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隕石林?」

眼前的這座隕石林雖然規模不小,但如這樣的隕石林,離央在星隕秘境中見過不少,甚至比這還大的隕石林也遇見過。

並且停下來后,離央便放出靈識先行探查了一番,並沒有看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請跟著我們走!」

面對離央目中的狐疑,藍洛雨對著離央說了這麼一句后,便閃身朝著最前面的一塊隕石進去,隨後又從另一隕石繞了出來,再從最右側的隕石繞進去。

看著這一幕,離央雖然奇怪,但還是跟著他們的方式走進了隕石林。

「這裡是……」

在進入隕石林后,又跟著藍洛雨他們以特殊的方式通過幾塊隕石后,離央眼前忽然開闊了起來。

「居然有這麼多的化嬰果!」

此刻的離央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隕石坑邊上,目光隨意的朝下面一掃后,目中頓時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我們也是在一頭築基境星元獸的追殺下,情急在這隕石林亂闖,偶然進入並發現了這裡!」

看著離央的震驚神色,藍洛雨微微一笑道,想當初他們發現這裡時,也是如同離央這般模樣。

「下面足足有二十一株化嬰果,不過也只能是乾瞪眼,看到隕石坑周圍列布著的那五塊隕石了沒有?」

這時的常群也進來了,雖然之前已經進來過了一次,但再次看到下面的二十一株化嬰果,臉上的神色依然不平靜。

「不錯,不止這五塊隕石,包括外邊的隕石林,都是天然形成的陣法,外邊的陣法隱匿了這裡,而隕石坑邊上的陣法,則是守護著下面的化嬰果,若是無法破開這天然陣法,就無法下到隕坑之中!」

望著下面的化嬰果,藍洛雨眼中也滿是火熱之色,不過一想到無法下去摘取,目中的火熱便消散了大半。 夏輕舞撩了撩頭髮,看著楊鳴說道:「這正是今天我來的原因,你若是願意,今夜我可以將你的名字加入到名單當中。」

「這麼說,你是打算去萬魔山了。」楊鳴點了點頭,沉吟了半晌,搖頭道:「我就不去了,你將他們四人的名字加入到名單吧。」說話間,指向了四人。

「沒問題。你不在考慮一下嗎?」夏輕舞欲言又止。

「楊師兄,我們四人只想追隨您。」四人聽到楊鳴那麼說,馬上向楊鳴叩拜道。

「不必了。」楊鳴堅定的說道:「你們四人此去好生修鍊,再說,我過陣子也會去黑水皇朝的,你我總有相見之日,再說,你們修為越高,就越能幫的上我。好了,你們退下吧。」楊鳴下了逐客令。

「是。」四人無奈之下,也只能答應,緩緩地退了出去。

「楊鳴,你聽我說,散修並不好過……」夏輕舞還繼續試著勸說楊鳴。

「你聽我說,」楊鳴打斷夏輕舞道:「門派確實有些束縛,我感覺離開門派我的修為會增長的更快,因此,脫離合歡宗是我早就有的想法,這次只是恰逢其會而已。」

「那我陪你好了。」夏輕舞索性說道。

「輕舞,」楊鳴上前環抱住了夏輕舞,在她耳邊說道:「我會很快去黑水皇朝的,你乖乖的等著我,還有徐長庚四人,他們對我絕對忠心,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吩咐他們去辦,我會囑咐他們的。」

「嗯,」夏輕舞的身子也軟了下來,將頭放在楊鳴的肩頭,喃喃說道:「我等著你,你一定要來。」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你放心就是。」楊鳴拍著夏輕舞的玉背說道,言語中拿出了一枚儲物戒指,放在夏輕舞的手中,說道:「這兩具傀儡都有金丹初期的實力,你拿著防身吧。」原來,這戒指里正是楊鳴剛才吩咐小靈合成的金丹期傀儡。

「金丹初期?還是你拿著防身才是。」夏輕舞反對道。

「我還有的,你拿著就是,記得等我啊。」楊鳴撒了個小謊。

「嗯,我走了,你保重。我會一直等你。」說著,夏輕舞在楊鳴的面頰上吻了一下,便快速離開了楊鳴的洞府。

看著夏輕舞離開,楊鳴也走出了洞府,看著合歡宗熟悉的景色,楊鳴還真是有點捨不得,不過他知道,這裡只是他漫漫人生路上的一個臨時小站罷了,在他的心裡,一直都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登上巔峰,成仙成神,去看一看高處的風景。

想著這些,楊鳴來到了徐長庚幾人居住的院落,發了一道訊息后,不過片刻,幾人紛紛趕來參見楊鳴,楊鳴也不啰嗦,囑咐幾人以後在萬魔山聽從夏輕舞的吩咐,要將夏輕舞當做主母來看待,交待完后,又甩出四枚儲物戒指給他們,說道:「這是給你們的修鍊資源,不論何時,都不要忘記了修鍊。好了,我走了,你們也多保重。」

「恭送楊師兄。」四人在地上叩拜道,直到楊鳴離去很遠,四人才站起身來,回到了住處。 聽著藍洛雨二人的話,離央這時的心緒也恢復了平靜,望著隕石坑下面生長著的二十一株化嬰果,目中沉吟之色閃過時,手上亦有光華浮現。

見到離央如此,幾人自然知道他要做什麼,也沒有阻止,反而是退後了一步,只不過常群看著離央的行動,目中的嘲諷不加以掩飾。

雖說離央的實力足以同築基境的修士匹敵,但常群根本不認為他能破開這個天然陣法,甚至連撼動都做不到。

總裁愛無上限 走到隕石坑邊上的其中一塊隕石前面,離央抬頭的瞬間,在他的身上有星芒流轉,最後皆凝聚於在他的右拳之上。

只見這時他的右拳星芒璀璨,隨著他手臂抬起,宛若一顆小太陽般轟擊在前面的隕石上。

下一刻,原本看不出什麼的隕石坑,驟然浮現出一個半透明的光罩來,特別是光罩之上有星光流轉不休,同時隕石坑邊上的五塊隕石同樣爆發出耀眼的星光。

而這時的離央也感到一股極為厚重的巨力,透過右拳傳到了自己的身上,忍不住口中發出了一聲悶哼,並且身形還向後倒退了幾步。

看到這一幕的常群,也是一愣,沒有想到離央居然憑一己之力就能撼動這天然陣法,要知道自己至少要兩人合力才能使這光罩浮現。

眼看離央獨自一人也能撼動這天然陣法,藍洛雨微微吃驚的同時,對離央的實力也有了更深刻的認知,走上前開口道:

「這天然陣法不具備攻擊力,不過若是對它作出攻擊,便會遭到激烈反彈,攻擊越大,反彈的越狠,所以想要以蠻力破開基本很難做到!」

「不過眼看這裡有不俗的機緣,我們又豈甘心放棄,所以之前離開這里尋求幫手,只不過剛出隕石林,剛好就同白詹等人碰了個正著,一番逃殺下,被徹底地攔了下來。」

頓了一頓后,藍洛雨也將怎麼遭遇白詹等人圍殺的經過一起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倒也是有夠湊巧的!」

離央平復了體內有些動蕩的血氣后,點了點頭道。

「離央師兄既然已經試過這個天然陣法了,可有什麼辦法破開?」

藍洛雨這時又問了句,儘管知道要破開這個陣法以他們的實力難以做到,但見到了離央的實力,心中自然又抱了幾分希冀,否則也不會帶離央過來了。

「就如你所言,想以蠻力破開這陣法基本不可能!」

離央搖了搖頭道。

通過剛才的出手,離央深刻感受到了這個陣法恐怖的防禦力,畢竟不具備攻擊力,就單純的防禦,自然是更加厲害。

獨孤伽羅不孤獨 此言一出,不僅藍洛雨露出了失望之色,就連常群幾人也是一樣。

離央自是沒有留意到藍洛雨他們的神色,因為他陷入了沉思之中,過了一會兒后,有些遲疑地又開口道:

「不過……」

「難道離央師兄有辦法破開這天然陣法?」

本來處於失望中的藍洛雨,忽然又聽到離央開口,眼睛忽地一亮,迫不及待地打斷了離央的話。

就連常群都不禁把目光投了過來,因為若是離央真有辦法破開陣法,他自然也是受益者之一。

「我姑且試上一試吧!」

離央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有把握破開這個天然陣法,而且他本身對陣法也是一竅不通,不過剛才一拳轟在隕石上時,修鍊不久的道辰法典卻是對這個天然陣法生出了感應。

說完,離央也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神色變化,重新走回到那塊隕石前面,這次他將手按在了隕石之上,同時閉上了眼睛,運轉起道辰法典來。

當然了,離央也不可能如此將自己的後背完全暴露出來,畢竟藍洛雨三人如何不清楚,但常群他卻是有些了解的,所以暗中叫了青鳥替他警戒著,防止這過程中遭到襲殺。

「藍師妹,你能看出他是在做什麼嗎?」

看著離央的舉動,幾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麼,這時站在藍洛雨身旁的一名玄府弟子低聲問道。

雖然看上去這兩名玄府弟子是藍洛雨的師兄,但卻是以藍洛雨為首的樣子。

「我也看不出他在幹什麼!」

藍洛雨搖了搖頭道,她倒是想靠近離央一些,近距離下或許能看出點什麼,不過在看到離央肩頭上那隻渾身青色羽毛的鳥兒,眼珠子正滴溜溜地盯著他們時,便只能耐著心在遠處等著。

「我看他是在裝模作樣,怕自己破不了陣法,給自己找一個台階下!」

雖說離央救了常群一命,當然離央原本的確也是不想救他的,不過常群同樣一點感恩之心也沒有,聽到藍洛雨他們的討論,酸溜溜地上前插了一句。

「常師兄,你是否同離央師兄之間有什麼誤會?」

藍洛雨眉頭一皺,再次從常群的話中聽出對離央帶著的敵意,忍不住開口問道。

「洛雨師妹怎麼會這樣想,其實為兄在青府中也只和他有過一面之緣,所以一開始才會沒有認出他,而為兄現在也不過是說出自己的看法而已!」

陡然聽到藍洛雨的話,常群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色,旋即又有些痛心疾首的樣子。

「既是如此,還請常師兄慎言,畢竟若非離央師兄,我們說不定已經死在白詹等人的手中了!」

看著常群的神色,藍洛雨對他之前所積累的好感瞬間全無,甚至心底不由地對他生出了一絲厭惡之色,不過臉上倒也沒有露出什麼表情來,只是語氣有些平淡地回了一句。

雖然看不出藍洛雨臉上神色的變化,但常群從她的話中的語氣也聽出了幾分疏遠之意,抬頭看向前面離央的背影,目中不由得閃過一絲隱晦寒意。

這抹隱晦的寒意其他人沒有察覺到,不過青鳥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並狠狠地瞪了常群一眼,似乎是在警告他,而這更令他心底的寒意更甚。

奈何此刻無法對離央下手不說,以自己的實力也絕不是他的對手。

「同雲湘在一起的清天峰的人,果然都是賤人!」

常群也只能在心中怒罵一聲。

「有變化了!」

忽地,常群聽到了一聲驚呼聲,回過神之際朝著離央以及隕石坑那邊看了過去。

絕品催眠師 星宿永恆 這一看去,他看到了此時的離央身上有星芒流轉閃爍,同時那籠罩著隕石坑的光罩也開始散出迷離的星光,像是在開始消散一般。

同時五塊隕石上所發出的星光,似乎也隨著離央身上星芒的閃爍而閃爍,二者間似乎建立了某種聯繫一般。

「看來離央師兄真的有辦法破開這天然陣法!」

看到這一幕的藍洛雨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而此刻目中對離央的好奇也更濃了。 再說楊鳴,既然合歡宗已經打算撤離,繼續留在這裡也就沒有意義了,楊鳴回到自己的洞府,收起了陣法,通過傳送陣到了無名山洞,斷開與合歡宗內傳送陣的連接后,楊鳴又一次回到了秦國坊市九十九號院落。

當楊鳴從傳送陣上走下來時,正好碰到前來查看動靜的董晚霜,小丫頭看到楊鳴,有些不敢相信,不由的問道:「公子不是剛剛回宗去了嗎?怎麼?」

「宗門出了點事,以後都不必再回宗門了。」楊鳴簡略的解釋了一句。

「這樣啊,」董晚霜顯然沒有聽出弦外之音,迷迷糊糊的說道:「那公子你早點休息。」說完,就走了出去。

看著董晚霜迷糊的身影,楊鳴不禁苦笑一聲,搖了搖頭,來到自己的房間之中。

不想那些煩心之事,楊鳴思索著大衍神訣,就進入了修鍊之中。也許是看到楊鳴在修鍊,董晚霜並沒有打擾楊鳴,而楊鳴也就這樣一直修鍊了下去。

直到半個月後,楊鳴感覺自己終於穩固了築基後期的修為,這才睜開眼睛,打算出去換換心情。

剛一出卧室就發現董晚霜在門外等他,楊鳴不由奇怪道:「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沒有,」董晚霜搖了搖頭,「沒什麼大事,就是姐姐已經出關了,昨天她來拜見公子,可惜公子正在修鍊。」

「你們就當我不在好了,該幹什麼幹什麼,有事再來稟報,還有你,不必整天呆在屋裡的。」楊鳴擺了擺手說道。

「哦,公子現在是打算出去嗎?」董晚霜問道。

「嗯,出去換換心情,整天修鍊也不行。」楊鳴說著就要打開院門,朝街上走去。

「公子,我知道今天有一場拍賣會哦,因為姐姐現在是金丹修士,因此也得到了一張請柬,公子要不要去看看呀。」董晚霜向楊鳴提議道。

「拍賣會?」楊鳴不禁有了興趣,說起來,前世今生,他還從沒參加過什麼拍賣會呢。「什麼時候開始?都是些什麼人參加的?」楊鳴問道。

「今天晚上開始,聽說只有金丹期和築基巔峰的修士才會得到請柬,不過每名金丹修士都可以帶兩人參加,再具體的我就不知道啦。」董晚霜向楊鳴解釋道。

「嗯,那晚上就一起去吧,知道是誰舉辦的嗎?」楊鳴點點頭,決定參加。

「好像是秦國坊市聯盟,不過也有人說是黑水皇室舉辦的。」小丫頭顯然也不確定。

「好吧,你去通知你姐姐,讓她晚上帶咱們去就是,我先出去看看。」楊鳴吩咐了董晚霜一句,就離開了院落。 走在街上,楊鳴發現街上已經沒有了身穿合歡宗和黑魔宗服飾的修士,這讓楊鳴輕嘆了一口氣,知道兩宗應該已經離開了秦國,此去萬魔山,無異於羊入虎口,估計合歡宗從此成為一個歷史,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景象了。

但對於普通散修來說,無非就是坊市聯盟的統治者由五宗變為了黑水皇室罷了,對他們並無太大的影響,因此,街上仍然是人來人往,只是相比以前,略微少了一些人而已。

楊鳴並不在意這些,走在街上,慢慢的感覺自己彷彿一個局外人般,看著街上眾人行色匆匆,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明悟,這是心境修為提升的表現,可惜楊鳴此時並不自知,而是就那樣無意識的向前走著,若是有旁人觀察楊鳴,絕對會以為此人神情恍惚,雙目無神,楊鳴就這樣一直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鳴突然清醒了過來,赫然發現他竟然走到了坊市的最南邊的位置,再往前走,可就到了坊市的南大門處了。算算時間,自己竟然這樣無意識的走了一個多時辰,在此期間,若是有人攻擊楊鳴,估計楊鳴也反應不過來,想到這裡,楊鳴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趕忙轉身向回走去。

回去的路程,楊鳴走走停停,用剛才感悟的那層心態來觀察周圍的一切,眼看天色慢慢暗了下來,才回到九十九號院落之中。回到院落,董晚霞早已經等候在這裡了,楊鳴問了幾句拍賣會的情況后,就和董晚霜一起,跟著董晚霞走出了院落,直奔萬象谷而去。

不錯,這次拍賣會的地址在萬象谷內,因為萬象谷向來維持中立的形象,在諸多散修中名氣甚好,因此也只有這裡才能讓大多數人放心了。

進入拍賣場內,楊鳴打量四周,發現大廳內早已經有人等候在此地,大廳之上還有一層包廂,楊鳴一眼望去,只有六個包廂,跟著董晚霞來到他們的座位上,楊鳴發現還有許多人沒有來,想來是距離拍賣會正式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楊鳴也不言語,坐在座位上就開始閉目養神,實則參悟起星斗劍陣來。

約摸一個時辰之後,大廳里人聲嘈雜,這是突然有一老者從外面直接來到大廳前方的高台上,拍了拍手,說道:「諸位有禮了,歡迎各位來到萬象谷,參加本次拍賣會。老夫楊萬里,主持此次拍賣會。」說完,身上一股淡淡的威壓升起。

楊鳴感受著這股威壓,比起夏輕舞帶給他的更為壓迫,看來這位名叫楊萬里的老者修為應該是金丹巔峰了。

這讓楊鳴不禁對此次拍賣會興趣大增,請金丹巔峰修士來擔任拍賣主持,看來拍賣的物品也絕不是凡品了。

只聽那楊萬里繼續說道:「老夫也不耽擱眾位的時間了,第一件拍品是一柄上品法寶靈雲劍,起拍價二十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眾位開始競價吧。」

果然,第一件東西就是上品法寶,楊鳴當然知道這上品法寶的難得,更別說這還是一柄劍,價值只會更高,平日若是想要購買,怎麼也得上百萬靈石,看來,這個底價是有些低了。

「三十萬,敢問楊老,這靈雲劍可是風屬性的么?」大廳里有一名修士站起身來問道。

「不錯。」楊老點了點頭,回答道。 此刻離央在藍洛雨等人眼中看著是快要成功破掉陣法,但其實離央的心神正陷入了一個不知名的空間之中。

一開始,隨著道辰法典的運轉,離央心神清晰地感應到了這個天然陣法的基本構成以及運行軌跡。

雖然不懂陣法,但既然感知到了這個天然陣法的運行軌跡,只要掐斷供其運行的能量即可,而這個天然陣法運行所需要的能量便是這星隕秘境中無處不在的星辰之力。

所以離央運轉道辰法典,將這周圍的星辰之力通通納入體內煉化,企圖以這樣掐斷天然陣法的能量供給,這也造成了藍洛雨等人看到的場面。

這樣的確是有了效果,但離央還來不及高興,下一刻他忽然感到這座天然陣法彷彿化作了一頭巨獸,竟是將他的心神一口吞沒,等到他反應過來時,他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朦朧的空間之中。

「這裡是什麼地方?」

一發現自己進入朦朧的空間,離央的心神立即警戒了起來,明明自己眼看要成功了,但不知為何這個陣法忽然生出了變化,竟是將自己的心神給直接吞噬了進來。

「有異樣!」

忽然,在離央的心神感應中,這個朦朧空間開始浮現出一個又一個的明亮星點,不到片刻鐘的時間,無數的明亮星點便佔據了整個朦朧空間,並且還在按照一定的規律閃爍著。

緊接著,在離央的心神中,這些明亮星點竟是自動變幻排列起來,而隨著這些明亮星點的變幻排列,離央也感受到了它們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

原本沒有任何能量波動的明亮星點,在變幻排列完成後,卻是傳盪出陣陣的能量波動。

「不好!」

聚精會神觀察著明亮星點如何變幻排列的離央,忽然看到那些排列完成的星點居然向著自己墜落而來。

沒有猶豫,離央下意識地自然是要躲避,但在這充滿明亮星點的空間中,根本避無可避,很快的,無數的明亮星點便墜落了下來。

初始一個兩個星點墜落在身上,離央還沒有多大感覺,但隨著墜落的越多,離央感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鎮封之力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在原地絲毫動彈不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