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雲瀑,謝了。」那瑟結果圖騰,說。

「客氣什麼,都是兄弟,早點休息,這次可是你立大功的機會。」

那瑟笑著點點頭,轉身離開。

舊愛成婚:顧少誘愛入局 無意的一回頭,一道倩麗的身影出現在身後。

是劉千凝。

「怎麼還沒回去休息?」那瑟問道。

「我得跟著波濤近衛營值晚班啊。」劉千凝無奈的笑了笑,「聽普羅米修斯說,你要去Genesis公司總部執行任務?」

「對。」那瑟看了眼劉千凝背上的小米加步槍改制的輕狙,不由無語,那是二戰時的武器,所以打算如果這次有機會就給他弄一把好點的槍。

「需要我幫你順把好槍嗎?」那瑟問。

「我正想跟你說這個事,」劉千凝隨手理了一下齊耳的短髮,「我父親已經研製出來了生物能步槍,如果有機會,你記得把設計圖銷毀掉,當然,你要是時間充裕,也可以幫我拿一把。」

「知道了。」那瑟表面上看上去漫不經心,其實將這件事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

收拾好裝備,那瑟便去找索羅塔克。

因為這次任務涉及到了亡靈,所以他不能用無名弓,至於索羅塔克讓不讓他用複合弓,那是另一回事了。

廣場上,所有的墮世神祗都來為那瑟送行。

不等那瑟和任何人道別,雅典娜就已經湊了上來,抱住那瑟的脖子,在那瑟的耳旁低聲說道:「一定要活著回來,不然……我們給你陪葬!」

那瑟身體微微一僵,說到:「一定。」

陪葬,虧著丫頭說的出來!而且她說的是「我們」,說明雅典娜和厄洛斯的態度是統一的!

那就更不能出事了。

如果自己失敗,那就是三條人命。

雅典娜是奧林匹斯山八大主神之一,厄洛斯是裁決者「死亡」,哪個都不能死!

所以……就得儘力而為了。

向所有人挨個道別之後,那瑟便踏入那銀色的傳送門中。

雙腳著地瞬間,景色大變,從生機盎然的亞特蘭蒂斯,轉變為荒涼死寂的破敗城區,那瑟一時還真沒反應過來。

左手在太陽穴按了按,瞬間,一頭蔚藍色的頭髮變成了很正常的黑色,雙眼也變成了常見的棕色——那瑟瞬間從桀驁不馴的奇異少年的形象,瞬間轉變為穩重的冷血殺手的模樣。

「索羅塔克,把阿爾忒彌斯的坐標告訴我。」意識通過影魘藤的副根傳達給索羅塔克,索羅塔克便將阿爾忒彌斯的位置告訴了他。

「我勸你最好迅速點。」索羅塔克的聲音夾雜著一些奇特的味道,讓那瑟不由想起當初自己知道雅典娜就要嫁給歐爾克時的自己,如同一顆已經點燃了引線的炸彈,隨時會爆炸。

「我到了。」片刻,那瑟到達,迅速將白銀獨角獸面具戴上,抬頭間,憤怒程度一點不比索羅塔克差—— 那瑟不是傻子,但就是傻子都看得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魁梧的男人將一女孩按在牆上,女孩的衣服被撕了個粉碎,真真實實的所謂「衣不掩體」,男人的褲子已經半褪下去,(接下來要幹什麼作者不說都知道了吧……)

換作其他時候,那瑟看到這種情況也不會去呈那個英雄,但是這次不一樣。

那個女孩的長相極其漂亮,可謂是「一肌一容,盡態極妍。」(那瑟:『停停停,作者,這裡這個阿房宮賦是什麼鬼?』作者:『作者還在上學嘛,條件反射了一下。』)最重點的是——那乳白色的頭髮,熒光藍的眸子,那瑟再熟悉不過了。

是阿爾忒彌斯!

那瑟明白為什麼索羅塔克會那麼火了。

大概他也繼承了一些獵戶座對阿爾忒彌斯的感情吧。

不管這個男人是誰,那瑟都要讓他死!

從箭壺中抽出一支箭矢,挽弓搭箭——

弓弦與箭矢入肉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直接擠進脊椎間的縫隙,刺穿男人的胸膛。

那魁梧男人一愣,隨即倒下。

但是那男人還未徹底倒地,那瑟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惡魔之爪五指併攏,如同一把快刀,徑自插入那男人的咽喉。

惡魔之爪在鮮血的沐浴下,暗紅色光澤愈發強盛,如同即沙漠中將渴死的人見到了泉水一般,直接將吮吸成了乾屍。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居然只恢復了10%的能量,這也太摳門了吧……」那瑟心想,惡魔之爪奮力一振,直接將那乾屍振成了無數的碎沙粒。

但是他那知道,他的惡魔之爪偏向的攻擊而不是恢復,否則這麼一下,可以吸收100%,還可以治療他的傷口。

那瑟看著角落裡瑟瑟發抖的阿爾忒彌斯,冰冷似鐵的目光柔和了下來。

「那瑟,別忘了,她的神祗記憶還沒有喚醒,所以別指望她記得你。」索羅塔克意識傳達道。

「要你講。」那瑟回話道,從包里取出一身和他身上一模一樣的男裝,「我穿過的,別嫌棄。」

相公要從良 阿爾忒彌斯畏生生的結果衣物,「你……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

那瑟撇撇嘴,這不像是他記憶中的阿爾忒彌斯啊……

「她剛受到了驚嚇,先安慰她吧。」索羅塔克說道。

「……你怎麼不去死……」那瑟無語道。

勸人是那瑟最不會的事情,不信的的倒回去翻第十四章!當初差點讓瑪雅喂喪屍鼠了,就因為這個。

「我說一句你說一句總行吧?」索羅塔克反問。

「去去去,別瞎搗亂。」那瑟回答道,轉身出去。

她現在還不是阿爾忒彌斯!

那瑟在心底反覆著這一句話,惡魔之爪的紅光居然暗淡了幾分。

莽荒之地。

「他雖然行事風格非常的狠利,但是他非常的挂念家人……」海德拉不知怎麼評價那瑟。

「萬事留一線,不然做的太絕了,也不符合天道法則。」謎之聲道。

那瑟一個人站在街道中央,想著怎麼說服阿爾忒彌斯帶他回Genesis公司,一道陌生的氣息出現在身後,那瑟下意識的抬起惡魔之爪,向後一刺!

肘后的尖刺去勢兇猛,但是當那瑟感覺到不對的那一瞬間,便將力收住。

是阿爾忒彌斯,雖然穿著那瑟的衣服並不是很合身,但好歹該遮的都遮住了,免得索羅塔克再嘰嘰歪歪的意見沒完沒了。

「是你啊。」那瑟說道,其實他的內心純粹是汗顏的,自己好歹也是神祗記憶已經喚醒了的,但是半獵神果然比不上完整的獵神,換作自己,來這麼一下都沒把握接下來,阿爾忒彌斯的手卻握住了那瑟肘后的尖刺,那瑟一感覺不對,就將力收住。

「那個……謝謝你救我,但是……你是誰?我們認識么?你為什麼救我?」阿爾忒彌斯作為傭兵,心理素質還算比較好的,已經從剛才的驚嚇中緩過神來,唯一能夠體現她剛剛被嚇到的,只剩下眼中密布的血絲。

「我?我叫……我叫歐米伽,前傭兵之王,救你……原因很簡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罷了。」那瑟裝作心不在焉的樣子,隨意說道。

當然這是索羅塔克幫他弄好的,這次索羅塔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長記性,事先模仿墨丘利替他觀看不同時間的效果,然後計算概念,最後告訴他什麼時候告訴他,說什麼最合適。

當然,由於阿爾忒彌斯的反偵察能力很強,所以根據無數次實驗,裝作漫不經心的成功概念最高,大約在15%左右。

「你就是前傭兵之王歐米伽啊!你都七十多歲的人了還這麼年輕,保養的真好……」

「索羅塔克,你特么解釋清楚!」那瑟的意識咆哮。

「只能這樣,接下來這樣……」索羅塔克回復道。

「你誤會了。」那瑟說,「真正的傭兵之王歐米伽是我師父,不過他已經走了,臨走前,留下遺囑,將歐米伽的稱號繼承給了我。」

「哦……」阿爾忒彌斯點點頭,微微一笑,「我叫鬼狐,也是一名傭兵,能幫我個忙嗎?我可以付報酬給你。」

那瑟一愣,天助我也!

「看你開的價了。」那瑟說,其實無論阿爾忒彌斯——或叫鬼狐會好一些;鬼狐價開的多低,他都會答應。

「那我說了哦!」鬼狐湊到那瑟耳邊,生怕被人聽到似的。

聽完,那瑟眉頭頓鎖。 那瑟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他不的不表示一下。

剛剛鬼狐問他:「能護送我去核電站嗎?」

核電站!哪可不是個普通的地方,按他的推測,她指的是離這裡最近的秦山核電站,可是那裡不久前就已經爆炸了……

「那裡不是已經發生了爆炸了么?」那瑟問道。

「我的朋友之前在那裡工作,三天前,我還收到了他的消息,所以……」鬼狐說道,隨手理了一下頭髮。

「你要去找他?」那瑟反問,「如果是這樣,那麼,我覺得最好我們先去一趟醫院。」

「去醫院?去醫院幹什麼?」鬼狐問。

「弄點抗輻射的藥物。」那瑟說,「如氨疏基化合物和環狀雙硫化合物,硫辛酸鈉之類的。」

通常像有核電站的地區的醫院,都配有這種藥劑,至於這些藥劑名稱,是那瑟小時候在Genesis公司作為試驗品的時候見得最多的東西,名稱自然就記下來了。

鬼狐愣了一下,露出一抹驚奇的笑容,說道:「那好,聽你的。」

「不過……遇到喪屍了,可就靠你了。」鬼狐俏皮一笑,說道。

「那你呢?」那瑟問。

「我?我的武器丟了,不然也不會遇到那個傢伙……」鬼狐氣憤道。

那瑟無語,點點頭,「跟緊了。」

帶著鬼狐在前面走著,其實那瑟自己也很慌。

醫院……危險程度不亞於核電站!核電站危險在於它的輻射,而醫院則是喪屍大範圍的聚集區,因為剛開始感染喪屍病毒的時候與普通的感冒無異,所以人們大量的湧向醫院……導致喪屍的大量聚集!而且喪屍似乎還會因為領土和自身問題,會自相殘殺。而且他們似乎像是遊戲里那樣有個「經驗」的概念,自相殘殺會不斷積累經驗,然後……進化,大概這就是那隻2級喪屍產生的原因吧。

不管這樣,都得把鬼狐——或叫阿爾忒彌斯活著,安然無恙的帶回去,索羅塔克幫了自己那麼多次,不還他一個人情,似乎說不過去。

那瑟心想,忽然問:「那你的武器是什麼樣的?說不定我在路上見到過。」

「我的武器比較特別,」鬼狐說,「長的有些像雙截棍,但是棍子是三截。」

「那不是硬鞭嗎?」那瑟低聲嘀咕道。

「我還沒說完呢。」鬼狐爭辯道,「這三截都是連在一個鐵環上的,而且棍子很長,相互鏈接的鐵鏈也比雙截棍要長,棍子的末端還有尖刺。」

「是月狼之牙!」那瑟心想。

月狼之牙,是屬於阿爾忒彌斯的武器,格鬥方式非常靈活,可以像雙截棍一樣用來砸,也可以像鞭子一樣抽,據說是用地獄三頭犬的牙齒製作的。

那瑟仔細想了想,「沒見過。」

鬼狐理解的點點頭,繼續跟著那瑟走。

「索羅塔克,趕緊查看一下,阿爾忒彌斯的月狼之牙是在哪。」那瑟意識詢問道。

「你回頭。」

「回頭幹什麼?」那瑟問。

「回頭就對了!」索羅塔克催促道。

那瑟回頭一望,一道巨黑影撲了過來。

「隱蔽!」那瑟一聲低喝,將鬼狐一把推了出去,自己惡魔之爪護住胸前,「砰!」

接下這不明物體的抽擊,那瑟居然連退了好幾步。

那是一隻喪屍。

目測在1.5級左右,因為他拿著武器。

但是,他手上的武器居然就是鬼狐丟失的月狼之牙!

「這些喪屍都怎麼了?非神器不拿是吧?」那瑟心想,上一個會用武器的喪屍用的是達摩克利斯之劍,這一次這個會用武器的喪屍拿的是月狼之牙!

是不是喪屍會自然趨於某種力量,導致他們會撿拾神祗們遺留的的神器?

這個那瑟不得而知,但是有空還是一定要問一問索羅塔克的。

不管怎樣,先把這隻喪屍解決掉再說!

那瑟剛想召喚黑曜石三叉戟,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鬼狐是Genesis公司的人,如果到時候她確實被她帶進Genesis公司總部,一但她說出去自己的武器是黑曜石三叉戟,豈不是完蛋了?自己在Genesis公司的檔案上的就寫的是:「擅長使用三叉戟與弓箭」,那絕對會被認出來。

所以不能用三叉戟了。

那瑟心想,靈活的閃開喪屍手上的月狼之牙,抓起一旁的一根鐵鏈,奮力一甩——

抓在手中的半銹鐵鏈划起一道弧線,抽在喪屍頭上。

月狼之牙的攻擊雖然兇狠,但是絕對不適合格擋——它相對於劍和刀比較軟,不適合格擋,而且那隻喪屍估計還不會格擋,鐵鏈砸在腦袋上,居然微微有些砸傷了的意思。

「不會格擋?」那瑟露出一絲微笑,鐵鏈一甩,再次砸向那隻喪屍。

就像小時候抽陀螺一樣,那瑟一下接一下的大力抽擊,將那隻喪屍打得措手不及,月狼之牙又沒有鐵鏈長,所以那隻喪屍硬生生的被那瑟砸成了醬。

拾起月狼之牙,那瑟便反手扔給鬼狐,將那三米多長的鐵鏈截斷一截,將剩下的兩米多長的部分纏在左手上——這段時間近戰武器就用這個了。

「不愧是歐米伽,一點都不放水。」鬼狐提著月狼之牙,俏皮說道。

「我一直都在放水好么?」那瑟無語,說真的,1.5級喪屍還沒進化出角質層,所以那瑟要認真起來,一箭就夠了。 看著那醫院門口已經被報廢車輛堵了個嚴嚴實實,那瑟不由打趣道,「看來有人比我們來的早啊。」

「的確。」鬼狐說道,沾起一點乾涸的血液,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血跡是三天以前留下的。」

「看來產生2級喪屍的概念很高了……」那瑟心想,四下一望,「走這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