝出隧道,來到了黑聖杯籠罩的冬木市內。

沒有任何遲疑,劉峰當即釋放真正的力量,也是他最熟悉的力量,聖魂的力量!

聖魂的強大力量超越了月世界的任何力量,當它出現的一瞬間,整個冬木市範圍有不正常了,而聖魂之力在下一刻迅速變化,成為了華麗的魂器聖甲套在劉峰身上。

劉峰便以魂器聖甲的力量飛行,以超過兩馬赫的恐怖速度撕裂空氣,瞬息之間沖向了冬木市的此世之惡。

接下來的戰鬥,雖然精彩,卻沒有任何激烈可言,因為面對全力全開的劉峰和劉峰那完全高過月世界很多個檔次的神之力,這個世界的一切力量都顯得蒼白無力,哪怕是連根源之渦都忌憚的此世之惡。

碾壓碾壓碾壓,劉峰所做的,就是用自己絕對的力量碾壓對手,用無敵的力量將阻擋在面前的所有東西都碾成渣渣。

魂器聖甲外加直死魔眼,沒有任何東西是劉峰的一合之敵,幾乎只是十餘秒間,遍布冬木市各個地方的此世之惡都受到重創,而遠坂時臣則見情況不對,立刻甩下眾人趕回了黑聖杯旁邊,並驚恐交加的看著天上的劉峰。

與遠坂時臣一樣驚恐的,還有慎二他們,唯有知道那是劉峰的蕾米莉亞面露笑意,眼中就似寫著『贏定了』幾個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劉峰的強勢降臨嚇尿了遠坂時臣,也震驚了其他人,除蕾米莉亞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這突然降臨的超級強者到底是什麼人。

但所有人都知道,此人的實力堪稱無敵,至少已經遠遠超過月世界本身的力量上限,哪怕是巔峰時期的黑白公主加起來也遠遠不如。

遠坂時臣驚恐的望著劉峰,用顫抖的語氣說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劉峰用冷漠的口吻道:「遠坂時臣,你之前還偷襲了我,這麼快就忘了嗎?」

熟悉的聲音響起,遠坂時臣和其他人聽到這個聲音后,都震驚了

「不可能!」

「騙人吧!」

「竟然是他!」

「他不是死了嗎?」

「爺爺!」

一時間,或震,或疑惑,或驚喜的聲音紛紛響起,因黑聖杯的腐化怪物基本都被劉峰解決了,所以眾人現在相當安全,便將注意力全部放到了劉峰身上。

最震驚的,莫過於遠坂時臣了,遠坂時臣盯著劉峰,用不可思議的口吻道:「不、不可能,你明明已經死了,為什麼你還能站在這?這不可能!」

劉峰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遠坂時臣。不過,也要多虧你的偷襲,如果不是你的話,我也沒辦法以真身降臨到這個世界了。」

「什麼?」遠坂時臣一怔。

然劉峰沒有再給遠坂時臣反應的時間了,當即舉槍出手。一連竄子彈打出去,配合直死之魔眼的力量,將黑聖杯的力量進一步削弱。縱然遠坂時臣竭力抵抗也於事無補。

實力差距太大了。

最終,在絕望的哀嚎中,遠坂時臣灰飛煙滅,徹底化為一片塵埃,僅剩下已經被打得露出本體的黑聖杯。

劉峰飛到黑聖杯麵前,用直死之魔眼凝視黑聖杯,正欲舉槍摧毀其的時候。一個久未的熟悉聲音突然響起了。

「阿峰,不要摧毀它,將它吸收。對你有好處。」

劉峰因為這個聲音不禁一愣,隨即嘴角揚起了微笑,因為這是小紫的聲音。

當下,劉峰就將右手放到黑聖杯上。黑聖杯立刻反擊。試圖侵蝕劉峰。

若劉峰還是臨時身體的話,或許會因黑聖杯的行為而讓情況變棘手,可現在的他已是真身降臨,情況就完全不同了,現在的他,絕對不是這個世界的力量能夠影響的。

劉峰當即爆發魂力,聖魂的偉大力量立刻壓制了黑聖杯的污穢力量,並反過來開始侵蝕黑聖杯。黑聖杯瘋狂掙扎,可奈何力量級別差距太大。它的掙扎完全就是無用功,輕而易舉被聖魂給吞噬了。

僅僅一分鐘時間,幾乎將月世界顛覆的黑聖杯就徹底消失,成為了一段永遠都不會再現的歷史。

在黑聖杯毀滅的同時,包裹冬木市的黑氣逐漸散去,冬木市與月世界之間的聯繫重新建立。

劉峰見狀,二話不說便解除了魂器聖甲,以防自己的強大力量讓月世界崩潰。

轉眼間,黑聖杯的力量徹底消散,清晨的第一縷光明照耀在一片廢墟的冬木市上。雖然冬木市已經被摧毀了,但此時的冬木市卻有一種生機勃勃的氣息,熬過大難的冬木市必將在不久的將來引來新的輝煌。

很快,眾人跑到了劉峰這邊,他們遠遠站定后,皆用一種期待又擔憂的眼神看著劉峰,也不能肯定那到底是不是他們心中所思的人。

直至劉峰主動回頭,並沖眾人露出微笑時,眾人才放下心來。

「你們沒事吧?」

聽著熟悉的聲音,看著那張熟悉的臉,所有人都笑了起來,當即跑了上去。

一番喧鬧過後,間桐慎二深深看了劉峰一眼並沉聲道:「您……要走了嗎?」

劉峰聞言看了看慎二並問:「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慎二露出了苦笑:「當我得到您的輪迴眼時,我就知道了一切……」說到這,他有些悵惘的說,「我就覺得奇怪,為何那個如同惡魔的爺爺會突然變了。」

原來,慎二已經知道劉峰並不是他真正的爺爺間桐臟硯了。

劉峰盯著慎二問:「那你怪我騙了你這麼久嗎?」

慎二搖搖頭微笑道:「怎麼會呢? 白妖旅途 如果不是您的話,我恐怕一輩子都沒辦法有這樣的經歷,甚至可能被那個惡魔調教成人渣。」頓了頓,他又用一種緊張的口吻道,「爺爺……我……還能繼續叫您爺爺嗎?」

劉峰聞言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慎二的腦袋:「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永遠都是你的爺爺。」

慎二聽罷,淚水頓時模糊了眼睛,身軀也在一眾人驚訝的注視下變回原樣,那個小孩子的身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