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陣基?」王八羔子困惑傳音。

「一個陣法,有陣眼,也有陣基,陣基就是周圍那無窮無盡的元力,他站的那地方,那塊岩石居然就是陣基所在,而且數千年過去了,陣基早有鬆動,他運氣還真好。」

「可是陣基周圍的元力怎麼會消失?」任古龜活了這數千年,此刻也困惑了。(未完待續。。) 黃雲沉浸在虎嘯劍訣中,腳底下岩石已經出現了裂痕,正是陣法的陣基,幾千年過去了,這陣基早有有所鬆動,這五個月黃雲在上面打坐修鍊,甚至平常施展劍訣,早就對岩石產生了衝擊力。

一天又一天。

終於在這一天出現了裂縫,即觸動了陣法的陣基。。。鋪天蓋地的元氣源源不斷,將黃雲團團包裹住了,而後盡皆被圖騰吸收,光芒也越來越盛。

「這。。這。。。太快了,消失得太快了。」古龜瞪著王八眼。就幾十秒啊,這陣法世界內的元力就消失了一小半了。

「怎麼回事?究竟怎麼回事?」

岩石上。

「三五十年。。三五十年。。」黃雲咬著牙一劍劍劈出,劍光連閃,忽然他臉色一變,他感覺自己的劍,即便很隨意的一劍,都劈得空間連連顫抖,遠遠超過自己本身的力量,這種力量以前也出現過,是在圖騰第一次進化時。

僅僅一劍。

就有七級接近八級的爆發力。

「難道?」黃雲臉上出現一抹振奮之色。

呼哧呼哧~

周圍元力鋪天蓋地,化作了道道龍捲風,被黃雲胸口的圖騰吸收進去。

「是圖騰,圖騰要第二次進化了。」黃雲目光大亮,他也來不及想周圍怎麼會出現這大量元力,身子一閃就消失在岩石上了,幾個呼吸就到了古山前。

「快,前輩,準備好,我要破鎮壓大陣了。」黃雲連喝道。

「破陣?」古龜一怔。

「快快,前輩你準備好了,我快憋不住了。」黃雲急切吼道,他已經感覺到了,一道道元力被圖騰吸收。元力又經過他的奇經八脈,這剎那的力量提升太。。。太逆天了,可提升的快,消失的也快。

這才幾個呼吸就開始減弱了。

「你來吧。」古龜也回過神來,凝重傳音。

同時龜殼之上,一道道神秘條紋也出現了,正是龜殼之力,這龜殼之力是它們族的神通之一—護體神紋,可最大程度減弱破壞力,修為到了古龜這種程度。護體神紋的護體能力遠遠不是王八羔子能比得了。

「好,我來了,王八羔子你閃開點。」黃雲連叮囑,當即他再不遲疑,右手緊緊握著虎嘯劍,就那麼一劍劈了出去,一劍出,那殘留在經脈內的力量盡皆宣洩而出,虎嘯劍周圍出現了數道元力漩渦。空間更是連連震顫。

「給我破。」黃雲大吼。

恐怖的一劍。

巔峰武者的一劍。

砰!

虎嘯劍劈在了古山山壁之上,那巨大的元力漩渦與古山轟然相撞,就像龍捲風和建築物碰撞了,發出呼呼呼的聲響。而在這一劍的刺激下,四周山壁之上,一個個金色符號再度出現了,化作了一個鎮壓陣法。

狠狠鎮壓而下。

古山下。

「啊。」古龜王八眼中出現了痛楚之色。金色符號一出現,就代表鎮壓之力最大化了,即便是古龜。也被折磨得痛哼出聲,龜殼上神秘條紋也變淡了,可它卻是強忍著。

「破破破。」古龜軀體變得足足十丈大,全身力量都爆發了。

鎮壓之力和古龜修為實際上是處於一種平衡狀態的,黃雲這一劍更像是打破了這種平衡,讓古龜有了一絲反抗之力。

「破啊。」古龜十丈大的軀體往上發力,一種種神通之力盡皆浮現了,拚命衝撞古山,衝撞鎮壓之力,這種衝撞一直持續了三天,三天後,古山山壁上,其中一個金色符號終於消散了。

。。

。。。

三天了。

黃雲昏迷整整三天了,自從劈出了那一劍,他就昏過去了,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終於在今天清醒。

「那一劍。。。」黃雲心有餘悸。

那一劍威力太大了,他丹田根本承受不住,僅僅一劍,差點將丹田都撐爆了,也因此黃雲昏迷了整整三天。

「圖騰。」黃雲臉色微變,連看向胸口圖騰,他心中明白,自己能劈出這恐怖的一劍,都是因為圖騰,宣武曾經說過,圖騰可進行六次進化,每次進化都要吸收海量元力,進化時會有元力殘留在經脈內。

他能劈出這一劍。。

就是因為那些殘留在經脈內的元力。

「第二次進化?不知進化成功了沒有?還有那一劍,破開古山一個缺口沒?」黃雲忽然有些緊張。

林氏府邸。

黃雲消失已經五個多月了,林氏族人剛開始還在假山周圍尋找,後來確定黃雲被隱蔽陣法傳到別處后,就不再尋找了,他們也不知那隱蔽陣法是什麼陣,更不知黃雲是死是活。

玄武宗老宗主問起黃雲下落,林琅當然是實話實說,還把老宗主惹怒了,損失了八名優秀族人,不僅沒得到一百塊元石,還被老宗主罵了個狗血淋頭,林琅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對黃雲的恨意也更深了。

這一天,林氏府邸非常熱鬧,飄渺一支和林氏交好的幾個家族盡皆來訪了,緊挨的楊氏,西北的孫氏,再遙遠些的古氏,三大家族盡皆來訪,這四個家族都位於飄渺一支下,卻和玄武宗交好。

平常也多有來往。

一巨大假山下。

林琅以及另三名中年人盤膝坐在蒲團上,正是楊氏,孫氏,古氏三大家族族長,四大族長坐在假山下,相互笑談著。

「林琅,老宗主讓你去殺那黃雲,殺了沒有?」一禿頂中年人看了林琅一眼,笑道,此人正是孫氏家族族長—孫頹,和林琅一樣,也是一名五級武者,包括另外兩個族長,也都是五級武者。

「別提了,讓那黃雲跑了。」林琅一臉鬱悶。

「哦?你林琅親自出馬斬殺,那黃雲都能逃掉?」孫頹眉頭一挑。

「一言難盡啊。」林琅搖搖頭,他能說實話嗎?說自己斬殺黃雲時觸動了自家的隱蔽大陣,將那黃雲傳到未知之地去了?這還不讓這幾個傢伙笑死。

「好了,不說這了,說正事吧,這次叫你們來,可不是談這的。」林琅淡淡道。

聞言,楊氏孫氏古氏三大族長點點頭,臉色盡皆凝重幾分。(未完待續。。)

ps:忙到現在還是趕出一章,今天事情比較多,見諒。 假山下,四個族長盤腿而坐。

「我前幾日發現了一個古老惡族,此次邀你們前來,是讓你們同我一起去除掉。」林琅掃視著三人。

這三人中,除了孫頹外,另外兩人一個一頭紅髮,一個一頭鶴髮,紅髮中年人是古氏族長—古雲天,鶴髮中年人則是楊氏族長–楊遷,三人都算特徵分明了。

「古老惡族?」楊遷臉色一變,孫頹古雲天也連看向林琅,他們當然知道古老惡族,和他們古氏孫氏一樣,是自古流轉下來的人族部落,不過這所謂的惡族卻是專門針對人類發展,阻止人類進步的。

放在地球上就是恐怖`分子。

在幾千年前各族璀璨,部落崛起時,大漠域出現了三大惡族。

這三大惡族底蘊驚人,族內強者眾多,他們聯合出手掃蕩了無數部落,卻是想在大漠域制定出他們自己的規則,規則?就是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類似一方主宰的那種,也因此在飄渺大陸犯下了滔天大罪,最後被大漠域無數人族部落聯合壓制,終究還是沒落了。

三大惡族太過強勢,不少部落元氣大傷,也跟著沒落了。

孫氏,古氏,楊氏,林氏就是因此沒落的。

「他們如今也沒落了,而且他們的罪行已經被古域洪荒域記載了,我們若除掉他們,門派點必然大漲,甚至幾百點都有可能。」林琅聲音帶著誘惑。

門派點?

殺一個罪惡滔天的凶獸,最多最多也才三十點,幾百點?這可是非常多的。

「你怎麼發現那惡族的?」孫頹困惑問道。

一般像這種惡族沒落後,都會隱藏在某地休養生息,等再次崛起了才會出現。

「倒多虧了那黃雲,為了追殺黃雲,我派族人四處查探,無意中發現的。惡族就躲在東北方那菩提山下。」林琅哼道。

「你們好好想想,滅了那惡族,我們就能得到幾百門派點,將來門派點上去了,甚至可能發展為黃級勢力,但是如果你們怕死,不敢去,一旦被別的大族搶先了,想後悔都來不及了。」林琅盯著三人。

三人盡皆皺眉。

門派點的確誘人,可那是惡族啊。惡族內部本身就人才濟濟,族人驚才艷艷,如今幾千年過去了,誰知道他們發展到什麼地步了?萬一。。。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去。」楊氏族長楊遷率先咬牙。

幾百門派點?這誘惑太大了,甚至這還是四個族氏聯合出手,若是一個大族或者黃級勢力出手滅了那惡族,門派點少說也有一兩千點了。

「楊族長已經答應了,你們呢?」林琅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向另外兩人。

孫頹古雲天沉吟片刻,最終也是咬牙點頭。

「為了門派點,我等豁出去了。」

門派點就是這些沒落部落崛起的希望。

。。

。。。

鎮壓大陣內。

黃雲查探著胸口圖騰,精神力呼呼呼掃射進了圖騰內。卻被直接阻擋在圖騰外,圖騰內部是有一方大空間的,也就是圖騰空間,黃雲有幸進去過一次。後來再想進就進不去了。

「還是進不去。」黃雲眉頭一皺。

獨愛毒辣小妻子 「難道沒進化成功?」

黃雲卻不知,他精神力想進到圖騰空間,僅僅第二次進化是遠遠不夠的。忽然—-一滄桑聲音直接在黃雲心頭響起了,他聽得清楚,正是宣武前輩的聲音。

「恭喜你,傳承者,圖騰已經成功第二次進化了,這次進化能力正是—吞愈,顧名思義,吞噬元力,痊癒。。圖騰空間經過兩次進化,內部已經擁有了足夠的元力,一旦你身體受創,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一旦你啟動吞愈能力,圖騰空間會釋放足夠元力滋潤你的傷體,供你痊癒。」

「但是僅此一次,所以吞愈能力你用時需謹慎,用完就沒了,切記切記。」這聲音很虛幻。

想來是宣武前輩生前就布置在圖騰空間的。

「那不等於多了條命?」黃雲目光大亮。

無論多重的傷,只要不是死亡,這吞愈能力就能讓人痊癒。

「這。。這。。逆天。。太逆天了。」黃雲哈哈大笑。雖然吞愈能力只有一次,卻也遠遠夠了。

「第一次進化時,能力是吞噬,第二次進化卻是吞愈,進化出的能力越來越逆天,不知這後面的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六次進化,產生出的能力分別是什麼?」黃雲臉上有著期待之色。

「人類小子。」遠處古山下傳來古龜的傳音。

「來了。」黃雲連應了一聲,身子一晃就出現在古山前了。

「前輩。」黃雲看著古山下被鎮壓的古龜,古龜軀體已經變小了,甚至那幾十丈高的古山也變小了,兩者都巴掌大小。

「前輩你這是?」黃雲一愣。

「這次多謝你了。」古龜蒼老聲音中有著一絲唏噓,也有一絲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