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兄你的族紋波動不同尋常,尚未覺醒,就令人感到一種迫人威壓!」

蘇蝶擁有靈目,仙靈氣息飄散,後者看不透陳落,但是之前那魔氣出現之時蘇蝶自陳落身上一瞬間感到了令她悚然的波動,這令她不能平靜,覺得陳落族紋很可能來歷非比尋常,體內猶如一尊恐怖大凶掩藏。

「只能覺醒後方才是能知道!」

陳落說道,眼中有著一絲思索光芒,隱隱間他感到額頭有著一股奇異力量不斷流轉,只是這其中忽強忽弱,猶如被一層特殊力量禁錮一般,不能徹底顯化。後者知道這族紋尚未真正覺醒的緣故,故此猶若被阻隔,那種力量只能在特殊情況下才能顯化,並不能隨時出現。

而接下來,若是想真正掌控那種族紋力量,陳落只有徹底覺醒己身族紋才可以。

「一般族紋或者血脈傳承都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擁有著相當不弱的傳承,看來陳兄此次倒是因禍得福了!」

蘇蝶掩嘴輕笑,族紋只有著一些世間強大種族才能擁有,和血脈之力相差無幾都是來自其祖上的某種傳承,若是陳落真覺醒族紋,那般之下,蘇蝶倒是可以通過某種秘法來感應後者冥冥中有著相同血脈的親人。當蘇蝶腦海之中掠過這種想法之時,陳落顯然是不知道。

雖然表面輕鬆,蘇蝶但卻異常明確,並且凝重無比。因為他明白在如今這個修鍊界五大界,只有著那十大超級強族方才擁有著族紋的存在。

而這在蘇蝶看來顯然是不可思議的,她對於陳落的身世變得愈發好奇起來。隱隱間熟悉,但是蘇蝶明白後者並非是他要找之人。 「小兄弟老祖有請!」

陳落二人說話間,遠處掠來一道稍微肥胖的中年人,氣息內斂並無明顯波動,但卻讓得後者二人感到一絲壓迫感。而後那人便是沖著陳落二人笑吟吟的說道。

「前輩請帶路!」

陳落目光一凝不敢怠慢,眼前之人絕對強大,修為雖然無法看出,但他天生靈覺強大,加上近來修為大漲,而冰魄火魂珠的滋養,讓得陳落的神魂恐怖無比,絲毫不弱於皇天初階之人。故此陳落猜測眼前之人修為絕對在皇天初階之上,並且很可能是中階甚至是一位高階恐怖至強者,遠非尋常至強者能比擬。

「不愧為商會縱橫與五大界各域的恐怖勢力,連帶路都是一名皇天至強者,好大的手筆!」

陳落心中一嘆,這秦月樓背後勢力極端恐怖,根本很難想象究竟有著多麼可怕,尋常勢力根本不敢招惹,就連荒劍宗等天林域各大頂級勢力都是不願與秦月樓交惡。除了此樓掌握出售不少神物的原因,另一個重要原因之一便是背後支撐秦月樓的勢力恐怖到難以想象。

這其中除了一些古老勢力其他頂級勢力對其都是忌憚無比,而且要知道秦月樓只是那恐怖勢力在天林域支撐的一處商會,豐都五域每一域都有著類似秦月樓一般的商會存在。

而且這還只是豐都大界的,其他四大域都是有著相同的商會存在。若不是蘇蝶告訴他這些,陳落根本無從了解。因為蘇蝶說過,那秦月樓背後的恐怖勢力便是在坐落在九州大界。

名曰:閉月神宮。

……

湖水清澈,天地精氣噴薄都是猶如煙霧般飄蕩在湖面,不時間金鱗魚自其中翻湧而出,成群結隊在陽光之下閃耀成片成片金色光芒。不時間更是可以看到七彩鱗甲的龍魚,旋即一閃而逝。

陳落驚嘆,跟隨那名中年修士來到此地,更令他驚訝的一些上了年份的老葯在此處也是隨處可見。諸如黃金花、星辰草、龍蝶神芝這些不世寶葯陳落都是看到幾株。這令他震動,那些寶葯閃爍耀眼神光,葯香味瀰漫開來令人肺腑皆清,甚至早先大戰的疲累之感都是在頃刻間消失不見。

後者好奇,秦月樓那名老祖修為到底有著多麼可怕!

「老祖人到了!」

不多時,陳落等人在靈湖旁的一座草廬之前停了下來,旋即那名中年修士在遠處站了下來而後便是對著草廬躬身說道。這在陳落看來是極為震動的,誰能想到在外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至強者能有著這般低的姿態,那位老祖修為絕對不可想象。

「你退下吧姜名!」

一聲蒼老聲音自草廬之中傳出,聲音蒼老充滿滄桑但卻血氣十足,隱隱間空中的天地精氣都是被這聲音所影響,有著相同的規律。姜名輕聲應道,旋即退去,轉眼間便是消失不見。

「涅槃界!」

特殊波動瀰漫天地間,瞬息間陳落眼神一凝,這是場域之力,但遠非皇天境強者的皇天大界可比,波動更為可怕,為涅槃界。陳落二人凝重,此地草廬之中竟然存在著一位涅槃境可怕老人,這若是傳出去恐怕整個天林域都是震蕩一番,這絕對是恐怖人物。

嚴格來說涅槃境已經走到了人道絕顛,再往上將會脫離人間界成為進化成為另一種生命形態。陳落難掩心中震驚,若非剛才那縷波動散發出來,他二人也斷然無法知道草廬之中的老人竟然是一名涅槃強者,怪不得方才那名中年人表現恭敬小心。

而這位老祖的存在恐怕秦月樓也沒多少人知曉。

「呵呵,你們兩個小娃娃進來吧!」

思索間一聲輕笑聲響起,陳落二人臉色凝重,面對這樣一位活化石平日間常人根本難以見到,後者深吸一口氣反而放鬆了下來,這般強者恐怖異常,要想對他二人不利只是一個意念即可,犯不著這般。陳落知道對方可能察覺到了自己的族紋不簡單,否則也不會引起這樣一位人道恐怖強者的注意。

「晚輩陳落、蘇蝶拜見前輩!」

草廬的木門自動開合,陳落二人進入,旋即便是看到一名枯瘦黃袍老者盤膝蒲團之上,老者目光緊閉被大道環繞,陳落有著一種錯覺,對方雖然緊閉雙目,但是後者分明察覺到一雙充滿滄桑的眸子注視著自己,彷彿要將他看個通透。

「靈天之瞳!小女娃九玄殿蘇無神是你什麼人?」

眸光開闔彷彿混沌重開無盡星辰沉浮,緊接著恢復正常,老者睜開雙眼,不過卻未看向陳落,反而大有深意的看向後者身旁的蘇蝶,這令得陳落詫異無比!

「什麼?」

蘇蝶俏臉微變,不過轉瞬間恢復正常,不過話語間還是有著一抹驚色,顯然那老者看出了一些什麼,讓蘇蝶內心震驚無比。

「老朽孔元都這把年紀,若是有惡意,你兩個小娃娃恐怕此時根本不會見到我?」

枯瘦老者輕笑,臉色紅潤,旋即說道。

「孔雀老祖!」

蘇蝶倒吸一口涼氣,俏臉布滿驚色,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努力壓下心中的震驚,不過卻未發現老者有惡意,旋即便是繼續說道:「那是家祖!」

「數百年不見,沒想到那老東西倒是有這麼一個天賦容貌皆是出眾的好孫女!」

孔雀老祖眼中有著一絲柔和出現,近乎於大道,陳落聽得出,老者話語中的意思似乎與蘇蝶的爺爺為舊識。

「前輩認識家祖?」

蘇蝶忐忑,畢竟她是秘密進入豐都天林域,身份過於敏感,若是身份暴露,很可能出大事情。

「故友!」

孔雀老祖輕聲說道,修鍊無日月,這一別不知不覺已經數百年之久了。能讓這麼一位修為通天的強者露出緬懷。陳落看出蘇蝶的爺爺與後者的交情應該非比尋常。

「果然是那一族之人,可惜只是棄子!」

還不待蘇蝶開口,緊接著孔雀老祖眸光一轉看向陳落,那雙目光非常平靜,但陳落卻是分明看到其中山川大岳浮現,轉瞬間消失,緊接著猶如歲月長河奔騰什麼也躲不掉。後者心驚,這孔雀老祖真的很可怕,一瞬間就是彷彿將他所有秘密洞穿一般。不過更令他心神大震的便是對方那句話。

「棄子?」

陳落思索,心中不能平靜,就連蘇蝶聽到都是一頭霧水。

「不錯,棄子!對於你們那一族雖然我也沒有過多交集,但是還是自你身上感到了那一族血脈的殘留氣息,想來便是當年那一族遺棄之人之一!」

孔雀老祖說道,目光湛湛,有著精銳神光浮現。看向陳落有著若有所思。

「血脈殘留氣息!」

陳落皺眉,他很會撲捉話語中的重點,瞬間就是知道了孔雀老祖話語中的意思。他感到心中有著一股劇痛,胸口發悶,原來他年幼之時體內的妖異封印並非其他人所為,而可能是至親之人所為。這一瞬間,陳落感到茫然,原來他只是可憐的棄子,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當年他還只是一名襁褓中的嬰兒啊! 「這麼說,陳兄的血脈力量被從體內生生抽離而出了!」

蘇蝶露出一絲驚色,小嘴微張。這種事情實在太過驚人了,讓人無法平靜,可以想象當年此事對於尚在襁褓中的陳落該是有著多麼殘忍。

不過這只是表面,陳落有恨意,因為那一族不僅抽離出了自己原有的血脈之力,而且還在他體內種下妖異封印,若不是冥兒,如今他都是被那封印折磨,根本不能走上修鍊一途。

原本他還想著繼續追尋自己的身世,可是經過此事,陳落有著一絲失落。雖然不明白他們當年為何這般做,但是這足以讓他和那一族斬斷一切聯繫。

況且自幼他便是老頭子拉扯長大,八荒殿是他的長大的地方,那裡才是他的家!

「不錯!只是眼下看起來倒是不那麼簡單了,族紋覺醒,這一點足以說明一切!」

孔雀老祖輕笑說道,並且周身瑞氣噴薄,對於陳落早在神戰台是他就是注意到了。否則他也不可能傳人帶後者來這裡。

要知道涅槃境修士一般很少出世,無一不是活的久遠的嚇死人老怪物,堪稱活化石般。往往每一次閉關就是數百上千年,即便那些皇天至強者也只是聽聞過,根本無法見到。

換個角度來說,皇天境至強者就算是整個修鍊界最為頂端的修士了,所以此番陳落二人能見到這處在涅槃境的孔雀老祖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了。

就算是至強者知道怕也是要嫉妒無比,因為這種層次的人物不理紅塵事,常年閉死關。對道的理解絕對驚人,往往稍微指點一下就是勝過數十年苦修,這是任何人的夢寐以求的。

「請前輩此教!」

陳落恢復平靜,不在想其他,旋即心思便是重新轉到族紋之上,顯然孔雀老祖話語中的意思陳落讀懂了,他也感到了此次族紋覺醒並不像其他人那般尋常,很可能出現了某種意想不到的變化。而眼前孔雀老祖顯然是看出來了什麼,這令陳落心中有著一抹期待出現。

果然這一切如陳落所想的那般,在下一刻得到了印證!

「啵啵!」

孔雀老祖手指輕點,旋即一圈圈猶如水波般的波紋出現,旋即陳落便是感到額頭有著一股柔和力量湧入,對此後者也是知道對方沒有惡意,並未阻止那種力量。

「嗤嗤!」

漆黑魔氣陡然出現,陳落額頭皮膚在這一刻有著道道忽明忽暗的黑氣詭異紋路出現,並且魔氣繚繞,不斷伸縮噴吐著濃郁漆黑的魔氣,從遠處看去真如傳聞中的魔一般,端是的猙獰無比。

「這是?」

蘇蝶小嘴微張,望著陳落的變化感到震驚,族紋她也有,只是這般詭異令人肌體生寒的族紋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遍尋記憶,以此對照,蘇蝶俏臉有著一絲不可思議,發現陳落額頭上的族紋根本不屬於十大超級強族任何一族。

這讓她很難相信,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不久后孔雀老祖露出凝重,目露神光,彷彿混沌重演,十分可怕。這一刻後者似乎能看到陳落本源,緊接著更是震驚的叫了出來,臉色儘是不可思議。旋即臉色一正,孔雀老祖便是有些怪異的看向陳落。那眼神猶如發現至寶一般,神色間越來越是滿意。

「前輩怎麼回事?」

陳落愕然,感到額頭忽冷忽熱的氣息流轉,他覺得不妙,能讓一位涅槃境恐怖強者變得失態,很可能他的族紋比想象中還要複雜。而旁邊蘇蝶再次看了一眼陳落忽隱忽現的神秘族紋,更是陷入了思索之中,時而皺眉時而回憶。

「陳落你可願拜我為師!」

孔雀老祖眼中有著欣喜,突兀大笑問道,旋即看向陳落有些大有深意!

「看來身份還是暴露了!」

陳落內心苦笑道,果然儘管他能瞞住一些至強者,可是涅槃修士面前根本瞞不住,對方只需一眼便是可看透本源。無奈之下,陳落恢複本來模樣,而他也是看到了,眼前這孔雀老祖要是有惡意,恐怕他早已出事情了!不過對於後者突然要收他為徒之事。陳落雖然詫異,知道對方多半看出了什麼,但是他卻有著自己的考量。

「前輩,晚輩性子散漫慣了,恐怕……!」

陳落恭敬,眼前之人能成為他的師傅,這在別人看來就是百世修來的天緣,即便一些至強者要拜孔雀老祖為師,對方都是不不一定收。蘇蝶驚訝,沒想到後者會拒絕。不過陳落話語還未說完,便是被孔雀老祖打斷。

「你能有這種心性,也算了不起了,不被眼前一切所蒙蔽道心,老祖我好久沒見到這樣的老苗子了,哈哈!」

孔雀老祖並未生氣,反而為陳落率真的性格所欣賞,他並未強迫後者,在老人看來陳落能固守自己道心很是難得,拜他為師,反而制約了後者的發展,禁錮陳落的道。

「好奇怪的族紋!」

旁邊蘇蝶靈瞳打開,認真觀察,但是卻被一種神秘力量所阻根本無法看透本源,這令她十分惱怒。

「圖騰祖紋,要是真能難么輕易看透,那麼就不叫做圖騰祖紋了,想來那一族也沒想到原本他們丟棄之人,其族紋竟然異變,得到圖騰族紋。」

旋即孔雀老祖說道,有著凝重,同樣也有著一絲冷笑。

「圖騰祖紋?」

蘇蝶神色震驚,充滿靈氣的大眼睛像活見鬼般的看著陳落!

而此時後者額頭之上黑氣繚繞,忽明忽暗閃爍不定,一些古老並且閃爍漆黑光芒的詭異紋路也是隨著相同波動出現,隱隱間那些紋路交錯縱橫,可以看出一隻雙翼獨角黑虎若隱若現。

恍惚間,黑虎屹立蒼穹之上,發出陣陣震動天地的咆哮之音,那一刻世間都是變得渺小無比,天穹震碎,諸神不再高高在上紛紛向著這道可怕虛影朝拜,充滿著虔誠之色。

「族紋經歷某種異變從而導致進化,成為這世間最為神秘的圖騰祖紋。不過那種幾率太過渺小,數萬在歲月都不一定見到一次,若不是今日親眼見到,就連老頭子我都是以為其只存在傳說之中!」

看著陳落茫然疑惑的神色,孔雀老祖出言笑眯眯道,對於陳落的族紋他也是有著不可思議。而後者本人則聽到此話震動更是難以想象,沒想到自己族紋竟然產生了異變,進化成為了最為神秘的圖騰祖紋。

原先陳落還在為血脈被抽離而耿耿於懷,沒想到還有部分血脈力量殘留了下來,雖然這導致了直到如今族紋才是有覺醒的跡象。

但顯然陳落知道,自己因禍得福了。

並且後者對於這種異變的緣由也是大概出來了一些,想到這裡,陳落陷入沉思之中! 而那圖騰祖紋的模樣雖然連孔雀老祖這等存在都是無法洞悉看透,因為根據他的記憶裡面,這種模樣的妖獸根本不曾見過。甚至上古以及更為久遠的歲月前都是沒見有關這種妖獸或是類似妖獸的記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