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陳老闆。」幻鬼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抬起頭,直視著陳默的眼睛,勇敢的說道。

「誒,這就對了。行吧,那你叫什麼啊?」陳默一臉關切的問。

「我叫劉青松,江南人。」幻鬼說道。

「那行,劉青松同志,你已經成為本樂園的第一名員工,恭喜你。那麼現在,能不能請你介紹一下咱們這個樂園的具體情況呢?」

「沒問題,陳老闆。」劉青松的眼睛里放著光。至於原因,那是因為他已經好久沒有得到過如此的尊重了。陳默是他死後第一個真正接納他的人,第一個給予他溫暖的人。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做鬼的溫暖。

陳默在劉青松的帶領下將整個地上的一層看了一遍。據劉青松介紹,自從上一個老闆失蹤后,就再也沒有一個顧客光顧過這裡,所以這裡的所有場景設施都不用,也全都荒廢掉,劉青松見狀就都將它們堆到雜物間了,所以整個一層才看起來空空蕩蕩的。而二層三層四層都有一把黑色大鎖鎖著,沒法進去。地下的一層二層也是一樣。

轉完之後,陳默最後問出了他心底的疑問:「你一隻鬼就可以構建一個完整的場景么?」

「陳老闆,你剛才所看到的場景,是我的能力沒錯。但是在真正的遊戲中我是不可能一直維持這個場景的,因為這樣消耗極大,而且畢竟幻境與現實還是有差距的,並且我還需要去做更多的「工作」,自然不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維持環境上。」

劉青松說了一半,見陳默在思考什麼,他便馬上心領神會,「不過陳老闆,你難道不知道積分是可以兌換劇本的么?你兌換的劇本自動就會在廠房裡生成與之匹配的場景,而且那場景是實打實的,絕對不比我的幻境差。」

陳默一聽劉青松的這句話,頓時兩眼放光,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趕緊打開了瘋狂遊戲app,查看了自己專有的一欄,瘋狂劇本殺樂園。

果然,上面有劇本模板。當陳默點開唯一一個解鎖了的模板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手機屏幕上赫然寫著幾個字:真正的魔鬼。

是的,這是陳默的第二個任務,而此時此刻,這個任務變成了瘋狂劇本殺的遊戲劇本。陳默又仔細的看了看,無論是場景里的新校區教學樓還是舊校區高二樓,一應俱全。

陳默現在很詫異,不說別的,就說現在整個廠房算上地下也就6層,而且佔地面積也就這麼大,一下子把兩個教學樓放進來,真的可以么?

「你的前任老闆,他們的場景里,有……樓么?」陳默自己問了一個自己都覺得很蠢的問題。

「有的。事實證明,這個廠房不止有看起來那麼大,高層樓房都裝過。」

劉青松的回答令陳默大吃一驚。他也沒想到這一個廠房居然有這種能力,果然瘋狂遊戲的東西都不能小覷。

陳默緊接著繼續向下看去,臉色頓時就不好了。

兌換所需積分值:300點。

「奸商啊!!!」廠房裡傳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豬叫。 視察完扮演屋樂園之後,陳默便回了家。

順帶一提,最後他還是用掉了自己手裡僅的300點積分,兌換了場景。不得不說,當時陳默的表情從悲痛,到決絕,再到絕望。就好像是一個剛發了工資的白領,還沒把錢花出去,剛吃著火鍋唱著歌的時候就被打劫了一樣。陳默將所有的感情都表現的淋漓盡致,以至於徐曉薇和劉青松都以為他下一步就要從一樓跳下去一樣。

陳默回到家,把書包一丟,就躺倒在沙發上。

雖說一個晚上就把拼死拼活掙來的積分全部揮霍一空,但是陳默還是覺得挺值得的。畢竟瘋狂扮演屋遊樂園早晚都要運營起來,這樣自己才能保住性命。而且運營越早,自己能活下去的機會就越大。當然,這並不是令陳默最為在意的事。讓他更為欣喜的是自己又得到了一個可以並肩作戰的「好兄弟」。如果讓幻鬼劉青松成長下去,很難想象他在未來的任務中將會發揮出怎樣的作用。

陳默把臉埋在沙發墊子里,大聲的笑了出來。

……

市局。

陳安國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看著面前的一份檔案。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請進。」陳安國放下手裡的檔案,說道。

小劉拿著一個卷宗,放到了陳安國面前。「陳隊,這是我們找到的所有有案子,而且都是一些這幾年沒有絲毫線索的殺人案。殺人的手法都按您所講的,每一件都十分有儀式感,而且現場都被清理的很乾凈,除了死者的屍體,沒有發現任何有關犯罪嫌疑人的資料。」

陳安國將卷宗拆開,拿起一份仔細看了起來。

「陳隊,你真的認為這些所有的殺人案都與那個叫劉文舉的人有關係?」小劉不敢置信的問陳安國。

「我不確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不是他劉文舉乾的,也一定是他幕後的團伙所為。繼續調查劉文舉的動向,一旦有風吹草動,立刻實施抓捕。」

「是!」小劉說完,就出了陳安國的辦公室。

說實話,陳安國現在之所以這麼上心這個案子,首要原因是因為這個案子的影響極其惡劣,公然殺害了五名無辜的群眾,如果不予以懲戒,那麼治安何在,法律何在,人民警察何在?

而第二點,因為陳安國不僅是以為光榮的人民警察,同時也是一個孩子的父親。陳默作為案發的當事人之一,並且還破壞了劉文舉得犯罪計劃。現在罪犯逃之夭夭,只要一天不將其繩之以法,劉文舉就必定會採取報復手段,那麼陳默的安全就一天得不到保證。罪犯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威脅到自己兒子的生命安全,令陳安國很不安心。

陳安國看著一本又一本的卷宗,直至深夜也沒合眼。作為振隆市第一刑警,他一直把黨和人民交給他的光榮任務放在第一位去完成,哪怕自己晚點休息,也要把手裡的工作做完。

終於,疲倦還是襲上了大腦。陳安國就在他的辦公桌前,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

第二天,陳默早早的就起了床,洗漱完畢,叼著麵包就出了門。今天又是星期一,陳默上學的時間。陳默之所以走的這麼早,是因為他很想去看一看瘋狂遊戲把他的扮演屋樂園布置的怎麼樣。

來到樂園門口,用黑色鑰匙打開了大門。廠房的們仍舊是自動打開,而且大門口還站著一個像管家一樣的「人」,在陳默進去的時候還遞給了陳默一杯飲品。

「嗯,服務不錯,青松你這個乾的可以啊。」陳默誇讚道。

「陳老闆,者必須的啊,畢竟來玩的都是客人,咱們怎麼說都得讓客人玩的舒服不是。」劉青松說。

「那是必須的,必須讓他們玩的」非常舒服「才行。」陳默看著劉青松的臉,嘿嘿嘿的壞笑著。

劉青松被陳默看的有些害怕。只能說陳默的笑實在是太有殺傷力了,連作為鬼的劉青松都感受到了滿滿的惡意。他是真的猜不透面前的這個陳老闆,究竟要怎麼把客人「服務」好。

陳默徑直就走到了面前的老校區的高二樓場景前。陳默面前只有一道大門,與老校區的高二樓大門無異。可以說這個場景並不是一棟真正的樓,只是由走廊樓梯教室拼湊起來的。不過任然還原出了高二樓的場景。

陳默並沒有進到場景里,將每一層都看一遍,而是只在一樓走廊隨便轉了轉。

無論是地上的垃圾與雜物碎屑,還是每間功能性教室裡面對教室門口的鏡子,一點都沒差。

陳默因為要趕著上課,便匆匆的掃了一眼,跳了出來。

陳默對這次兌換的場景十分滿意。雖然場景有了,但是與之相匹配的安全設備還沒有購買安裝,並且樂園的人手也不是很夠,一些遊玩的規則也要重新制定。

總結起來,大概就是:錢夠了,演員未定,劇本暫無。

「看來直接開業是不可能了,並且就這樣草草的開始營業也不會有幾個人來玩的,有必要想辦法去打一波廣告了。」陳默自言自語道。

「陳老闆。」一直站在一邊陪同的幻鬼劉青松這時出了聲。

「啊? 天作不合 什麼事?」陳默將自己的思緒拉回來,轉頭看向劉青松。

「現在已經塊七點二十了,您好像馬上要遲到了。」

「我去,你不早說。」陳默一聽,也顧不得什麼遊樂園了,一溜煙的沖向自己停在門口的自行車,向學校的方向飛奔而去。

……

學校。

「沐黎,你怎麼了,今天這麼沒精神,心不在焉的。」姜沐黎的同桌問道。

「可能是這兩天沒休息好吧,學習壓力這麼大,我也沒什麼辦法。」姜沐黎苦澀的笑了笑,對林雪晴說道。

「那你要注意休息啊,可別因為學習把自己身體熬壞了,得不償失的。」林雪晴關心的說。

「嗯,知道了,謝謝你,雪晴。」姜沐黎說完,就看向了窗外。

窗外,一片陽光的金黃色,看著就讓人倍感溫暖與安適。就在姜沐黎看的出神時,不知為何,一道陽光突兀的反射在姜沐黎的臉上,晃得她目光一閃躲。而當她想要去尋找那面反光的鏡子在哪裡時,卻看到了讓她毛骨悚然的一幕。

對面的樓上,一個戴著面具的傢伙,拿著一面鏡子,沖著自己的方向,一動不動的看著。 金黃色的陽光從窗外照進屋子裡。廚房裡,一老一少坐在桌子旁,一邊說話一邊包著餃子。

年長的老人一頭灰發,臉上層層疊疊的皺紋滿是歲月留下的痕迹。她一臉的慈祥,一邊翻弄著手裡的餃子,一邊和身邊的年輕女孩說笑著。即使是白髮叢生,人之老矣,卻依舊有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活力。

而她身邊的年輕女孩,戴著一副精緻的眼鏡,眉目清秀,充滿著年輕人的朝氣。她模仿著老人的樣子,也將手裡的餃子儘力的捏出老人包出的樣子。纖細的手指在餃子皮上捏出屬於自己的印記,將一隻歪歪扭扭的餃子包好。

老人慈愛的目光看著身邊的女孩,滿面笑意,似乎在誇讚她,又似乎帶著玩味的笑。

女孩的鼻尖劃過一滴汗珠,溫柔的光照在女孩和老人的面龐,一切的一切,在此刻被照的閃閃發亮。

「奶奶,等我學會了,我天天給你包餃子吃。」女孩一邊笑著,一邊又拿起餃子皮,開始第二次嘗試。

「好孫女,奶奶等著,奶奶等著。」老人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輕輕的用食指劃過女孩的鼻尖。汗水浸潤了白色的麵粉,在女孩的鼻尖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印記。

當最後的餃子都包好,女孩便起身拿起了一簾包好的餃子,背對著身後的老人,一個個的將餃子放進滾燙的鍋里。

「奶奶,我來吧,您先回去歇著吧。」女孩一邊忙著手裡的事情,一邊說道。

可是,身後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太陽傾斜。光線散去,屋子慢慢黑了下來。

當女孩將所有的餃子都放到鍋里,開心的回過了頭。

廚房裡,空無一人。除了身後煮餃子的鍋加熱的聲音,周圍一片安靜。

「奶奶?」女孩疑惑的喊了一聲,已然沒有任何應答。

她馬上放下了手裡的東西,跑出了廚房。

客廳,卧室,洗手間。女孩找遍了屋子的每一個角落,都沒看到自己的奶奶。

「奶奶!你人呢!」女孩慌了,一邊大喊,一邊重新奔向廚房。

太陽從天空上消失,黑暗籠罩了大地。

此時此刻,女孩呆愣愣的站在廚房裡。四周,忽然安靜的可怕。餃子沒了,鍋沒了,桌椅沒了,奶奶也沒了。

什麼都消失不見,只有女孩一人。

冷汗從手心中滲出,一種難以言說的恐懼襲上心頭。

忽然,一隻冰涼的手將她抓住。女孩沒有絲毫的防備,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嚇得大叫,她雙眼緊閉,用另一隻手向身後揮舞。

「啊!!!」

只不過那隻冰涼手並內有給她掙脫的機會,一股巨力向女孩的身後拉扯,將她拉出了廚房。

……

20點,又是任務發布的時間。

陳默早早的就坐在漆黑的房間里,等待著新一輪遊戲任務的發布。對於陳默而言,可以說每一次的任務都是一次機遇和挑戰。

「嗡~嗡~。」正當陳默發獃的時候,電話忽然亮起。

一個來電,電話號碼,7個4。

陳默的心裡咯噔了一下。他知道,7個4這個號碼只有一個人在用,而接到那個人的電話對於他而言,並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畢竟每次跟他接觸,都沒什麼好事。

不過陳默還是接起了電話。

「哦吼,陳先生,你好啊,最近,過得好么?嘿嘿嘿。」

「承蒙您的厚愛,我最近還不錯,你呢?還便秘么?」陳默一開腔就冷言冷語。

「嗯,還好吧,最近有點上火,但是排便倒是通暢不少,我跟你說啊,每天不能總是坐著,要記得多運動,總是坐著身體會出問題的,尤其是肛部,你說出了問題那可是遭罪啊。嘿嘿嘿,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啊……」

「stop!」陳默本想著忍一下,但是沒想到這個瘋子今天竟然開啟了話癆模式,沒完沒了,他隱隱的感覺到,如果自己不即使打斷他,這個瘋子很可能會自己說到明天早上。

「嘿嘿嘿,哦,不好意思,跑題了,不過我覺得你一定有興趣對我深入的了解一下。嘿嘿嘿,好吧,那我們現在說正事。」

正當陳默以為那個瘋子終於要進入正題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