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就等會吧,林軒應該馬上就過來了……」陸然頷首說道。

「哈哈,你們就是林軒的同伴了吧……」就在眾人交談的時候,一個大笑聲突然在眾人耳邊響起……

「恩?」眾人抬起了頭,看向了前方,一個青衣老者正笑呵呵的站在那裡,目光看向小白以及鳳妍的時候帶著深意……小白是白澤,而且就是本體現身,公孫落花一見到小白心中就是一驚,白澤在這一方小天地裡面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沒想到他們才進來這麼一會就帶走了一隻白澤?

至於那個小女孩……怎麼看也不像是人,她體內熾熱的能量絕對不是一個人在這個境界可以擁有的,那麼這個小女孩是什麼?如此幼小便可以化為人形,本體一定頗為不凡……難道是……

對於鳳妍的身份,公孫落花有些猜測,但是還是有點不敢確定,畢竟鳳凰可是好久好久沒有出現過了,朱雀更是天地間只有那一隻罷了……

陸然一看到這個青衣老者便心中一驚,自己完全感覺不到那裡有個人存在,不過聽他的口氣應該不是敵人了,林軒在這裡的鋪墊做的不錯,應該已經打開了局面……

「前輩,我們是林軒的同伴,不知道林軒現在怎麼樣了……」李馨向公孫落花躬了躬身說道。

「恩?」公孫落花看向李馨點了點頭,這個女孩子應該就是林軒所說的后帶來的吧……在她身上沒有發現劍痕的氣息……不過在李馨身上公孫落花感覺到了和那個小女孩差不多的氣息……

「林軒現在很好,你們跟我來吧……不要反抗……」公孫落花說了一句之後,一股玄奧的氣息籠罩了眾人……

其他人都看向了陸然,陸然看向了張明,張明輕輕的點了點頭,陸然隨即點了點頭……公孫落花輕笑一聲,帶著眾人一齊消失在了部落門口……

眾人感覺眼前一花,場景瞬間變幻,眼前那個咧著嘴笑的那個人不就是林軒么……見到林軒之後,李馨嘴唇抿了起來,鼻子一酸,跑了上去,撲在了林軒的懷裡,輕輕的啜泣……

「李馨,怎麼了?」林軒略微有些驚愕的拍了拍李馨的後背,之前不是剛剛見過么,這是怎麼了?他卻是不知道李馨剛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李馨緊緊的抱了林軒一下,宣洩了一下心中的情感,然後就推開了林軒,將自己眼角的淚拭去,朝林軒漏出一個大大的笑臉,不管怎麼樣,現在自己和林軒都平安就夠了……

「測試已經完成,你的同伴也都已經到了,先到部落裡面休息吧,我們去溝通一下給這個女孩做一個測試,然後明天開啟禁地……」公孫落花說完就消失……

「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們回去仔細溝通一下吧……」林軒跟陸然說道。

「恩……確實發生了不少事情,互相溝通一下吧……」陸然點了點頭……

於是……眾人將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公孫木身上……這一刻十分的詭異……連小黑和小白也扭頭看向了公孫木……

——

夜幕悄悄降臨……一個人影從天而降,進入了聖山奇怪的是三位族老彷彿沒有感覺到一樣,依舊在做著自己的事情……而這個人影如果林軒他們能夠聽到他的聲音就會很驚奇的發現,這正是之前考驗他們的那個聲音……

應龍考驗完進入的人選,之後興奮的將所有人接引到了這片空間裡面,在天上仔細的觀察每一個人選的行動,在看到林軒忽然消失的時候應龍可是大大的驚訝了一把,不過等林軒再次出現之後又帶出來一大一小兩個人之後,應該就便驚訝為興奮了……

他自認可以看出來鳳妍的底細,那麼除了鳳妍,加上李馨的話,不就是正好七個人了么……這可是他幾千年來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替軒轅劍找到新的主人之後,他也可是去尋找帝尊了……

至於忍組和圓桌騎士的人應龍看都沒看,那種資質也想染指軒轅劍?對於圓桌騎士的識相應龍很滿意,漏出一點好處給別人也好,但是對於忍組的不要臉應龍就有些不高興了,不過他不打算出手去管,如果那七個人連忍組的人都解決不了的話,也沒有資格去繼承軒轅劍……

沒錯,這個人就是那個在黃帝大戰蚩尤的時候,為黃帝立下汗馬功勞的應龍,在那一場大戰中應龍殺了蚩尤,又殺了夸父,然後接到黃帝的指示蟄伏起來,在大禹治水的時候又出來幫助大禹治水……可謂是為華夏大地立下了大功,治水之後應龍再次按照黃帝的指示來到了這一方空間里守護軒轅劍……

一直到今日,應龍數次出面檢驗來到蓬萊島的族人,但是一直以來預言中的七人並沒有出現,不過應龍並不氣餒,他堅信黃帝是不會錯的……今日終於等到了預言中的人,應龍十分的高興……

興奮的回到了自己的山洞裡面……雖然外面的人已經都築起了屋子,不過應龍並不是人類,他還是習慣住在自然一些的地方……雖然是在山洞裡面,但是這裡面卻是十分的潔凈,略微有些潮濕……應龍沒有變回本體,而是依舊維持著人形……今天晚上三位族老應該會找過來吧……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一定會找自己商量的……

應龍躺在準備給人形休息的石床上,眼角習慣性的瞥向了一邊,那裡放著一個青色的雕像,雕像並不大,單手就可執起,但是卻是老友青龍給自己留下的雕像,按照青龍的意思,似乎是要自己為他找一個傳人……雕像雕的就是青龍本身……一直以來應龍寂寞了便和雕像說說話,就好像和老友青龍說話一般,而青龍雕像都是安靜的放在一個石桌上……

這一看卻是讓應龍一下子坐了起來,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個青龍雕像,幾千年來沒有絲毫動靜的青龍雕像現在竟然悄悄的綻放出青濛濛的光芒,兩道流光貼著青龍表面不斷的流轉……

「老友,你也要離開了么……」應龍嘴角噙著一絲微笑,這微笑裡面有苦澀,有不舍,也有解脫……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看著散發著青光的青龍雕像應龍頗為感慨,畢竟幾千年來已經習慣了每天看看,沒想到今天終於也等到了它的新主人,只是不知道那個小子被老友看上了……記得當初老友曾經說過,在軒轅劍找到主人的時候,他的傳承也可以找到繼承人了,看來老友的預言還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啊……

「應龍老祖,晚輩等前來拜見……」正在應龍念想的時候,洞外公孫落花的聲音響了起來……

應龍甩了甩腦袋,現在是幾千年來最關鍵的時刻,也是自己留在這個世界里最後的時間了……等此間事了,自己也該離開了,也該去尋找帝尊了……

「進來吧……」應龍的的聲音響起,三位族老不緊不慢的走進了洞府,為了表示對應龍前輩的尊敬,他們並沒有像之前那樣施展手段,而是走了進來……

「老祖!」三人對著坐在榻上的應龍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然後在應龍的示意之下,坐在了一旁的石椅上……

「今天的事情相比你們已經清楚了,帝尊預言的時刻已經來臨,軒轅劍的新主人也會在這七人中誕生,我的使命也會在這裡結束,結束之後我便會離開這裡,前往道域,去尋找帝尊,那裡才是天境該在的地方,你也可隨我一起前往,如果想要留下也可留下……」應龍坐在榻上輕輕的說道。

「老祖,現在最有可能成為預言中七人的團隊裡面有一個人並不是經過空間門進來的……」公孫落花首先說道。

「恩,此事我知道,那個女孩沒有問題……」應龍點了點頭,雖然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李馨不直接進入,但是他暗地考察過,沒有問題,思考了一下說道:「明日開啟聖山之前,我會對她進行一次考核!」

「恩!」公孫落花點了點頭。

姬封沉吟了一下說道:「老祖,如今來到的人並不只有七人,而是十人,一方是七人,我們認為這七人的幾率大很多,是不是將另外三人驅逐?」

姬封說的七人自然就是林軒七人,他自動將小鳳妍給排除在外了,雖然在林軒眼裡小鳳妍已經是家人了,但是在外人眼裡,小鳳妍依舊是鳳凰,不是人……至於另外三人就是指忍組的三人了,至於那湊數的四個活死人也被姬封自動排除在外了……雖然忍組的人是自己的孫子帶來的,自己的孫子和落花的孫子一直有些爭鬥,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姬封還是站在了部落一邊……

「不必,給他們公平競爭的機會,如果連眼前的敵人都無法打敗,那麼他們也沒有資格繼承軒轅劍!」應龍擺了擺手,這卻是應龍在幫林軒他們了,之前進門之前的爭鬥應龍看在眼裡,如果現在將忍組的人驅逐,那麼林軒等人現在忙於軒轅劍和金晶就會暫時放棄忍組的人……

那麼忍組的人就會找機會躲藏起來,在空間門開啟的時候走出去……應龍從來都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的龍,對於自己人的幫助是不遺餘力的,他不能直接出手擊殺,但是他一定會給予便利,所以眼看著是在給他們製造麻煩,實際上卻是在給他們製造除掉忍組人的機會……

——

在聖山裡面進行密談的時候,林軒等人也在進行密談,七個大人加上一個小人聚集在一個屋子裡顯得有些擁擠,但是現在卻顧不得那麼多了,明天是他們十分關鍵的一天……

「現在情況對我非常有利,三位族老已經偏向了我們,並且我已經跟他們說過李馨的事情了,他們說會對李馨進行一次考核……」林軒拉了拉李馨的手說道。

「恩,那麼我們的隱患也消除了,林軒,你做的很好,忍組的人還以為可以用分身來拖住我們,打一個時間差,搶在我們前面,現在他們的先機已失,形式已經偏向我們了!」陸然拍了拍林軒的肩膀說道。

「血晶的作用想必李馨已經告訴大家了,之前來的匆忙大家沒有來的急融合血晶,我覺得我們都有必要先去融合血晶,之前我就是憑藉我九倍的增幅打動族老的!」林軒說道。

「恩……」張明點了點頭說道:「對於禁地我推算不出來,但是我隱隱覺得,如果我們沒有血晶的話,恐怕還是會進不去禁地,所以明天依舊會無功而返!」

「那我們跟族老說說,先去融合血晶,再開啟禁地?」楊晨問道。

「恐怕來不及了,族老們已經決定明日開啟了!」趙靜音說道。

「決定了也可以改呀,現在開個會都可以改時間的……」楊晨嘟了嘟嘴說道。

「不一樣的,開啟禁地對於這個古老的部落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我們只能明天進入禁地,然後弄清楚到底需要什麼條件然後再出來……我猜禁地不會那麼容易關閉,所以我們只要達成條件再進入就好了……」周佳鑫說道。

「恩……只能這樣了,我們達成不了,忍組的人一樣達成不了,他們比我們先到這裡,而且先到很多,應該沒有時間去獵殺妖獸來獲取血晶……可惜,我獵殺狼群的時候並不知道需要血晶,不然現在已經綽綽有餘了……」陸然有些可惜的說道。

「等等……」張明忽然說道:「林軒,你現在手裡有多少血晶?」

「我?」林軒手一翻,四枚血晶出現在了林軒手裡,這都是林軒沿途獵殺的,三枚物鏡十品,一枚物鏡十一品……

「嘿嘿……」張明又看向了楊晨……

楊晨面色古怪的拿出了兩枚血晶……正是之前小白找到的兩枚血晶……

「一二三四五六……唉……可惜,還少一個……」小鳳妍一個一個的數過去,頗為可惜的撅了撅嘴……

「哈哈……」看到小鳳妍的樣子,眾人哄堂大笑……

小鳳妍疑惑的看著笑的前仰後合的林軒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笑……

「小鳳妍真笨……你林軒大哥已經融合了血晶了呀……」李馨敲了敲鳳妍的小腦袋,笑著說道。

「唔……」鳳妍用小手捂了捂腦袋,然後又捂了捂臉……

「可是我們的血晶品質都不高……」周佳鑫皺了皺眉……這裡面品質最高的就是襲擊周佳鑫和趙靜音的那隻蛟龍了……可是也只有一枚罷了,其他的都是十一品左右的……

「沒關係,我們是為了開啟血脈技能,而不是為了靠血晶修行,我們的修行還是以源氣為主,當然如果可以在這裡用血晶將修為提升到天境也是極好的,我們可以提前一窺天境的秘密,這對我們以後非常有幫助……」林軒笑眯眯的說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林軒將之前公孫落花跟自己的講得那些跟大家普及了一下,果然一聽到可以在這裡達到天境幾個人眼睛頓時就紅了,這可是天境啊,就算是短暫達到天境也是好的呀……這可是地球人千年來的夢想啊……

「既然我們可以達到天境,為什麼不直接廢掉源氣,達到天境?如果我們都達到天境的話,我們第九小組,或者是華夏的龍組豈不是稱霸全世界?」周佳鑫皺著眉說道。

「眼前來看確實是這樣……」林軒沉吟了一下,可是要怎麼跟他們解釋這個事情呢?說這樣是最弱的天境?只能領悟一種天道?開玩笑,地球上有別的天境么?而且他們也不知道天境到底是怎麼回事,天境在地球上已經絕跡千年,足夠把一切傳承斷絕了……

或者說融合了這種血晶就不能達到道境了?別逗了,天境都是奢望,道境那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在地球上就是一個笑話……

還是說融合了以後不如源氣到達天境那樣可以長生不老?林軒相信,為了這一世的榮耀,眼前的這幾個人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廢掉源氣,更何況血晶到達的源氣已經可以大幅度延長生命了,已經可以保證幾世的霸主地位了,簡直就是不敢想的事情……

說到底還是地球人太久沒有出現天境了,以至於聽到跟天境沾邊的東西就瘋狂,嚴格來說,龍三遺迹確實是含有成為天境的秘密,如果讓龍組知道這裡可以量產天境,恐怕直接會派遣所有成員進來廢掉源氣,成為天境……

長生不老太遙遠,現代人已經將神仙打上了不可能的標籤,雖然修鍊者們多少會追求一些,但是好歹都是現代人……他們更加現實……而且根據華夏人一如既往的一強大就內鬥的傳統,恐怕如果龍組的成員都成為天境,那麼自相殘殺的將會十分嚴重……

「我們可以在這裡將血晶提升到天境,但是不必廢掉源氣,雖然出去之後我們會恢復到源氣的實力,但是我們是潛在的天境,如果事情到達絕境的話,我們可以直接廢掉源氣成為天境……我們應該更注重的是源氣達到天境,在血晶達到天境之後我們的壽命已經大幅度提升……」林軒如是說道,林軒實在是解釋清楚血晶天境一種天道和源氣天境多重天道那天差地別的差別……

「恩……」陸然沉吟了一下……說道:「張明來占卜一下吧,我們對天境的了解太少,不知道廢掉源氣好還是不廢源氣好……我主張還是不廢掉源氣,雖然天境誘人,但是源氣是我們實打實修鍊來的,更加上我們鑽研了許久,十分的熟悉,血晶我們還太不熟悉……」

眾人都將目光看向了張明,同時紛紛起身,給張明倒地方,片刻之後就只有張明坐在地面上了……對於陸然的要求張明沒有拒絕,現在的事情事關兄弟們的前途,雖然兄弟們不知道為什麼林軒會反對,但是林軒反對一定有反對的道理,和林軒接觸這麼長時間來,張明知道林軒絕對不會做毫無道理的事情……恐怕林軒還有些事情沒有說出來……

張明拿出了九片龜甲……這是很早之前林頓在一個古墓中發現的,後來送給了胖子,胖子又傳給了張明……

林軒第一次看到張明的氣勢……竟然是透明的,從裡到外透著一股玄奧艱澀的氣息……張明不斷的翻轉著龜甲,神情凝重……

「噗……」猛然間張明狂吐一口鮮血,只見張明猛地將手上的龜甲全部扔掉,趕緊拿出了生命泉水,猛灌了一口,這才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林軒看得都害怕……這比他在九水村那次服用的還多吧……不會暴體?這傢伙到底占卜了什麼東西……

不夠張明沒有說話,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再次占卜了起來,這次看來順利了許多,不多時張明深吸了一口氣,將龜甲全部收了起來,看向了林軒說道:「你說的是對的!」

——

這一夜彷彿註定有太多人失眠,忍組的人也在緊張的指定明天的計劃,恐怕在這些人中,真正能夠安然入睡的也只有現在在空間邊緣,尋找珍貴草藥並且融合血晶的格菱·亞瑟一行人……哦,不對除了那個倒霉催的姬實……

在部落的某一個角落裡……現在的忍組成員就被安排在這裡,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們知道他們或許會有麻煩了……但是等到了晚上依舊相安無事,他們的膽子漸漸的打了起來……

「百地君,龍組的人似乎已經達到部落了……」千葉伍仟盤坐在床上說道。

百地紅葉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說道:「看來是到達了,自從我的分身全部死掉之後我就知道了,他們很快就會來到這裡……」

「怎麼可能?那麼多分身怎麼可能被全滅,那幫人怎麼可能這麼強大?」千葉佐木驚叫道。

「全滅了就是全滅了,難道我會騙你么?」百地紅葉面色不悅的說道。

「晚輩不敢……」千葉佐木低下了頭,但是眼神中儘是不甘……也不知道是不甘心陸然等人的強大,還是不甘像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忍者低頭……他看不起忍者,認為忍者是偷偷摸摸的人,他也一直不已忍組的人自居,而是一直以武堂自居……

「千葉君……如果他們確定了龍組的人就是預言中的七人的話,那麼恐怕他們不會將我們放在這裡,就算不斬盡殺絕也一定會驅逐,而之前那個姓姬的小子還來通知明天讓我們準備好進入禁地,那麼很有可能我們還有機會……」百地紅葉說道。

「你是說,我們今夜不走?」千葉伍仟皺眉說道。

「不能走,金晶和軒轅劍干係重大,一旦被龍組的人得到,就算現在一時看不出來什麼,但是十幾年後龍組一定會誕生令整個地球顫慄的強者,到時候我們忍組就再也沒有翻身之地了……」百地紅葉厲聲說道。

千葉伍仟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我們機會很渺茫,但是我們一定要拼搏,就算是為此拼了性命也在所不惜,最差我們也要破壞龍組的人取得,我們拿不到龍組的人也別想拿到……他們來的人最高的只有物鏡十八品罷了……如果他們得到了金晶和軒轅劍,那麼……」千葉伍仟坐了一個砍頭的動作……

百地紅葉點了點頭,這個是他們擅長的,特別是暗殺,是忍組的拿手好戲……

「為陛下盡忠!」百地紅葉嘶聲說道。

「為陛下盡忠!」千葉伍仟同樣說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地紅葉和千葉伍仟已經做好了拼掉性命的準備,這裡面包括拼掉性命去爭取軒轅劍,如果得到軒轅劍那麼就會得到軒轅分部的支持,得到這隻強大的部落支持的話,那麼不論是龍組還是圓桌騎士都不足為慮……

當然如果事不可為,就算是拼掉性命也不可為的話,那麼也會立刻放棄,轉而施行第二套方案,也就是為了刺殺林軒等人不惜拼掉性命……

——

「我剛剛先是推測源氣到達天境和血晶達到天境哪個對我們未來更有利一些……結果我現在的實力太低,受到了反噬,差點小命不保……」張明拍了拍胸口表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一跳路不通我走了另一條路,我直接印證林軒說的話的正確性……結果顯而易見,林軒所說的正是我們最正確的一條路,不要放棄血晶,但是同樣不能放棄源氣……而且要以源氣為主……」張明如是說道。

陸然點了點頭,最終拍板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依林軒所說,先融合血晶,然後找機會將血晶提升到天境,這樣一來我們在這一方天地裡面就擁有了天境的實力,有如此實力,忍組就不足為慮,只能引頸受戮!」

眾人點了點頭,出去之後的事情先不去想,現在首要目標就是融合血晶,拿下金晶,繼承軒轅劍!然後殺掉所有進入的忍組成員……

「另外……」周佳鑫沉吟了一聲說道:「出去之後,關於血晶的事情我們只說他能夠覺醒血脈技能好了!」

其他人怔了一下,眉頭稍皺,不過很快眾人就舒展開了眉頭,一時間竟然沒有人說話,天境的誘惑是致命的,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他們一樣可以忍住,畢竟不是現在地球上沒有一個天境……起碼人類沒有,那麼誰是天境誰就是主宰……到時候為了只要有一個人廢掉源氣成為了天境,那麼他們就必須也廢掉源氣……

「老爸他們也不能說么?」李馨弱弱的問道。趙靜音將李馨的肩膀攬了過來,輕輕的揉了揉李馨的頭髮沒有言語。

「告不告訴老爸們……就由軒轅劍主決定吧……」陸然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繼承軒轅劍的只能有一個人,那麼就由他決定吧!」

「嘿嘿,林軒啊,我們這裡可就是你用的是標準的劍,楊晨丫頭雖然也是劍,但是她修鍊的是刀法,看來看去也就你合適了……」周佳鑫捅了捅林軒說道。

林軒笑了笑沒有說話,說實話現在林軒卻是是缺一把趁手的兵器,如果林軒只是普通的修鍊者,那麼雙龍劍還可以用,但是林軒有了劍域……雙龍劍差劍域太多了……

「好,就這麼定了,大家各自拿一枚血晶去融合,然後該睡覺的睡覺,該修鍊的修鍊,今天勞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明天還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陸然拍了拍手,大家走出了房間,四散回房了……

這件小屋子和外界的別墅很像,上下兩層,所以房間足夠,是公孫木的房子,公孫木被公孫落花打發到公孫葉的樹屋去了,這一座房子就留給了他們……

其他人都回房了,但是林軒拉著李馨,李馨抱著小鳳妍留了下來,之前他就感覺李馨似乎有什麼事情沒說出來,現在大家都走了,也是時候說了……

李馨嘆了口氣,將之前被降頭師襲擊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林軒摟著李馨和小鳳妍心中頗為自責,一開始自己直接帶著她們來就好了,就是自己的自作聰明差點讓李馨和鳳妍失去了生命……自己算到了妖獸,卻沒有算到人,這一片森林中人的威脅要遠遠大於妖獸……

「不要自責了,我們這不是好好的么……」李馨笑著摸了摸林軒的臉龐說道。

「恩……」林軒輕輕的點了點頭,在李馨額頭上輕輕一吻,輕輕的拍了拍李馨的肩膀說道:「今晚睡一覺吧,需要我陪你么?」

「不用啦……」李馨紅著臉輕輕的咬著嘴唇。

「唔,姐姐臉紅嘍……」小鳳妍一拍手笑道。

「呀,小鳳妍敢取笑我……」李馨使出無影手猛搓小鳳妍的頭髮……

看著笑鬧到一起的李馨和小鳳妍,林軒忽然感覺到心中一片輕鬆,不論身在何處,不論有多麼疲憊,彼此在一起都會感到無比的輕鬆……

「嗡!」林軒體內的源氣開始奔騰了起來,即使是剛剛突破過,此刻林軒再次站在了突破的邊緣,果然道聖者就是一群不能以常理看待的東西……

林軒輕輕的閉上了眼睛,一股寧靜在林軒心中流淌,源氣快速的運轉了起來,不一會便完成了突破……物鏡十三品,林軒舒展了一下身體,剛剛晉級讓林軒有一種極為充實的感覺……

小鳳妍已經不止去向了,大概是被李馨打發回了房間,只是李馨為什麼那麼愕然的看著自己,也是自己剛剛突破過,這就又突破了,確實是挺讓人感慨的……

「小軒軒,我本來是想讓你幫我護法的,沒想到我先幫你護法了……」李馨撅了撅嘴說道。

「幫你護法?」林軒張了張嘴:「你要突破了?」林軒欣喜的問道。

「恩!」李馨點了點頭,說道:「我的晉級會有些動靜,幫我維護一下!」

「好!」林軒點了點頭,走出了房間,反手關上了房門,心中頗為感慨,在行動伊始就雙雙突破,看來是個好兆頭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