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裡又是哪裡?」大美再次問道。

「我,我不知道。」

莫柒柒的回答在大美的意料之中。

「莫柒柒,你要明白,他同你說的所有話都是假的。賀州早就死了,兩年前就死了,你遇見的賀州,只是一個外星人。和我一樣。」

大美感覺自己已經無力了,莫柒柒是還在介意她嗎?!

「我,現在知道了。你放心,我會相信你的。」

莫柒柒說的極為真摯,而在大美看來,她只是相信秦楠,然後連帶著相信她罷了。

「那,那裡是哪裡。」大美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被耗盡了,聊個天怎麼那麼累呢!

「我帶你們去吧。」

莫柒柒說著,視線卻是望著樓下沙發上坐著的秦楠於屹他們。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磨磨唧唧半天。快點走吧。」

大美可不在乎她是因為誰而答應帶她去那個地方,只要能去,什麼都無所謂。

「秦楠,於屹,莫柒柒要帶我們去個好地方。你們把防護武器都帶上,可能會有危險。」

大美大步走下樓梯,完全不給莫柒柒任何反悔的機會。

「那就一起巡夜吧。」

而大美的話,正如秦楠的意,更何況最近巡夜正是缺人手的時候。

「楠哥,巡夜的話,我也要去嗎?」於屹小聲的問,卻被秦楠直接忽略。

「巡夜之後研究所會給學校一份說明書,你們以後都不用去學校上課了。」

秦楠說著便拿出手機開始編輯信息,而其內容就相當於給所里打的報告:於屹和莫柒柒兩個人開始加入巡夜。

消息來的也極快,幾乎可以說是秒回:同意。

「好了,出發吧。」

秦楠說著就往外走去,根本沒給於屹開口說話的機會。大美就不用說了,能不用去那個什麼大學,她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了。

一行人開始了巡夜之旅。

巡夜,很簡單。在晚上巡邏,以防外星人傷害地球人類。

車子跟著莫柒柒的指示開著,從大路駛向偏僻的小路。

一路上大美一邊告訴秦楠路線,一邊同他講起「衣服」的事來。

「林羽和賀州兩個人想必你們也都清楚了,他們兩個人早在兩年前他們失蹤的那一刻開始,就死了。他們的身體被來到地球的外星球人給佔領了。」

大美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但是兩年的時間,一般外星球人的身體早就和他們佔領的身體融為一體了,而像他們這樣把身體當做衣服一樣換的,其異能力量肯定很強。他們的身體恢復力更是少有的強悍。」

「衣服?」秦楠不等大美全部說完,就提出自己的問題,這個衣服是他認為的衣服嗎?!

「對,衣服。就是說,他們還有其他備用身體。而一般情況下,外星球人來到地球,只能有一個身體。」

大美對於秦楠的提問並沒有任何不滿,畢竟,這本身就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而要養這種身體得需要極多極寒的陰氣,所以,必須得有極多鬼魂的存在。而能讓身體養護的如此好的,只能是身體本身的主人魂魄呼出的陰寒之氣,才可以讓身體養護的這麼好。」

能讓莫柒柒看了相信賀州的地方,她想,定然和那些鬼魂有點關係。

「……」

車內安靜的嚇人,秦楠眉頭緊鎖,於屹則是呆愣著。

「那林羽和賀州身體里的外星人呢。」秦楠心頭猛然一跳,衣服留下了,那人呢!

「當然躲進了那群黑衣人的身體里了。在一定的時間內,外星球人可以共用一個身體。」

大美看著秦楠一臉驚訝的表情,她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說的有點多了。

「你們不知道嗎?」

果然,回應她的只有搖頭。 葉佳倩拉著她的手,「你放心,孩子我會照顧好,可你,你一個人跑那地方去,我怎麼放心!」

喬安夏很認真的看著她,「媽,我會照顧好自己,但你必須聽我的,寶寶必須你親自帶,任何人都信不過,尤其是凌若冰,不能讓她碰孩子,可以嗎?」

「若冰她……」葉佳倩還是更疼愛自己親生的,「好,我不會讓她碰寶,連靠近都不可以。」

「還有,媽媽,我不放心龍老爺子,我現在沒時間去跟他告別了,也免得他傷心,我懷疑龍夜斐有問題,你有空讓哥經常到龍家去看看,一定要去。」

葉佳倩嚇了一跳,「你懷疑龍夜斐有問題?為什麼?」

喬安夏也說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種感覺吧,媽,相信我的直覺,下午你把龍九叔找來,把我跟你說的話告訴他,現在的龍家,我只能相信他了。」

「好,我等會就聯繫他。」葉佳倩雖然沒搞清楚,但這是喬安夏交代的,她一定會去做,「還有什麼?」

喬安夏暫時還沒想好,「沒什麼了,就這些,媽,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寶寶就辛苦你了。」

朝著葉佳倩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我都還沒孝敬過你,就讓你為我做這麼多。」

「傻孩子。」葉佳倩扶起她,「夏夏,寶寶是我的心頭肉,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我一定會保護好他,照顧好他,你自己要小心啊,媽媽找了你二十年,再也不能讓你有任何閃失了!」

喬安夏和她擁抱著,「媽,我會小心的,但我一定要找到龍夜擎,否則,我不會回來。」

葉佳倩有種不好的感覺,如果龍夜擎已經不在了,她怎麼找?但這個時候她不能說出來,免得讓喬安夏心更亂,「夏夏,寶寶還沒斷奶,你這麼一走……」

喬安夏的奶水不多,好在一直都混合餵養的,「寶寶會喝牛奶的,媽,辛苦你了。」

「別這麼說,夏夏,媽媽心疼你。」葉佳倩想哭不敢哭。

喬安夏硬撐著吃了點午飯,抱著孩子一臉不舍,「媽媽,你記住我的話,一定不能讓凌若冰碰我的孩子,碰一下都不可以。」

葉佳倩明白她的心思,「我記住了,放心,夏夏,如果我學校有課,我就讓保姆帶上寶寶跟我一起去。」

「好。」喬安夏這才放心,回房間收拾好東西,把龍夜擎送給她的婚戒,那顆藍色之星用一根紅繩穿好掛在脖子上,身上穿著風衣,塞入衣服中不會被別人看出來。

吃過午飯後,葉佳倩開車送她去機場,又是一番叮囑,喬安夏讓她趕緊回去照顧孩子。

還要一會上飛機,喬安夏找個僻靜處撥通了秦牧的號碼,確定他身邊沒有其他人才說道,「一定要小心龍夜斐,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種感覺。」

秦牧暫時還沒發現龍夜斐有問題,況且人家是龍家大少爺,是龍夜擎最信任的大哥,他也不能去懷疑,跟喬安夏安撫了幾句,「好,我會小心的,你更要小心。」

喬安夏上了飛機,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心中湧上一股惆悵,龍夜擎,我來了,希望你就在某個地方等著我,我一定會把你帶回來。 沈前是突然驚醒過來的。

冷風吹得沈前的皮膚生寒,而此時的沈前,一臉懵逼。

我是誰?我在哪?我瘋了?

沈前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做夢,因為如果沒有感覺錯的話,此刻的他,正一絲不掛的躺在樓頂的天台上,且渾身酸疼……

但地面異常真實的生冷觸感,以及手邊一些黏糊糊的東西都在提醒他,這不是夢。

沈前猛然坐了起來,但過大的肢體動作差點讓他向前栽倒。

這分明是身體力量驟然增加帶來的不適應的癥狀。

這種經歷沈前有過一次,所以還有些印象,只是那一次的感覺遠沒有這一次來的強烈。

可是……怎麼會?

他看向四周,衣服被脫下整整齊齊的疊放在一旁,天台的地面上有不少污垢,似乎都是從他體內排出去的。

而在數米之外的地方,一口鐵鍋架起,鍋里很乾凈,但能聞到一股頗為刺鼻的藥味。

沈前不僅身上疼,腦海中也還殘留著一些刺痛,此時已經天光大亮,而沈前最後的記憶就是在家裡昏睡過去,所以……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些模糊的記憶浮現,沈前依稀記得自己在腦海里聽到了一堆奇怪的聲音,什麼系統和掛機來著。

當沈前想到「系統」的時候,猝不及防之間,他的意識之中出現了一個由光影組成的面板。

這個面板很被劃分出了不同的區域,而最顯眼的就是那正中的「掛機記錄」,此刻還閃爍著微光。

在沈前意識集中過去之後,「掛機記錄」被放大,下一刻,沈前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排書架。

整個書架空空蕩蕩,只有最上面的一排的最左側有一個文件夾。

文件夾的表面標註了一串數字「22970308」,正是昨晚的日期。

當沈前意念再度集中,文件夾被打開,一行文字浮現出來。

「備註:本次掛機無戰鬥經驗,無訓練記憶,為節省能量,除『製藥』部分僅留下文字記錄供宿主瀏覽。」

沈前有些懵,但憑直覺也知道自己變化的原因多半就來自眼前的「掛機記錄」,於是他繼續看了下去。

「你從床上醒來(19:22)

你出了門(19:23)

你打車抵達了南門河(19:38)

你無力支付車費被司機打了一拳並踢了一腳,受了輕微傷(19:40)

……」

沈前:「?」

等等,什麼鬼?

我怎麼就被人打了?

「……

你在武定橋南80米處的地方跳入了南門河(19:43)

你從河底深處採集了一株七味子(注1)(19:47)

你來到了南河路的華夏大藥房(19:59)

你選購了九味地黃丸、當歸、丹參、紅鹿皮等藥材(20:02)

你無力支付藥費且賒賬失敗後放下藥品離開了藥店(20:05)

……」

沈前的嘴角一抽,需要不斷提醒我很窮嗎?

但沈前也有些好奇。

不管這系統想要配製的是什麼藥劑,從他身體的變化來看,應該是成功了,那麼買葯的錢到底是哪來的?

於是沈前繼續看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