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都要逢針的,縫針了肯定會留下疤痕的。」

「雖然,你身份尊貴,是副市長的夫人,還是蓉城七中的校長,正處級別,但你這臉上留下了疤痕,看你怎麼見人。」

……

這群闊太美婦,雖然一個個臉上都表現出關心的神色。但是心裡,卻不知道在說著什麼話呢。

隨著華新替舒蕾蕾拆掉了臉上的紗布之後,傷口的情況,頓時就暴露在了眾人的眼前。

「你看!」

華新隨手拿出了一個鏡子,遞給了舒蕾蕾。

鏡子裡面頓時就出現了舒蕾蕾臉上的情況,她的一張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疤痕,甚至那道傷口的位置,還比其他位置要白要嫩!

「哇!」

「一點疤痕的樣子都沒有!」

舒蕾蕾左看看右看看,不由驚喜的說道。

「是啊,一點疤痕也沒有,這太厲害了吧。」

「被砍了一刀,還能恢復成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奇迹啊。」

「從來都沒見過這麼厲害的醫生,祛疤這麼厲害!」

……

一群闊太美婦見到舒蕾蕾臉上的情況,不由震驚的道。

「我看看。」

「讓我仔細看看。」

……

一群闊太美婦紛紛圍攏了過來,仔細的打量著舒蕾蕾臉上的情況。確實看不出一點點的痕迹,除了皮膚白嫩一點,簡直完美無瑕。

「太厲害了。」

「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來也。」

「是啊!」

https://tw.95zongcai.com/zc/36020/ 一群闊太美婦就不由看向華新。

「華醫生,你太棒了。」

小白老婆,我的飯呢 「真是太厲害了。」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看向華新,一是心裡驚訝,而是在舒蕾蕾面前表現著。

「小意思!」

華新淡淡的打了一個響指,旋即就遞給了舒蕾蕾一個藥膏:「舒姐,這個是生機膏,就是替你治臉的葯,你塗在其他位置,就可以讓其他位置和那道恢復過來的位置一樣,白皙嬌嫩。」

「真的么?」舒蕾蕾連忙接了過來,不由感謝的道,「謝謝華老弟。」

「嘿嘿,我給你拆其他的紗布!」華新旋即就撩開了舒蕾蕾的小腹,小腹上同樣纏著繃帶,當繃帶被拆掉之後,那平躺光滑的小腹頓時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婚不可欺 「舒姐,你看!」華新不由示意著舒蕾蕾。

「天啦!」舒蕾蕾看向自己的小腹,那個位置被人給捅了不知道多少刀,現在經過華新的治療之後,連一點手術后留下來的痕迹都沒有,這簡直都沒有聽說過。

「天啦。」

「舒姐姐,你這肚子真的經過手術么?」

「是啊,連一點點的手術的痕迹都沒有,都沒聽說過做了手術,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來的。」

「連妊娠紋都看不見一點點,就像是少女一樣的平坦光滑。」

……

一群闊太美婦見到舒蕾蕾平坦光滑的小腹,頓時驚叫了起來,紛紛撫摸著。

「這真是……太神奇了,我刨婦產的疤痕也沒了。」舒蕾蕾也是震驚的看向自己的小腹,畢竟之前,自己生孩子的時候,是經過刨婦產的,這個時候,小腹上面連刨婦產的痕迹都沒有留下任何一點點,更別說那些妊娠紋了。

「什麼?」

「破腹產的疤痕都沒了?」

「還有妊娠紋也沒了。」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震驚的看向華新,眼中充滿了灼灼的神光一般。

那個女人不愛美,那個女人不希望自己身著比基尼的時候,那平坦光滑的小腹成為吸引他人的本錢啊,讓自己倍添自信。雖然她們家室顯赫,資產幾千萬上億,但卻治不了身上留下來的一些疤痕,比如身上的妊娠紋,刨婦產時候留下來的疤痕。

「華醫生,你什麼疤痕都能祛除么?」

「是啊是啊,連妊娠紋也可以嗎?」

「那雀斑呢,黑痣呢?」

……

一群闊太太美婦不由嘰嘰喳喳的看向華新,恨不得把華新給吃了似的。

「自然可以!」華新笑道。

「天啦。」

「太好了。」

「這下我有福氣了。」

……

一群闊太美婦驚聲道。

「那華醫生可以給我們治治么?」

「是啊,是啊。」

「我當年生孩子的時候,也是破腹產,肚子上留下了一道疤痕,很是難看,連泳衣都不敢穿呢。」

「還有,我當初生了孩子,肚子上和大腿上,到處都是妊娠紋,現在根本就消除不掉呢,難看死了,老公都嫌棄我。」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沖著華新嘰嘰喳喳的詢問著。

「可以可以,都可以。」華新笑道,「不過得等我去配藥,你們再找個時間來,我給你們治療。」

「太棒了。」

「這次真是來對了。」

……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興奮的道。

而這其中,便有一名闊太美婦眼睛亮了起來。

她便是曾經去張副市長家裡做客的蓉城十大富豪之一趙國棟的老婆彭媛媛。

「如果華醫生這葯,真有他說的那麼好,那麼神奇,這裡面的商機不容忽視啊。」趙國棟就是做醫藥產業的,蓉城市領域內最大的醫藥大亨,資產過億元,她的老婆彭媛媛可不像其他闊太美婦那樣胸`大無腦,而是擁有著敏銳的商業眼光。

世界上哪有女人不愛美的,尤其是那些身份越是尊貴的女人,在自己身上投資的錢越多。所以美容院,SPA之類的如此大行其道,就是原因之一。

而這其中自然不乏像彭媛媛之類的闊太美婦,眼睛也是一亮,不僅僅只關注自己的美,也能因此通過這些闊太美婦的瘋狂看到裡面巨大的潛力。

「華醫生,留個電話吧。」

「是啊是啊,我們就可以找你了,看你什麼時候能夠把葯給配出來。」

一群闊太美婦不由沖著華新索要著電話。

「好!」

華新自然是不無不可。

不過,不是他手中沒藥。而是這葯雖然只是他隨手為之,卻也不會這麼隨手就送出去。於是,一個個闊太美婦紛紛記下了華新的電話,並且撥打了過去。

「OK!」

「等我配好了葯,再一個個聯繫你們。」華新笑道。

(本章完) 「什麼?」

「你說你去看舒校長的時候,遇見了華醫生,他拿出了一個生機膏的葯,祛疤效果堪稱神奇,手術之後連一點點的疤痕都沒有留下,甚至還能美白肌膚?」趙國棟接到自家老婆彭媛媛的電話,震驚的道,「如果按照你這麼說,這豈不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嗯,我親眼所見,舒姐姐的身上連一點疤痕都沒有!」彭媛媛點頭。

「嗯,你第一時間告訴我很好,我同華醫生也還算有點交情,同張市長更是哥們,有這成關係,豈能拿不到華醫生手中生機膏的生產權力!」趙國棟興奮的道。

不止彭媛媛一位闊太美婦看到了其中的商機,其他闊太美婦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機,紛紛把電話撥打了出去。

「好了,舒姐,你已經完全康復可以出院了。」華新同舒蕾蕾交代了一聲,同其他闊太美婦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高幹病房。

……

華新離開高幹病房不久,便接到了趙國棟的電話。

「華老弟啊,還能聽出我的聲音么?我是你張哥的好哥們趙國棟啊。」趙國棟熱情的同華新攀談著。

「哦,原來是趙老哥,你好。」華新隨口道。

「我太太今天去看嫂子,聽說你配置的葯給嫂子治療,連手術留下的疤痕都可以取掉,這簡直就是神奇啊,不知我們上次說的事情,你考慮了沒有,你這個生機膏就很不錯,擁有很大的市場潛力,商機無限啊。」趙國棟興奮的道,「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談談,看看如何運作。」

「哦……」華新瞭然,「趙老哥真是娶了個賢內助啊,這商業眼光這麼不錯。」

「嘿嘿。」趙國棟自傲的笑道,「那你覺得如何?」

「自無不可!」華新隨口應道,「但是想要量產,還得需要一些時間。」

「時間沒問題,但是我們可以先談談!」趙國棟興奮的道。

「OK,你來醫院找我!」華新同趙國棟說道,隨後隨意閑聊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

「老闆娘,你這是促銷第七天了吧,以後怕是吃不到你這鎮店名菜了。」天下第一食坊內,唐裝老者沖著葉婷笑道。

「穆老可以隨時來品嘗啊,天下第一食坊隨時歡迎您!」葉婷滿面春風的道。

「吃不起哦,10一份,我這家底可折騰不起。」唐裝老者搖了搖頭。

「穆老,您說哪裡話,一看您就是有身份的人。」葉婷笑道。

「太貴嘍。」唐裝老者搖頭,「老闆娘你先忙去吧。」

「好嘞。」葉婷沖著唐裝老者點了點頭,唐裝老者同其他食客一樣一連七天風雨不斷。身後總是跟著一個青壯青年顯得異常顯眼,雖已經年邁,但脊梁骨挺的筆直,氣勢沉穩,便入了葉婷的眼招呼著。而唐裝老者自從吃了華新提供的靈材級別的食材之後,過去的陳年頑疾近期發作疼痛的情況都少了許多,不由對此食材能緩解自己的陳年頑疾很是驚奇,同時心中也充滿了好奇,只是一直未曾見到提供食材的主。

「老闆娘,把你這裡的鎮店名菜來一份。」這時,一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陪著一名大腹便便,手持翡翠玉球不斷轉動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不好意思,今天的促銷配額已滿。」葉婷沖著兩人歉意的說道,「如果兩位先生想要品嘗,那就沒有優惠了。或者等本店下次促銷的時候,不妨再過來品嘗。」

「10一份,這價格倒是蠻高的,你這小店承受的住么?」西裝男子挖苦的說道。

「……」葉婷聞言,不知該如何介面。旋即看向手持翡翠玉球的中年男子看了過去,他明顯才是主事人,「先生,您看需要麼?」

「10一份雖比五星級甚至超五星級大酒店的國宴級名廚的一席菜肴還要貴,但只要你這菜肴真能對得起10這個價格,就是來一份又如何?如果不值10一份,那就……」雖然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沒有說出來,但言語之中的威脅恐嚇的意味很是明顯,且銳利的眼神掃了葉婷一眼。

「好嘞,保管讓你覺得物超所值!」葉婷直接無視了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的威脅,笑容滿面的點頭道,「兩位先生這邊請,我這就給您準備去!」

能一次拿出10塊品嘗的,絕對是大主顧。

葉婷對華新拿出來的食材,很是自信。

「這個人,我怎麼好像在哪裡看見過的樣子。」

「是啊是啊,這麼叼啊,10塊啊就這麼隨便吃出去了。」

「土豪,大土豪。」

天下第一食坊里,那些食客見到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出手如此闊綽豪氣,氣派十足,不由紛紛掃了過來。

「我記得,我在哪裡看見過了。」

「這不是錦繡集團,號稱蓉城市的美食大亨的金貴榮。他白手起家,從做廚師開始,然後做出了自己的餐飲連鎖加盟店,最後生意越做越大,從餐飲到酒店都有他的身影,號稱有上億的身價呢,難怪這麼土豪,10塊一份的天價菜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吃出去了。」有喜歡美食的客人從美食雜誌上看見過金貴榮的採訪道。

「難怪,難怪。」

「連我們市裡的美食大亨都被吸引過來品嘗,看來這天下第一食坊的老闆老闆娘要發達了。」

……

一邊的食客不由小聲的議論著。

「你沒長眼睛啊,看見人過來了,你還把路給擋著。」金貴榮身邊的西裝男子領著金貴榮就向著穆老那一座走了過去,卻被唐裝老者身邊的青壯青年給攔住了。

「這裡已經有人了,請你另外選個位置!」青壯青年小鄧指著唐裝老者身後的位置,示意金貴榮兩人另外再選。但是,整個天下第一食坊空間本就狹小,這個時候,除了這個位置的空間要大一點,其他地方要麼沒位置,要麼擠的要死。

「這裡位置是你家買的么?我們就不能坐了么?」金貴榮身邊的西裝男子白了青壯青年小鄧一眼,伸手就推搡著青壯青年道,「讓開!」

只不過,西裝男子隨手推搡著青壯青年小鄧,卻根本推之不動。

「小鄧!」直到唐裝老者開口之後,青壯青年小鄧才不甘不願的退後了一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