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雲先生是說那煉製聖器的梵靈液?!」他壓低聲音,有些震驚的問道。

第一次見到玄重鐵的時候,林管事還認不出來那是何物。

而吃一塹長一智,後來林管事便大肆惡補關於聖器的一切書籍,將關於聖器的一切東西,都給牢記於心。

「沒錯。」鹿羽輕聲的說道,沒有否認。

林管事帶著鹿羽進入了房間之內,命人倒茶。

緩緩入座,林管事說道:「梵靈液……我們大鷹商行還真有,不過是在那血靈城的分部之中,並不在藍月城分部之內,若是雲先生需要的話,我們會將其取來,三天之後,親自給您送去。」

準備梵靈液,是王之初的命令。

在拍賣會結束之後,王之初便命人四處搜尋梵靈液,最終在天方郡之內,方才得到一些,放在了血靈城的分部之內。

玄重鐵畢竟是被蒼雲海拍賣下來的,對方也肯定會煉製聖器,不擔心梵靈液無法出手。

而且,王之初還下達了命令,梵靈液的價格,要高於天方郡內十倍!

物以稀為貴,整個陽水洲之中,梵靈液只此一份,當然要昂貴一些,愛要不要。

但玄重鐵幾經周折,最後還是回到了鹿羽手裡,故此,那血靈城之中的梵靈液,也就擱置了。

對此王之初還有些鬱悶,特意吩咐大鷹商行的諸多管事,若是僥倖有人需要梵靈液的話,價格低一些出手,也是可以,否則過了效果,梵靈液就連本都收不回來。

而很恰巧的,鹿羽正好需要梵靈液。

不得不說,好運至極。 既然確定大鷹商行內有梵靈液,鹿羽也就不必在這裡過多逗留。

離開之前,他緩緩的道:「三天之後,我親自來取梵靈液,同時你們大鷹商行幫我留意一下圓滿和巔峰天武學,若是有的話,我會購買。」

「雲先生請放心,我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您。」林管事恭敬的回應道。

「嗯。」

點了點頭,鹿羽便轉身離開,沒有逗留。

梵靈液的事情,已經板上釘釘,武學則需要看運氣,而現在的武學,也夠鹿羽使用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鹿羽將偽裝全部褪下,暗暗思索。

「一切都準備就緒。」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伸了伸懶腰,目光微微閃爍間,鹿羽輕聲道:「也該去一次蒼玉山脈了。」

蒼玉山脈之內,有諸多天獸。

而現在的鹿羽,實力已然達到了四元化形境,加上武學與潮汐劍,對上六元化形境的天獸,也能與之一戰,畢竟天獸沒有武學加持。

若是施展《天龍變》,便是七元化形境,他也有不小的把握戰而勝之。

誅殺天獸,取出內丹,鑲嵌在潮汐劍上,足以讓鹿羽的戰鬥力,再度暴增。

況且潮汐劍幾乎是板上釘釘的可以成為聖器,一枚高等級的內丹,便顯得更加重要了。

現在鹿羽只是在猶豫,到底是先準備好內丹,還是先煉製出來聖器,然後獵殺更高等級的天獸。

潮汐劍一旦被煉製成為聖器,手段齊出,便是八元化形境的天獸,鹿羽也能與之一戰!

「算了。」

想了想,鹿羽嘆息一聲道:「還是等到潮汐劍成為聖器之後,在去蒼玉山脈之中吧。」

為了讓自己提升實力,鹿羽恨不得將一切時間都用上。

而這三天之內,鹿羽就只能等著梵靈液,實在有些閑散。

若是先去蒼玉山脈獵殺天獸,且不說蒼玉山脈內有沒有高等級天獸,就說獵殺七元化形境天獸后,將內丹鑲嵌到潮汐劍上,還得想辦法獵殺八元化形境天獸。

索性,等到得到梵靈液,使潮汐劍成為聖器之後,一步到位。

三天時間,幾乎轉眼便過。

這三天內,鹿羽一直都沉浸在修鍊之中。

雖然不如戰鬥提升的快,但在多種物品的加持下,速度也很是可觀。

「吱呀……」

推開房門,陽光明媚,正值中午。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

「這一次修鍊卻是有些忘了時間。」

目光微微眯起,望著在附近地方,不時有人影走過,鹿羽輕嘆一聲。

現在換好雲先生的衣服,肯定會被人發現的。

只能等到晚上了。

擔心再度修鍊,過了今日的時間,鹿羽便懶洋洋的在外面曬太陽。

一直到夜幕降臨,外面再也沒有人影的時候,鹿羽方才換好衣服,去往了大鷹商行之中。

林管事早便已經等候多時了。

「雲先生,我還以為您與往常一樣,要清晨過來呢。」林管事笑著與鹿羽交談。

鹿羽輕笑道:「有一些事情耽誤了。」

兩人走到了樓上。

林管事去了房間之內的一個小門之中,再度出來的時候,便已經是帶著一個拳頭大小的瓷白玉瓶走了出來。

「雲先生,這便是梵靈液了。」

林管事小心的將梵靈液到桌子上,輕輕的推往鹿羽身邊,笑眯眯的說道。

鹿羽接過,將白玉瓶的蓋子打開,裡面有著一些濃稠的液體,有著一些金黃,還夾雜著一些赤紅之色。

這的確是梵靈液的特徵。

「這梵靈液,我們大鷹商行的主人得到時,用了三萬中品晶石,本來想以三十萬中品晶石賣給蒼雲海,但既然雲先生要,原價給你。」

不得不說,林管事深諳說話之道,隱去了梵靈液有時效的特性,只說價格方面。

鹿羽也不在意,手掌一揮,便是將三萬中品晶石放到了桌子上。

「多謝林管事了,記得替我向王先生道謝。」

留下一句話,鹿羽便徑直離開了這裡。

現在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煉製出來一柄屬於自己的聖器了!

望著鹿羽的身影逐漸遠離,林管事微微眯起目光,呢喃道:「那鹿羽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讓神秘的雲先生,一直這麼不留餘力的幫助他?」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準備梵靈液,瞄準的目標,便是得到玄重鐵的蒼雲海。

而蒼雲海最後又將玄重鐵賠給了鹿羽。

恰在這時候,許久未見的雲先生出現,需要那梵靈液。

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雲先生是在幫助鹿羽,而且是不留餘力的那種!

這讓林管事對鹿羽的身份,有了一些猜測——絕對不是一個流民這麼簡單。

不過,林管事深知自己不能與雲先生太過深入的說話,便一直沒有問。

畢竟,連王之初和安泰和都一致的沒有詢問這種事情,他若是問了,那未免有些逾越了。

「罷了……」

想了好半晌,林管事深深嘆息一聲:「反正我與那鹿羽也沒有什麼瓜葛,對我們大鷹商行沒有壞處便行。」

……

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

鹿羽將梵靈液拿了出來。

手掌一番,又將諸多材料,也都拿了出來,包括玄重鐵,都放置在身前。

梵靈液的使用方法很簡單。

取來清水,將梵靈液滴入其中一些,將材料以及玄重鐵都放置在清水之中。

在梵靈液的幫助下,材料裡面的一切能量,便會被釋放開來,最後湧入玄重鐵之內。

腦海之中,過了一遍梵靈液的使用方法。

鹿羽端進來一盆清水,將梵靈液打開,滴入了七滴。

「嗤嗤……」

梵靈液進入清水之中,立刻發出了一道道刺耳的聲音,隱隱有著煙霧飄散出來。

而那盆里的清水,在這一刻,也逐漸的變換著成為了金色,夾雜著一些赤紅。

將玄重鐵放入盆中。

「咕嚕咕嚕……」

頓時,那一盆水,便是沸騰了一般,不斷的冒起氣泡,而同時,一絲絲的氣息,緩緩的湧入到玄重鐵之內。

這是梵靈液的能量,被玄重鐵吸收了。

鹿羽見狀,頓時心疼,梵靈液的能量,用一點可就少一點啊,急忙手掌一揮,將諸多輔助的材料,都放入了那盆中。 諸多材料,一進入盆中,便在梵靈液的作用下,散發出來絲絲能量。

那些能量呈現出來不同顏色,與梵靈液的顏色大不相同。

「咕嚕咕嚕……」

盆里仍然在沸騰著,玄重鐵之上,有著淡淡的光澤,緩緩出現。

卻是那數種能量,在梵靈液的幫助下,盡數的湧入玄重鐵之中,令得玄重鐵愈發的充滿了一種神秘感。

同時,盆中的顏色,也在緩緩的消散著。

等到徹底消散完畢,便需要再度的往裡面注入梵靈液,如此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按照這個進度,估么著一天才能消耗完畢,耐心等待吧。」

望著盆中在不斷沸騰的液體,鹿羽心裡思索著:「煉製聖器,這只是開端,大概半個月後,玄重鐵會被徹底溫養出來,到時候,則是如何將其煉製到潮汐劍之中,這卻是一個難題。」

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只是溫養玄重鐵。

只有受過溫養的玄重鐵,才能用來打造聖器。

而打造聖器,則是需要一個規格。

正好鹿羽手裡有潮汐劍,按照這個規格打造便是可以,將玄重鐵全部添加在潮汐劍之中,然後祛除潮汐劍內現有的雜質。

只不過,這一系列事情,需要一個懂得煉器之人來做。

鹿羽從未打造過聖器這個級別的武器,稍有不慎,便會毀於一旦。

「看來得找安泰和了。」

緩緩收回自己的目光,鹿羽再度出門。

這一次,他沒有打扮成雲先生,而是獨自一人,大搖大擺的來到了城主府之內。

現在的鹿羽,算是藍月城的風雲人物,進入城主府,自然有人接待。

「請坐。」

接待鹿羽的,是一名女子,帶著幾分客氣的笑容。

鹿羽落座之後,對那女子點點頭,笑道:「實不相瞞,在下此次前來,是想要見一見城主。」

那女子有些猶豫,沉吟道:「城主日理萬機,我也不確定他是否會來見你,只能將這消息轉達給城主。」

「無妨。」鹿羽對那女子拱了拱手,道:「如此便勞煩了。」

「哪裡。」

那女子對鹿羽一笑,便離開這裡,轉告安泰和去了。

鹿羽知道,自己雖然是藍月城武士大比的第一名,受到了城主的看重與重用。

但是,畢竟還是實力稍弱,來到城主府之中,不一定百分百會被城主親自接見。

若是城主這麼容易就被見到的話,那便不是城主了。

便是原先的郭雲,乃是藍月城第一天才,但也不能隨時見到城主。

城主與普通武士之間,畢竟有著極大的間距。

但這一次,鹿羽的運氣似乎不錯,安泰和沒有多久,便是來到了這裡。

「哈哈哈……」

人未到,聲先至,安泰和爽朗的笑道:「鹿羽,你最近做的事情,在藍月城之中可都傳開了,連我都覺得十分暢爽啊。」

這話自然是說前段日子在赤色林森之中獵殺血靈城武士之事。

鹿羽站起身,對安泰和拱了拱手,謙遜道:「哪裡,只是臨近突破,去磨礪一下自己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