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饒命啊!求求你不要開槍!求求你不要殺我!我有好多錢!我可以給你好多錢!你想要什麼都拿去,不要殺了我!」

哈曼沒想到形勢逆轉得那麼快,他一個照面之下便被梁霜給摁在地上,用槍指著自己的太陽穴。

「在家地獄之前好好的記著我的名字吧,我可是華夏梁家人!梁霜!」

梁霜毫不猶豫的開槍解決了這個人渣,並且從他的身上拿出了鑰匙和通行證。

先是拿起了那名管家遺棄在地上的微型衝鋒槍,隨後去客廳中拿出了紙巾,擦了擦濺在自己臉上的血。

「時間得加緊了……他們應該很快就察覺到哈曼已經被我殺了,得迅速找到他們的中央電腦,並且將資料拷貝下來嗎。」

梁霜開始一個人一手拿著衝鋒槍,另一手拿著手槍在這個城堡之中搜索起來。

這個城堡可以說完全就是重兵把守,時不時就會有一隊持槍的保安走過,他們身上的裝備非常的精良,不僅穿著防彈衣頭上還戴著防彈頭盔。

在沒有絕對把握的情況下,梁霜不會選擇出手,而是靜靜地潛伏在暗處,等到他們露出破綻的那一刻再出手。

梁霜貼在了牆壁的一旁,這個時候剛剛她所在的地方傳來了一聲叫喊:「不好了!哈曼少爺死了!」

警衛的這一聲叫喊,立刻又將其他警衛給吸引了過去。梁霜就趁著這混亂的時機,從暗處偷偷的溜了出來,越過了他們的視野,朝著中心的地方移動。

然而此時她還不知道,在監視器的大屏幕上,她的身影已經清晰的被別人給捕捉到。

梁霜飛快的來到了中樞區域,這是城堡之中一個標誌著資料室的地方。她直接用著哈曼的許可權打開了大門,隨後來到了電腦主機之前,打開了電腦將一個U盤插進去。

不一會兒U盤便開始自動地對電腦進行解析,自動的尋找這其中的關鍵文件。梁霜的指尖也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著,試圖攻破這電腦上的一層層防禦系統。

很快梁霜就找到了自己所想要的資料,卧底的工作她做過很多次,只要拿著這個U盤她想要破解電腦非常的簡單。

就在這時她聽到門外開始傳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心下一驚立刻就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之中。

「沒想到他們那麼快就能追上來……看來要想辦法先拖住他們……」梁霜心下一沉,看著上邊文件拷貝的進度條估計還需要20分鐘才能夠完成。

於是她只能再次的進入中心繫統,先是將所有的監視鏡頭全都關掉。隨後再以極快的速度便獲取了這個城堡中的所有程序許可權,在反黑客的這項技術上樑霜可是不承多讓的。

此刻梁霜已經破解了這個城堡中的程序,她立刻輸入了一串程序下令將資料室的大門緊緊的關閉,沒有自己的許可權和命令不允許別人進來。

同時她打開了攝像頭,通過外邊的攝像頭觀察著敵人的動靜。

並且關閉了這座城堡之中除了資料室內,其他的電源,城堡的走廊上頓時就變成了一片漆黑。使得那些保安拿著手電筒才能夠勉強看清路,一下子就將敵人進攻的速度給拖延了不少。

「看來只能先將資料發出去再另外想辦法了……」自己在這裡是不可能躲得了一輩子的,此刻自己只能暫時減緩攻勢,最起碼也要先將手頭上的資料給發送到華夏內部。

外邊的保安們開始拿出了各種工具進行破解,甚至拿出了槍想要強行將門給打開。

梁霜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們遲早會將門打開,但是只要這份資料發送到華夏的內部,那麼她的任務就已經算是完成了,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死,也是有價值的事。

雖然梁霜並不想死,但是她也不怕死。看著電腦上的進度條,她只是感覺心中有些落寞而已,不知道自己因為還不能順利的衝出城堡,能夠活著走出去的幾率甚至不到百分之一。

雖然門外的這群人都是一群暴徒,沒有學過什麼格鬥技巧,但是他們現在人多而且裝備精良,手中的衝鋒槍以一敵十,完全不是自己手上的裝備可以應對的。

就在這個時候她通過監控鏡頭,看到他們居然已經帶來了一把電鋸。並且很快的就聽到了資料室的大門開始傳來了一陣陣的切割聲,梁霜一手拿著自己的衝鋒槍,緊張的對準著門口已經做好了隨時就義的準備。

當電腦傳出了「叮咚」一聲的時候,證明這文件已經成功的傳到了華夏的內部。 蒙大拿牧場主 梁霜鬆了一口氣有一股釋然的感覺,隨即一組恐懼感便從中而來。

雖然自己在心中不斷的強調著,自己是梁家人,梁家人怎麼能夠怕死!自己是華夏軍人,身為軍人又怎麼能夠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膽怯!

但是在這個時候,梁霜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她的身體正在發抖,或者說她正在害怕。這是一種即將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一個生物發出了本能反應。

當電鋸在鐵門上推出了一個大坑的時候,鐵門就這麼被外邊的人推開,外邊的保安們也在這一時刻蜂擁而入!

其中一人扯著嗓子大聲的喊道:「把那個女人給我殺了!為哈曼少爺報仇!」 我一下子就要歪倒在地上,這是每個人都猝不及防的事情,林二蛋跟女警的反應最快,兩個人幾乎一下子就跑過來扶住了我,九兩更是關切的問我道:“小凡,你怎麼了?”

我站立着,雙腿都在輕微的顫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我在這個時候,忽然就犯了什麼病?我現在也算是一個入門級別的陰陽師,這種情況肯定不是邪魅入體。可是爲什麼,我就在忽然之間,全身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呢?!

這種感覺真的讓我抓狂,並不是孫悟空被念緊箍咒的那種感覺,而是感覺全身乏力頭暈目眩,想要趴在地上都不要站起來的感覺。

“沒什麼事兒,我也不知道。”我強壓着噁心,想要讓自己站立起來。只感覺這時候別的不說,丟人丟大發了啊,來裝一個世外高人的,可是見到病人,哥們兒就自己差點下暈倒了?

我想要強撐着站起來,可是剛掙脫他們兩個,我就再一次要摔倒,這種感覺越演越烈,實在是讓我無法站立。

“不舒服,沒就送醫院吧。”九兩的老爹也並沒有因爲這個看不起我的感覺,也是一臉就寫滿關切的道。

我沒有拒絕,因爲他孃的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呢!到底是身體有病,還是玄學方面的原因我自己都不知道,去醫院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奇怪的事情卻在這時候發生了。

豔客劫 他們要攙着我去醫院的時候,走的離九兩的哥哥越來越遠,我身體裏沸騰的血液卻慢慢的安頓了下來。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再一次掙脫他們倆的攙扶,九兩還掐了我一把到:“別逞強,病了就看病,沒人會說你什麼。”——她可能以爲我現在還是在要面子。

“真的,你讓我試試,我真的感覺自己沒事兒了。相信我這一次。”我道。

九兩懷疑的看着我,我卻非常認真的對她點了點頭,這時候,連九兩的老爹都說道:“真的,有點小問題,就去醫院看一下,別說小友是個凡人打扮,就算是身穿道袍的,就不需要吃藥了?”

結果就是我真的沒事兒了,爲了證明我自己沒事兒,我還學着小品裏範偉的樣子走了兩步,這下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林二蛋甚至道:“小凡,你剛不會是裝的吧?”

這傢伙就是不會說話,我馬上罵道:“我裝你妹夫!”

罵完之後,別說別人現在看我奇怪了,就是我自己也感覺這事兒邪乎啊,我剛纔怎麼了?怎麼一下子就要暈倒?我又嘗試着在房間裏走幾步。

不一會兒,我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我不能靠近九兩的哥哥,三米以內。對,就是這樣,因爲我一旦得靠近了那個距離,我的血液就繼續開始顫抖,並且走的越近,這種心悸的感覺就越是強烈。

我強壓着自己內心的疑問,這時候血液不翻騰了,心裏卻翻江倒海了起來,我是來給人看病的,現在還沒看出別人的病呢,自己就不行了,甚至都不敢靠近病人三米,中醫還講究一個望聞問切的,這可如何是好?

這一份兒詭異,我註定沒辦法跟別人說,只能憋在自己的心裏,我腦海裏仔細的思索那本黑皮書裏的內容,可是卻根本就沒有找到這樣情況的描述,這就跟醫學界出現了一個新的病例一樣,以前的醫書都沒有解決的辦法。

我一下子,迷茫了起來。

我本以爲我學了黑皮古書,我就變身高富帥,當上陰陽師,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向人生巔峯,可是這一次任務,就讓我打回了原形,屌絲還只能是屌絲?

我現在的感覺,跟剛出了大學去工作一樣,只感覺自己滿腹的經綸,毫無用武之地啊!

“我沒事兒,可能是最近血壓有點低。”我汗顏的笑道。

“不過,我看這位老哥的面相的確不俗,跟那個馬先生的看法是一樣的,這事兒奇怪,等馬先生再來看看吧。”我只能暫時這麼搪塞道。

好在九兩的老爹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我自己感覺,自己真是個廢物,這點事兒都做不好?

我回到了酒店之後,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裏,拿出了我那本手抄的筆記,我不甘心啊,我認爲這本黑皮古書是二叔那麼厲害的人給我的,怎麼可能就一點用都沒有呢?上面說的那麼多例子,比如說冤死鬼,吊死鬼,淹死鬼,等等等等的治法,比較全面了,可是,九兩的哥哥是什麼鬼呢?

爲什麼別人在接近他的時候沒事兒,偏偏我就全身沸騰呢?

這本書,很顯然的,沒有給我答案。

正當我萬般的沮喪,都準備睡下的時候,九兩敲開了我的門,進門直接就把我堵在了牆角,道:“低血壓的林小凡?我怎麼就從來沒聽說過你低血壓呢?老實交代,你看出了什麼?”

看着九兩的臉色,這女的也是個聰明人,我知道我那蹩腳的謊言肯定瞞不住她什麼,就老老實實的交代,說完之後做投降狀道:“別的我也不知道,我剛纔還在翻胖子給我的筆記呢,可是這情況,他也沒交過我啊!”

這詭異的事兒,九兩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皺着眉頭道:“我怎麼感覺你比我哥還要蹊蹺?這事兒還是先不要告訴我爸,你能聯繫上胖子不,讓他來一趟,你太不靠譜了。”

“人家雲遊四方給我家孩子找仙丹去了,現在說不定在南海的某個島上跟仙子談戀愛,我怎麼能聯繫上他?”我道。

九兩點了點頭,道:“從來沒有人見到我哥哥會出現這種情況,你是第一個,我卻感覺,我哥哥的醒來,突破口就在你這裏,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許你是一個藥引子,燉了讓我哥喝湯他就好了。”

九兩說完,就轉身告辭,甚至沒給我反擊貧嘴的機會。

我就在這一夜的冥思苦想之中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登門拜訪,我打開門之後,一個人影一溜煙兒的就溜了進來,我還迷糊着呢,被這人嚇了一跳,揉眼一看,這個人竟然是昨天跟我有一面之緣的馬真人!

對這個人,我沒什麼感覺,但是他能找到這裏,我還是奇怪的道:“老前輩,你怎麼會到這裏來?”

“別的先不說,你跟老頭我說實話,你是不是也是同道中人?”馬老頭很不客氣的直接坐在沙發上,像是一個主人一樣。

“是,但是我絕對沒有冒犯前輩的意思,來的時候也不知道你在,如果你不高興,我可以走。”我道,敢情這傢伙是來找麻煩的?

“別介,小老頭我沒那麼小心眼兒,我問你,看出了什麼沒?”馬真人我都懷疑跟胖子是失散多年的兄弟,這德性跟表情,實在是太過相似了。

“沒有。”我道,我跟你很熟嗎?就算我看出了什麼,會跟你說?

“來小子,你過來,你仔細的看看這傢伙的面相。”馬老頭招呼我道,我走近一看,發現馬老頭竟然拿的是一個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上面是九兩哥哥的照片。

我拿着手機,看了一下,單純就面相來說,九兩的哥哥,的確是龍眉虎目,這種人一般生而富貴。所以這也是我昨天的迷惑,不管怎麼來說,這怪事兒都不該發生在九兩哥哥身上纔對。

“是奇怪了點,您看出什麼了?我是晚輩兒,現在是虛心求教的。”我說道。

“你別信我老頭什麼,昨天我說的他老婆多少次墮胎什麼,是我瞎扯的,都是同門中人,老祖宗能教咱這個?周王易經伏羲八卦他們寫的時候,他們倆要是知道啥是人流我吃一碗屎,老頭我來是另外一個朋友介紹的,那些話是那個貪官兒以前告訴我那朋友的,我說出來糊弄他一下而已。”馬老頭抓起桌子上的蘋果啃了一口道。

“敢情你就是一江湖騙子?”我詫異道。

“也不是,我今天聽那貪官兒說了,你見到那個躺牀上的小傢伙兒會暈倒?老夫別的不知道,但是起碼知道這個是怎麼回事兒!”老頭翹着二郎腿,很屌的道。

“這你都知道?”我驚道。

“是不是血液沸騰全身乏力,並且心悸的厲害?”馬老頭看着我道。 「呼……兄弟……你又是誰啊?」許曜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紅衣男子,心中想著怎麼自己的運氣那麼背。

原本跟之前的劍客對決的時候就受了一些小傷,完事了又因為催動真氣趕路所以真氣消耗了許多。

再下來就是為了破這個鐵門,甚至動用了劍仙之術,本來以為接下來的路就可以一馬平川的走過去,沒想到攔路的敵人卻是一波接著一波。

眼前這個紅衣男子看起來不像是什麼好對付的人,現在自己又不在戰鬥的狀態。

「廢話少說,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紅衣男子猛的加快了步伐,手中的寶劍出鞘徑直刺向許曜。

眼看著許曜已經沒有再戰的能力,下一秒就要被他的寶劍所貫穿。然而卻是一陣金光閃過,一條巨大的蟲子猛然之間出現在了許曜身邊,如同從地面上突然冒出來一般,居然直接將紅衣男子給掀飛!

身高近二十米的沙漠死亡蠕蟲,突然間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那可怕的身姿,那令人顫抖的身形,那張可怕的大嘴,當它的身影一亮相的時候,旁邊的倖存者瞬間就被這可怕的形象給嚇得暈了過去。

紅衣劍客看到了死亡蠕蟲后也嚇得向後退了兩步,他震驚的張大著嘴巴看著自己眼前的怪物。

「這是……這是何種神通的通靈獸……等級最高也有B級以上了吧……」

那名紅衣劍客看著眼前的死亡蠕蟲,一時間居然失去了戰鬥的慾望。

許曜看出他已經被震懾到了,於是對死亡蠕蟲下達乘勝追擊的指令,死亡如同張大的嘴巴立刻就朝著紅衣劍客噴了一口綠色的毒液。

紅衣劍客不敢貿然硬接,只得閃避到了一旁躲開了這個攻擊。只見綠色的毒液吐在了地上,立刻就將地面給腐蝕,發出了嘶嘶的聲音以及難聞的味道。

「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企及的範圍!」紅衣劍客一邊說著一邊向後退了兩步,隨後朝地上丟了一個煙霧彈,一陣煙霧爆發而出,他的身形終究消失在了許曜的面前。

許曜看到他被嚇跑之後,鬆了一口氣將死亡蠕蟲給收了回來。說實在的死亡蠕蟲被自己砍下了一根角后,實力已經大不如前,若是全盛時期的死亡蠕蟲對付這個紅衣劍客應該不成問題,但是現在的蠕蟲卻只有一副空架子而已。

再加上此時的地形並不是沙漠,死亡蠕蟲不能發揮出場地優勢。真的要跟那名劍客拼起來可能會吃虧,要是受傷了許曜可是會心疼的。

「呼……還不能休息……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能擋住我了!」

影帝,好久不見 許曜眼神變得堅毅起來,隨後再次運起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城堡的內部殺去。

此時的梁霜在資料中駕著槍,他們只要敢進來自己就毫不猶豫的開槍。此刻門外已經堵了不少的屍體,那些都是妄想進入資料室的人,他們剛鑽進來就直接被梁霜開槍射殺。

梁霜僅自己一個人便拿著兩把槍架在了這個小口,只是自己手中的兩把槍已經快要沒子彈了。若是貿然下去撿走屍體上的槍,那麼他們可能會直接發動進攻。

再拖下去自己要被他們給槍殺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如果他們將自己可以殺了那倒還好,若是被他們給生擒,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麼樣的招式來折磨自己。

想到這裡梁霜就將一枚子彈給拿了出來,最後一枚子彈她要留給自己。

然後這個時候門外突然沒了動靜,這個時候只聽到一個鐵罐投擲的聲音響起。梁霜察覺不對勁立刻鑽到了櫃檯后尋找掩體,並且拿著槍注意著入口處。

「炸彈?」

還不等梁霜反應過來便聽到了嘶嘶的聲音響起,隨後那個鐵罐子不斷的冒出了煙霧,原來這居然是一個煙霧彈。

然而下一秒她就感覺自己的眼前一片強光閃過,梁霜大腦一片空白,她沒有料到在這煙霧當中居然還藏著閃光彈。

當她舉槍開始朝著暗處射擊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從入口處殺了進來。他們此前已經做好了準備,一進來就直接朝著梁霜開槍。

接著槍聲響起梁霜的身上立刻就中了幾發子彈,身上冒出了幾發血霧。她強忍著痛苦,再次一個飛撲來到了另一個掩體的後邊。

但是這個地方是資料室,並沒有太多能夠掩護的地方,而且敵人不斷紛紛的湧進來,自己已經失去了最後的保障。

此刻她找到了新的掩體,躲在這個地方,也只不過是勉強能夠苟延殘喘,下意識的躲避敵人的第一波攻擊。

「我……難道就要交待在這裡了嗎?」

就在這一瞬間她腦海之中出現了許曜的身影,自己明明說好的要成為他的導遊,沒想到半路卻丟下了他,曾經跟他保證過一定會回來,要是自己在這裡倒下了,還怎麼跟許曜告別。

不僅是許曜,在這一瞬間她的腦海中閃過了許多的人,有她的父親還有他的弟弟以及她的媽媽。

「不……要是在這裡倒下的話……」梁霜勉強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向前方,因為被強光閃過眼睛還有些不適應。

但是當她睜開了眼睛的那一刻,卻看到了一抹血光亮起,一個男人的身影橫空出世,他手中的黑色軍刀如同大風車一般,每轉一下便收割掉一個人的性命。

英武的身姿以及那銳利而凌冽的劍法,將這些武裝精良的敵人斬得片甲不留,原本那些舉著槍要殺她的保安,居然在頃刻之間,因為另一個人的加入而不斷的崩潰,瞬間他們的戰意便被完全摧毀!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不過好像正好趕上了……你沒事實在是太好了。」

許曜在看到梁霜還活著的那一刻,心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因為他剛剛沖入城堡的時候就聽到了一陣槍擊聲,等到他殺過來的時候就看到敵人在朝著梁霜開槍,怒不可遏的許曜幾乎是拼盡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一舉將這些人給擊滅。

「你……怎麼來了?」 馬老頭的一席話,讓我愣在了當場,怎麼說呢,這裏是鄭州,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城市,這個馬老頭不是胖子也不是二叔,而且這人剛纔說話,非常不靠譜,我跟他也沒有一見如故之類的,他是爲什麼忽然會找過來對我說這個?

“就算是你猜對了,那又怎樣?你到底是誰,又想做什麼?”我問道。

不是我要謹慎,而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這個人忽然的造訪,讓我非常的摸不着頭腦。

“我姓馬,是馬道士,當然,你也可以叫我馬真人,我來找你,是因爲陳家的那個小子的事兒,我治不了,但是你能,可是馬老頭我又不想放過這個肥羊,所以要找你合作。有錢大家一起賺是不是?”馬老頭道。

“我真的聽不懂你到底在說些什麼,老先生,如果你沒有什麼事兒的話,可以走了。”我說道。因爲我在聽到這個之後就感覺彆扭,這個老頭三句話不離騙,再說下去,就是跟他合謀騙九兩家的錢了。

“你真的不想知道,爲什麼你見到他就回身體上出現這樣的症狀?”馬老頭繼續問我道。

我張了張嘴,最終卻說道:“我跟你不一樣,我來,是因爲我跟九兩是朋友。所以道不同不相爲謀,不過馬老先生,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道門中人,太過貪戀錢財,是會犯戒的。”

“沒意思沒意思,這樣,這是老頭我的電話號,你什麼時候想通了,就打電話給我。”老頭說完,似乎非常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馬老頭走之後,我再一次陷入了迷亂之中,到底要怎麼辦纔好呢?難道我初出茅廬就要慘敗而歸,現在胖子跟二叔我都無法聯繫上,就是想找一個幫手都不行,再說我信誓旦旦的出來,現在就找人幫忙也不是個事兒啊不是。

想了這些之後,發現就憑我現在的知識,還真的不足以應付九兩哥哥的事兒,心下也有了退意,起碼讓我回到林家莊,請教了二叔我在靠近九兩哥哥三米之內就會全身沸騰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再說。想到這裏,出門兒找了一家熟食的小店,買了一斤豬頭肉,現在虎子還在停車場拴着呢,這條黑狗,似乎比我還跟這個城市格格不入。

這條大黑狗,遠遠的看到我,就激動的不行,以前帶這傢伙回來的時候,我還以爲它是一隻神犬,活了那麼久,起碼也是人間哮天犬的級別,可是都帶回來這麼久,發現他除了聽話逗呆萌的小甲第玩鬧之外沒有別的優點。這不,看到我提着肉過來,他似乎是聞到了肉的香味兒,老遠的就開始仰起身子流着哈喇子,簡直是一點兒狗品都沒有。不過我對於他,還是有一種特別的感情,這關於爺爺爲我謀劃的一生。甚至我看到他,就想起胖子給我講的故事當中那個風水先生家裏的黑狗,承載了很多的東西。

我摸了摸他的腦袋,他使勁兒的舔着我的手,眼睛卻盯着我手中裝着肉的袋子,我笑罵了一句看你那點出息,就站出來掏出肉想着丟給他,看他能不能接準了,誰知道我一拋之下,說時遲那時快的,一條黃色的狗不知道在哪裏一下子就衝了過來,在虎子張着嘴眼巴巴的看着那塊肉的時候,搶走了!

我甚至看到虎子呆滯了一下,略帶憂傷風中凌亂的表情,之後這傢伙一下子就怒了,瞬間變的兇狠至極,我也生氣啊我操,要知道在林家莊,我家都不是天天能吃上肉,這也就是在城裏,我不知道喂虎子什麼,才找的這個,哪裏來的野狗,一下子就搶走了?

我一看,那一條野狗似乎也非常的兇狠,跑到遠處之後,垃圾場那裏又跑出來了幾條狗,大戰瞬間展開,這是一塊豬頭肉引發的血戰。

Leave a Comment